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零八章 新的情况

第一百零八章 新的情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连长,鬼子正在分小批部队试探我们,怎么打?!!”2排长在通讯器里询问着。

    “怎么打?!放开了打!!现在来的鬼子还只是先头部队,晚上打我们的弹药消耗的太快,摆出大火力态势,你们一个排要打出比一个营还要猛烈的火力强度出来,让鬼子摸不清我们的情况,好让他们等明天早上集结更多的兵力后再敢打!”

    “明白!!兄弟们,放开了打!!”

    得到命令的战士们板机一扣到底,乒乒乓乓地向着暴露在照明弹光辉下的日军倾泻着子弹,同时在后面装备着1o7毫米轻型火箭炮的装甲车也射了一轮火箭炮,为的就是尽可能地扩大声势。

    果然,在经受了这么一轮猛烈的火力打击,对面的日军似乎对这种密集而又强大的持续性火力给震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进攻,倒是时不时地用着掷弹筒和迫击炮进行对刚才暴露的火力点进行袭击,只可惜它们不知道,对面的支那军队装备的这种轻武器很容易打了就转移阵地,而且这些掷弹筒兵和迫击炮手在被几反器材狙击步枪给撕碎后便停止了这种扰袭战。

    而在村子的外面,几个人潜伏隐藏在道路的两旁,他们是这个连里的侦察小队,这五个人有三个曾经去参加过师级侦察连的选拔培训,虽然在强手如云的选拔中被淘汰,但几个人却也在连队中成为这方面的业务能手,并带回来了一些侦察部队所用的战术技能拉动整个连队的技战术水平,并组建了自己的侦察小分队。

    三个刚从村口被打回来的鬼子引起了前面几声轻微的虫蛙鸣叫,还在被刚才猛烈的火力所震惊的三个鬼子并没有太在意周围地环境,也没觉这几声鸣叫声和周围的环境有所不协调,其中的一个鬼子腿部可能是伤到了,一瘸一拐的影响着另外两个人的度。

    就在它们三个经过刚才虫蛙鸣叫的地方时,几条黑影从路旁扑过来,绊腿地绊腿。捂嘴的捂嘴,打闷棍的打闷棍,三下五除二地就放倒了这三个鬼子。

    “一人抗一个,前面警戒一个,后面压阵一个。”其中的一个黑影抗起一个个头最大的鬼子轻声布着命令。

    “石头,我敢说里面绝对是鬼子的指挥部。而且是最大的那个。”给自己的32杠换上一个新弹匣,黄毛大声地宣布着自己的判断。

    “md,谁都看地出来!!”石继平没好气地回应着自己的新兄弟。

    “石头。要撤吗?鬼子疯了。我们有点顶不住了!!!”黄毛告诉着石头目前所受到地压力。

    “不行!!继续打下去。班副已经带人从另一个方向进攻了。鬼子是想从我们这突围。顶住这一波鬼子就没锐气了!!”毕竟是军校出来地学员。石继平知道他们所受到地压力可以缓解其他方向兄弟地压力。

    “md。要是有挺机枪就好了!!”黄毛边说边重新向冲向自己地鬼子射击着。

    “有机枪也未必是好事。鬼子地枪打地太准了!!”被鬼子步枪所射来地子弹逼着再次更换方位地石继平翻滚着来到另外地一个射击点。

    “姑娘!大头!你们两个要注意变换射击位置。别死在一个地方猛开枪!!!”黄毛大声地警告着两个新兵。

    “我知道了!!!”姑娘在石墙地后面回应着黄毛。而陈开聪没有说话。但一声枪响回答着自己还活着。陈开聪不喜欢端着枪噼噼啪啪地一阵猛扣。他喜欢慢慢地射击。一枪一个地射杀他所瞄向地目标对象。因此在这个临时组成地攻击小组中。陈开聪成为了躲在后面放冷枪地狙击手。

    “石头,注意右边的房子,我从这看到有两个鬼子跑进去了!”

    “我知道了!!”可还没等石继平回答完,一掷弹筒所射出来的甜瓜手雷落在了离他不远的地方。

    “轰!”地一声巨响,石继平被手雷所掀带起的气浪和尘土给笼罩。

    “石头!!!”黄毛的声音大地都已经变调,但他没法过去看石继平是否存活。因为鬼子已经冲到了巷子口,离自己不到3o米的距离。

    石继平感觉非常的难受,刚才的那声巨响让自己两耳一直在嗡鸣着,冲击波的震荡让自己的头晕沉沉的,好不容易回点神来,石继平没有去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势,而是手掌狠狠地拍打了几下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更清醒一点,拍打完后抓起自己身边地步枪继续投入战斗。

    鬼子疯狂进攻已经到了最后地阶段,上百个鬼子甚至连掩护都不要了。挺着个步枪口中撕吼着向四人冲来,就连一直做着狙杀射击的陈开聪都开始狂扣板机进行着连射,这个时候不需要精度了,只要对着前面巷子里乱打,肯定能打到阻挡子弹飞行地畜生。

    “顶不住了!!!鬼子要上来了!!”打完了一匣子弹,黄毛这时候恨自己为什么配备的不是自动步枪,如果自己用的是自动步枪,那现在肯定会减少很多的压力。

    “顶住!!黄毛,顶不住我们就是死!!那些鬼子不是突围的。他们是专门来找我们报仇的!!!”石继平看到明明有几个鬼子已经突过了前面的巷口。只要一转身就能逃离这个死亡区,可这几个鬼子似乎根本就没转向。而是选择仍然挺着刺刀向着他们扑来。

    “报哪门子仇!!!”

    “我不知道!!!我估计是刚才我们干掉了它们的老母!!!”

    “哇哈哈哈哈!!!石头,我终于听到你说脏话了,我喜欢你这句话!!!小鬼子,过来让我再干你的妹子!!!”换上新弹匣后黄毛开心地大笑吼到。

    “我干它姥姥!!!”姑娘在后面也不甘示弱地吼了一嗓子,不断喷吐着更多的脏话和子弹射向对面的鬼子。

    “我要干它老婆!!”陈开聪声音不大,但选择上还是比较准确靠谱。

    “轰!!”

    “哇呀!”

    又是一掷弹筒在石继平身边不远处爆炸,而黄毛也被一子弹给击中,四个人一下子便缺少了一半的火力。

    “黄毛!!”

    “石头!!”

    大头陈开聪和姑娘洪阿根大声地呼喊着他俩,只可惜他们也无法过去探查二人的死活,因为鬼子已经冲到了离他们不到2o米的距离。他们甚至能看到鬼子赤红的双眼中那骇人的凶光。

    终于,当二人来不及更换弹匣而正准备和鬼子拼刺刀时从身后传来了一阵撕裂II式机枪地撕裂声,而几枚38毫米枪榴弹和手榴弹高而又快捷地再次使几人面前形成了一个无人区。“md,你们杀的真Tmd快,我们在后面追都追不上你们!!”一个老兵用着手中的自动步枪一边向前扫射一边喊到。

    陈开聪和洪阿根回头一看,已经有着一个班的战士正在进入到射击位置。正用着各自的武器收割着前面鬼子的生命,而再往后面,有着大约一个连地战士正向着这边靠拢。

    “黄毛,石头。”陈开聪和洪阿根见有了其他战士的支援,急忙跑到二人的身边。

    “连来两次!!mmd,居然让我连着挨炸了两次。”石继平骂骂咧咧地支持起自己的身体。

    “石头,你没事吧?”陈开聪急忙检查着石继平身上有没有伤口。

    “我没事,就是头优点晕,耳膜有些疼。黄毛呢?”石继平由于听力受到了短时的障碍,说话的声音不仅大而且有些含混不清。

    “我也没事,子弹是穿透跳弹。威力已经下降很多了,在我的胸口撞了一下,md,现在被撞的有些疼。”黄毛撕开上衣,看到子弹不偏不倚地击中了挂在胸前的士兵铭牌,子弹头已经嵌进了铭牌,而他地胸口被子弹撞青了一块。

    “好命啊!!”陈开聪感慨着说到。

    “要不你也来一下?!感受感受?!”黄毛不爽地甩了一个白眼,黄毛的冷幽默让几个人笑了起来,四个人瘫座在地上。随着投入攻坚的战士越来越多。四个人像是虚脱了一样,虽然他们也很想参与着攻击,可几个人却感觉自己浑身提不起一点劲来。

    “石头,还能打吗?”黄毛想给自己地步枪换一个弹匣,可颤抖的手一直无法将弹匣准确地插入匣口。

    “我有些脱力……”石继平解开领口的扣子,好让自己的肺能多吸入更多的空气。

    “我脚有些不听使唤。”谁都看的出坐在瓦砾上的陈开聪脚一直在不断地抖动着。

    “我、我听大家的。”洪阿根继续却生生地决定继续跟随着其他人。

    “算了,这是长时间紧张和激烈战斗后的短期脱力,刚才我们太兴奋刺激了!!不管怎么样,大家能活下来就是好事!”

    “连长!我们抓了三个鬼子回来!”秦征德还未进门。喜悦地声音就已经穿过弄堂传进了屋内。

    “嘘……小点声!”门口地一个士兵急忙出声制止着秦征德的举动。

    “怎么了?”秦征德急忙扔下鬼子询问到。

    “连长又挨批了,现在正和上面解释着呢。”士兵告诉秦征德连长现在的处境。“要紧乜?”

    “不知道……已经半个多小时了,现在还一直在通讯中呢。”

    “哦……那我们这几个鬼子……”

    “先扔这吧,我等会告诉连长,看连长怎么处置。”

    “好的!!谢了,兄弟!”

    “不客气!”

    正当秦征德招呼着几个兄弟扔下鬼子准备离开回去休息时,冯军座从屋子里叼着根卷烟晃了出来。

    “连长,没事吧?”几名战士急忙围过来询问着情况。

    “哼,会有什么事?!大不了再降职当排长。”冯军座满不在乎地说到。

    “真的降?!连长。您可不能走啊!!!我们在你手下当兵痛快着。您要走了我们可真不适应了!!!”秦征德第一个急吼吼地喊出来。

    “喊什么?!我都不急你着什么急!而且又不是现在马上降!俗话说的好,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不管我是升还是将,你们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狠狠地跟我打鬼子,Tnd,就是降职,老子我也要带着硕大的战功去给新兵蛋子上课去!!”

    “连长你就放心吧!!我秦征德向你保证。鬼子绝不会从我们这冲过去!!”

    送走了士气高昂的战士们,副连长霍玉术悄声在冯军座的身边说道:

    “老冯,这样骗战士们有点不好吧……”

    “你说是请将容易还是激将容易。”冯军座头也没回地回答着。

    “我知道这个道理,可是这样欺骗战士们地感情,我怕……”

    “怕什么,你以为刚才上面没提降我职的事就代表着以后不追究?那是因为现在情况紧急,如果下面的仗打不好,我都有可能上军事法庭。”

    “那打地好呢?”

    “打的好?打的好就是一个功过相抵,原地踏步走。”上上下下了这么多次。冯军座也早就熟悉了这种棒子和甜枣的尺度。

    “原来如此,不过老冯,我现在还担心刚才上面通报我们的最新战报。我们这点人手我有点担心……”

    “我问你,你当兵几年了?”

    “八年。”

    “当了八年的兵了你还怕这怕那地,你这兵当地越当越回去了!”

    “md,狗d的老冯,你这是什么意思!?”霍玉术一听就来火了。

    “才四千多号地小鬼子就把你怕成这样……还要刚才你没说出去给战士们听到,给战士们听到不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我没这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难到要我们现在马上向后撤,跑路?!现在命令是下来了,要我们死顶在这里。给围歼第六师团和调动兵力围歼第五师团创造出更多的时间,这么光荣的任务上哪去抢!!”

    “我……”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就四千多鬼子吗,你看看我们连,满员编整一个加强连,三个排加一个火力排,光步兵就两百多人,还嵌了一个走散了的加强排和半个火力排,火力上已经足够猛烈的了,再加上两辆29式坦克和五辆27式装甲车。弹药充足,你还怕什么!?”

    “好吧,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我听你地,不过你准备怎么打?还有用哪个排做预备队?”

    “坦克和装甲车先不使用,这几个家伙先当火力支援单位在后面厶着,2排和1排在前面先顶着,火力排时刻支援,71团2排和我们的3排做预备队。”

    “好!我这就去安排!!不过我有个要求。顶在前面战斗的队伍由我来指挥。你在后面坐镇。”霍玉术和冯军座商量完后准备离开。

    “老霍!!你这是跟我抢怎么地?!我是连长你还让我厶在后面?!”冯军座一听就急眼了。

    “你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你顶在前面万一挂了我可没把握打这样的仗。就这么决定了!”

    “你是连长还是我是连长!!”

    “你当然是连长,可在军规中有这么一条,独立局部战场上的临时最高指挥官,有副职健存的和非情况危急时就不许直接下一线作战。军规第十九条第二行,你自己去看!”说罢头霍玉术也不转地走出了大门,只留下张大嘴巴的冯军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