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七十四章 一统广西

第七十四章 一统广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位就是段先生吧,鄙人李德林。”从兴民公司派来来宾临时机场接自己的飞机中走出来,虽然心中仍然不断地涌动着各种情绪,但李德林一眼就认出了站在最前面的段国学。

    “段国学,久仰李督办的大名,第一次所见督办果然和外面传言中的那样气宇轩昂,非同常人。”

    “段先生就不要再饥笑鄙人了,督办这个名头,别人是不知道,但你我却知道段先生想取这个名头那就是易如反掌的事。”

    “呵呵,虚话我们就不多说了,不知道几位想从那里看起?”

    “从军者,自然先看军队吧。”

    “那好,成大事者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军队营地在郊外,路途有些远,请上车。”段国学拉开了自己坐架的车门。

    一进汽车内,李德林和白建生就知道了现在的这辆车其他的轿车有什么不同,加长的车厢内并不是通常横向的单排座位,而是前后双排沙,坐在柔软舒适的座椅中,两人感受到了无比的舒适和奢华。

    “呵呵,这是为欧美富豪研生产的新型轿车,刚刚研制出来,售价8oooo美金一辆。研究组的人先弄了一辆给我用。”

    “8万美金,天啊!还是你们自己造的?”白建生一脸的惊讶。

    “恩,主要是这车不仅豪华,还有一定的防弹功能。”

    “这车还能防弹?”这回是李德林吃惊了。

    “也不是完全地防弹。但能抵挡手枪弹地袭击。车身上有钢板。玻璃也是特制地防弹玻璃。”

    “这么一碰就碎地玻璃能防弹?”

    “这不是普通地玻璃。这是里面加了金属粉末和特殊材料地玻璃。等有空。我带建生兄到生产车间去看看。”

    “好!一言为定!”

    一路上几人刻意地不谈军事上地问题。段国学不提是为了避免王婆卖瓜。而另外两人则是避免段国学有所察觉而提早做准备。

    来到民团地军事大院外。在经过严格地盘检后一行车队进入到了一师地营地。

    “段先生自己进入也需要这样严格的盘查吗?”白建生在看过哨兵一丝不苟的检查后出言问到。

    “建生兄问的好,对于哨兵来说,他的工作就是就是严格检查一切进出的人员和车辆,如果因为某个特权的人而特例放行,这是他工作上的渎职,是对院子内信任自己的几千弟兄的生命不负责。”段国学淡淡地说着,丝毫没有对刚才哨兵毫不留情的盘查有一丝的不快。

    来到训练操场,段国学拉响了紧急集合的警报,不到半小时,一个师的人员全部紧急集结完毕,运输的卡车、装甲车、榴弹炮、甚至还有附属的几架侦察用飞机全部集结在偌大的操场上。

    “报告总指挥,民团第一师紧急集合完毕,除休假、病假97人在外,全师8472人全部来到,请指示!”唐毕强一路小跑来到几个人的面前汇报到。

    “命令,目标:演习靶场,出!”

    “是!!!”

    命令随即传达下去,汽车轰鸣,一辆辆卡车、装甲车载着战士们迅地绝尘而去,看着还在吃惊的两人,段国学递上已经准备好的头盔,指着一辆装甲指挥车说道:

    “走吧,去靶场又得换车了。”

    在演习区中,李德林和白建生无比震惊地看着民团一师那摧枯拉朽般的进攻。

    单兵精准的射击快地推进,撕裂式机枪高射击下的交叉掩护,火力连迫击炮、榴弹枪精准的火力摧毁,狙击手精确无比的定点狙杀,再加上装甲部队在前面的冲击,榴弹炮猛烈凶狠又准确的炮击,一切都让浸淫多年战场的两人感到震惊的同时也感到无比的恐惧。

    “这……这是我们中国的部队吗?”白建生在合上自己一直张开的嘴后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最想问的问题。

    “呵呵,如假包换的正宗中国人,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我们八桂的好儿郎。”段国学自豪地向两人介绍。

    “能到部队中去看看吗?”李德林压住心中的狂跳,冷静地问到。

    “当然可以,驾驶员,麻烦你听从这位长官的命令,带他到他想去的任何一只部队去看看。”段国学大方地将指挥车的指挥权交给了李德林。

    “停!!”李德林随机地让驾驶员停在了一个地方,李德林迫不及待地跳下指挥车,来到刚刚从演习场上回来的战士们中间,仔细地看着这些战士。

    “集合!”“立正!”“向右看齐!”“报数!”几个命令下达后,有些散乱的战士们迅地组成了方队。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今年多大了?当兵几年了?”李德林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报告长官,我叫蒋启连,河池巴马县人,今年19岁,当兵两年了。”蒋启连毫不犹豫地回答着面前的长官。

    “当兵两年,能给我看看你的手吗?”在捏捏蒋启连结实的肌肉后李德林突然提出了这个要求。蒋启连虽然不明白眼前的这位长官有啥用意,但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李德林和追上来的白建生仔细地看着这双手。

    “你食指第一、第二指节上有薄薄的一层老茧,这证明你经常开枪射击,难道就这么两年,你就能长出这样的老茧?”李德林有些不相信这个只有19岁的孩子所说的话。

    “长官,我们每个月有5o子弹的实弹训练量,还有每天都要进行的模拟射击训练,两年时间,足够了。”蒋启连无比自豪地说到。

    “每个月5o?你们都有吗?”白建生惊讶地在旁边失声喊出来,要知道就连他们自己最嫡系的卫队,每个月都没有这个数来训练。

    只见旁边的战士纷纷点头,同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白建生和李德林一一看过去,只见这些战士食指指节上都有这厚薄不一的老茧。白建生取过一名战士的步枪,拉开枪栓,只见里面保养的非常好,没有一丝的灰尘积垢,在取过另外的几名战士的步枪后,白建生问道:

    “这枪都是你们自己保养的?”

    “是的,我们部队有规定,枪就是战士身体延伸出去的一部分,要象爱护自己一样爱护它。”

    “这是你们刚才使用的机枪吗?”

    “是的,长官。”

    “能让我试射一下吗?”白建生刚才看到这些机枪喷吐着猛烈的火舌,他心中早就想体验一下耳边传来那种出连续呲呲声的机枪了。

    为了安全起见,排长叫来了火力连才配置的重机枪架,把机枪架设好后才让早已跃跃欲试的白建生上前过瘾。

    飞快的射,精确的命中率,还有快更换的枪管及那无比的威力,让白建生一下子便爱上了这种机枪,疯狂地射击了三条弹链后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挺机枪。

    “过瘾!真是过瘾!如果给我每个排配这么一挺,我可以在中国横着走!”白建生那豪情的话语代表着他对这种机枪的肯定和喜欢。

    “段先生,你有几个这样的师?”没有再去看那些迫击炮和榴弹炮,李德林已经知道,就凭这样火力装备的一个团,就可以打的自己两个师的人满地找牙,而在这里,他就已经见到了三个团组成的一个师。

    “不多,就三个。”段国学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实力,他知道,就凭这三个师九个团,还不算那些师属的炮营,就可以让对方丝毫不敢起异心。

    “就三个?”

    “对,就三个,武圣人孙子两千多年前就说过,兵贵精而不贵多,两位也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师不仅要大量的金钱和物资来装备,就是光训练出这么优秀的士兵就会花去我大量的金钱和时间。不过除了这三个甲级主力师,我还有六个乙级戍卫师,只是那些部队的装备和训练度上没有你们现在所看到的甲级主力师好。”

    “我还有一个问题,段先生这些部队的装备是从何而来,要知道,自从1919年后,在各国的武器禁运下中国很难有这么强大的部队诞生。”

    “呵呵,这就是下面我要带两位去看的内容了。”

    两天的参观虽然有些急,只能走马观花地粗略看了一遍,但就是这样李、白二人还是被一个接着一个的参观内容给好好地考验了两天心脏的承受能力。

    从流水线上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的子弹,一枚枚组装存放进弹药箱中的炮弹,还有那热火朝天的炼钢厂,十多万名孜孜不倦读书的学生,各种各样眼花缭乱的产品,丰硕无比的粮食产量,一个个地都在锻炼着两个人的心脏。

    “建生,经过这两天的观察,你看怎么样?”回到为他们两安排的宾馆,两人没有一丝的倦意,坐在房间里的座椅上商谈着。

    “唉,不说别的,工业、农业上的东西我不是很了解,但就凭他们枪炮完全自造,弹药消耗能全部自给这两条,我们就已经落在了下风。还有那农业,我以前从来没想到过,当一只部队能三餐都吃饱甚至是吃好会是什么样的,现在我是知道了,就凭士兵的身体素质,我们那里最好的士兵到这里也未必能让他们看上眼,还有那个人的军事素质,哪个士兵放到我们那都是卫队级的水准。更别说那武器装备了,人家制式装备都已经是我们最好士兵才能用上的德国步枪,还有那机枪,马克沁重机枪他们根本看不上眼,只是放在乙种戍卫部队用,光想想那些撕裂式机枪我就流口水,排级配备的狙击枪、榴弹枪,连级配备的6o迫击炮,营级配备的86毫米迫击炮和团级75毫米榴弹炮,这些都是我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装备,更别说还有卡车、装甲车,甚至他们还变态到每个连都配备了无线电对讲通讯器!!打是绝对打不过了,就凭我们手上的那点装备,在他们眼中那就是烧火棍。我现在都搞不清楚了,到底他们是民团还是我们是民团。”白建生一阵唠叨下来,也算是把心中的那点怨气给泄出来。

    “建生,那他在信中的提议?”

    “……大哥,我老实的说,在没有遇见和看见这些东西以前,我白建生在中国能让我看得上眼的没几个,也敢说我们不怕哪个,但现在……人比人气死人啊……”

    “说正经的。”

    “……大哥,我说出来你别怪我。”

    “说吧,我不怪你。”

    “来之前我还抱有一丝的幻想,但来到这里看到这一切后我没有了希望,在他面前,我们要么就做他指挥下的傀儡,要么就做被他粉碎的绊脚石。”

    “你选择哪个?”

    “我?!大哥,如果说是让我做前者,换做以前我绝对不会!但是现在知道摆在我面前的现实后我又有些幻想,如果我能指挥这样的部队,那么什么吴光头北方王,老子让他们都统统倒在我的炮火之下。”

    “那你是准备……”

    “大哥,段国学他能这样坦诚相见,就代表着他对你我二人还是有心重用的,如果你我二人在他眼中向6老头那样,你我二人应该早就是他狙击手下的亡魂了,段国学这两天这么大胆的给我们看了他的家底,那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生存与毁灭的选择了,没有第三条路选择。”

    “没有第三条路了?”

    “没有,想收编他那是天大的笑话,而我们打肯定也是打不过的,他根本就不怕打!你也看到了他的那些部队,看看他的装备,再看看我们手下的人,我们手上的武器,没信心啊……而且合作的可能性也不大,他已经明确的表态了,不要象现在中国政局那样相互制约,他要彻头彻尾的独行,为的是最短时间内的崛起,他心中的目标不仅仅是这个中国,他要向这个世界伸出他的手。我终于能了解他为什么在很多事情上这么低调和忍让了,他在等他在忍,忍到等到自己的实力达到一个高峰时他就会强势入主,容不得你思考和通融,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强势!而且是低调的强势!这种低调让人感觉到比那些只会玩嘴皮子和心眼阴谋的政客们更可怕!但是同时我也很心动,如果我能指挥这样的部队打仗…………”

    “……那好,我们就按他说的做吧,虽然你我曾想问鼎于天下,但既然有人比我们更加强势,既然我们不能做天下的主人,那我们就为另外的一个主人做辅佐之事吧。”

    “好的!大哥!”

    “建生,你我兄弟虽只认识几年,但你我一见如故以兄弟相称,但从今往后,你我将不能再以此相称,一切,都将以他为主!”

    从窃听器中听到二人的谈话,段国学放下耳机微微地笑了起来,自己已经完成了今后十年忍隐展的外部条件,现在,是时候向周边扩张地盘了。

    …………………………

    有了李德林这个顶着广西督办帽子的部下,段国学这个实际广西的掌控人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和调整。桂北军队的调整整编,新武器的换装,地盘的接收,新学新政的建立,一切都在世人的眼皮子底下高而又高效地悄悄进行着。

    而虽然明为广西的最高行政长官但却是被幕后操纵着的李德林并没有多少被操纵的感觉,段国学对他在外的很多事情不去干涉,只是时不时通过电报告知着兴民公司所需要的某些利益,桂南政府的对外方针,这让李德林很满意自己现在的工作岗位。

    而以前他和白建生所头疼的粮食、弹药、军火、资金的问题在强而有力的后台支撑下一一得到解决。兵精将强再加上枪多弹足粮草丰,这让底气十足的他们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的声音响亮不少,而且正逢北伐战争,李、白二部率一万多人参加北伐,长沙大败吴佩孚,并乘胜再败孙传芳,收兵后在按段国学在幕后的展需要指令下,出兵贵州、广东的湛江雷州半岛并顺势将海南一口气拿下,将段国学控制领地再次扩大。

    此次没有遵循中华政府北伐谋略的军事行动引起了不少的政客之间的口水仗,纷纷指责李、白二人这种破坏统一战线的行为,二人虽在舆论上被吐了一脸的唾沫,但却没人敢来体验一下他们强有力的拳头。

    而广西并成一体后,桂北丰富的铁矿和冶炼合金所需要的优质锰矿和各种资源顺着新建设的公路源源不断地向平果和在柳州新建设的钢铁厂运送着,广西的第一条铁路,百色——南宁的铁路也顺利地通车运行,而南宁至北海、南宁至柳州、桂林、梧州、湛江的铁路也开始如火如荼地建设进行中,一切都在段国学的计划中慢慢地低调开展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