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零四章 刺刀见红

第一百零四章 刺刀见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班长,现在怎么打?”石继平有些不安地问着自己的班长。

    “不知道,我们打过去很容易误伤百姓的,等命令吧。”班长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躲在百姓身后嚣张的日军。

    “大眼,把你的枪给我。”班长在观察了前方的日军一阵后向班里的狙击手要过了他的狙击枪,举着枪瞄向一个最嚣张的日军一会后,一枪过去将这个上跳下窜的鬼子爆了头。旁边的其他狙击手见老王这种做法并没有遭到长官的制止后纷纷寻找着自己的目标进行狙杀,一时间冷枪不断,刚刚还一直叫嚣不已的日军一下子都缩回到了隐蔽处以避免遭受枪击。

    可日军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个丧心病狂的军曹指挥着自己的士兵向作为肉盾的百姓做报复性射击。

    “畜生!!!”战士们纷纷怒骂这种拿老百姓出气的行径,一时间,日军现射杀百姓能阻止支那军队的进攻和射击后便再次有恃无恐起来,而一个鬼子甚至是挺个刺刀在那边喊叫着什么。

    “那鬼子在说什么?”石继平问着身边的战友。

    “鬼知道,但看他那样子,不会是什么好话。”身边的战友猜测着。

    “也许我知道。”班长老王突然冒出了一句。

    “班长,你会鬼子的话?”石继平惊讶地问道。

    “我才不会那种鸟语,但我大概猜的出。”班长老王眼睛死死地看着那个鬼子很久,突然他放下了手中的自动步枪,操起地上的一支三八大盖,稳了稳枪头上的刺刀,拎着步枪就走出了阵地。

    “班长!”

    “老王!”很多人在身后喊着他。

    “没事。那个鬼子应该在说。我们中国人不敢和他单挑拼刺刀。老子要会会它!!”老王没有回头。只是轻描淡写地大声说到。

    果然。看着老王这么毫无攻击性地走来。虽然在有很多鬼子举枪向他瞄准。却也没有向他开枪。

    走到那个鬼子地面前。老王把枪口向上。拉开退下枪栓。直接就把枪栓给扔到了后面。老王地这个举动让前面地鬼子纷纷收起瞄向他地枪口。没有了枪栓。步枪就是子弹手动顶上了膛也没办法射击。

    站在老王面前地鬼子嚣张地又说了一通他听不懂地话。老王也没多废话。只是小手指勾勾。示意这家伙放马过来。挑衅性地肢体语言不用解释。只见这个鬼子脸一沉。怪叫一声便一个突刺。

    好个老王。只见他轻描淡写地一个磕碰。还没等那个鬼子反应过来时便一个反刺。

    “杀!!!”老王的一声呐喊,刺刀狠狠地突进了那个鬼子的胸口,还没等鬼子体会刺刀的冰凉时老王手腕一转。枪身一旋,刺刀便在抽出之前狠狠地在鬼子的伤口上搅动了一百度以上,剧烈地疼痛让对面的鬼子失去了拼死一击的机会,不甘心地捂住喷出污血的伤口,这个鬼子怀着不可置信和不甘的眼睛倒在地上。

    刺死了一个鬼子的老王丝毫没有任何的喜悦,对着后面的鬼子一仰头,小拇指向对面轻蔑地一勾。

    “巴嘎!!!”两个鬼子忍受不了这种侮辱,跳出隐蔽的地方挺着个刺刀直冲过来。

    一对二、一对三、当老王在一对三时杀死最后地一个鬼子后,他忍着剧痛拔出了断在腿上的半截刺刀。虽然他一直是赢着,但却也付出了代价,肉搏战是直接而又残酷的淘汰赛,在获得奖励地时候更需要付出,现在老王身上几处不断冒着鲜血的伤口让他有些失血过多的跄趔,用着撕下来的布条扎紧腿上的伤口,老王扶着半截步枪艰难地站立起来,刚才他用着半截枪身砸碎了第六个鬼子的脑袋,已经有六名老百姓回到了弟兄们的身边。现在,他要向第七个畜生提出挑战!

    而这次鬼子并没有直接来找他,而是纷纷从藏身之处在军曹的指挥下显现身形,老王感觉到身后有些异常,身经百战的他能感觉地出,这是一种被抑制住的强烈杀气,他吃力地转过身来,失血过多的他视线有些模糊,再加上额头上被鬼子刺刀挑开的伤口流出的血又让他的双眼看到的都是一片红色。而就在这片红色中。他看到在他身后,自己的战友正一声不吭地挺着枪向着前方的日军靠近着。

    兄弟们踏着坚定地步伐。脸上有着一种刚毅和强烈愤怒后的一种渴望,这这种渴望似乎也影响到了枪口下的刺刀,刺刀的表面虽经过处理不能反射出慑人的寒光,但老王似乎看到,宽阔的刺刀正渴望着突进鬼子那肮脏的躯体,深深的血槽正渴望着迅地放干鬼子们的污血,刀背上地锯齿正渴望着将鬼子身上地伤口豁开至最大,而刺刀那微微反翘的刀尖正渴望着将完成突入鬼子身体地任务后在拔出的那一瞬间勾出鬼子的肠子。

    看到自己的弟兄们离自己越来越近,老王用满是血污的手从腰间掏出一个精致的锌铁皮做成的小酒壶,这是他在和政府中央军一次战斗中的战利品,好这么一口的他便申请留下了它,之后只要自己不当值休假和条例允许时,他就会摸出来喝这么一小口。在平时,拧开壶盖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他受伤太重,也许是血污腻滑了壶盖,他旋了几次都没有旋开那小小的壶盖突然,老王不再和壶盖较劲,而将酒壶的一边放进自己的口中,用着自己牙齿的啮合力将接缝处的锌铁皮给积压出一个口子,再咬住这个翘起来的铁皮将它撕开出一个大豁口,用着这个豁口,老王把剩下的酒一股脑地灌进了自己的口中。

    “痛快!!”倒喝光壶中的酒,老王大喊一声将已经破损的酒壶给随手扔出,用手臂一擦嘴角边上的残酒和被锌铁皮弄破嘴唇所流出地鲜血,老王感觉到一种豪情随着这些高浓度的烈酒流淌到自己的身体里面,正随着血液正补充到全身。没有重新去找完整的武器,就操起那只有半截的步枪。老王向鬼子再次迈出了前进的脚步。

    对面地鬼子是第六师团的恶棍,绝大部分都是从日本的熊本地区招募的,虽然该地区相对日本其他地方要贫困许多,但该地贫困而民风嗜斗,男性往往以从军为出路。战前日本有一句自吹之辞:“天下日本兵第一,日本九州兵第一”。这个师团早在1928年第6师团便制造过济南大屠杀。在南京大屠杀中又属熊本师团在其中血债最多,面对着中**队那无言的挑战,更在刚才老王以一挑六的刺激下,鬼子的肾上腺素急地分泌着,没有人指挥,甚至于指挥官都被这种无言地挑战给刺激的失去了开枪的**,纷纷抽出指挥刀,准备迎接着战斗地来临。

    “我!王癞子。16岁当兵,到今天已经当了12年又8个月的兵。这辈子没读过什么,谁对我好我听谁的话。长官对我不薄,不扣我粮饷又和我们同吃同住,我认这个好长官所以我听长官地,长官让我打哪我就打哪,3年前我家托人捎信给我,告诉我家里面重新分了四亩地,让我回家种田娶媳妇,半年后我请假回了家,村里的人把我当官爷一样伺候着。弟兄们知道是为什么吗?”老王用着有些别扭的身形一步一托地往前走着,口中大声地说着他自己随着豪情所突然想说出的话。

    “知道!!”身后压抑着的吼叫声回答着这个走在前面的汉子。

    “是因为我们领口上的这颗五星!!!村里面的人不管老老少少都认我领口的这颗五星,这颗五星代表着西南地新政府!!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没有着新政府,就没有着我们家人的好日子!!!弟兄们,前面的畜生让我知道,如果让对面的畜生踏过我们的身躯冲向我们的身后,那是什么?!!!!是祸害我们的家人,是强暴我们的老婆孩子。你们说,愿不愿意?!!!!”

    “不愿意!!!!!!!!!!!”如雷般地怒吼声回答着他的提问。“弟兄们!!!!!跟我杀畜生!!!!!!!!!”

    “杀!!!!!!!!”

    两股杀潮猛烈地撞在一起,从第一把刺刀刺入**中地声音和呐喊声响起的那一秒开始,这场战斗便进入到了白热化,双方都杀红了眼,刺刀相交的铿锵声,枪托砸碎骨头的撞击声,杀的性起的喊杀声,还有临死前的惨叫声连响成一片……

    虽然主力部队都配备了大量的射武器。可段国学却没有放松对部队的刺杀训练。三支主力部队都受过很大强度地拼刺训练,刺杀快而又凶狠。虽然在步枪地长度上跨时式和32杠很吃亏,可好在经过战士们摸索出一套短对长的拼刺技术弥补了这种弱势,而且在身体素质上面,由于部队地伙食营养很高,战士们的身体素质并不输于鬼子甚至强于鬼子。

    在作战精神上,战士们更是高于鬼子,很多战士们的肚子已经被豁开,肠子都已经挂在体外,却仍然在和鬼子对刺着,更有的战士在被刺倒后,手里握着刺刀,看见翻毛皮靴地就砍,没有拿到刺刀的就抱、咬,为自己的弟兄创造更好的杀敌条件。

    在刺刀上,冷刃刺刀虽然没有鬼子的刺刀那么长,却在硬度和锋利度还有将实用和杀伤力挥到极致的设计上要强过鬼子的刺刀,一个曾经入选过特种部队选拔后被淘汰下来的战士根本就不用步枪,手上的刺刀在他手里就是当匕用,躲过鬼子的突刺后一旦近身,短巧而又锋利的刺刀便挥出了不可想象的作用,锋利的刀锋轻描淡写地划过鬼子的颈部,带出长长的血花,而足够的强度和锋利忽视了鬼子身体上的帆布阻碍,刺进鬼子的体内时同时伴随着搅动,宽阔的刀身和锯齿直接将伤口扩至最大,剧烈的疼痛往往让鬼子疼的连喊都喊叫不出来,只能将嘴形成一个大大o字。

    白刃战是及其残酷的战斗,不仅要求着士兵有着良好的拼刺技术而且需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鬼子经常丧尽天良地用着活人刺杀来训练新兵的胆量,这让鬼子在白刃战中很有心理优势,可段国学已经为部队在这种白刃战准备好了一样东西——手枪。

    虽然一个标准弹夹的14装弹是少了点,但好在手枪的止动性非常的强,这得益于达姆弹的使用。在弹头出厂前有些手枪子弹会被在弹头钻出一个孔,注入锡封物后弹头的顶部有这么一个黑色的封口,很多人都形像地称呼这种致命的子弹为黑头弹,这种子弹在国内战场上是看不到的,只是在这次对日作战时才分到配备手枪的各个一线作战人员手中。

    手枪的火力虽然无法和自动步枪相比,但在这种短兵相接的情况下便显现出无比的威力,快的射和强烈的止动性让鬼子吃了很大的亏,在拼刺中的鬼子现,这些支那人的手枪在白刃战中非常的实用,不象在支那其他地方所见到的盒子炮,虽然装弹多但穿透力太强,以至于白刃战中需要确认后才能开枪。可面对着这些支那人却不会这么想,只要枪口对上了穿着灰黄色的人,持枪人会毫不犹豫地扣动板机,爆出膛的子弹并不会穿透身躯,而是分裂成许多的碎块,随着子弹的动能在体内释放着自己的能量。

    当带着特种毒气弹的空军飞临预定的投弹位置时,投弹员惊讶地现,自己的部队和日军已经搅在了一起,特别是第六军负责主攻的区域,穿着迷彩色军服的部队和穿着灰黄色军服的日军已经是大面积地搅在了一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