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九十一章 国内国际

第九十一章 国内国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933年的中国是个大混乱的中国,在日本3o年末入侵中国东三省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各路军阀虽然基本停止了在战场上的混战倾轧,但作为另一个新战场的延伸开辟——联合议会,更多的人选择了在这里相互漫骂、掐架。场面经常是混乱不堪,而美国《时代》周刊曾将一期封面选用了在南京议会厅中拉扯扭打的照片。

    照片中,一个代表山西派系的议员面红耳赤地将厚厚的文件卷成一根短棍,与一名手持皮鞋代表山东派系的议员撕拉扭打在一团,照片上清晰地看到,由于山东议员皮鞋跟部钉上了防磨损又时髦的后脚钉,做为暗器的皮鞋出其不意地将山西议员打的是头破血流,但山西议员虽然吃亏但仍然将山东议员的衣服撕扯破碎,露出大片胸毛。而在他们的身后,远景是更加混乱打成一片的议会大厅。

    而具有很深意味的是,该期《时代》周刊对此照片的标题是——“文明民主的进步!”

    对此,段国学指着封面照片在党内内部会议上说道:“如果在这些西方国家的眼中,这种滞后、拖沓的行政政府是他们所认可和赞许的文明及进步,那它们为什么不拍摄评论一下,湖南安徽、河南、河北、山东遭受水灾时,为了争论哪一派系出钱出力,为了阻止其他派系顺势派驻部队到自己的地盘上,数方军阀相互揪扯不清,直到半个月水退后救灾的物资仍未从仓库出?!还是那句话,中国只有越来越落后,只有分裂成比瑞士还要小的数百个国家时,中国人在它们眼中才是最文明和最有人权的国家!”

    同一期《时代》周刊的评论文章提出:虽然这种相互漫骂扯皮掐架的议会虽没能很好地履行自己的行政义务,但却降低减少了中国国内内战的几率,对此段国学破口大骂这是戴着有色地厚厚学究镜看事物的粪话。

    “美国在1919年向世界各国提出对中国进行武器禁运已推动中国国内和平统一,表面上看是为中国国内的劳苦大众和出于可笑的人道主义。但是其实呢?我呸!!!!”

    “一战过后,世界各列强都在舔拭着一战地创伤和消化着战利品的果实,而美国虽然做为战胜国,却没有足够的力量将它的手伸向中国。为此它只有用这个办法来抑制其它列强对中国的渗透和侵蚀,同时用这个办法平衡各列强在中国的利益,还可以使中国一直处于战乱状态,避免某一军阀做强做大影响其他列强在华利益,这个提案一出,世界上几个著名的强*奸犯由于一战时相互打地卵子疼硬不起来,需要时间来休养恢复的强*奸犯们当然会一致同意这个相互制约相互休养的提案。可当金融危机29年席卷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列强时。美国是第一个撕破自己提案的国家向中国公开出售武器,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裸的利益!!”

    “至于降低了内战的几率??啊呸!!!玩短期战略的人怎么可能明白玩长期战略的中国人心中所想地东西,现在中国各路军阀表面上的平衡平静,但其实是更大暴风雨前的宁静,所有地军阀都在暗中蓄积着自己的力量,等待着给着其他人致命的一击;而西方列强也没闲着,用着各种手段向自己扶植的势力暗中输送着力量,枪支弹药大炮炮弹金钱贷款还有军事教官,为的就是要多分到一份中国这块肥美蛋糕。”

    “大家还别不信,你们看看。现在德国对我们西南的支持有多大,虽然德国现在没啥钱,可设备多啊!!特别是那些落伍和老旧地设备。我们一开口那是一船一船地往我们这边拉!”

    “因此,未来的一年内,我判断会爆更加激烈的内战,不为别的,就因为各路军阀大佬们已经装备了足够的武器和蓄积了一定的力量,它们后台的主子已经不能忍受这样缓慢的扩张进度。它们需要更多的商品倾销空间和资源来源地。新一轮地内战——一触即!!!”

    “中国地局势未来三年将更加扑朔迷离化,为此我警告大家,不要单纯的认为我们今后地对手是国内的各路军阀,我相信,在中国各路军阀混战到一定的程度时,日本将利用中国国内军事力量相互倾轧消耗的最高点时强势入侵中国。所以,今后的三年将在六年整备的基础上提升至三年最后的整备,一切的展从今天会议结束时开始向军事上战备方面倾斜!!!”

    结束了党内地未来展布局会议后。段国学赶回到了自己地办公室。在这里。从德国来地特使和弗纳尔已经在候客室里久等多时了。

    “抱歉。两位远方地朋友。因为会议进程地延长。很抱歉让两位朋友久等了!!”一进门。段国学立即向坐在椅子上地德国特使表示迟到地歉意。

    “没关系。段先生毕竟有着不计其数地工作要完成。我们多等待一下也是值得地。”

    “谢谢弗纳尔先生地谅解。今天二位来找我。我想是有着大买卖等着我来决断。”

    “段先生快言快语让人交谈时无比地轻松自在。段先生。我怀念着以前打猎、喝茶地美好时光……”

    “弗纳尔先生。只要你有空。我这里永远向你敞开友好地大门!!”

    “谢谢!!那么,我们能否进入到正题中去了呢?”

    “当然可以!我们双方自从1916年起开始合作,双方交流越来越多,现在贵国刚刚大选完,我想知道贵国的新总理是打算怎么对待我们之前的友好合作和未来的合作态度?”

    “这个是我们新总理派过来的特使,他是专程过来与段总指挥进行沟通和对一些事情进行协商。”

    “您好,我是冯斯特劳尔,奉元的命令来此和段总指挥进行洽谈。”

    “您好,很高兴认识您。”

    “元在早年间曾接受过一对中国夫妇的热情帮助,他从个人情感上对中国人有着非常好的亲切感。在出任德国总理后。他很惊讶现在德国和中国西南政府有着这么巨大的秘密交易,他很愿意在这种基础上继续扩大双方地各种交易量。”

    “很高兴贵国元对中国人的友好和尊重,我想,基于这有越国界的友情下。我对未来的合作是充满信心地。不知道贵国元想从那方面扩大双方的交流呢?”

    “段总指挥,我们德国缺乏矿石资源这您是清楚的,我们需要大量的矿石,这个自从1927年后我们就一直在进行着这方面的交换,您用矿石交换我们的机械及工矿设备,我想这个交换量能否再大一点。”

    “这个没有问题,至于交换量我想您可以找工业商业部的孙部长进行协商。”

    “谢谢!!还有一个方面。我们双方由于交流比较密切,我们6军对您军队中使用地撕裂式机枪和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很感兴趣,能否将这两种枪的设计图纸转卖于我国。”

    “这个……不知道贵国打算出多少钱,或者是相同的东西交换?”

    “元授权我有一定的权利,我来这里已经几天了,在我看来,段总指挥所想要的东西不是我所能猜测得出,请直言。”

    “爱因斯坦!!爱因斯坦博士由于个人的理想主意和个人信仰导致了他目前在德国的处境很困难,我作为半个科学家对他是崇敬的,希望能用这两种武器的设计图和生产技术资料交换这位伟大的科学家。”由于小蝴蝶翅膀地煽动。不知道什么原因,爱因斯坦一直滞留于德国,并没有象后世那样移居意大利后转入美国。

    “恩。这个我需要向国内汇报后才能给您答复。”

    “没关系,我相信您也很奇怪我会用这样的形势来交流,对此您的准备不足也是可以理解地。”

    “谢谢您的谅解。”

    “不过除了这两种枪械,我想,还有一种枪械也会让你们非常感兴趣的。”段国学挥挥手,一个工作人员递上来了一个长条箱子。等箱子打开后。段国学从里面取出了一支带有一个弹夹的步枪。

    “两位先生,我们去后面的射击区去试试这种步枪如何?”

    “非常乐意!”冯斯特劳尔当看到这把步枪时眼中一亮。

    办公室后面的射击区里,不断连续单射击地枪声在这里响起,终于,等几个射手们过足了这种新枪的瘾后,冯斯特劳尔爱不释手地抚摸着这杆步枪。

    “段总指挥,我想问这种枪你们怎么为他命名的。”

    “半自动步枪,32式半自动步枪,这种步枪去年定型生产。采用导气式复进原理。使用9式步枪同样的7.92*57毫米制式子弹,弹夹1o装弹或者是2o弹夹装弹。有效射程7oo米,空枪重4.4公斤,不含刺刀全长1.18米。”

    “好枪!!真的是把好枪!!”

    “冯斯特劳尔先生,我想这种步枪对于只能拥有1o万常备军队的贵国来说是一种非常好的单兵武器,有了它,虽然对后勤的要求增加不少,却可以大大增强单兵的火力持续性和火力密度,有着它和撕裂式机枪地配合,我相信即使只有1o万6军也可以战胜只装备有单步枪地3万人。”

    “我相信,我当然相信!!段总指挥也愿意出让这种步枪的生产图纸和技术?”

    “那当然,好东西要和朋友分享,要不然我也不会拿出来给您观看,这把枪是兵工厂生产出来地几把高档纪念品,我在这里送给您。”

    “太感谢您的厚礼了!!”

    “我们需要贵国帮我们生产几艘军舰,从驱逐舰到轻型巡洋舰,您也知道,我们缺乏大型舰只的生产能力,我们希望能派遣一批技术工人和工程师到贵国进行学习,虽然之前也有少量的人员过去学习,但我更希望这种学习交流能扩大。从根本上来看,这种交流是对贵国百利而无一害的,由我方出资购买贵国所生产的军舰,即增强了贵国海军工业的生产力,又可以为船厂带来订单收入,再有我方派出的学习人员无需贵国工厂支付其薪水从而降低了生产成本;而我方即可以得到所需要的水面舰只,同时也可以获得及培养出宝贵的生产技术工人。”

    “我想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看,我都没有理由拒绝这么好的合作方式。”

    “不过既然有了军舰,我想还需要贵国对操作这些军舰的水兵进行培训。”

    “这个也没问题。”

    “我想我们今天的会晤是愉快的,更加细节的东西您可以跟相关单位进行详谈,现在我邀请二位一同共进晚餐,让远方的客人品尝下我们新到的山珍野味“不胜荣幸!!”

    夜晚,段国学独自坐在阳台上吹着习习凉风,晚宴上的酒劲让他感觉有点晕,虽然这十几年来经常地喝酒,但段国学还是没有经受得起“酒精”考验。

    晚风有点微凉,段国学那过放在旁边的毯子盖着肚子,自己身后这间即是办公室又是寝室还是研究室的窝居是这么多年来一直生活工作的主场所。来到这个时代这么久,段国学真正出去游玩的机会并不多,更多的时候是在这里做着各种的试验,说是试验其实更多的是用合成机合成出所需要的物件和研究合成过程的步骤。

    拿过身边的一节纤细又透明的东西,段国学轻轻地转动着这些纤细的东西给自己手指带来的触感。这些是最新弄出来的传感光纤,有了它,很多东西例如有线制导鱼雷、通讯上都会得到极大的提高和提升。

    自己今天在会议上对国内局势做了一定的判断,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段国学知道大历史环境的走向,但自己不是万能的百度大婶,他只是知道大概的局势及大历史,对于其中的很多细节的东西是不清楚的,特别是自从自己这只小蝴蝶扇动翅膀开始,自己所掀动起的飓风越来越大,在很大的程度上已经开始变化着历史。在国内所受到的影响最为巨大,很多历史名人都消失在飓风之下,并没有登上中国历史的舞台,而同时也有着很多不认识的政客军人粉墨登场地登上了中国政坛这个大舞台。

    虽然自己并没有什么王八之气,自己也不是什么领导天才,在政治上自己简直就是个白痴型的家伙,但是段国学自己知道,只要牢牢地掌握住军队,掌握着先进的作战武器,拥有着强大的战力,他就不怕什么阴谋暗算。现在自己也要开始登上这个大舞台,去呼风唤雨,去掀起阵阵巨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