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三十章 城市攻坚

第一百三十章 城市攻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各位同志,现在日军已经缩进长沙城内,妄图利用城市的巷战顽抗到最后一秒钟,对于这些敌人,我们只有用手中的武器把它们送回地狱去,只有那里才是它们应该存在的地方。”

    “杀光鬼子!!夺回领土!!”此起彼伏的口号和呼喊声回荡在长沙城外,经过前期的战斗,日军外围的部队已全部清除歼灭干净,剩余的两个师团的残敌固守在长沙城内,妄图利用城市巷战给予西南军队最大的杀伤打击。

    为此,在清剿歼灭完城外的日军后,西南军队并没有急于直接开展攻城,而是在城外休整了三天,这三天内西南军队的高机动性再次得到了检验,各支部队在各种车辆的支持下快地到达了指定的攻击区域,并借助着运输车辆快地获得到了足够的给养和补充;而在这三天中,已经获得完全制空权的西南空军侦察机将整个长沙市区每一条街,每一个巷子都反复地侦察、拍摄了大量的照片,这些照片被送回指挥部加班大量赶印出来分到相应的攻击部队一线作战军官手中。同时各部队的侦察小队想方设法地渗透进入到市区内进行侦察,只是地面侦察由于日军在每一个街口都设置了狙击阵地,地面侦察的效果收效甚微。

    十日清晨五时十分,养足了精神并补充满弹药的西南各支部队在经过二十分钟的炮击后扫清了城外薄弱的武装防线,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出动四万步兵同时动攻击,一时间,整个长沙城上空枪声、炮火声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主旋律。

    由于是国内城市作战,各种过一百毫米以上的重炮便不利于在城市攻坚战中使用,这时候制空权就突显成为清除日军重火力的有效火力支援,俯冲轰炸机一次次地呼啸而至摧毁着日军暴露出来的每一个火炮阵地,扫射着每一个需要支援的街头阵地。

    “石头,前面是所学校,鬼子在街口摆上了沙包和机枪。防御的很密集和完善,要呼叫飞机吗?”黄毛蹲着身子,将手中的自动步枪下方装挂地榴弹枪射器上重新装填好弹药。经过紧急的增调,第六军步兵的建制总算是没有垮下,在补充了大量的新兵及预备役后第六军的步兵部队很快地被重新建立起来,这得宜于西南那庞大而又恐怖的预备兵役制度。每个十二岁以上地学生每年都必须接受过四个星期的军事训练,而十六岁以上的学生则需要再增加两个星期达到六个星期的训练,工人、农民,还有作为预备役中的第一选择的退伍兵也需要经受四个星期的军事基础训练,只是退伍兵受训强度相比其他人要更重一些;预备役中的第二选择——各基层民兵更是需要在非农忙时节就以村、乡为单位经常进行集体武装训练,这使得西南军队的后备兵员有着极大地可选择及补充率。

    “来不及了,大头,上房顶,用你的狙击枪干掉前面这条街的火力手。特别是狙击破坏那些武器。”新升任至班长地石继平观察了四周的地形后布着新命令。

    得到命令的大头陈开聪没有多说什么,二话不说掏出手枪和另外的一名新战士一脚踢开半掩着的木板门后冲了进去。

    趁着陈开聪还没有进入到战斗位置,石继平又观察了下前面的日军阵地。经过之前的交手,日军对西南军队所装备的武器有了一定的了解,防御公事修建地很有针对性,以前只垒一层沙包的地方都垒上了两层,而且沙包中还尽可能地装填上坚硬的花岗碎石,这使得沙包的防御性得到了极大的提高,15毫米狙击枪很难穿透这样的砂石防护掩体,而作为防御西南军队另外的一个单兵有效武器——榴弹枪,阻击阵地上在顶部修建了一层顶。从建筑结构上来看材料就是旁边被拆毁的民房所搭建的,采用木板和沙土地混合体修建的顶板虽然样式上极度难看,但是防御榴弹枪却很有效果,由于榴弹枪的爆炸威力不足,抛射的3毫米榴弹基本上只能造成很小的破坏,而将护顶的边缘修建的与沙包非常的接近并伸出一定的距离也造成榴弹枪很难打进窄窄地射击口,而在试射了两4o火箭弹后大家失望地看到鬼子地阻击阵地上并没有造成太大地损毁,而且其中攻击防护顶的火箭弹由于防护顶修建地倾斜角度很大直接弹飞了这枚火箭弹。

    “md,鬼子学习的挺快的嘛。这么快就找到我们的攻击死角。”石继平有些不甘心地说到。

    “都说实践是学习的最好老师了,鬼子都吃过这么多次亏了,再不学聪明点那就真没什么活法了,不如早点撒泡尿憋死自己算了。Tmd,距离有点远,大概有将近二百米,我的榴弹枪打到那里肯定需要抛射,那个伸出来的顶沿肯定会阻挡抛射的角度,如果能让我再靠近点就好了。”黄毛的话不知道是赞扬还是贬低。

    “班长。陈开聪说在房顶上也没办法射击。鬼子修建地顶盖阻挡住了视线!!”和陈开聪一起上房顶地战士推开窗大声地通知着陈开聪所遇到地难题。

    “md。小鬼子还真精!!通讯员。呼叫附近地飞机或者是坦克过来支援。”石继平见没招只好准备呼叫支援。

    “等等!石头哥!我有办法了!!”一直跟随在几个人身边地姑娘洪阿根突然开口说到。

    “什么办法?“刚才我进到房子里去。现有一些棉被和桌子。只要我们把桌子放倒。在上面铺上棉被再浇上水。中间覆盖点泥土或者是木板。我相信能抵挡地住鬼子地子弹穿透。”姑娘还是有些脸红地说出了自己地建议。

    “你有把握吗?”

    “不知道。但是我认为可以试一下。”

    “那好,我们就试一下,你们两个,过去跟姑娘制作这玩意。”

    很快,一个土制坦克便出现在大家的眼前;猫着身子将这玩意放出鬼子机枪所能射击到的地方,鬼子马上对着这个上面有着大大喜字地红色物体所吸引。一连串地子弹扑扑扑地打在浸湿的棉被上。

    “姑娘,你招挺多的嘛,有效!!”黄毛见子弹并没有击穿简易地防御物体后开心地说到。

    “嘿嘿,瞎弄出来的。”洪阿根有些害羞地挠着后脑勺。

    “甭管是不是瞎弄出来的,只要有效就是好办法。黄毛,轮到你了!打准点。注意安全。”石继平虽然心里很开心,但是他还是知道自己最先要做什么。

    “放心吧石头,能打死我地子弹还没造出来呢。”黄毛正正自己的头盔,一个翻滚来到了土制坦克的后面。

    黄毛还有洪阿根两个人**着土坦克向前挺进,鬼子现了这个向自己挪动挺进的怪东西后集中火力向着土坦克射击。

    “火力掩护!!!”由于鬼子的火力集中在了土坦克上,其他人所遭受的压力立即减少许多,石继平急忙让班里地战士急开火以压制对方的火力,一时间,鬼子的沙包还有土坦克成为了双方射击的焦点区域。

    而正当双方对射的不亦乐乎时。在旁边的一户店铺的木制墙板上一个拳头大小的小洞后面,一支狙击步枪正伸出一点点的枪管架靠在小洞上,而陈开聪透过六倍地光学瞄准镜将十字架的中心定在一名操作机枪疯狂射击的鬼子头上。

    轻轻扣动扳机。一直慢慢蓄力地扳机突破了压力的极限,屈服于外力而放出了一直阻拦着的催命针,点火、爆燃,受到塑化胶基射药的推动,六毫米的船型弹头沿着六条膛线赋予的旋转力及推动力飞出了枪管,每秒七百六十二米的初使得它迅地穿过饱含硝烟的空气后命中了它的目标,头骨很硬,子弹外层地黄铜都被撞击挤压得有些变形,但再硬也硬不过黄铜包裹着的钢芯。当头骨屈服于外力的冲击破碎放其进入体内时,六条膛线赋予的旋转力开始使子弹在里面翻转,释放出的冲击力使得子弹周围形成了一个空腔,而空腔的产生也同时使得头颅内的压力瞬间增加,变形的子弹继续翻转前进,利用剩余动能再次撞碎下一层头骨,而刚才产生的空腔使得颅内地压力也顺着这股力量爆而出,带着红白之物飞溅而出。

    在瞄准镜中看到自己的目标被打成了烂西瓜一样的脑袋,陈开聪突然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的爽。自己躲藏在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地方偷偷地打阴枪,在瞄准镜中享受着看到目标被击中后喷爆出血液和脑浆的过程让他产生了一种愉悦地快感。

    轻巧地推上下一枚子弹,其过程在紧密配合滑动的枪械机件下没有出任何撞击的声音,各个机件顺着陈开聪赋予的力量流畅地运作着完成,严丝紧密又不缺乏润滑地咬合既代表着枪械金属加工工艺地完美体现又尽可能地降低了零件间的碰撞所产生地磨损及声响。

    虽然这支狙击步枪是一支新枪,而且陈开聪也刚领到没多久,但陈开聪感觉这支狙击步枪就象已经认识配合了很久一样,双方第一次的接触便产生了不可分割的感觉。陈开聪喜欢这支狙击步枪简单、流畅的外型,舒适的握触感和贴腮再加上精准的命中率及轻巧流畅的机件都使得陈开聪深深地喜爱着这支狙击步枪;而狙击步枪也喜欢陈开聪轻柔巧动的推拉和精细的呵护。双方第一次的配合射击便爆出惊人的命中精度。“是阴大头。md,这小子是越来越喜欢打阴枪了。”石继平心里腹诽着陈开聪。但不管打什么枪,只要是能杀鬼子就是好枪。

    连续的三名机枪射手的阵亡使得这个街口的火力一下子弱了许多,而这时黄毛趁着这个机会迅地靠近到榴弹枪直射的距离,在姑娘的掩护下迅地向着窄窄的射击口射了一枚榴弹,之间这枚38毫米榴弹不偏不倚地穿过三十多厘米的射击口,爆炸的能量虽然不大但在狭小的空间内却得到了很好地挥,从里向外喷出大量爆炸产生的粉尘后这个阻击点便失去了声响。一击得手后石继平并没有急于带领战士们突进,而是在等黄毛再次向里面射了两枚枪榴弹后才起攻击,现在的鬼子很亡命,只要没死有机会都会反噬一口,面对这样的凶敌。小心再小心才是最重要的。

    “md,又来这种东西!!”穿过下一个街口,被一串子弹给压制回去的黄毛无比郁闷地说着。

    “叫支援,这样打效率太慢了!!”石继平也被这种缓慢地进程给勾起了脾气。

    “叫坦克?鬼子在各个街道上都设置了大量的障碍物,坦克进不来啊。”

    “那就呼叫空军。”

    在等通讯员背着箱式通讯器跟上来后,石继平叫通了负责协调攻击的通讯指挥中心。

    “老家!老家!我这是向南游子七十六号。我是向南游子七十六号,我们在老松路口遇见乌龟,请求破甲锥支援!请求破甲锥的支援!”

    “老家收到,向南游子七十六号,老家已经收到你们的请求,请稍微等待。”通讯指挥中心的协调员在地图上找到长沙南面的标注的目标后,立即呼叫空中的俯冲轰炸机;

    “鱼鸟八号,请立即飞往南区支援!”

    “鱼鸟八号收到,请地面人员标识攻击目标。”在空中一直盘旋等待攻击命令和目标地一架俯冲轰炸机脱离了编队向预定目标扑去。

    “向南游子七十六号。破甲锥已经向你方赶过去,请标注攻击目标。”

    “向南游子七十六号收到!向南游子七十六号收到!黄毛,还有你。你们两个立即向那个乌龟壳上射指示弹。”丢下通讯器的话筒,石继平急忙让人射指示弹。

    黄毛和另外一个装备榴弹枪的战士急忙褪下已装填好地弹药,重新换装上一种在弹头上涂有红、白、黄三种颜色环的榴弹。“噗”“噗”两声闷响,两枚榴弹成抛射状态在空中划过两道曲线落在了那个乌龟壳上;落在上面的榴弹没有强烈的爆炸,而是爆散四溅出大量的红色液体,四溅散开的红色液体立即出现在空中飞行员的眼中。

    “找到你了!!”飞行员在空中现了这个标识物,一推操纵杆压低机头,飞机开始向着目标俯冲。俯冲轰炸机的嘶鸣声很大,而在经过试验使用后战士们都很喜欢这种出怪叫声的飞机。因为他们觉得这种从远至近地怪叫声能给予敌军明显的心理冲击和压力,从在这种飞机攻击下存活下来的俘虏口中也证实了这一点,为此,飞机设计所的设计员特地在飞机的进气口处放置了一个声的啸口装置来增加产生更大的嘶鸣声。

    果然,在从远到近越来越大的嘶鸣声下,乌龟壳里的鬼子明显地慌乱起来,有些鬼子甚至想从里面爬出来,因为它们知道,这种嘶鸣声往往就是天照大婶地召唤声。乌龟壳里现在已经乱成了一团,连机枪都不再射击,各个都试图离开这个被锁定的死亡区,但是它们不射击并不代表着石继平他们不射击,一连串的子弹将试图逃离乌龟壳的鬼子打死在逃离的路上。

    终于,当嘶鸣声结束时,两枚二十五公斤的炸弹从机翼下放投掷出来,地心引力加上飞机俯冲赋予炸弹自身的势能,两枚炸弹轻易地穿透了鬼子构建的乌龟壳。四十公斤的炸药将十公斤地铁壳及大量地碎石、烟尘胁裹着可笑的乌龟壳飞上了天空。

    “挺有效果地啊……”黄毛看了一眼远去的俯冲轰炸机赞扬到。

    “是挺有效果的。继续前进,如果再碰到这种乌龟壳再呼叫它过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