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九十五章 掘坑造墓

第九十五章 掘坑造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935的春天,正当段国学在西南备战准备的如火如荼时,张少帅在西安扣留了前来指挥坐镇内战的蒋光,要求以国大党为的各路军事派别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这让本在应该36年12月才生的西安事变提前了近两年,段国学觉到历史的进程正在越来越快地加快着脚步。

    九月,社民党、国大党还有众多党派经过谈判,决定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各路派别军队从第一到第二十三路方面军整编,而作为游离于中国政治舞台边缘的西南政府第一次认同并宣称将共同抗日,只不过在段国学的授意下,作为西南政府的自立党派,民业党所出的声音是那么的弱小,被一直占据着新闻版面绝大篇幅的国大党、社民党给挤到哪个几角旮旯里去了。

    1936年的春天,4月1日,日本人在北平郊外的卢沟桥借口失踪三名士兵悍然动了四一愚人事变,张将军率麾下两万余人奋勇抵抗,无奈装备、兵力、士气均不如日军,抵抗三日后便损失大半,无奈撤退至张家口一带。

    在初战告捷后,日军在五个师团的一路挺进下,7月便突进占领至徐州城外8o里地,有日本军官甚至不可一世地放言年底内打穿中国。但在此孙将军和张将军组织各路部队决死抵抗,虽歼敌近万余人,但无奈士气、军事素质和中**队内部相互制肘相互不信任缺乏协同作战,最终溃败一气。

    而在徐州会战后,中国的腹地上海,日本人组织集结了三个师团两支舰队上百架飞机掩护动了淞沪战役,缺乏警惕的国大党军队被一路碾压至南京城外,12月,在抵抗近一个月后南京失陷。丧心病狂的日本军队屠城一周,3o万人沦为冤魂,从紧急派去支援的一个戍卫团仅回来不到一个连的人口中描述中得知,整个南京城已经成为了一座空城。

    而苦战多日近乎撤编的戍卫六团在此役中打出了自己的威风,死战不退和决死抵抗地精神让其他的军队为之动容。在戍卫六团所防御的阵地上,日本军队不仅留下了四千余具尸体,在调查了戍卫六团的组成结构后还留下了广西兵凶悍极致的惊呼。

    段国学在得知战斗之惨烈后静默不止,一纸命令将戍卫六团提编成甲级军队,存活下来地这不到百人的火种手把手地传递扬着戍卫六团死战不退和决死抵抗的硬骨头作风!!鲜红而又充满弹洞的红旗让所有宣誓加入这支部队的士兵热血沸腾。

    日本一系列脱离历史轨迹的行动让段国学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在冷静下来后段国学便不再遵从撤离到广州的议会政府对自己下达的各项命令,在他看来,只会扯着嘴皮子和对自己人窝里横的议会政府已经不仅失去了人心,而且已失去帮助躲藏自己这只褪下猪皮地野兽的最大作用。现在这只慢慢壮大的野兽要第一次将自己真实地力量展现在世人面前。

    1937年的二月,在打穿中国南北线后的日本军队开始向西纵深挺进,但在江西的赣州遭遇到国大党控制的中央军的强烈狙击。由于没有其他派系军队的制肘,而且同时从美国紧急运抵的武器靠岸,日军进攻在赣州一带受挫。

    攻击受挫的日军并没有继续南下,在大本营地命令下,日军军队向西挺进,而虽有小挫但一直最终胜利的节节推进下,众多日本军人已经看到了一个硕大的日本帝国的崛起,却不知自己正走向西南政府所设下的圈套。

    而在西南政府的核心平果县,一场计划歼灭日军十万人以上的战役也正在悄悄地策划进行当中。

    “大家看一看。歼灭两个师团有没有可能性。”军事会议室里。段国学正和着一群军事主官们商讨着作战计划。

    “两个师团太少了点吧。我看要吃就吃个大地。”甘富林搓着鼻子盯着地图上几个插着药膏旗地箭头说到。

    “富林。这些可不是以前打两枪放两炮就跑地国内部队。这些可都是日本精锐。平均服役过三年以上地老兵。不管是从作战技术还是士气上。他们可都要强很多。”作战参谋杨文生拍拍甘富林地肩膀提醒到。

    “kao!!我就不信那日本矮矬子就有着三头六臂。一枪过去不照样两个洞。”甘富林继续表着自己地意见。

    “好了。战士们地求战心情我们都是知道地。但目前我们要考虑地是对手不是以前地杂牌军。而是武装到牙齿地日本正规精锐师团。不可大意轻敌。黄林。你把你们总参谋部制定地作战计划给大家说一下。”

    “好地。从1931年开始。我们地情报机构便开始抓获日本人向我西南地区渗透地间谍。相信他们也对我们有一定地了解。但估计也仅仅只是经济、工业上地表面情报。而更深层次地军事实力、战争潜力情报掌握地很少。但就是这个经济潜力也让日本人对我地区产生了浓厚地兴趣。大家请看。日本人从湖北、湖南、两个方向向我挺进。总直接进攻兵力达到了四个师团。看来日本矮矬子是对我们这里了解地并不多啊!”

    “md,我们可不是中央军的水鸡。”感觉到被轻视的侮辱后,甘富林有些生气。

    “哈哈,被轻视也是一件好事,兵法上说的好,骄兵必败嘛。”杨文生继续宽解着甘富林,他来到这里也是和甘富林有着不解的关系,因此在私人感情上他更和甘富林走的更近一些。

    “杨总参说的好,被轻视也是一件好事,虽然日本军队目前只有四个师团向我地区逼近,但其身后还有着六个师团在做休整,总指挥的意见是,不光要砸碎这四个师团。还要狠狠地把那六个师团给干掉。”黄林的声音说出了段国学所需要的战果。

    “咝……”会议室里响起了一片抽气声,十个师团,那将是2o万人的部队。

    “总、总指挥,你刚才不是只说要吃掉两个师团地吗?”问话的是白建生,他有点不明白段国学的意思。

    “呵呵。黄林,你继续跟大家说,告诉大家我的意图。”

    “好的,总指挥地意图是,先粘住向我地区逼近的一支部队,拖住他,吃掉一小部分,同时制造大会战、大决战的声势,吸引更多的日军向这里集结。再动雷霆攻击,歼灭两个师团以上的日军。因为我们的兵力不多,因此总指挥不打算分兵防守各个击破。而是要诱敌聚集,群歼群灭!”

    “就象徐州会战那样?先吸引着几个师团近十万日军的靠拢,然后再用三十万的部队去歼灭日军?”李德林想起了去年的那次不成功地战役。

    “是的,那次的会战应该说意图是好地,但错在了高估了各路军阀的抵抗心和低估了日军的战斗力。但是我们和那些部队不同,第一我们部队从上到下都憋着劲要和日军干到底,第二我们的装备和上次的会战正好相反是我强他弱。”

    “呵呵,大家都知道作战意图和目标了吧,现在看看怎么样完成这一次粉碎性的歼灭战!”段国学手指敲着沙盘的边缘说到。

    四月九日。日军第二十七师团一个大队和西南政府军的戍卫九团在湖南的冷水滩一带交火,互有伤亡,同日,西南政府派遣两个团地部队从广西全州出增援,日军第二十七师团的后续部队也加快步伐迅向交火地集结。

    十一日,在攻击三天后日军惊讶地现自己对面的中**队已经达到了八万多人,虽然有些想不通中**队是怎么样完成这么迅地集结的,但还是兴奋地向总部汇报吸引住了中**队的主力部队,请求更多的增援。

    南方侵华日军司令冢口长治接到来电后兴奋地催促着刚刚休整完毕的两个师团向冷水滩一带前进。同时命令在前方的第二十七师团要拖住中国人的进攻度,等待增援地到来,再进行一次大会战。而其他师团指挥官在得知此事后也纷纷致电请求参与这次的会战,一时间,侵华日军就象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纷纷向冷水滩这个地方挺进集结。

    “好啊!!今天已经是十六号了,在冷水滩一带,日军已经集结了三个师团,而还有六个师团正在向这一带靠拢。第一阶段的诱敌计划基本已经完成了。”段国学看着密密麻麻的药膏旗高兴地说到。

    “总指挥。虽然我们现在完成了初步的诱敌计划,可我现在也是有点慌。毕竟我们在前面只放了三个轻步兵师,而且还是二线的戍卫部队。”

    “不是还有一个甲种步兵师在那里吗?怎么,不放心??”

    “是有点,我们前面诱敌的兵力太少,我怕他们顶不住。”

    “呵呵,安了,安了,我们也没有让他们死战不退啊,在那边坐镇指挥的是老杨,这老头,鬼精着呢,他可不会和日本人硬拼,他不是利用那边地山地地形,逐次阶梯防御抵抗,虽然有些伤亡,但那些日本矮矬子也不是没占到什么便宜吗。”段国学指着从冷水滩战场上回来地电报说道。

    “是这样倒好,我担心日军突然起总攻击,我们放在那里的部队吃大亏。”

    “恩,当时我们也考虑了这种情况地生,去那里坚守的部队都是自愿过去诱敌的,我相信他们。”

    “不过总指挥,我对你弄出来的那几个虚有的部队可是佩服的很啊,明明只是一些假人假炮,那些日本人还真信了。”

    “呵呵,虚虚假假,兵者,诡道也。”黄林口中所说的是特别建立出来的造假部队,这些部队人数不多,但他们是最会“吹牛”的部队,普通的小兵都能穿上军官的衣服,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兵多兵少看军官。

    背着老式的无线电报机,时不时敲上一通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乱码,不为别的,就是用着大量的无线电信号吸引日军的监测部队,在物资匮乏的中国部队,能配备无线电都是中央军或者是各路军阀中的精锐部队,而且还是团级以上的部队才会被考虑装备。当几十台无线电报机不停地在敲打着“你吃了吗?”“我今天没洗澡。”这些莫明其妙地话语时,密集的无线电信号让日军的监测部队狂呼现大量中**队的主力。

    在一个小山坡上,还在冒着的青烟和躺在地上不断抽*动的尸体证明着一场战斗的刚刚结束。

    “连长,我们又打退了一次进攻。”杨金弟抱着枪,向在包扎着自己大腿伤口的年轻长官喊到。

    “检查一下,伤亡怎么样?”年轻的连长看来腿上伤的不轻,说话的时候话语有些不利索。

    “刚才阵亡了八个,伤了十四个,受伤的都送到后面去了,就剩你没走了。”杨金弟猫着腰串到了连长的身边。

    “好,我们已经拖住了日军一天,只要再能坚持到今天天黑,我们就完成了团长交给我们的任务。”

    “连长,你还是下去吧,我看你伤的不轻。”杨金弟有些担心地说着,他看到连长腿上的血不断地渗透着绷带滴落在地上。

    “没事,就是给日本人的子弹穿了一个洞。”

    “大家谁还有止血药,连长受伤了!!!”杨金弟扯着嗓子大喊起来。

    “杨金弟,算了,把伤药留给其他的弟兄们吧。”连长急忙制止了杨金弟的做法。

    “Tmd,你的伤药一早就给了其他的弟兄,现在你受了伤,弟兄们拿出自己的伤药还有什么说法!!!”

    “老杨,我这还有一包。”老周从前面一溜小跑地窜到他们身旁,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防水塑料袋。这是兴民公司投资兴建的云南白药厂生产的战场止血粉,优异的止血性使得战士们平时象宝贝一样珍藏着它。

    “老周,刚才你手上挨了一枪,一人就一包,那你刚才用的是什么?”连长用着满是鲜血的手按住了老周准备撕开塑料袋的手。

    “嘿嘿,这里有牛粪,随便抓点不就止住了,我老周精着呢,再说了,我的命哪有连长你的要紧。”说完挣开连长的血手,撕开了宝贵的伤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