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各方反应

第一百三十一章 各方反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长沙的攻坚战还没有结束,但在西南行政中心的平果县,政治上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西南的突然崛起使得很多人在措手不及和大跌眼镜后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突然崛起的势力,虽然在此之前,李、白二人一直作为西南的对外代表人,实际上很多人也把李、白二人当成了实际的掌权人而一直刻意忽视幕后的段国学,但这次的战役西南所展现出来的武力和实力让许多人感到害怕的同时也现李、白二人已经让出位置,要想和西南打交道就必须要认真面对走向台前的这位神秘的总指挥。

    对于这位总指挥,很多人只是凭借着上次见面会上的东西及接触对他有着这么一点了解,虽然那次见面会上他也解答了很多的问题,但是谁都知道,政治的这玩意,最不可信的就是政治家的这张嘴。

    因此许多人都打着各种明目和旗号来申请与其会晤,但是却被李德林和阳桂平等人用着滴水不漏的手段给挡了回去,要说这两人一直以来都是对外负责的主要政务人,不仅有着多年处理相关政务的经验,同时也有着段国学给予的授权,因此自从那一次的见面会后,这个神秘的总指挥就再一次地神秘地隐身了。

    不过隐身归隐身,但是西南的各种行政命令和军事命令都还是按以前那样子照常进行,就像这个总指挥并不存在一样高效而又高地运作着。

    对于段国学的隐身,最着急也是最为难过的就是丢下南京一路狂奔跑到广东,现在还顶着中国联合议会帽子的中国国民中央政府了,这西南中特别是广西,自从6荣庭一代起就一直自治不受中央政府的调度,好不容易6老头倒台了,但上来的新桂系大佬李德林、白建生也不是什么乖孩子,凭借着白建生带领下桂系广西兵的凶悍和李德林在政治上的敏锐嗅觉,桂系一直也过的有滋有味;而从27年开始,不知道是李、白二人的头被门板夹了还是被驴踢了。他们居然在过得风生水起地时候投靠了一个毫不知名的小县长?!虽然这个消息是三几年才公布传出来的,但是变化尺度之大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居然堂堂的一个广西督办投靠一个属下的县长?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要说想不通也不用去想,管他二人投靠的是驴子还是骡子,这不还是得要受国民联合议会地管制吗?虽然真正能让他们执行的东西很少。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表面上听从国民中央政府的。

    可这一次会战西南突然冒出来的实力让国大党的蒋总统一下子吃不下睡不着。为什么?现在国大党手中的地盘已经不多了,北边的地盘基本上已经是丢光了,剩下来的几个省份也是有着其他势力盘卧在那里;自己手中的地盘只剩下江西、福建及广东三个省份,要说现在得到了美国资金及武器上地支援,好歹也在江西赣州一带阻挡住了日军前进的脚步,但好死不死的,身边地广西突然那个小县长冒了出来,而且一下子就用着强大到极点的实力歼灭了日军的十个师团!

    十个师团啊!!这是什么概念?!徐州会战日军在动用了三个师团和中国三十多万人乒乒乓乓地打了两个多月也才是堪堪歼敌过万,而且自身损失过了十万人。战果是1:1o这个令人蒙羞的比例。而西南的那个小县长居然不声不响地武装了比日军还要强大的武力和军力,二话不说就把日军胖揍了一顿,十个师团愣是连壳带肉不吐渣地一口气全部吃下。这得有多少兵力和实力?!

    从派过去的六十七军送回来的报告上得知,西南军队乙种戍卫部队装备还是比较传统和大家熟悉的武器,这还能让蒋总统宽心了几天,大不了多卖点矿藏多收点税多去国际市场上买回来就是了;

    但是这种好日子没过几天,再从六十七军那传回来地报告就让他坐立不安食不能咽夜不能寐,新报告上说西南的主力军装备的都是些在国外根本没有见到过的先进武器!!

    得到这个消息地蒋总统再也坐不住了。每天就不断地来回在屋子里兜着圈子口里不断地用着“娘西匹”问候着手下军工业地那帮人。

    因为西南几省地工业实力蒋总统虽然不是完全知晓。但是也有着一定地了解。虽然并不能完全确认这些先进武器就是西南自行研制生产制造出来地。但是从各种分析上来看也**不离十地认定就是西南自行研制生产制造出来地。要说一个地方军阀拥有着这样地实力能让深知武力地大小就是权利地大小这句话内在含义地蒋总统安心吗?而且更好死不死地。现在中央军剩余地部队和力量都集中在了广东。而广东地旁边就是广西啊!!

    万一这个小县长哪一天心血来潮地想要自己头上这顶总统地帽子。自己给还是不给?!

    给?自己心有不甘。

    不给?人家连十个齐装满员武装到牙齿地日本师团都干掉了。就凭自己现在手中地这十来个拉壮丁凑人头拼起地军?还不说自己这十几个军1:1o地羞人战斗力了。而人家西南现在公布地战果数字比例是1o:1

    深感不安地蒋总统是一拨又一拨地派人到广西地平果县去想办法套出那个小县长地想法。可是人家直接玩隐身根本就不待见自己派过去地人。要不是自己3年在西安被张少帅阴了一手到现在还有着心理阴影。自己早就飞过去拉着那个小县长嘘寒问暖牵媒拉线了。

    正当蒋总统心烦意乱焦燥不安时,他那美丽的夫人走进了书房。

    “达令。还在为那事烦恼吗?”美丽的夫人永远体贴关心着自己的先生。

    “恩,心里乱的慌。”看到美丽的夫人,蒋总统强压住自己不安焦躁的情绪。

    “我知道西安的事让你心里一直不舒服,要不,我代替你去如何?要说其他人还真不适合,但我却有着足够的身份能让他显现身形。”夫人的话语让一直焦躁地蒋总统突然象进到了空调房里一样地清凉和舒适。

    “委屈你了,达令。”蒋总统这一生没做过什么太聪明令人称道的事,但是自己休掉前妻迎娶这位宋家小姐却一直是让他引以为傲的事;这位宋家三姐妹中的一个不仅有着丽质的外表。更有着出色的外交交际手段。前段时间地美援就是她带领着外交人员赶赴美国。在众议院下用着流利的英语阐述和劝动了各方议员获得到了及时而又宝贵的美援。有了她前去西南,相信会给自己带回来好消息的。

    而就当蒋总统在广州的某一处公馆里和自己美丽动人的妻子交谈时。在西北黄土高原的窑洞里,几个男人正为坐在简陋的炕上借着跳动的油灯商谈着。

    “各位同志这么看待这个西南军阀段国学?”一个手指被卷烟深深熏黄地中年人正吸着烟问着窑洞内的其他人。

    “从目前的情报和分析上来看。这个人根骨里还是爱国地,但是他的很多行为让人无法判断他的真实想法。”一个浓眉英气的人操着好听的江浙口音述说着自己的判断。

    “忠礼,我倒是认为这个人是一个绝对的阶级敌人,他不仅是个军阀,同时还是个大资本家和大地主,你看看他所做的一切,哪件事不是典型的军阀作风,哪件不是独裁**地体现?!”一个戴着眼镜,有些阴气的男人用着尖细的嗓音说着。尖细的声音似乎不受窑洞的欢迎,四下回荡反射在所有人的耳膜中。

    “不管他是不是军阀,是不是独裁。只要他是真心打日本驱逐外辱,那他就是民族的英雄和我们所争取的对象。”江浙口音的音量虽然不高,但是却充满着理智和睿智地分析及判断。

    “对头!这个段国学,不声不响地拉起了这么强大的人马,如果放任他这么折腾下去,我担心会被蒋光捞占到便宜啥子撒。”浓重的四川口音,坐在窑洞角落的一个人同样吸着卷烟喷吐着烟气和话语。

    “我认为这个人不仅拥有着明确的目的性,同时也具备着对其他势力的警惕性和高度的戒备心,我曾被组织派遣至广西工作过。那里的人对他个人和组织具有着相当地崇拜心和绝对地认同感,我们组织在那里开展的工作成效几乎为零!!”一个小个子男人抽出放在面前地卷烟点燃说到。

    “一个军阀,一个拥有着强大武装力量的军阀,一个拥有着野心和强大后盾支持的军阀,这个人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我很好奇,也很希望与他会面,这个人,不管他现在是军阀还是坐拥一方的土财主。这个人的思想和背景就非常的有趣。”开头说话的中年人见窑洞内的人开始争执起来,深知这种毫无意义的争执损耗着自己宝贵的时间,中年人似乎自言自语地终止了这种争论。

    “伟仁,你觉得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从武力上我们已经看出这个人的实力是我们无法抗争的,既然他扔出了绣球,我们也不能躲开这个绣球而让其他人先拔头筹,忠礼,你拟文个通电,告诉他们我们愿意与他们交涉谈判。同时你也准备一下过去谈判接触的人员。”

    “好的。我打算亲自去一趟。同时据说我们政治宣传部的斯月菲同志和喻柳柳同志曾经与他有过接触,我打算连同她们一起过去。”“好的。麻烦你了。”

    “不客气,我个人也对他非常的好奇和期待与他的会面。”

    在日本东京,日本军部主要官员和和政治官员正与日本天皇商讨着最近的惨败和对策。

    “诸君,十个师团的惨败,自从先皇维新以来,我们日本就没有经受如此的惨败。”天皇双眼通红,情绪低落地说着。

    “天皇陛下,请批准我们海军出击,我们海军是无敌的,不像6军这么无能!”一位穿着海军中将服的军官叩身请求到。

    “海军无敌?被别人击沉了近百艘船只,到目前连对方的毛都没碰到。这也能叫做无敌?”受到海军的白眼和奚落,6军的人也不甘示弱地纠出海军的痛脚。

    “你说什么?!?!”两边地相互攻击使得房内充斥着火药味。

    “够了!!现在是商讨如何对策,而不是看你们双方争吵打架。”一位老者呵斥着即将冲动暴走的将领。

    “天皇陛下,这个支那西南地方军阀突然的崛起使得我们损失惨重,现在6军已经惨败,而海军也遭受到了不明的攻击。我个人认为,我们暂时不能再轻挑战争,现在我们需要尽快地消化掉我们占领的土地,将这些土地上的各种资源开利用起来。至于这个西南政府,从前方传回来地报告上看,此人似乎缺乏政治纲领和明确的目标,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分化其在支那人心中刚刚建立起的形像。”

    “老师有何妙招?”

    “派出外交人员,承认其政府的合法地位。造成在舆论上的分裂,支那人好权,只要我们以官方正式的渠道途径认可其身份。我相信对权利的渴望会促成另一个皇帝的诞生。这样不仅可以打击他在支那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也可以试探出其态度和争取时间。”

    “先生,难道我们就要这样不声不响地向着一个支那地方军阀低头求欢?”这一次不管是6军还是海军军官都不干了。

    “难道你们认为还有能力和他作战吗?!”老人锐利地目光将各个军官们逼退回软垫上。

    “诸君,战争并不是日本崛起的唯一手段,如果有必要,只要那个段国学认可和支持日本的崛起,我们不介意在名誉上给他足够地尊敬和面子。一切手段,都需要为日本的强大崛起而服务!”

    “老师我明白了,既然这样。相,就拜托你们去办理这件事吧。”

    “嗨依!!请您放心!”

    在欧洲,德国的小胡子元正在阿尔卑斯山脚下渡过着一个清凉而又舒适的下午。

    “戈林,你说我们在远东所交的这个朋友似乎一直在不断地给我们惊喜啊。”放下手中的茶杯,元问着坐在自己前面的伙伴。

    “是的,我的元,从191年开始,这位远东地朋友就一直给我们各种各样的惊喜。从坦克的设计图纸到各种矿物资源,再到前几年交换的几款新武器。这位远东的朋友实在是另我好奇。”

    “是的,对于与日本的联盟我个人甚至感到是种耻辱和侮辱,他们只会在海边打鱼!而中国人并不能等同於靼鞑人和匈奴人,他们是特殊的人种,是有一些文明的人种。”

    “那么我地元,您觉得是否我们应该派人过去与这位朋友进行更进一步的交流合作呢?”戈林小心地建议着。

    “恩,非常的有必要,戈林,我认为派遣其他人前去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我认为只有你去才能体现出我们对他的尊重和合作的友好态度。要知道。从派遣过去的军事观察员紧急传回来的报告上看,这位远东的朋友不仅拥有着我们想象不到地实力。更有着我们想象不到地强大新式武器,这一切都使得我对他充满了好奇,我们德国正在走向复兴,要想获得到足够的生存空间就必须需要有着足够地武装力量,而这位朋友手中正好拥有着我们感兴趣的先进武器。”

    “那么我的元,我这就准备启程前往中国,去拜会访问一下这位老朋友。”

    “戈林,我亲爱的伙伴,作为一个帝国的第二政治领袖,你这样前去那里有些委屈你了。我们目前仅仅是在那里设置了一个领事馆。”

    “没有关系,为了帝国的崛起,我个人的荣辱不算什么!”戈林一个立正,手握权杖无比庄重地说到。

    “我的伙伴,这次你去那里不仅需要获得与中国老朋友更多的友谊,还需要获得他们先进的武器,我相信你也看过那些报告了,我们德国的复兴和崛起迫切地需要这些武器。我授权给你各种谈判权利,务必交换到这些武器的生产技术。”

    “是!我的元!”

    同样,在美国,罗斯福总统也正和自己的幕僚们商讨着同样的问题,虽身患残疾但意志坚强而又睿智的总统同样对段国学本人有着很浓厚的兴趣,同时也对西南一直以来用着高科技产品在美国赚取大量的资金后再用这些资金购买着各种生产设备的做法非常的好奇。

    虽然这样大量赚取资金产生巨大的贸易逆差是一种很可怕的行为,但是美国自从罗斯福总统32年执政以来,已经逐渐摆脱了经济大萧条所带来的各种影响,人民生活正在逐步恢复到大萧条前的水平,只有人民口袋中有钱才能购买的起这些充斥生活中的日用品和化妆品,同时西南在赚取到巨额利润之后并没有简单地将资金抽走,反而将这些资金大量购买着各种生产设备,这使得各个设备生产商赚了个盆满钵满,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因此从36年后,西南在美国的活动逐步公开化。

    对于这样的地方势力,美国到底是扶持还是打压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相同的一点就是,不仅是现在已知的几方,英国、法国、苏联等各国都在做着同样的打算,各方都纷纷准备派出具有足够身份份量的外交人员前往广西,西南的广西,几千年来一直贫困而不被人在意鄙视轻视的广西,第一次——受到了全球的注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