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战争血液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战争血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艘悬挂着美国国旗的油轮正缓缓地靠向码头,这艘命名为“月亮”号的一万六千吨大型油轮从193o年起就被西南设在美国的公司所收购,从美国或者是从澳大利亚运送着石油来到西南的钦州港进行卸载。

    船长威尔是一位年过五旬的老船长,当初因为大萧条时自己所购买的股票将自己下半生养老的钱全赔进去了,眼看着自己一生的心血都化成了乌有让这个风里来浪里去大半生的老人几乎崩溃。不过好在现在的这个公司在自己决定准备自杀了却残生时找到了自己,自己也重新地走上了工作岗位,经过几年的航行,船长又找回到了自己未来的希望。

    加入新公司的老船长驾驶着油轮往返与几个港口,从美国或者是澳大利亚的某个港口处装满原油,再驶往中国的北部湾的某个港口进行卸载。这艘满载排水量一万六千吨的月亮号油轮是1929年初才下水的新船,只是刚刚完成了几次航行后便遇上了金融大萧条时期,各行业都极具地萎缩,航运业也是如此,大量的航运公司由于没有足够的收入而破产,月亮号的船主也因为两年前对市场的美好前景而蒙蔽,贷款建造了这艘油轮,只是没想到连成本都没收回来就只能低价转卖了出去。

    老船长知道,现在很多的船只虽然还是悬挂着美国的国旗和在一些美国公司的名义下在太平洋上航行着,但从这些船只上出现黄皮肤黑头黑眼睛的中国人身影中老船长已经感觉到这些船只的真正东家绝对不是美国人。

    不过不管东家是不是美国人,这并不妨碍老船长从他们手中领取和以前一样的薪水,至于薪水到底是谁,老船长已经感觉无所谓了,关键是这些人能让自己渡过目前的危机和看到未来的希望。

    “韦,等会靠岸后你负责油料的转卸,我到岸上去走走,几个月没来,我感觉我自己的胃又开始怀念岸上聚福楼的美味了。”老船长向自己地二副说着。这几年这艘船上来了不少的中国人,老船长从刚开始的轻视再到接触后的认同逐渐转变了一些态度,不过不管态度是不是真心的转变,但他自己却诚恳地承认自己的胃已经爱上了中国餐馆里地美食。

    “好的船长。”二副的皮肤被海上的阳光晒的有些黝黑,但乌黑的眼睛闪烁出自信的光芒。

    当输油管被套上管口,压力泵开始向码头后面半埋式油库输送着石油时。几个西南海关人员走上月亮号油轮。

    “辛苦了,你们这一来可缓解了我们现在油库的紧张。”来到驾驶室,一个海关人员微笑着向二副伸出了自己的手。“不客气,现在国内很缺油吗?”与来客相互握手时二副有些惊异地问到。

    “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们码头的油库基本上都是空的。你也知道前段时间和日本人打仗,很多船只为了避免受到损失就中止了前来送货和送油,现在码头上地仓库还有堆放原料的场地全空了,更不用说那些暂存油库了,这些地方的东西早就被里面的工厂给拉空。”

    “原来如此。这次我们还是运来了一万五千吨的石油,这些我想可以缓解部分压力。”

    “恩。一万五千吨。是够缓解很大压力了。不过你们过来时没遇到什么麻烦吗?”

    “没有。我想是因为我们地船只悬挂地是美国地国旗吧。毕竟虽然这艘船是公司地。但注册国籍还是美国地。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这一趟我们是从澳大利亚那边过来地。到南海后我就感觉有些怪怪地。好像总有什么在跟着我们。”

    “哦。我想应该是潜艇。我们自己地潜艇在帮你们护航呢。”

    “是这样啊。如果可以。请你转告他们。我们谢谢他们地护航。”

    “不客气,我会向海军部门转告你的感谢的,请在这上面签字。”海关人员递过来一份入关清单。“好的。”二副在看过清单上的内容后在确认栏中签下了自己地名字。

    而在西南的四川盆地,几台刚修建好的油井正开始不断地上下起伏地从地下抽取着黑色宝藏,在这几口油井的旁边,有着更多的钻机正将钻杆突入地表中去,它们要再一次钻透到黑色粘液才能停止它们的探寻。

    离钻机不远的简易工棚里。几个满身油污的人正换班回到了自己的简陋地蜗居里,而在蜗居简易地墙壁上,悬挂着一条“大干快干巧干,用最快的度完成油田建设!”地横幅。

    “老王,你们吃过饭了没有,后勤处的人送来了半头猪,食堂今天可是加了菜。”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探头说到。

    “等会再去,这不身上又是油又是汗的,不洗个澡哪有心情吃啊!”炎热的天气又在太阳底下露天工作一整天。再加上穿着厚实的工作服。每个人身上都粘乎乎地难受,而且还散着一股汗酸味。

    几个人端着脸盆来到工地上的水管边。脱下衣服就穿着条短裤开始相互用着胶皮管向身体上浇水,反正施工队里没女人,几个老爷们也不怕自己走*光。

    “哎,你们说今天的加菜,食堂的老王会怎么**这半头猪?”一个年轻人贪婪地用着胶皮管给自己淋着水降温。

    “我想吃红烧肉,最好是特别肥的那种。”另一个年轻人说的时候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只可惜他舔到了嘴唇外面的香皂泡沫,尝到异味的他急忙又吐了几口唾沫。

    “我觉得老王做扣肉比较好,以前在桂林那边的时候配上那里的荔浦芋头,那叫一个香。”

    “但是现在这里没荔浦芋头,我觉得粉蒸肉更好吃,而且更下饭,你说呢老王。”

    “我看只要是有肉吃就已经很不错了,你们这帮小子,不知道我们以前搞野外作业的时候连吃青菜都困难。更别说肉了,能抓到耗子都让人兴奋。”几个人中头有些花白的中年人笑骂着几个年轻人。

    可就在几人正讨论着今天的加菜会被食堂地老王做成红烧肉呢还是粉蒸肉时,从钻井台那里传出了不正常的轰鸣声,同时凄厉的哨子声也随之响起,几个人一听到声音脸色都变了。

    “cao!!!出事了,操家伙!!”

    几个人扔下脸盆连衣服也不穿就这么穿着短裤跑了过去。甚至连身上的香皂泡沫都没有冲掉。

    冲到施工工地上,现场的工作人员正紧张地操控着机器,现在有着说不出的紧张气氛。

    “怎么回事?!”那个头有些花白,被称为老王地中年人纠过一个人大声地询问着这里的情况。

    “张工,地下压力突然增大,我们估计是钻到了一个隐藏层,现在机器正在给加压,但是压力还是不足,马上就要生溢流了!!”这个人看到是钻队中的老王工程师后立即汇报了目前的情况。

    “md。溢流后就要井喷了!!!”作为资深的钻井工人,老王深知井喷将意味着什么,井喷往往会携带着有毒气体和着火。会给环境和人员带来巨大的危害和伤亡。

    老王扔下这这人跑到钻机台,旁边的动机由于事故的紧急而被开到最大的马力,嘶鸣地吼叫声刺激着所有人的耳膜同时也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老王来到显示两个压力地压力表处,两个压力表在不断相互挤压着对方的读数。

    “老王,压力机顶不住了,准备封井吧!!”听到警报声后,钻井队的副队长也第一时间地赶到了井架前指挥。

    “不行!就这么封井损失太大了!!”老王一口回绝了副队长的建议,由于中国的地质结构特殊,每一口油井的开钻难度和成本都很大。老王不想让这宝贵的财产就这么流失。

    “准备所有的灰浆,用最快的度往泥浆坑里倒准备高密度地泥浆加压!!你们两个,等旁边的压力机一到立刻开动增压!!”在仔细地检查和判断出压力的态势后,老王迅地拿出了抢救方案。

    得到命令后现场的很多人跑到泥浆坑旁,将存放在旁边的灰浆粉包用牙齿、用手、用石头、用刀划开或者是破开,一袋接一袋地往用来调制泥浆的泥浆坑里倒去。

    “灰浆混合的度太慢了!!!!”众人倒灰浆的度很快,但灰浆在泥浆坑中混合的度太慢,老王见状后二话不说拿起身边地一件衣服便跳进了泥浆坑中,用手中的衣服、用自己的身体做着原始的搅拌机。

    见到老王如此。更多的人跳进了泥浆坑中,学着老王同样用着身体加快搅拌混合着泥浆。

    当增援的压力机和更多的人赶到时密度更高的泥浆也在老王和其他人的人体搅拌机下加形成了,有了足够地物资资源,终于显示地面压力地压力表再一次地压制住了地下压力表的指针。

    而当老王他们被拉上来时,几个人浑身上下都被灰浆覆盖地严严实实,这种灰浆在与水混合时会放出热量,对人体皮肤有一定的灼伤性,几个人浑身不自觉地在颤抖,轻轻地退开一点泥浆。可以看到裸露出来的皮肤被灼伤的红红的。而老王由于刚才在洗澡只穿了一条短裤,谁都知道只穿了一条短裤跳进这样的地方意味着什么。没有多废话几个人被迅地送往最近的医院进行紧急救治。

    石油,这个地下蕴藏的液体黄金,从人类的工业文明展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开始逐渐地显现出它的巨大价值,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大战之后,人类文明上的很多此战争都是围绕着它所展开的,而埋藏着世界6o以上石油的中东地区,荒漠下的巨大宝藏也使得这里充满了纷争和战争。

    而对于刚刚打过一场战役的西南来说,石油就是战争的血液这个词汇第一次让所有地高级军事主官清晰地意识到这个既是宝藏也是魔鬼的东西对西南未来的展起到什么样的重要性。

    因为之前的训练对各种车辆、各种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战斗机、运输机、轰炸机、舰只等一切消耗油料的装备都采取了小规模使用,保密性使用地原则,这使得油料的消耗被尽可能地缩减下来。而缺乏了大型集中的各兵种合成演练也使得战役初期产生了一些不必要的错误。

    但是随着战役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车辆、坦克、装甲车、飞机、运输机等耗油大户们解封投入战场,蚂蚁搬家式的油料消耗便成为了一个可怕的数字,这个数字不仅让兼管后勤的黄林感到揪心,也使得其他主官能直观地感到石油地宝贵。如果没有油料,他们就不能得到坦克和装甲车的支援和掩护。不能及时地得到飞机的空中支援,得不到后勤车辆及时运输上来地弹药。

    虽然西南的军队并不是不能脱离这些耗油武器就不能打仗,只是习惯了这种机械化部队和在空军支援下的高效率战斗,又有谁愿意再拿着手拉拴动步枪去和鬼子们练对挑呢?这就好比一个人乘坐惯了小轿车,习惯了轿车的度和平稳的舒适性,突然让你去坐一步三晃的驴车,你受的了吗?

    西南的四省虽然拥有着很多矿藏资源,但是唯独缺少战争的血液石油。在百色地那块油气田早在193o年时起就已经开始不能满足西南军、民各方的需求了,不过当时好在美国陷入了大萧条时期。西南趁机在其中收购了大量的物资,其中也包括了石油,内产外购再加上贵州、云南的几处小油田的建设开也足够于西南的使用消耗和存留出多余的进行储备。

    只是这一次战役的消耗量实在是有些大。大到让所有人都有些吃惊,所有参战单位所消耗掉将近六年的储备地四分之一,这个巨大的数字将所有高级主官们震的是目瞪口呆,因此对于所有的战争物资来说,西南目前将石油列为了第一战略储备的物资资源,加快自己的开采量和从国外购买的数量。

    可中国国内虽然也有油田,但绝大多数都是集中在中国北方和中国西北,南方的油气田少的可怜,四川盆地油田虽然是响当当地在后世地教科书上显示着。但是四川油田产地最多的不是石油,是占据国内一半产量地天然气。

    况且四川是从193o年后才纳入西南的势力范围的,光是进行拉网式的勘探就花去了两年的时间,更何况还要建设起相应的炼油厂和炼化厂也是需要时间的。

    “派遣专机,将几位英雄给接到平果这边来,派遣最好的医生和护士进行救治,这些人所做的事情,不亚于前线战士们的英雄事迹。”段国学将矿业部部长潘定水的申请报告一签递回给他,对于英雄。段国学从不吝啬于物质奖励和精神奖励。

    “这个是对于地质队前期工作中对地质情况调查不详细的处罚报告,因为地质队的前期工作不细致,导致了几位钻井队的英雄受伤,地质队请求处分。”潘定水又递上来了一份文件。

    段国学接过文件后略微扫了一遍后便递回给潘定水。

    “处罚就不用这么重了,毕竟地质队的工作任务也很重,对任何情况也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完全掌握,出现不可预知的疏忽也是可以理解的,这点钻井队的人也表示能理解,你们内部处理就可以了。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这样会给地质队的工作带来压力。”

    “可是我总觉得心里难受,我能想象得出王工现在所要忍受的痛苦。那滋味绝对不好受!”潘定水深知被全身灼伤是多么的痛苦,被灼伤的皮肤任何的触碰都是非常的痛痒,象王工这样的全身灼伤,不管是站着还是趴着还是躺着都是一种非常痛苦的事情。

    “我知道你心中的这种难受,这样吧,对于地质队的处罚仅做书面批评,让负责这一地区的地质队探望一下王工,从直观上让所有的人感受到自己工作责任的重要性,这样不仅能让你心里好过点,也能让地质队的人得到一次很好的教育和体会。”段国学并不想打击地质队的工作热情,因为对于科学未知领域的探索,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完全理解和掌握。

    “好的。”潘定水带着深深的歉疚离开了段国学的办公室,对于这个也已经是而立多年的人来说,强烈的责任心也是他能成为西南行政机构中要员的一个因素。

    “石油啊,石油!如果你不是那么的迷人,我想这个世界上的战争会少很多。”段国学半躺在大班椅上,看着墙壁上悬挂着的世界地图轻轻地说着。

    段国学也知道自己的很多行为和举止并不是一个很合格的政客,但段国学自己也在学习,前世自己只是一名三流大学里的学生,毕业后走入社会摸爬滚打了几年。来到这个时代这个地方后,段国学知道自己没有什么王八气,也没有什么出色的言谈举止,没有高尚的人格魅力,因此段国学只能慢慢地利用手中的资源慢慢地积攒着自己的实力,用着另外的一种方式方法去构件自己心中的梦想。

    ps:一沐不是专业的地质队员,对于钻井的描写只能凭借着手中的资料和想象进行描写挥,如有不对之处请谅解。

    再有,向在冰天雪地中跳下泥浆坑中的铁人王进喜英雄致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