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零五章 胆大包天

第一百零五章 胆大包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军长,这么打下去我们部队的士兵伤亡太大了!!!很多部队都放弃了优势火力,跑去和鬼子拼刺刀,这极大的浪费了我们培养出来的士兵。”参谋长无不担心的对着自己的长官说到。

    “目前也只有这样能救这些百姓。你让前面的部队突进的度再快点,迅和鬼子缠上,避免老百姓的伤亡。”被称为军长的一个中年汉子沉着脸说到。

    “可是这样的伤亡太大了点吧,这样打下去,19师的人都要拼光了。”

    “拼光了总指挥那里我去和他解释!?”

    “军长,总指挥来的电话。”说什么来什么,刚说到段国学他就打电话过来了。

    “总指挥你好,我是彭穿石。”

    “彭穿石,我问你,你是觉得我们花大价钱装备的武器都是烧火棍是不是?拿着自动步枪当竹枪用!好玩啊??你当打仗是小时候的打仗游戏啊……”电话的那一头,段国学劈头盖脸地一通臭骂,连串的话语带着浓浓的怒意。

    “总指挥,您的批评我接受,也请听我解释,在当时的情况下,有些战士无法忍受日军的行为,擅自与日军进行拼刺,在拼刺过程中影响到了其他的战士和基层干部加入到这种行为中去,但是战士们也现,日军的作战极为教条,面对战士们的挑战,它们也没有能再伤害百姓,这时候我现了日军的这种作战规律后便派剩余的部队和日军搅在了一起。”

    “那你就用着战士们的生命去和鬼子换人玩?!!!!”

    “总指挥,我认为,既然我们是人民子弟兵,就要对的起养育我们的百姓父母。而且我现,由于我军的装备精良,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让一些部队产生了依赖甚至是唯武器制胜的心理,杀敌不果断勇敢,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我认为,有好的武器是能提升部队很大地战斗力,但是武器的一定差异并不能决定战斗的胜负,更重要的是操作武器的人,是人的思想问题,我看北方地一些军队。虽然他们的武器装备很差,但却也敢和日军正面交锋,这让我触动很深,如果有一天我们的部队消耗完了子弹,是否会敢和日军进行面对面的刺杀。因此从今天的战斗中我得出一个结论,不管武器的好坏,不敢和敌人拼命的军队不会是个有战斗力的军队,只有敢于和一切强敌进行拼杀的军队才是有战斗力地军队,简单的一句话——敢于刺刀见红的部队才是真正地主力部队!!!!!”

    彭穿石之所以能从一个士兵开始迅提升到三个主力王牌部队军长的位置上。不仅是他本身有着足够的实力,更重要的是彭穿石更善于思考,思考出一些别人所没有考虑到的问题。从而提前现问题,去解决问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彭穿石这人对西南政府的忠诚,而且这种忠诚用他的话来说忠是忠心,诚是诚实,有什么说什么,绝不因为顾及情面而有所保留,为此他得罪了不少人,段国学也正是因为他敢于对自己提出尖锐的意见和批评才力排众议地提拔他当上了三大主力军地军长。

    “……”电话那边好一阵沉默。彭穿石也没多说话。只是听着听筒里地寂静。

    “部队伤亡怎么样?”好一会后。电话地那头段国学再次问。只是语气已经不再那么地冲。

    “报告总指挥。部队伤亡很大。特别是负责主攻地19师6o、61团基本上已经被打残。战斗减员接近6o。不过好在我们地伤药很有效果。再加上我们打赢了。伤员都得到了很好地救治。直接阵亡在一千人一百多人。约三成以下。其他地部队伤亡还在统计当中。但是我估计不会很大。毕竟是这两个团搅乱了敌人后其他部队重新掌握了火力优势。”

    “恩。我立即调派医疗单位和医疗器械还有物资乘运输机紧急赶往你们那边。你们要尽量多救治伤员。争取多救活受伤地士兵。这些可都是宝贵地老兵。”

    “谢谢总指挥!”

    “鬼子那边地死伤怎么样?”

    “报告总指挥。战士们都是好样的。别的我不敢说,但我敢保证。死的鬼子绝对比我们多。”

    “好!打的好!!!彭穿石你给我听着,我再加一条命令,对于第六师团的敌军,我不要俘虏!我要你提着他们的头来祭奠我们的战士和百姓!”

    “是!不要俘虏!只要人头!”

    日军第六师团地指挥部,呼啸而来地炮弹不断地落在第六师团所防御的地方,每炮弹都能掀带起死亡地小高氵朝,而由于失去了大部分的轻重型火炮,第六师团的日军失去了有效的火力掩护,而仅存的火炮由于失去了周围山峰的制高点,只要火炮一露头,支那军队设在这些山峰上的观察员就会立即呼叫炮火进行摧袭,常常是大炮刚射两后支那军队的炮弹便接踵而至,一个西南老兵是这样形容自己军队炮弹的密集度:“真Tmd过瘾啊……天空中的炮弹就象赶集的人潮一样,一群一群地往鬼子的头上砸过去!”

    而不远处密集的枪声越来越清晰,所有的人都知道,支那人的军队正一点点地清剿着日军的有生力量,正一步一步地压缩着第六师团的防御空间。

    “诸位,自此我们第六师团建立以来,从未遇到如此艰苦的局面,诸君,我在这里拜托大家了,务必坚持到援军到来之时。”谷寿夫两眼通红地说到。

    “请将军放心,我将全力抵抗到最后的一刻。”上村大佐第一个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将军,我们一定会让支那人知道,在地面上,只有大日本6军才是最优秀的。”其他的军官纷纷表态。

    “那么诸君,摆脱了!!”

    “请您放心,交给我吧!”

    “扮载!!”日军不断地呼喊着濒死的口号举着炸药包冲向西南解放军的坦克或者是装甲车,只可惜还未冲到面前便被车上的车载机炮或者是车载机枪给扫倒。在被日军自杀性的攻击击毁两辆装甲车后,坦克和装甲车便不再贸然突进,而是等步兵靠拢跟进后稳扎稳打,步步推进,虽然这样打的进度慢了许多,但指挥部在了解日军地顽抗程度后及时调整了作战计划。放慢了歼敌度,步步为营逐次歼灭。

    “哒哒哒!”地几声枪响,李新峰手疾眼快地打死了一个抱着冒出呲呲白烟炸药包的日军,这是他干掉的第三个抱着炸药包冲向装甲车的鬼子,等剧烈的爆炸在前方不远处轰鸣之后,他才倚着慢慢推进的装甲车探出头来,前面地几个自杀鬼子都死在他的枪下。

    鬼子很狡猾,它们往往躲在弹坑、地沟、草丛、尸体下等任何可以潜藏的位置,直到等它们认为目标靠近时再起决死地冲击。这样做的确很有效果,前面的两辆装甲车就是被这样给炸毁的,还有一辆坦克被炸坏了履带。正在前方不远处拼命地扫射着起自杀性攻击的鬼子。

    “干的好李新峰,就这么打,见到你所怀疑的目标就开枪。”不远处连长及时地给这个新兵鼓劲。在现鬼子地自杀性战术后部队及时地调整了战术,放缓了攻击的度,对一切有可能隐藏敌军的目标先进行火力袭击,虽然这样浪费了很多地弹药,但效果却是很明显,伤亡一下子便降低了下来。

    “连长。”

    “什么事?”

    “这样打进度太慢了。”李新峰有些抱怨只能跟着装甲车的后面慢慢的走,相信装甲车里的驾驶员也无比的郁闷着。

    “md。我也不想这么慢,打的我现在真Tnd冒火。”其实连长冯军座也很郁闷这样的战斗。

    “连长你看,我们是被派过来堵漏的,本来是为了防止鬼子跑路断鬼子后腿的,结果鬼子根本没想跑路,现在就打成了这样子地钻草丛玩,这么没意思,我看不如……”“你有什么好主意?”虽然李新峰刚进入部队才两年,但连长冯军座一直很喜欢这个训练积极头脑灵活的坏小子。

    “连长你看。过了这个山口地势就要开始收缩了,两边的部队就会和我们汇合,到时候就可是肉少狼多了,我们能收拾的鬼子也没几个。”

    “少废话,快点说!”冯军座也正为这件事闹心呢,要不也不会催促着大家尽快消灭鬼子好抢在其他兄弟部队的前面完成合围的歼剿工作。

    “要我看,我们就别跟着搀合向南捞些小鱼小虾了,要干,就干大的。”

    “干大的?”

    “对!干大的。向北。”

    “向北?”

    “向北!去顶鬼子地第五师团。”

    “你确定?”

    “恩。反正三个师的部队正清剿着第六师团,多我们一个连不多。少我们一个连不少,而且我看我们被放在这个离第六师团最远角的位置,我估计等灭完第六师团我们连就会马上去阻击第五师团的任务了。”

    “混小子,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有着这样的花花肠子!!”冯军座笑骂着李新峰。

    “嘿嘿,没有,不过我原先是打算报考6军学院,但没考上,不过我的一个堂哥是参谋部的,以前没少缠着他学这方面的东西。我堂哥以前说过,鬼子的第五、第六师团总是相互依存相互配合作战,两者感情比较深,虽然这次它们轻敌第五师团离地远了点,但我相信第五师团是玩命地往这边赶,即使是能赶到也都是些没有重武器地轻步兵,足够对付了。不过违反战斗任务这个……连长,我只是说出我的看法啊……”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副连长,你看怎么样?”

    “李新峰说地有道理,前面左右各有两个连的部队,我们上去也只是抢几个小虾米,老冯,我看我们可以这么执行,对上面,我看我们可以使用迷路的借口,毕竟出前我们只得到了一份航拍地图,而这里密布着大大小小的丘陵和山包,如果不是我们的判断准确还真说不准会迷路,这也是我们比其他连队晚到的一个实际原因,我们可以在这里做点文章。”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冯军座尿到一个壶里的连副也不是什么乖宝宝善良童子。

    “那好,全体停止前进,通讯单位注意,从现在开始,只许接听,不许送任何信号。一排立即打扫战场上剩余日军,2排帮忙把前面那辆坦克给弄出来,3排把所有的武器弹药收集一下,火力排负责警戒,大家动作快一点,半小时后出。”

    冯军座原名冯涛,当兵的时候学会了那句不想当将军的兵就不是好兵的名言,便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冯军座,要说冯军座参军比较早,和他一同参军并一同进入军校里培训的人都已经升到了营、团长的职位,可这家伙虽然在各方面上都非常的优秀,但有一点,经常为了战功而犯混,升升降降了不少回,上次又犯件大错,被从团长的职位直接抡到了连长的位置上,不过这倒挺合他的意,在团长的位置上根本就不能过打仗的瘾,这可让从小兵当起的他憋屈的很难受。

    而冯军座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胆大包天,敢于做一些常人不能所及的事,在还是个大头兵时,有一次剿匪战斗时他在追击土匪时冲在最前面,等跑过两个山头后他现自己已经和部队跑散了,失去战友的他也没害怕,也没等部队上来汇合,而是继续独自一人尾随着前面的土匪一直跟踪追击到土匪的老巢,跟踪时现土匪是几个寨子组成的联合体后这家伙剥下一具尸体的衣服,裤裆里揣着两颗手榴弹愣是混进了寨洞里,等第二天部队赶到攻击时,这家伙两颗手榴弹加一杆步枪死死地堵住了土匪遁逃的后洞,让部队一个不漏地来了个大包圆。

    象现在这样拉着部队提前进行阻击任务,换成其他部队的指挥官还真得要掂量掂量,可冯军座就不在乎,反正攻击第六师团的部队多了去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更何况好打仗过瘾的他实在不能忍受这样慢腾的攻击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