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其他用意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其他用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弱国无外交。这句名言从本质和根骨上道出了外交所需要的后台及实力,虽然目前西南并不是一个国家,仅仅是一个地方军阀势力,但是37年的7月,纷拥而至的各方外交人员将西南的各个高级宾馆挤满,西南商业部敏锐地觉商务旅游及会议旅游的高附加值收入。

    很多外交政务人员都是第一次来到西南的核心平果县;一到这里,所有人都被这里二十年的巨大展变化而震惊;宽阔干净的水泥马路,穿梭不息的车流,两旁在统一规划下整齐有致的房屋建筑,熙熙攘攘来往的人流,美丽的绿化带,还有那道路两旁立着的路灯,浓郁的商业气息,连成一片巨大的工业区,轰隆隆的机器轰鸣声,巨大的拖车将各种零件和半成品从众多的单一零件下游加工工厂运送至上游的总装生产线,一切都是在高效率低耗能高标准的要求下快地完成,这给所有带来强烈的视觉听觉还有思维上的震撼。

    就像生产一辆汽车,现在西南已经向很多的投资者开放了各种零件加工生产的权限和技术,这使得众多零件可以在单一的加工工厂中生产加工出来,上万个零件可以从近千个工厂中源源不断地被加工生产出来,再送到总装车间生产线中进行总装,这样不仅降低了生产成本,同时也极大地增加了产量,还可以增强整体工业水准的提升。单一专精的加工虽然使得下游工厂的利润降低,但却也变相在强迫提高他们的加工精度、加工工艺上的创新以求在产品品质上脱颖而出,在创新的加工工艺中降低成本。

    西南更让人惊奇的是工业展过程中对初、中、高级技术工人的培养。作为从后世过来的人,段国学深知高级技术工对整个工业技术体系产生地作用。只是在各个理工学校中培养出高级工程师是不够的,工程师们更多的只是把思想转化成图纸,而他们缺乏将图纸转化为零件的技能,更需要众多中、高级技术生产人员在生产过程中的高工艺和在一线生产过程中的实际监督能力。

    同样,在生产中机器是人来操控地,操作的人技术水平的高低直接可以影响到产品质量的好坏,次品率的高低增减。所有工厂业主都知道。一个高级技术工一天所能加工出来的零件是初级技术工的五倍,而次品率仅是初级技术工的十分之一。

    因此每年七月西南举行的各项技术工种大比武便成为了一项盛事,在这里,各个工厂地业主老板希望自己厂内的高级技术工人获得到好名次,要知道,在西南衡量一个工厂的水准有多高不仅仅是看你地设备有多好。中、高级技术工人的数量及获奖人数也是成为衡量的一个重要指标。

    而今年不同的是,今年比赛的规模不仅扩大了,而且还从仅在工厂、同行业之间的比赛扩大到全行业之间的比赛,甚至有着农业技能的比赛,更重要的是,从原先地仅有同行的观众直接公开在广场在所有观众的注视下比赛,而这种另类的比赛先吸引了大批的西南群众关注的同时也吸引住了前来磋商会晤的各势力代表前来观看。

    在大比武中,各式的技术人才展现着在工作中所锻炼出来的技术本能。这里地人个个身怀绝技,场上的比赛往往还没有结束。而场下的比赛就已经开始了,钳工比赛初赛中,由于很多人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所要求的精度和度进入了复赛。为了打多余的时间并展现自己的实力和给其他人压力,有几个人将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摘下放在钳工台上,在手表玻璃表壳上粘上一些润滑用的膏状黄油,挥舞着大号地钳工锤挥向手表表壳,用着钳工锤锤面将玻璃表壳上地黄油给一点点地粘走。

    这样私下比赛很具有观赏性,同时也是工人们私下的一种包含自信心和炫耀心地比赛,钳工锤落偏了,落高了沾不上黄油,落低了就会把玻璃表壳给砸坏。没有着在过十年以上的工作中上百万次出锤的锻炼根本控制不住这样高达毫米级的控制精度,同时没有着对自己手臂手腕灵活性和感觉的绝对信任根本无法做到这样的出锤。

    要说能达到这样的水准并不仅仅是为了好看,这代表着这些高级技术工人已经拥有着非常高的技术水平,仅这一个对出锤的锻炼就代表着他在堑功上的实力,他们甚至可以蒙上眼睛将一块厚十毫米的铁块堑出一条均匀透光的水平线出来,拥有着这样的水平意味代表着他们在生产中能更快、更好、更精确地生产出所需要的零件。

    这种私下比赛往往能让现场观众掀起震震的掌声,其实很多观众过来观看比赛就是冲着这些非加工零件的比赛,枯燥乏味的技术性比赛只是工业部的一项传统项目,但把工作中的技能带到日常生活中去完成一些看似平常的比赛却能让人更加津津乐道。象什么叉车开瓶盖。吊车吊针扎靶,从卓别林大师《摩登时代》电影中演化出来的旋螺丝退衣服,服装厂女工折衣服等等等等……有着太多的项目可以让工人们进行着既有娱乐性又有考验专业技能的项目比赛,就象邮电局毛阿狗他们的分拣比赛中,几个人和他一样在那如喷纸机一样快而又准确的分拣使得在观众面前呈现出一片雪花般纷飞舞片,场面不仅好看而且配合着大音箱播放出的音乐让人感到了工作生活中的另一种美丽。

    技能大比武进行了一周地时间。这一周地时间段国学也出现过几次。但都是在比赛后地颁奖仪式上匆匆露面后又神秘隐身消失。这使得原本对这种比赛不关注地一些人也纷纷到场观看比赛。为地就是期待着能尽快地与其会面落个先手。

    可是让人失望又鼓起期望地是。段国学在七天内虽然只出现了六次。但仅仅和东北少帅地人员有着不到五分钟地交谈。尽管就这五分钟。但是对于东北少帅派出来地人员来说已经完成了少帅交代地任务——获得到了两万支98式步枪和一百挺轻机枪及三百万子弹十万枚手榴弹地购买许可。

    东北少帅人马地成功刺激了众多对技能大比武不感兴趣地其他国内势力。他们每天守株待兔地等在各个比赛会场上。期盼着段国学地出现。但是对于一些代表来说。与苦哈哈们一起观看这种比赛实在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身份上地侮辱。

    象江浙、广东、上海、山东、山西等地地代表对这种苦哈哈们地比赛表示出极大地厌恶性和讥笑讽刺态度。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比赛是这些泥腿子、黑手蓝领人地自娱自乐。

    但也不是所有地人都对这种工作技能比赛嗤之以鼻地。国内地其他一些势力代表和国外地很多大使、特使都对这种比赛表现出了浓厚地兴趣和极大地关注度。不仅用着手中地相机、便携式胶片电影机频频拍下各种比赛场面。同时也利用着自己地身份与这些技能工人个人合影留念。这一切都落在了商统局地人眼中。

    当最后一项比赛结束后。老百姓们在散去回家地路上讨论着比赛中谁更厉害谁更出彩时。这些外交人员也在自己内部圈子里讨论着段国学安排这次比赛地用意和目地。

    “阁下,我认为我们可以利用我们所知道的这些技术工人的名单,渗透、腐化、拉拢、收买他们,这样不仅可以获得这些高技术水准的人才,同时也可以降低西南工业的技术实力,实在不行,我们甚至可以暗杀这些人!!”

    “对于你前面所说的我非常的认同。这些人所具备地技术水平是我们帝国所及其缺乏和需要的高级人才,能收为我用自然是最好不过,立即向情报处文。命令他们立即对名单上的人进行接触和拉拢,考虑到我们身份的特殊性,可以从他们的家人处着手这项工作的展开。”

    “嗨依!!”

    “夫人,我们已经邀请了部分这次比赛中的一些优胜者前来酒店与您就餐和见面。”

    “辛苦你了。”“夫人,我有所不知,为什么您这样高贵的身份需要和这些泥腿子和手工匠们屈尊会面。”

    “唉……你有所不知,这些人虽然地位低下,但却是我们现在最缺乏的高级人才,有着这样地人才。达令也不会为手中缺乏武器弹药而烦恼了。”

    “原来如此,小人愚钝,差点误了夫人和总统的大事。”

    “算了,你先去安排这些人的邀请事宜吧,虽然我们现在过的不怎么样,但是毕竟我们还有着国母和总统授权的身份,相信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这样的接见是一种无尚的荣光和难得的好事,他们会感兴趣同意的。”

    “小人这就去办。一定不负夫人所望。”

    “还有,接见地场面弄好点,别太丢了总统地面子。”

    “是,一定照办。”

    “斯部长,喻副部长,我记得你们曾经来过这里。”

    “是的,将近二十年了,再一次回到这里,这里已经变化得我们都无法相信眼前地实事。要知道。这一片楼房和厂区的景色前,是一片荒凉和杂草丛生的荒地。这才二十年不到。真不感相信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我去他们的展展览馆了解过,他们给出了很多投资者许多优惠的条件,例如减税、优先修建起交通、水电等基础设施完善的工业区来吸引着投资者投资,并且保护投资者正当的合法权益,这使得很多投资者对这里的投资环境和生产环境非常的满意,这才促使着有众多的人愿意前来投资置业。”

    “可这不是典型的资本主义行为吗?这是在**裸地盘剥工人们的剩余价值!!!”

    “可你看到这些劳工们有着怨言和不满吗?我们随意接触的劳工中都对他们目前的待遇和处境非常的满意,我了解过,这里地人清楚地认识能者多劳,多劳多得的道理。每个人都拼命地追求增加自己的劳动技能创造出更多属于自己的财富,我也和他们说过集体制和公有制,可他们就凭借着创造与回报不成正比的论点让我哑口无言。看来这里的人经过这二十年地展建设对着劳动思想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思维观和社会观,他们认同生产中的强者并膜拜追赶着这些强者,鄙视那些靠着滥竽充数混日子磨洋工的懒惰者。”

    “可是就这样凭借着物质的奖励来刺激促进生产力。又怎么能和我们用着思想精神武器武装的工人阶级相比?!”

    “不,他们的理论很实际也很具有直观性,他们不断地塑造这些优秀劳动着的精神形像,同时也切实地落实这些优秀劳动者的高收入所得,我接触过地那些优秀劳动者,他们的收入可以接近一个工厂分管的厂长甚至是大于厂长地收入。而且他们鼓励创新,鼓励开拓研究进取,用着直观的经济物质手段刺激着所有人自动自觉地努力工作。”

    “难道那些资本家就不希望剥削出最大的剩余价值?放任自己的员工拿走收入利润?!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这些只会靠吸血而生的寄生虫会有着这样的好心肠?!”

    “刚开始我也很难相信,但是在我详细了解了他们的体制和法律制度后我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些资本家能容忍放高额的工资和奖金福利。因为他们先用着十多年的摸索和实践过程中不断解决各种问题后具备了健全地法律制度,用着法律制度来约束资本家不过度地剥削压榨工人们的剩余价值,同时也保证着工人和资本家的各种利益的获取,虽然我还不是完全能了解其中的关系,但是至少我明白他们已经处在了一个双方都能认可的一种利益平衡的水平线上。而且对于矛盾的产生和化解他们都拥有着自己协调处理的有效手段。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他们因为鼓励创新不断缩小生产成本和追求新产品新技术地开,使得他们的产品站在了利润的上游。就是这样高额的利润上游收入,使得他们有着足够的资金和物质奖励进行更深入的技术研究和产品研究,良性的循环造就了资本家清楚的认识到鼓励员工开和创新以获得更大更多的利润收入这种投入产出地必要循环过程。”

    “因此这个段国学和他地下属。我们绝对不能轻视,他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只会明产品和有着我们眼红实力地武装军阀,他更拥有着解决社会生产矛盾和利益分配矛盾甚至是刺激生产力矛盾的丰富经验实干家!!!”

    “戈林先生,我对西南拥有着这么多高级产业工人感到非常的吃惊,同时也震惊于他们工作中远远过我们德国人的热情和比我们德国人更严格更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作风。”

    “副官,我同样与你有着相同的感受。虽然我在来之前就已经和我的元达成了同样的共识,但真正来到这里我才现,中国人的那句百闻不如一见的真正含义,如果不是我亲眼见到。我也绝对不能相信这些东西。但是我们的中国老朋友的确是太神秘有着太多的惊喜给我们了,如果不是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惊喜,相信我们会向那些日本渔夫还有英国约翰牛甚至是美国人那样嘴巴脱臼的表现。”

    “是的,戈林先生,特别是那几个英国约翰牛,一直不断地左右摇着头说着这是不可能的!和我的上帝!这几句反复而又没营养的话。美国人的反应比较正常,不断地询问和对西南所出现的农业、商业和民用新产品报以非常浓厚的兴趣。”

    “这很正常,英国约翰牛最先进行了工业革命,并且一直走在世界的最前面。虽然现在开始受到其他国家的追赶和自身实力的下降所影响,但几百年的高傲是不会从他们骨子里轻易消失的。而美国是个自由商业的国家,他们有着高度地务实性和对金钱利益本能的追逐感,自然会对任何新事物产生利益上的联想和追逐。但是副官,你还看出这个段国学安排这一次比赛活动给我们看的用意吗?”

    “其他用意?对不起,我没看出什么其他的用意。”

    “这就是我现在对这个段国学更感兴趣的原因了。前段时间地战役让我们大家都看到了西南军事上的实力,但是这一次的技能大比武就是他在变相地告诉着我们和其他人——西南的工业实力基础。”

    “对!!我就是要透露一些工业实力给他们看!!!”段国学脱下颁奖的礼服,一边换穿上便装一边回答着身边的几位大佬提出的疑问。

    “军事上的东西他们都会从各种渠道中得到一些消息。我相信这些并不全面的消息和数据就会引起他们足够地兴趣了。但是作为我们工业上的实力。这个实力不是公布我们拥有多少工厂、多少矿藏、多少产值能说明的,况且这些数据大多数都是需要保密地;因此我就直接给他们看我们西南有着多少高技术的产业工人。而且这个数字也是不准确的,没看这次比赛中出现了多少高级技工,更何况还有更多的中级技工没有前来参赛。从一些明面认可的数据在从虚虚实实中联想出来的东西要比给他们一连串的数据更能让他们信服和认可。”

    “但是这样也会暴露出我们这些高级技工的身份,对他们今后的工作生活带来麻烦。我担心会有人策动他们……”孙立达已经年近六旬,但是仍然奋战在一线上。

    “没关系,其实只要是有心人就可以从工业部和各个工厂地优秀员工龙虎榜上收集到这方面的资料,在我们以高生产力为荣的西南,这些公开的秘密是保不住的。而且现在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到这方面了,我们蒋总统的夫人就已经开始邀请我们的优秀员工会面和共进晚餐。但是我根本就不用担心,因为我们西南的优秀员工深知他们现在的高收入福利待遇是谁给地,而且现在中国的道德观念还是非常重。背叛之事没有着绝对的利益还是不会去做,而我们西南的各个工厂老板已经给出了足够的利益,还有我们也要相信这些工人不仅在西南已经扎了根落了户,同时他们在学校时期起就已经接受了忠诚和信仰的教育。”

    “但是刺杀呢?我们已经注意到有日本的情报机构人员开始在试探和接触调查这些员工!”

    “刺杀?有着明显足够的诱饵才能将各种大鱼吊上来,商统安全局的那帮人天天厶在机密资料室旁边早就腻味了,出来透透气多在大环境下锻炼锻炼才能更好地为今后地情报工作做准备。”

    “原来总指挥是有着这样的安排……”

    “虚虚实实,我不仅给他们看了我们西南一些明面上地东西,我也要给他们知道一些可以给他们知道的一些暗地里的东西。看到国内的一些势力派来的人了吗?他们根本不屑于观看比赛,因为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我们所展现出来的这些高级技术人才代表着我们西南整体工业实力水平的一种暗示。既然他们看不懂。也就代表着他们根本就不具备着长远的战略眼光和合作的前提条件。而这种暗示倒是外国代表看懂了,因为毕竟他们也是有着自己的工业,他们能感受得到一个国家势力拥有着大量的高级技术产业工人意味着什么“怪不得德国还有美国的代表团对我们的技能比赛表现出相当浓厚的兴趣和态度。”

    “有着这么多的高级技术产业工人就代表着我们西南在机械、冶金、矿产、化工等等各行各业上拥有着什么样的水平,一个高级工人通常是身后还有几百名中级技工的追赶,而一名中级技工同样是近千名的初级技工的越对象,这个比例是公开的,只有头脑不笨,就可以大概地计算出我们工业的总体产能。”

    “但是我知道,还有很多高级技术工人这一次并没有参加比赛。”

    “那当然。这些可都是在秘密单位里的骨干,他们已经拥有着足够的名誉和收入了。”

    “那如果有一天,这样的高级技工达到一个可怕的数字,你将要做什么呢?”最后问话的是段国学未来的老婆。

    “嘿嘿,给我一千万这样高级技术产业工人,我可以凭借着手中的科技组建一支宇宙舰队到火星上抢地盘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