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零七章 突袭突进

第一百零七章 突袭突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黄毛,把屋顶上的那挺机枪给我干掉!!”突然出现的火力点让战士们的攻击受到了阻碍。

    “轰!”刚刚喧嚣一会的机枪瞬间被38毫米榴弹枪给摧毁,而刚刚在一间房屋内窗口伸出的步枪被投进一颗手榴弹后便歪歪地躺在了窗户的外面。

    “石继平,你们推进的太快了!后面的部队已经跟不上你们推进的度了!!注意后面部队的跟进度!!”重新见面的班副大声地传授着经验。

    “班副,不是我推进的太快,而是鬼子抵抗的太弱了!”不是石继平轻敌,虽然日军的抵抗是拼死而又不要命的,但无奈火力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往往鬼子在打了一枪后就会遭受几十子弹甚至上百的射击,而轻机枪一旦露头,那就会被后面负责火力支援的撕裂II式机枪撕成碎片。

    “前面就是村寨的巷战了,注意保护自己,多用手榴弹和榴弹枪,我这还有两个新兵,你带他们一下。”班副不想打击自己小兄弟的战斗热情,在告诫了小兄弟要注意的地方后带领着其他的兄弟继续向前突进。

    “班副!!”石继平刚想推掉这两个尾巴便只能看到远去的班副那宽厚的背影。

    “你们俩个,哪个连队的?!”

    “我是61团2营6连1排的。叫洪阿根。”

    “我是61团3营9连3排的,叫陈开聪。”

    “你们谁还有弹药,匀点出来。”高强度的战斗和高射的武器使得弹药消耗的很快,但大量消耗掉的弹药却无形中降低了战士们的伤亡。

    “我这还有。”洪阿根急忙从背包里拿出几个弹匣和还有一袋手榴弹和几38毫米榴弹。看到象小山一样的弹药,石继平又气又好笑。

    “我班长今天上午为了保护我……”洪阿根眼睛一红。

    “md。别在这里抽鼻子。”被洪阿根给勾带起自己回忆地石继平也感觉鼻子有些酸。一脚过去制止了眼泪即将掉出来地洪阿根。

    “哪地人?”

    “云南地。今年才当地兵。”

    “待会跟着我。机灵点。”刚才大周被鬼子地子弹咬了一口。在紧急救治后便退出了战斗。今天一天。石继平看地太多自己身边地战友倒下。

    “明白!”

    “上!”

    巷战中日军更是暴露火力不足地弱点,而且三八大盖那长长的枪身在这种环境里更是一种制约,石继平甚至在巷子里看到一个在转身过程中把刺刀顶在了旁边的土墙上的鬼子。石继平憋着笑将这个忙中出错的鬼子给轰掉。

    而唯一比较难对付的是鬼子的掷弹筒,这玩意很容易给大家带来伤亡,不过很快战士们和鬼子就靠的很近,掷弹筒也没办法挥出威力来,这时战士们的手榴弹和枪榴弹就挥了巨大地作用,而火力强大的自动步枪还有榴弹枪那更是如鱼得水。

    石继平带着三个战士逐屋逐院地进行着清扫,由于已经确认了村子里已没有了老百姓,没有了顾忌的战士们清扫起来比较轻松,若不是之前还未确认是否还有百姓。相信直接一轮重炮轰过来会省事许多。

    “连长,要生火做饭吗?”连里地炊事班老白问着连长。

    “不用,虽然天色很黑。但我不想被鬼子给现,让战士们吃压缩干粮,不过老白,你看能不能弄点开水出来,不要多,只要两个保温壶就够了,留在车上备用。”

    “好的,我这就去准备。”

    “注意火光和烟雾,不要暴露位置。”

    “放心吧。如果只是烧这么点开水,连烟你都看不到。”说完老白去弄他的开水去了。

    “连长,你不吃点吗?”身边的通讯兵小心地拆开塑料纸包里的压缩干粮,将里面的压缩饼干和牛肉条还有汤料包给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你先吃吧,我等会再吃,象你这样的新兵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对这东西有些腻味,主要是吃了这么多年了。”冯军座谢绝了通讯兵的好意。

    “不是吧连长,这么好吃地东西你都能吃腻?!”通讯兵有些吃惊。

    “那是你吃的少。再多吃两年你也会腻。不要把汤料包撒到水壶里去,除非你的水壶里的水还足够,要不咸死你,还有,牛肉干是个好东西,这可是贵州的特产,可以配着压缩饼干吃,不过要含在嘴里一点一点地送,即好吃又可以配送饼干。”

    “嗯!”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

    “可是连长。吃饭时不是都要快吗?”通讯兵咽下口中的饼干问到。

    “那是吃普通的饭菜要快,压缩干粮就不用了。如果没有战斗的话,你可以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这样即容易哄肚子又容易吸收。”

    “哦。”

    “对了,我问你,你们通讯兵说地都是什么话啊?怎么听都听不懂!”这些通讯兵是前不久才下到连队里,主要的工作是用密语进行比较高级的指令传达和接收。

    “那是我们家乡话,就我们那个乡说这种土话。”

    “怪不得!我说我到过很多地方,每个县都有这么几种土话,真听不懂。”

    “我是前年12月当的兵,新兵集训完后便被送到了培训基地,在那里我看到好多我们那个乡的同学,还有其他几个地方的同学,反正一堆人在那都是说着各自的方言,除了自己地区的方言,其他人谁都不懂其他方言在说些什么。”

    “我记得你是桂林的。”

    “对,连长,我是桂林临桂县地。”

    “好地方,你们这边怎么这么多方言啊!!!我在北方就没听过这么多地方言。”

    “连长。别说我们西南这几个省,光我们县就有好几种方言,同样的话音很多都不一样地。”

    “哦?说说看!”

    “我们那一个临桂县就分秧塘话、大律话、两江话、宛田话等等,你看乌系多落瓜隔(翻译:我是大律街的)这一句话,换成其他村的音就成了瓜及陀诺花嘎(我是大律街的),这还是属于一个县乡的母音基本上大家还能听的懂三成。如果翻两座山到灵川谭下、三街这些地方,音又完全不同了,听都听不懂。而且别说我们一个县了,象我姥爷家罗城那边,那里地人说话就是在唱歌。”

    “你说的那个地方我去过,那时过去刚好在邮政局那通上电灯,晚上一堆老头老太太在门口路灯底下一边做针线活一边在那里唱歌,说普通话他们根本听不懂,本来我以为在对山歌。结果一问本地读,他们就是在那里聊天!什么今天上午在田里抓了个老鼠,下午去提水时遇见条蛇。他们全都能唱出来!!”

    “连长你听的懂吗?”

    “少来,我来这十多年了,到现在还没学会几句。刚当兵时还和同宿舍里的老战友学了两句,结果没过一年换地方了,学会的那两句压根就用不上!从此之后我再也不学了!!”

    “哈哈,连长,我还没问你是哪里的人呢。”

    “我?广东的!”

    “广东的,那连长岂不是老资格咯。”通信兵有些羡慕地看着连长。

    “老资格又怎么样,这里地纪律性要求太强。上次喝多了点,一不小心,还不是给抡下来了。”连长的话语里有些伤

    “连长,现在我们不是打鬼子吗?只要打的好,我相信连长一定能官复原职,甚至比以前当地更大!”

    “好!承你吉言,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nd,老子要把鬼子一个不剩地全撵下海!”

    正当连长和新来的通讯兵聊着家常时在村北传一连串的自动步枪枪声。

    “有情况!!!接北边的2排!”

    “2排长。什么情况?”

    “排长,我们这和鬼子的先头尖兵碰上了!干掉了三个鬼子。”

    “有伤亡吗?”

    “没有,连长你听到鬼子的武器有出声音吗。”

    “是什么鬼子?哪个部队的?”

    “刚才翻看了鬼子的铭牌,是第五师团地鬼子,连长,让我们卯对了!”

    “盯好咯!后面肯定会跟上来一串鬼子的!!”

    “没问题!”

    正当4连正准备狙击鬼子的第五师团时,在第六师团这边,战斗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尾声。

    “上村君,向板垣君电吧。第六师团全体即将玉碎。”听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枪声。谷寿夫知道自己的最后时刻来临了;

    他很想不通,在支那的大地上。他和众多的支那军队交过手,可是却从未见到过如此强大的支那军队,不说战斗意志了,前面地支那军队不象其他支那军队那样一阵重炮后便基本上失去了战斗意志,他们不仅有着坚强的战斗意志而且各个都有着视死如归的刚性,更致命的是这支支那军队所装备了许多威力强大的武器。

    很多武器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他们手上的步枪不仅比三八式短巧许多,但是却还比捷克式机枪有着更猛烈的火力和便携性及持久性,而在平时给予火力支持的十一年式轻机枪和九二式重机枪在对面出撕裂油布般声音地机枪射下纷纷成为碎片,在以前无往不利地掷弹筒则纷纷成为了对面一种短管武器射出的爆炸物下地牺牲品。而今天上午的战斗更是让谷寿夫感到胆寒,对面的军队拼起刺刀来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部队,要知道自己的部队为了给新兵练胆,经常是用支那百姓来进行**刺杀练胆,可就这么号称日本第一的师团却败给了这么一支毫不出名地地方军队,这让谷寿夫非常的痛苦。

    擦拭着天皇御赐的军刀,这把刀伴随了他十载,谷寿夫可以感觉到这把砍下上百支那人人头的刀上所散出来的血腥,等一会这把刀将切进自己的腹中。让自己以一个武士地身份和带着荣耀死去。

    “石头!你看前面的院子。”黄毛喊着不远处的石继平,经过半天的配合,几个战士已经很熟悉了,称呼也从原先的大名变成了小名或者是顺口的外号。不过这也正常,在这种炮火纷飞的战场上,友情的建立是很简单的。不管是出于本能地帮兄弟掩护还是下意识地帮助,这种被称为过命的交情是很容易让人建立起深厚的友谊。

    “哪呢?”

    “那里,看到没有,院子里面有几根高高地天线,我敢肯定,这是鬼子的指挥部。”借着照明弹的光芒,石继平几个人隐约地看到前面的大院里矗立着几根高高的天线。

    “md,给我们找对了!!”石继平见状就要往前冲。

    “你疯了!!你没看到那里杵着这么多挺机枪。”黄毛急忙把石继平给拉回墙脚。

    “你估计有多少鬼子。”虽然刚才有些冲动,但石继平立即现了自己的错误。开口问着自己的新兄弟。

    “我估计至少有两百。”

    “我们人手太少,怎么打,而且你的榴弹枪弹药已经用完了。我可不想等后面的部队上来再打!”

    “要不,呼叫炮兵!”贵州遵义人陈开聪弱弱地建议到。

    “你见我们谁身上背着通讯器?!”石继平没好气地顶了回去。

    “要不,我们派一个人回去和连部汇报一下?”陈开聪继续建议着。

    “少来,现在外面这么乱,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联系地上。”黄毛听着村外的枪炮声否决了这个建议。

    “我、我有个想法。”洪阿根怯生生地说到,洪阿根别看他个头大,其实性格很内向,腼腆的就象个小姑娘,几个人也顺势给他取了个姑娘的外号。

    “姑娘。说!”“我们能不能扔炸药进去。”

    “扔炸药?!姑娘,你没疯吧,一百一到一百三十米的距离,怎么扔?你没烧糊涂吧?!”

    “不是、不是、不是用手扔,是用那个。”洪阿根脸红红地,手指不断地指着身后的一从竹子。

    “姑娘,你有把握?”石继平看到竹子后眼睛一亮。

    “小时候在家经常玩这个,没少挨家里骂。”

    “仔细说说看!”

    “把竹子破成两半,或者直接找拳头粗细的竹子直接砍断。拉上绳子,我们那经常用这个抛东西到对面的山坡上。”

    “能够的着吗?”

    “十几斤地东西基本没问题。”

    “十几斤?靠,十几斤炸药可以连我们都轰上天!!”

    “我们还有多少手榴弹。”石继平问着其他弟兄。

    “别看我,我这早没了”黄毛第一个抖着自己空空的弹包。

    “我这还有两颗。”陈开聪递上两颗带有预制破片铸铁弹套的手榴弹。

    “不够,加我这颗也才三枚,威力不够!”石继平从后面的布兜里摸出最后的一枚手榴弹惋惜地说到。

    “我这还有点炸药。”洪阿根急忙从包里拿出几块压缩饼干大小用纸包着的胶基炸药。d,姑娘,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你这就跟个仓库一样什么都有。”石继平欣喜若狂地说到。

    “我人笨。枪打的不好动作也不够灵活。在参军时班长就告诉我,我个头大背东西不吃力。让我多背点跟在后面好给兄弟们提供更多的弹药,大伙都很照顾我,冲锋时都在前面挡着我,我也一直多背着这些东西,好给大家支援,可是今天上午……”想起了一直照顾着自己的老班长和好弟兄们在自己面前一个个地倒下洪阿根鼻子又有点酸。

    “md,别在这里抽鼻子,赶快弄你说地东西!你多杀鬼子,老班长们肯定会很高兴地!”

    “恩!我这就弄!”

    擦去眼角的泪水洪阿根拔下半自动步枪上地刺刀,两个砍削便将一根拳头粗细的竹子齐肩砍断,栓上背包带后洪阿根把陈开聪搬来的一块十斤左右重的石头放在了上面。

    “石头,要实验一下吗?”

    “行!不过要等会,等下次炮击时在放。”石继平看着天空中的照明弹估摸着时间。

    “放!!”一颗刚刚升起的照明弹照耀着天空中的石头划过弧线落到大院前的围墙外。

    “差了十米!”石继平向洪阿根汇报着试射的成绩。

    “下一!”洪阿根拉下竹子弹弓准备再装试射弹。

    “来不及了,姑娘,直接上炸药!”石继平看到鬼子已经注意到了这个地方。

    “直接上?!我还没试射完呢!!”

    “不管他了,上实弹。”石继平看见鬼子正在紧急地拆卸和转移着,而机枪已经开始向着这边扫射。

    “哦!给我五秒钟!”洪阿根急忙将试射的石头踢开,换上手榴弹、炸药、碎石子的混合体。

    “好了没有?!”

    “再等会……好了!!”

    “放!!”

    拉开起爆手榴弹的擦火帽,洪阿根放开了手中的帆布条,脱离了束缚的竹子猛烈地反弹回到自己垂直的身躯,丝毫不管它送出的东西。

    “轰!!!”地一声巨响,高暴烈脾气的塑化胶基炸药喷射着自己的怒火,将自己的怒火胁裹着各种碎片向四周飞去。

    “姑娘,打中了!!!”石继平开心地看到前面的大院围墙在塑化胶基炸药的面前象纸一样给吹破,而在围墙上布置的火力点就象纸片一样被吹散架。

    “黄毛!我们上!”石继平透过爆炸后的硝烟尘雾后看到,班副正带领着其他人从另一个方向突进了鬼子的核心阵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