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出逃偶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出逃偶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唔啊…………”一个中年人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丝毫不介意慵懒的样子暴露在路人的眼前。

    “老板,出来两天了,您玩也玩够了,是不是……”中年人身边一个杂役装扮的人小声地建议着。

    “不急,不急,这才出来两天,着什么急啊,让我再回去受那份相亲的罪,我是绝对不能忍受了。”中年人坚决地拒绝着,头象拨浪鼓一样不住地摇动着。

    这个中年人就是出逃的段国学,前几天赶鸭子上架搬地出席了n多舞会和酒会,让他不仅身心疲惫,而且饱受环肥燕瘦各式美女骚扰之苦。虽说凭他的身份,想上哪个只要一个暗示对方肯定就会一同共赴**之夜,可是段国学对这样送上门的货虽然有心品尝却深怕事后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烦恼,只能强行憋着生理需求应付着,最后他实在是不能再忍受这样的折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丢下一干人等,带着两个人跑了出来。

    要说象这样的出行是很危险的,因为他的身份现在非常的敏感,但是段国学却并不害怕,虽说自己的照片已经公开出去,但是照片上为了保证他的形像与气质状态,照片上的着装是中年人的装扮,而其实他个人外型容貌还是很年轻化的,这很简单,因为毕竟有着一台合成机在,弄个高效美容面膜、护生黑水什么的都是很容易的事,这也使得段国学一直有着很年轻的外表,而他的心态由于经常和学生们在一起,也一直保持着年轻的心态。

    “mmd,不就是没结婚吗,用不着费那么大的口舌来咒我吧,而且貌似女人都是麻烦的代名词,虽然生理需求是有,但老子也没禁止红灯区的特殊服务吧。”段国学咕哝着,这是一个秘密。一个虽然一直没有找到他中意的对象,可并不代表着他没有生理上地需求,只是这种需求多在商业区里的一些特殊服务地处理,当然,要化妆的。

    段国学没有禁止特殊服务的存在是因为这个职业太古老了,从人类存在伊始妓女和打手这两个最古老的职业就一直诞生并且存在着。而存在即为合理。段国学也一开始也没能力取消这个行业,因此这种行业暂时在此地保留了下来,不过通过一些灰色途径和渠道,段国学只是警告着所有的经营者,笑贫不笑娼,谁愿意做这种皮肉生意地可以出卖自己,为娼可以,逼良者——杀!!!

    走在桂林的漓江边上,段国学欣赏着漓江的美景。段国学以前去过桂林,是和之前那个女孩一同去的,但是回到这个时代再走着相同的地方。景色还是那么的美丽,但人,却已变化太多了。

    顺着漓江边逆流而上地走着走着,段国学就从象鼻山走到了王城,这时候的王城还没有淹没于周围的房屋中,远远地还能看到一些城墙,段国学心血来潮地往那边走了过去。

    漫步在王城内欣赏着明清时期的建筑,段国学享受着这不是休假地休假,而当他正享受的正开心时。天空却很不做美地下起了大雨,无奈段国学只好先溜到一所房子的门廊下躲雨。

    雨下地很大,而且看样子短时间内还不会停,段国学正咕哝着准备通过通讯器让后面的警卫员送雨具过来时,房子里却响起了一段熟悉的音乐。

    “人家地闺女有花戴。你爹钱少不能买。扯上了二尺红头绳。帮我家喜儿扎起来……”推开门。大房子里面是一个简易地剧院。舞台上正在排练着经典地故事——《白毛女》。

    要说《白毛女》地故事实在是太经典了。他活生生地再现了这个时代地主与佃户们之间令人指搬地盘剥和血淋淋地吃人历史。段国学自然不会放过那么好地题材。在回忆了以前在大学时代地表演过程后段国学复制了这部经典地话剧。剧本一出。当即便被黄智忠给抢走。交于宣传单位组织编排了同名话剧。话剧一出。立即受到了热烈地反响。而剧本更是被迅翻印传至所有地学校及各地文工团。看来在这也正准备着同样地事情。

    段国学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静静地做在那里欣赏着。

    应该说。这些人演出地很业余。象匀台、走位、站位、身位都很可笑。但演员们都很认真、很专注、很投入。这使得至少看上去还不那么地另人乏味。

    正当段国学正看着好玩时。一个学生摸样地人现了他地存在。礼貌地想请他离开时。一个女声传了过来。

    “先生。请留步。”

    一位剪着这个时代流行的女学生刘海头的女孩走了过来。

    “这位先生,请问您刚才看了我们的表演,您觉得我们的表演怎么样?”女孩很认真地问到。

    “很好啊。”段国学回应着这个女孩。

    “那您有什么意见吗?”女孩继续询问着段国学。

    “没什么意见,大家都很努力。”

    “不,我看的出来,我们的节目在表演时,很多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我们的表演。”

    “那不正是代表着你们表演的非常好吗?”

    “不是,我知道我们地表演还很业余,还很幼稚,但是大家能这么专心地看我们地表演,主要是因为这个剧本写的实在是太精彩了。”

    “哦,这和我有关系吗?”

    “有,因为我刚才就注意到你了,你一直在那里观看,却不象其他人那样出喝彩声,同时你还在不住地摇头,你肯定对我们地节目有着自己的看法,我想请你指点指点。”开玩笑,在前世看过了那么多专业演员的表演,眼前的这些业余中的业余演员当然不能让段国学能专注地欣赏。再说了,在平果,那里可是有着专业的演出队伍进行表演,段国学自然不会和其他人一样的表现。

    “我?算了吧,我万一说的不好误了你们表演的大事可不好。”

    “求你了。先生,真地求你了,我们很想演好这台剧,我们不想让战士们失望。”

    “战士们?”

    “对,我们学校组织去前线慰问演出,后天就要出了。我们真的很想拿出最好的表演出来慰问战士们。”

    “你们是什么学校。”

    “广西师范学校。”

    沉了口气,段国学思考了一下,最终在女孩热切期盼地眼神中回答到:

    “好吧!我答应你。”

    夜晚,在王城外的担子米粉摊上,段国学正和几个刚才的主要演员及工作人员吃着他们慰劳他的简单“晚宴”。

    “林先生,今天真地谢谢你。”拿过担子老板冒好的米粉,出言留下段国学的那个女孩端来两碗米粉。

    “没什么,不客气。”段国学被他们称为林先生是自己一直以来在外出访时的化名。

    “今天你说的那些东西太专业了,林先生是专门从事演出工作的吗?”

    “恩……算是吧。”

    “那林先生明天还有空吗。如果有空,我们想让你再次指导我们一天的时间。”

    “时间……还算有吧,明天几点开始。”

    “如果能早点就最好了。明天八点怎么样?”

    “八点,我这边没问题,但是其他同学们呢?他们可是累了一天了。”

    “林先生请放心,我们大家肯定起的来。”负责表演王大春的学生非常地兴奋,经过段国学一个下午的指导,大家对表演中的很多问题都得到了很好地解决及艺术化的处理,这使得他们对未来的演出充满了信心。

    “放心吧林先生,我肯定起的来,而且明天照样是精神百倍。好狠狠地欺压扬白劳。”饰演黄世仁的学生也脱开了心结,一直以来他都对自己表演黄世仁没有什么感觉,今天在段国学那句只有坏人越坏,才能体现出好人越好的鼓励下放开了自己,彻底地将自己融入了这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角色中去。

    “那好,明天早上八点,今天的老地方,现在已经是晚上的九点了,大家吃完米粉回去要好好休息一下。蓄好精神明天继续排练。”

    “没问题!!!”

    吃过学生们答谢地晚餐,段国学径自向自己的驻地走去,身边很自然地靠过来两个人,三个人不紧不慢地回到了旅馆。

    “老板,这是今天的公文,你看一下。”回到房间,警卫员递上来了几张纸,虽然出逃休假,但由于便携式的通讯系统及办公系统随身携带。倒也不会耽误重要的事情。

    “恩。对于那些想过来打秋风的其他势力军队,可以到我们指定的位置进行辅助攻击。但是也要防范他们做些小动作,mmd,其实根本就不用他们来参与进攻,他们来了反而麻烦,但是又不能直接拒绝着他们,谁让我们已经放话出去共同携手抗日呢。告诉黄林和他们的参谋部,别让这些人坏了我们的水。”

    “好地。”

    “再通知他们,对日军的侦察要再详细一些,等吸引完日军剩余的部队后就要打个更大更狠的了。对长沙机场暂时不要再破坏了,给他们修起来,下一阶段我还要用上它的呢。”段国学看完几张纸上的内容后一一做出回复。

    “好的,我这就回复他们。”警卫班的班长接过了几张纸片转身就走,可走到门口前,他突然转过头来对段国学说道:

    “老板……”

    “啥事,说!”

    “我说今天那个女导演长的还不错哦。”

    “我去你md!!”一只鞋子扔了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