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二十章 身份谜团

第一百二十章 身份谜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各位同学你们好,我叫赵国杰,大家可以叫我赵连长,我先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昨天大家精彩的表演我欣赏过了,很钦佩大家在文艺工作中付出的努力,今天,我在这里将带领大家一同参观我们的部队。”一个上尉做着自我介绍,但眼光在许悦妍身上多停留了一会。

    “哇,赵连长好帅气。”慰问团中的女孩们有了一些骚动。这是当然的反应,良好的饮食和营养使得西南的军人长的不仅健壮而且富有血色,同时笔挺合身外加帅气的军服更能彰显军人的英姿,女孩们有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只是这种军服今年过年后才放更换,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保密。

    跟随着参观的部队一同地走着,段国学漫不经心地观看着对他来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东西。虽说段国学现在已经不怎么经常到部队中走动,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经常去另外的一支部队中走动——西南近卫师!

    西南近卫师从32年组建伊始就走的是精兵强将的路线,兵员是从几支主力甲种部队中所抽调出来的菁英,可以说近卫师的新兵都是在主力甲种部队中服役三年以上的优秀老兵,头脑灵活技战术过硬,同时最重要的是近卫师的士兵具有绝对的忠诚度,组建这只部队当初还让段国学有些嘀咕是否会降低其他部队的战斗力,但白建生还有李德林杨文生等人却强烈要求组建这支的部队,为的就是作为奇兵和威慑性武装部队使用。

    可以说,如果甲种部队让所有的人感到新鲜好奇的话,那经常接触的更精锐更强大的西南近卫军的原因则让段国学对保密需要隐藏起来很多东西的此次参观感到无趣,更不用说他还掌握着一支指挥部直接管理下更神秘地暗影部队。

    就和段国学所估计的那样,参观的都是些比较没什么保密性的东西,不过这也让所有其他的参观者感到新鲜和开心,而和一些士兵交流更让所有的学生们兴奋不已,参观活动地最后。让学生们欢呼雀跃地是居然临时增加了新式枪械的体验射击。

    参观的学生和刚才交流的那一个排战士来到新开辟的射击场,其实也就是在一个突起的山包随意弄出的射击场,在这里,战士们有的跑到靶位那边装靶,有的在清理射击位,而那个上尉连长赵国杰正在趁此机会讲解着新式步枪地一些特性和等会要注意的安全事项。

    拿到新式步枪的学生们很激动也很幸福。上下把玩着步枪,段国学也被分到了一支。不过对于经常玩枪地他来说,3杠还真不能提起他太大的兴趣,因为32杠不能连射上不如跨时自动步枪,而论精度虽然也不错但还是逊于专门的狙击步枪,因此这32杠他还真没玩的太多。有心掩饰地检查着手中的步枪,段国学现枪械的做工很出色,零件的加工痕迹很小,很多毛坯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粗糙难看。这说明了西南整体的加工技术水平相比几年前有了很大的提高,对于这种需要大量装备地易损武器,生产工艺越简单。关键的第一次零件成形精确,后期加工流程环节越少,就代表着这种武器已经成功了一半,虽然追求了数量而牺牲了枪械的精度上的质量,但有的时候拼比的还就是数量上的差异性。而且枪支的保养很精细,这说明在这个铁打的营盘流水地兵的部队中,认真负责的作风态度已经根深蒂固地成为了一个优良传统流传了下来。

    趴在射击位上,负责在一旁指导和保护安全的战士再次强调了射击安全后才将手中装有实弹的弹匣交予射手,这也是安全的一种需要。要知道,在西南控制区的学校里,所有学生每年都必须参与一次军训,而军训结束的最后一项训练内容就是实弹射击训练。而为了保护学生,很多学生第一次射击时教官们都是直接坐在学生的身上强行压住身体进行保护射击。

    不过好在这些学生大多都已经经历过几次这样地军训,放眼过去没有一个学生被人压住,倒是那个赵国杰正在亲自指导着许悦妍,而且看那个样子,女孩子很兴奋也很开

    没有理会太多内心里地感受。段国学也不再是那个见女人就两腿走不动的初哥了,他知道在女孩地这个年龄段,很多新奇的东西都是能吸引着她们的兴趣和注意力的,而且英雄人人爱,更何况英雄还很帅气,段国学自然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

    由于没有什么心情。而且段国学对射击也没多大地兴趣和其他地一些原因。段国学没有去射击。而是将步枪还给了身边地那个战士。不过段国学这才注意到这个战士地肩章只是一底一杠地新兵。

    “你是哪里地人?”段国学出言问到。

    “我是广西柳州人。”小战士对这个被称为老师地人是很尊敬地。虽然他似乎有这么一点地高傲。但也许正是因为他老师地身份没能象其他同学那样一样容易接近交流吧。

    “这枪你保养地?”

    “恩。”小战士点头承认着。

    “保养地不错。”

    “没有。也就是和老兵们学的,不太会弄。”

    “不用谦虚,虽然动作上肯定不如老兵们熟练,但我看的出,你很用心去精心呵护这支枪。”段国学刚才在检查枪的时候就现到,这支步枪被精心呵护过,每一个零件都是被仔仔细细地给擦拭过。

    “老师你懂枪?”小战士眼睛一亮。

    “还算懂点,你枪打的怎么样?”

    “不……不太好。”小战士神色有些黯淡下来。

    “没关系,哪里打的不好,告诉我,我看我有没有办法教教你。”

    “真的?你可别骗我。”

    “骗你我有好处吗?”

    “嘿嘿,那倒是……”小战士挠着头嘿嘿地笑了起来,两人的距离一下子便被拉近了许多,小战士便将自己射击中出现的问题一一对段国学说出,段国学也都一一分别做着解释。

    两个人的交谈一直到射击完后还没有结束,而这时有些人也注意到。相比射击位上许多大呼小叫的兴奋,段国学这里的谈笑和淡定显得是那么的另类。

    “林老师,你怎么没有射击呢,这是多好地机会啊,这可是无壳子弹呢,全世界都没有的无壳枪呢!!!”女孩很兴奋。大家也都很兴奋,相比以前训练使用的98式手拉栓动步枪,小口径的无壳弹半自动步枪不仅后座力小,同时还有着可以持续射的特点,这让所有的参观着们兴奋不已。

    “没什么,我和这个小战士聊天聊地正开心,而且我肩膀有点不舒服,所以就放弃了。”段国学笑着回答到。

    “太可惜了!!你真的应该去体验一下的!!”女孩的表情很遗憾。

    “李兴家,你和这位……老师在聊些什么呢?”连长赵国杰也随着女孩走了过来。而他身后的不远处,是那个昨天过来布消息的小“苍蝇”。

    “报告连长,我在和这位林老师聊怎么才能打好枪。”李兴家一个立正便回答着赵国杰的问话。

    “哦?难道林老师也是个射击的高手?!”赵国杰很惊讶。面前的这个人昨天他见过,就是那个被靴子砸中地狗腿子演员,虽然卸妆后这个人身上已经看不到那种猥琐和狗腿子的气质,但这个人现在身上的那种淡定和从容让他感到前后差异地巨大惊奇。

    “高手谈不上,只是有些自己的心得罢了。”

    “哦?!那真是难得,能否勉强林老师一下,让我们见识见识?”赵国杰说出这话时就有些奇怪,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只是心里对这个男老师在吃惊之余还有着这么一丝说不出来的感觉。

    “林老师。刚才你跟我说了这么久的心得,也打两枪让我学习学习好吗?”李兴家请求着段国学做着示范教学。

    “是啊,老林,你真的要去体验一下的嘛……”女孩一着急,把他们两人私下才使用的称呼给喊了出来,她这一声不要紧,就见有人脸色瞬间变化了。

    看到周围人脸色不一的众人,这里现在所透露出来地情绪太多了,段国学暗自叹了口气。只好再次接过李兴家手中的步枪和子弹走向自己的射击位,走到射击位后,段国学在地上用脚后跟斜着在地上用力地踹了几下,借助着皮鞋后跟的硬度和冲击力将地面冲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凹坑出来,而段国学在冲出这个凹坑后很自然地就这么趴了下去,而男人两腿间的东西正好处于这个凹坑中。

    看到段国学此举的在场所有女孩们都有些脸红,而男孩们有些不明就已,但所有的老兵们却眼睛一亮后就紧紧地盯着段国学了。当过兵的人都知道,这个凹坑在军中俗名“鸟巢”或者是“鸟窝”。目地就是为了让自己在长期趴卧的时候让自己的鸟儿不被长期压着舒服些。但能享受到鸟窝待遇的都是些老兵,因为新兵这点苦都吃不了厥着个屁股想被子弹爆花啊?!而且最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前面的这个老师居然只用了四次就将一个合适的鸟窝给踹出来。没有点真功夫是绝对不能这么快和这么准确地踹出一个鸟窝的。

    段国学将子弹匣顺着弹尾的方向轻轻地在左手臂上磕了两下,深吸两口气后快地装上半自动步枪枪下,拉动枪栓上膛、出枪、射击。

    “叭!叭!叭!叭!叭!”地连续射就象一面急敲打地大鼓震撼着众人地心脏。

    这种连续的射击对于这些老兵来说这种人要么就意味着是见人就慌张乱打一气地新兵蛋子,要么就是有着绝对实力使用感觉和概念射击的高手,虽然这个人名不见经传地只是一个老师,但从枪靶后不断单一在一个子弹落点上冒出来的尘土却告诉着众人,这个人绝对不是前者!!

    而更让大家吃惊的是快地打出十子弹后,段国学一个手肘一支无手撑扶地起身站立,快而又不失目标使得手中的枪一直瞄向目标,段国学就这么用着站姿继续射击打了十子弹,而还没等所有人回过神来,段国学动了。他一边走动、跑动晃动一边继续向着目标靶射击,虽然还不知道他的最后地射击成绩,但所有老兵都可以估计得到,人家既然前面有着这么强烈的自信,那么他这样移动中射击的成绩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三十子弹虽然很多,但对于段国学这样连续的射击来说就是很短暂的事情了。很多人还没来得及在震惊的心情中恢复过来段国学已经打完了弹匣中地二十九子弹。将空弹匣给卸下,再将枪膛里的最后一子弹给拉动枪栓退下,子弹垂直向天空中飞弹出半自动步枪,还没等落地就被段国学一手给在空中抓住,而眼睛注意着空中那颗飞舞的子弹的人是没有看到段国学很自然随意地将步枪给很轻松和熟练地转背在身后,流畅利落的动作有着说不出来的潇洒。

    许久,等负责报靶的战士用着不可置信的声音报出二十九子弹全部上人形靶,其中有8枪命中胸、脑致命部位。

    报靶的成绩让所有地学生沸腾了,纷纷上前与段国学交谈。而段国学在向李兴家扔过步枪和手中最后的一子弹后这才解答和编造着新的谎言,而所有地战士包括赵国杰都被这样的成绩给震惊的什么都说不出,只能用着敬畏和崇拜的目光向着强者投以致敬。

    要说段国学的枪法有这么准是因为他的一些个人爱好和他的身份所提供的便利用了二十年练就出来的。

    是男人地都对刀枪剑炮什么地都很感兴趣。在前世由于国家治安的需要段国学也就只触碰过一次枪支,因此段国学穿越来到这里后,一有条件他便跑到靶场练枪,而在后期他更是在他居住办公的地方弄了一个地下射击场,只要一有空闲便跑到射击场练枪,可以说他个人的实弹射击量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更何况他还可以经常借调暗影部队的射击教官来指导自己射击水平,再加上和这些射击高手不断的交流,可以说段国学经过这二十年的训练,其高的射击水平是用着恐怖地实弹射击量及长时间的浸淫所练就出来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学生们只是惊叹于段国学那精准的射击和潇洒的动作,但作为老兵们却从里面看出来不少的东西。这个林老师展现了高的射击技术水准,而且不管是射击时的动作还是移动规避动作都极为的漂亮,同时他更能在射击时一心二用地默数着射击地次数,在最后一子弹时便停止射击,虽然没有弹匣给他更换,但见过他前面地动作就知道,只要给他足够的弹匣,他可以用着精准地射击和快无比的动作成为一个恐怖的战场杀手。

    “那个。林老师,不介意的话能否指点一下我们这些战士呢?”赵国杰按耐住自己心中的疑问和震惊出言邀请着。

    “这个就免了吧,大家都是内行人,有些东西大家也应该清楚,我的这种射击是在无危险无压力下的表演射击,动作漂亮是漂亮,可到了战场上就不知道还是不是象刚才那样准确了,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这些战术动作是一些部队总结出来的经验,而这些战术动作没有长时间的训练是无法完成的。”段国学含糊的话语提醒着赵国杰一些事情。“那可真是遗憾和可惜呢。”赵国杰也不是傻子。他从段国学的话语还有行为中猜测出一些东西出来。作为军人的他深知不应该知道的就不要知道的道理。

    中午的午饭是在军营里吃过后慰问团的人有急忙赶到下一个地方进行慰问演出,装车、转移、卸车、搭台、调试、表演、收工。一切都在紧张而又有序的进行着,而很凑巧的是,赵国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成为了作为跟随慰问团一路工作生活的协调工作人员,他带了一个班的战士负责协调、帮助和保护这些慰问团成员。

    经过几天的工作生活,战士们和学生们打成了一片,关系好的不得了,而赵国杰和许悦妍的关系也在升温着,一个英雄帅气,一个芳心初动,关系自然很容易升温,而另外的一个阳光男孩就能感觉到他有些明显的沮丧,但是还有一个人——段国学,却一直不温不火地一直这么从容淡定地演绎着他的各种角色。

    这天表演完,许悦妍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还没睡着,在一旁的饰演喜儿的女孩就拉着许悦妍悄声说到:

    “悦妍,你说林老师到底是什么人啊?”

    “什么人?他不是早就告诉大家了他的身份了吗?”

    “我们大家私底下讨论他,都认为他的身份不是那么的简单。“哦?说来我听听?”

    “听那些战士们说,他很多的时候对军队里的一些东西非常的熟悉,熟悉到就象是自己身边的战友和长官一样亲切。还有啊,前天不是我们的车有一辆坏了吗?你看他一下子就修好了,听车队里的老师傅说,这技术就是在他们那也是属于大师傅级的水平。”

    “那又怎么样呢?”

    “这点东西当然不算什么,我们曾经听说,昨天的表演前,有人看到他和几个师长在一个角落里,那几个师长居然向他敬礼呢。”

    “吹牛吧……”

    “你还别不信,今天的表演前生了一件事,我们来到表演场地时,看到有几个长官嘴巴长的大大的,一脸惊讶的表情。”

    “这个我知道啊。”

    “那你知道他们是看到谁后才这么惊讶的。”

    “谁?”

    “林老师,他们几个长官是看到林老师才有这么惊讶的表情的。”

    “不会吧……”

    “骗你是小狗!!”

    “………………”女孩一阵沉默。

    “哎,对了,赵连长和林老师,你更喜欢哪一个?”喜儿突然问出这一句话。

    “要死了你!!”女孩脸顿时就红了,掀开被窝就要去报复喜儿。

    一阵打闹后,两个女孩终于停止了折腾。

    “悦妍,这两个人你到底喜欢哪个?”

    “要死了,还说!!”许悦妍再次准备威。

    “别闹,我是说正经的,其实这两个人真的很让人难以选择。赵连长年轻有为阳刚又帅气,但是林老师温文尔雅学识又多,而且身份又神秘,换成是我我也很难做出选择。”喜儿憧憬地幻想着。

    “…………”许悦妍听着身边女孩的自言自语,眼睛盯着房梁,脑子里也在思考着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