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从侧看里

第一百二十五章 从侧看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计划战役结束后,随着各种新闻媒体的大肆宣扬,西南不仅成为了众人交谈的焦点,同时也成为了众多青年人抗日救国新的希望和追求地。免费提供一批又一批,一浪又一浪的人潮向西南几个省份涌动着,其中以前一直被视为穷苦荒蛮配之地的广西成为了这次人潮汇集的中心焦点汇集地。

    在桂林6军学院前的征兵点,汹涌的人潮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将这个征兵点包围的水泄不通,放眼过去,都是二十左右的精壮年青人。

    “都排好队!!!!一个个乱成什么样子!!!当兵的就是要讲个纪律!!谁再乱我取消谁的报名资格!!!!”一个上尉跳上桌子,雷鸣般的嗓门一下子便让乱哄哄的场面安静下来。

    “都给我排好队!!一个一个来!!!你!第一个!!!”

    “姓名,年龄,哪里人?”

    “我叫王福仨,二十岁,江西人宜春人。”

    “二十岁,怎么看都不象啊,我看你倒象二十七八岁。”

    “大哥……”

    “不要叫我大哥,要么叫我长官,要么叫我同志!”

    “长官,我们乡下人命苦,风吹日晒的面相自然老一点,但我身子骨好啊,长官您就收下我吧,您看我这么高的个,打起仗来绝不含糊!!”细胳膊拍打着单薄的胸膛“这么高的个就是最好的靶子!!!看你年级还可以,又认识几个字,给你条路,去那边的工厂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谋份差事做,当兵不是混饭吃,天天摸爬滚打脑袋都是揣在裤裆里过的,赶快去那边占个位子吧!!下一个!!!”

    “长官,我叫李双进,今年十九岁。湖北人!”年青人挺直着胸膛大声地自报家门。

    “恩。有股子精气神!以前当过兵?”

    “没有!在学校里自己给自己定地要求练地!!”

    “有志气。读了几年书?”

    “一共读了七年书。长官还有什么问题吗?”

    “家里几个孩子?”

    “两个。我哥和我。”

    “你哥呢?”

    “我哥在家务农,照顾老人。”

    “基本都合格了。为什么要来当兵?”

    “打鬼子!保卫国家!”

    “打鬼子到处有队伍,为什么要来我们这?”

    “这里打鬼子打的痛快!杀的过瘾!!而且大家都说西南这里武器好,杀起鬼子来利索!!”年青人有些说不出自己地想法。

    正当年青人还想说些什么时,从征兵点后面的公路上传来一声声的哨子接力声,哨声一路飞快地传递下去,而当一个路口响起哨声后,就有几个士兵走到路口拦住过往车辆以保持道路的通畅。正当大家翘以盼地等待西洋景地到来时,一阵低沉的轰鸣从远处传来,等大家定眼一看。在前面开道的是两辆有着长长天线地军用吉普车,而紧跟随着的是一辆辆满载士兵、弹药的卡车、装甲车还有承载着坦克的重型拖车,甚至还有一些看上去奇形古怪的车辆。只是很多车辆虽然在大家面前破风呼啸而过,但却用着厚实的迷彩布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外型给大家猜想。

    不过大家还是能从在车上乘坐着的士兵的骄悍劲上看出这是一支绝对地强军。

    等几百辆车辆呼啸而过后,还没等人群交谈议论起来,李双进便急忙大声地向征兵的上尉继续回答道:

    “长官,要当就要当象刚才那样的强兵!!”李双进脸上一脸地兴奋。

    “你知道刚才过去的是什么部队吗?”

    “不知道。”

    “那时我们西南第一强军!!西南近卫师!!连我们这些老兵都梦想进去着的殿堂,你小子说进就进啊!!!”

    “长官,人活着就要有点目标啊……”

    “恩,这话听着来劲。李双进,你通过初选了。免费告诉你一个消息,西南近卫师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先安心当三年的兵才有资格报名参选,进去前还需要经过严格的筛选和激烈的竞赛淘汰,最后剩下来的才算是一条腿跨进了门槛,在里面还要再经过一年的训练才算是两条腿都跨进去刚刚合格地近卫师的士兵!!你自己好好想想,整个西南最优秀的军人都在那里,没点金刚钻的本事是不可能当上近卫师的兵!!”

    “谢谢长官!!”

    “不用谢。拿上这张表格,认真填写好里面的内容,两天后到医院体检。”

    “是!长官!”

    “滚吧!!下一个!!”

    “老骆,骆叔,我就求你了,你看在大家都是乡亲的份上,这批大棚里的蔬菜匀我一车怎么样?半车、就半车!!骆叔你倒是说句话啊,我这出的价钱高,高出政府收购价两成。您可不能就这样把钱往门外推啊!!!”一个留着小胡须地中年人死缠烂打地围着一个白老人的身边。不住地递烟又说着好话。

    “哟,骆伯叔。收菜准备卖了。”大棚外,一个同村的中年正踩着一辆人力脚蹬三轮车回来,这种人力三轮车和28寸载重自行车一上市便受到农村市场的青睐,两种车能拉能跑又不费力,而且还不挑路,黑漆胶的道路上可以跑的飞快,而到了乡村小道上,崎岖不平的小路也难不住它们。正是它们出色的表现让农村的家庭在购置生活生产用具时优先选择两样东西,而如果迎亲地队伍上有这么一辆车,那不管是迎亲地人还是接亲的人都感觉到脸上有面子。

    “恩,今天去政府地收购站人多吗?”头花白的老骆叔没有理会身边的还在纠缠的中年人,拉着三轮车问着对方。

    “挺多地,现在市场上的菜价已经涨了三成,但大家还都是把自己种出来的蔬菜卖给政府的收购站支援前线吃菜难的兵娃子们,骆伯叔,要我帮忙拉过去吗?”蹬三轮的中年人回答着老骆叔地问话。

    “不用了,谢谢你啊。”老骆叔谢绝了对方善意的帮助。

    “那您自己小心。现在去镇上的路车子挺多的,路上小

    “谢谢啊!!”老骆叔说完就准备蹬上三轮车出。

    “老骆叔,我真的求你了,匀我半车菜,我再加一成钱买,怎么样?”小胡须的中年人一把抓住了三轮车的车把。拦住即将出的老伯叔唉声恳求着。

    “大毛,我每三天卖你一车菜,要说按照现在的菜价你已经赚地够多的了,就不要再打这些菜的主意了。”老骆叔劝解着小胡须男人。

    “可钱谁会嫌弃多啊,再说了,现在正是青黄不接地时候,你们几个村的大棚反季节菜又种的好,销路自然就好;现在个个都把菜卖给政府的收购站去给那些当兵的吃,这菜价自然会往上涨。老骆叔,你看个个都响应政府号召把菜卖给收购站,多您这一车也不多。少您这一车也不少,您就多少匀点给我算了。”

    “大毛,你过来,靠进点。”

    “哎,我过来了。”

    “叭!!”地一个响亮地巴掌扇的小胡须男人眼冒金星两而轰鸣天旋地转。

    “这一巴掌是打醒你做人不要忘了本!!!”老骆叔的手指指着小胡须男人的鼻子大声训斥道:

    “你摸着自己的心口问问,三零年前我们村里缺地缺水什么都没有,每年都有饿死人淹死孩子省口粮地事生,三零年后政府那些戴着五星的人来到村里,不仅送来了种子还送来了几头耕牛和两个女学生教大家养猪种菜。现在大家能吃饱了,多种的菜可以赚钱过上好日子了,但是大伙都知道这些都是谁给的!!做人不要忘本!!!不说别的,那两个女学生在村里教大家技术时没少冷风里吹冻水里泡,现在有一个因为长期泡在冻水里腿脚都有些不利索了,她们的男人在前线打鬼子吃不上菜,就凭这一点,我老骆多种一颗菜就不会留着给你拿去赚钱!!大家都把多余的菜卖给政府是因为大家心里都还记得是谁对我们好!是谁带着我们吃饱穿暖有钱赚!!虽然我老骆家在村里还不富裕,但我更不想在我死后被人点着脊梁骨盖不上棺材板!!!!”

    说完老骆叔蹬上三轮车一溜烟地离开。只留下还捂着半边脸木着张嘴一脸茫然的小胡子男人。

    深夜,在四川的攀枝花厂矿区仍旧是灯火通明地明亮,新工厂工地上十数盏卤化太阳灯在消耗着能源的同时也在散出大量的光芒和热量。而在这些卤化太阳灯下,十几台车床、铣床正嗡嗡地就这么在露天下运行开动着,而在它们每一台的身旁,都有着这么一个穿着崭新工作服的操作员和一个老师傅还有另外的几个穿着同样崭新工作服的学生操作员正专心地看着机器的运转和操作员的操作。

    “机子转不要这么快,现在是慢进刀,转地太快反而浪费电,进刀不要太犹豫。多注意感受一下进刀轮上地手感。刀头碰到零件时的触碰感和反弹地感觉。”随着这名新车工第一缕金属丝被切割下来,周围围观的学生们都兴奋起来。而一直做着讲解的韦德顺蹲下身子在地上的金属丝中随便捡了两根上来举在学生们的眼前。

    “看到这根被切割下来的金属丝没有。前小中大后面小,这是明显地进刀过快过狠的表现,吃进切刀后为了追求度而加重了吃刀的力度,造成了吃刀过快过狠,导致零件胚子报废或者是次品、二级品。而我右手边的这根大家注意到没有,这根金属丝从头到尾都非常的均匀,这代表着这名车工有着足够的耐心加工着零件。你们大家都是新手,没有什么太多的经验,因此我要求你们不要一口气追求着产品的度和效率,我只要求你们保证你们的次品率降低在百分之五以内就算是优秀的学徒工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几名穿着新工作服的学徒们大声地回答着。

    “教你们一个小窍门,把你们切割出来地金属丝用你们手中的度量工具经常都度量几次,找到最匀称的那一条。回想一下你们当时进刀的度和力度,这样你们就能很快地明白遇到什么硬度的零件用着什么样的度和力度用最快地时间和最高的效率及最低的次品率生产加工出这个零件。”

    “谢谢韦总工!”学徒工们向马上要离开这台机器的韦德顺致敬。

    “不客气,大家继续努力。”和学徒工们告别后韦德顺走出只修了一个地基的厂区来到外面抽烟,在这里,他突然现有一个熟悉地身影正蹲坐在卤化太阳灯下面看着报纸。而自己突然站在他的前面也惊醒了沉迷与报纸内容中的这个学徒工。“怎么,不和大家一起在里面学习。反而跑到外面来看报纸偷懒?”

    “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在看个报纸,现在是我休息的时间,出来吃点东西,就顺便看一下新闻。”

    “哦,今天的新闻怎么样?”韦德顺指着他手中地报纸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生,无外乎就是对冯军座屠俘的讨论罢了。”

    “袁继贺。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想参军,但是你体检不合格所以你一直放不下这个梦想,我了解过你和你家人的过去。其实你当兵只是想报仇,但是有地时候,报仇可以用其他更好的方式方法来进行的!”

    “韦总工……”年青人有些诧异。这个韦总工一直一来是大家学习的楷模,而自己也尊敬他的为人和出色的技术,但他想不到,自己一个无名小子居然会让每日忙碌操劳的韦总工留意到自己家庭的故事。

    “虽然当兵能直接打鬼子,但你的身体素质并不符合西南军队地要求,这使得你一直很有芥蒂,但是你换个方向去想,在我们中国其他军队中只要没有身体缺陷的适龄青年报名就可以参军的情况下,为什么我们西南却需要使用更为严格的标准。不仅是身体素质上的,甚至还需要知识上的标准,这是为什么你知道吗?”

    年青人有些茫然不知。

    “这是因为我们西南自己生产出来的装备需要有着一定数理文化才能操控使用的军队,你看人家冯军座,虽然大家都看到他杀鬼子杀俘虏大快人心,但是有几个人会想到为什么他能这么爽快的大杀鬼子?”

    “我知道了,是我们西南军队地装备好!”年青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对,是我们西南军队的装备好,但你可知道。这些武器装备可都是我们西南自己自行研制生产出来的,机枪、大炮、装甲车、坦克、飞机等等,这些高科技技术武器哪一样不是需要象你们这样的工人在后面生产出来送到战士们的手中去杀鬼子的。”

    “韦总工,我明白了,您是要我安心学习安心工作,生产出最好的武器来支援前线的战士们打鬼子。”

    “对!!有了这些高素质的战士,更需要有着更有效率更好地武器来配合他们,好让他们更高效地杀鬼子。你可知道,冯军座他们用来抓鬼子地非杀伤性的特种气体弹是谁明地吗?就是一个化学工厂的工人在一次工作中无意地现。经过他和其他科研室的人深入研究后的产物。这说明了不管是在什么岗位上,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更好地为抗日做出自己最大的贡献。”

    “我明白了,韦总工,今后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恩,我相信你会做到的,因为你很聪明,而且不管是理论还是实践操作都是学员中很突出的一个,我之所以找你谈话就是想解开你的心结,别误了你未来美好的前程。”

    “谢谢韦总工。韦总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吧,只要不是涉及需要保密范围的,我都可以回答你。”

    “您以前真的和总指挥一起在草棚里支起第一台车床的吗?”年青人从自己的书夹中拿出一张报纸的剪图,这张图片上是当年韦德顺和段国学几个人在茅草棚中工作的记录照片,照片中,几个年青人正光着膀子组装着一台车床,身上的油污和汗水丝毫不能影响照片中的几个人专注地工作着。

    “是啊,是在草棚里完成的第一次组装第一台机器,那时候,比现在苦多了。”韦德顺看着照片上年青的自己,再环顾着四周昼夜加班赶工的工厂,那时候和现在有相同的地方,也有着不相同的地方。那时的条件比现在艰苦多了,几个人怄在草棚里,又不透风蚊虫又多,大家每次从草棚里走出来身上连内裤会被汗水给湿透;而现在虽然四周的厂房还正在建设,可十几台大型的工作风扇正在飞地旋转着给所有人降温。四周雪亮的卤化太阳灯也在提供着照明,而不像那时需要打着手电或者点着蜡烛照明。

    “我知道了,谢谢您,我去那边学习去了,再见韦总工!”年青人向韦德顺告辞后拎着自己的东西一路小跑地回到了自己学习的车床前。

    看着袁继贺这个年青人结开心结重新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工作中去,韦德顺开心的脸上却突然透出一丝的痛楚。

    “一转眼就二十年啊!这颗火热的心是没变,可我们这些人的身体却变得不再那么的……”韦德顺用手顶压住自己的胃部。常年劳累的工作和随意的饮食习惯造成了很多第一代的老工人们都患上了各种慢性疾病;公司虽然每年都提供着高医疗补助和医疗疗养期,但更多的老工人们都放弃了这种补助和疗养期,义无反顾地继续投入到各种建设生产工作中去。

    靠在休息凳上强制压住自己的胃部好一会,韦德顺终于忍过了胃部的抽痛,擦了一把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韦德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提着自己的东西再次走向轰鸣的工地上!

    “我这条命和我家人的好日子都是他给的,他的目标,我会付出我的所有去帮他完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