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人心所向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人心所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八月末的一天下午,太阳毒辣的灼烤着大地,村口的大树下,一群还未到读书年龄的孩子们没有去水塘边戏水,也没有摘草帽到山间去嬉戏,而是眼巴巴地坐在大树下正在翘以盼地盯着村口的小路。

    这条小路是村里响应号召村里集体在冬休的时候一起出工铺建的,为的是能更好的将村里的收成给运送出去,现在村里有这么几户已经购买上了三轮车或者是28寸重型载重单车,而原先的马车牛车也可以更加舒坦地将东西来往运输。孩子们并不知道修这条路的故事,但是孩子却知道每隔三个月,就会有着三个人蹬着三轮车来到村里,展开一块大白布,在夜晚时会在白布上投放出色彩斑斓的世界。

    终于,在知了知鸣了不知道多久后,当一辆三轮车顺着村子的土路转出路口的那个块巨石出现时,孩子们爆出惊天动地的欢鸣声。

    在孩子们七嘴八舌的簇拥和跟随下,三轮车来到了村口那一块空旷的晒谷坪上。

    “大叔,今天还看大海吗?”一个年岁略大的孩子问着摘下草帽扇风的年轻人。

    “小朋友,如果你去帮我找到你们村长,我就第一个告诉你今天晚上看什么?”坐在三轮车旁边的另外一个中年人对这个小朋友回应着。

    “那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村长。”撂下话小家伙立刻跑了出去,可没跑几步路就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大喊着:“千万等我,我一定第一个找到村长。”

    “周哥……”蹬三轮的年轻人有些不明就以。

    “很简单,这些小孩子好奇心很重,但是也可以依靠他们来帮助我们寻找到村委,这样我们能省很多事,你第一次出来,经验不丰富,这种事还是让这些孩子们去做最好。还有,等会注意一下零碎的东西,特别是设备不要给这些小家伙们乱碰。”年老的老周介绍着自己的经验。

    “哦,好的。”年轻人虽然似乎有些理解,但又似乎有些不理解。

    “再告诉你一条,现在村里很多人家都富裕了。养狗的人也变多了,我们是生人,我可不想满村乱窜找人时被狗咬。”

    “原来是这样。”年轻人恍然大悟。

    果然。没过多久。几个中年壮汉来到了晒谷坪。

    “老周。几个月不见。身体如何啊?!!”走在前面地一个头上同样带着草帽卷着裤腿赤着脚地人上来就是一阵拥抱。

    “还好!还好!来。这位是这个村地村长。老李。这个是我们县电影大队新来地工作人员。小孙。”

    “你好。”小孙一一与老周介绍地几个人相互握手问候。

    “怎么。老周。你又带新人。一年前带地那两个新人呢?”二十年地经营。现在西南很多地村都已经换上了经过本地学校培养出来地村干部。这些村干部不仅更富有朝气。同时由于在学校中受到过一定地教育。这给西南在进行乡村工作时带来很大地便利。

    “刚打完仗,很多电影队没有结婚的年轻人被调到新地方去工作了。”

    “哦,原来是这样。”

    “大叔!大叔!你还没有告诉我今天看什么呢?!”刚才跑去找村长老李的那个孩子开始提醒着对方要履行着自己的诺言。

    “哦,谢谢你啊。今天不看大海,今天看打仗。”

    “呜噢!!!今天看打仗!!!”男孩子们一听就炸了窝,纷纷寻找着道具去玩打仗游戏去了,他们知道,看会动会出声音的东西要等天黑后才能看得到,因此他们还有时间去折腾一下。

    “今天要放打仗的东西?”老周有些诧异,因为这些年来,平时放的最多的是电影开始前地一部农业教学片,再有就是西南政府对各种政策和各地建设的一些介绍。但关于战争介绍的也就仅仅是几部民兵建设地宣传片。

    “对,上面大量放了胶片,今天放的就是前两个月和东洋鬼子打仗的东西。”老周拍拍还捆绑在三轮车上的设备。

    “那好吧,你们先忙,我家地里还有些活要干,梯子什么的你都知道找谁要的,缺什么你就找旁边的人家借,傍晚我叫人送饭过来,晚上我们再喝上半斤。”

    “好的。你先去忙吧。”

    目送走老李。老周带着新人小孙来到晒谷坪周围的几家人家里,家里有老人在。老周很熟络地和老人打着招呼,而老人也用着茶水招呼着二人。这种茶是村里人用树皮和地草煮地,茶水很清凉,而且入口有些甘甜,没喝过这种土制茶水的小孙一口气喝下了三大碗才过足了干渴和初次体验的瘾。

    在借出梯子和桌子凳子这些东西后,两人抗着借来的东西走回了晒谷坪。卸下三轮车上的装备,小孙在老周的帮助和指挥下将这些设备一一给搭建起来,而最难挂的电影布则在两个村民的帮助下才挂上。

    将投影设备安置稳定,接好声音转换器和声音设备,在三轮车里最重也是最大个压车底的设备——电机并没有被卸下来,而是随着三轮车被推向了晒谷坪地外面,这个将要出噪音的东西如果不是电线长度的原因,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去吧。

    太阳落山后,天色并没有立即黑下来,经验丰富的老周告诉着只有进到九月后,电影的放映时间才能提前到下午的七点半左右,而到了十月初,由于是二季稻收割的时候,放电影的时间还要推迟甚至是中止。

    趁着这个时间,两人最后调试了一下设备,以确保等会的放映效果和成功,顺便也测试了一下新电机地噪音对电影声音地干扰,不过看老周的表情上小孙感觉老周很满意这种新电机。

    “你是新来地不知道,以前的那种电机不仅巨大,而且噪音也大;以前来放电影的人数有四个人两部车,其中地一部车就只拉电机和长长的电线,而且是改装过的双人踩的那种。就是你在县里看到那种有两个蹬位的那种三轮车,蹬那玩意真Tmd是件苦差事;这个好,又轻声音又小,而且又省油,以前拉油也要拉不少出来才够后面用。”老周拍打着只有8o5o6o厘米的电机赞许地说到。

    调测设备前村长老李让自己家地老人做了简单的饭菜送了过来,饭菜真的很简单。也就是放置在竹篓里的一些糯米饭和装着酸萝卜酸豆角酸笋和咸菜的一个瓷碗。

    第一次见到这些东西的小孙有些不知道如何吃这东西,只见老周很熟练地将竹篓中的那碗酸菜和咸菜取出放置在反相放置的竹篓盖上,将用随身携带的铝制水壶里地水洗过的手伸进竹篓里纠出一坨糯米出来后用筷子和手指摊平,再将酸萝卜酸豆角酸笋给按他的口味喜好摊在糯米里,左手一攥紧糯米,一个简单地手抓酸菜糯米团便出现在他手上。

    小孙学模学样地做了一个酸菜糯米团,放入口中吃了一口,可能是酸菜放的太多了,入口的糯米感觉有些偏酸。

    “这是这里当地人白天进地头出工的午餐。别小看这些糯米,这些糯米煮熟后在他们特殊的保存下可以一个星期不变质,你也看到这些竹篓了。这样的携带很方便。看到这周围的山了没有,他们出工种田经常需要走很远,有些甚至需要走一两个小时才能到地头,早晨出去后中午是不会回家吃饭的,所以这东西就成为了他们在田间地头吃饭的最好方式。”老孙一边吃着一边解释着这种独特地饮食方式。

    “很新鲜,但是我觉得很爽口。”小孙再吃几口后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口味,兴致勃勃地再次纠出了一团糯米开始制作第二个糯米饭团。

    “你现在看到的糯米是白色的,如果遇到逢年过节,例如象清明、端午、重阳、中秋和他们本民族的特定节日。象山神、盘王、祭祝这些节日时,他们会用山上的一些不同植物一起煮这些糯米,这样糯米就会有着红、黄、绿、紫、蓝、黑这些不同的颜色,搀合在一起就是五色饭或者是七色饭,那时候还会配上他们腌制的酸肉和用米粉、米浆腌制的腊肉,到时候你就会品尝到不同地特色饭菜。”

    “真的吗?”小孙已经明显地被挑起了兴趣。

    “如果你在这里待上两年,你就会体会到我所说的这些东西,当然还有更多的特色体验暂时还没办法告诉你,等着吧。有些东西我在这里待了十几年也才是见到一、两次而已。”

    “嗯!!”

    天色终于黑了下来,当小板凳坐满晒谷坪时老周和小孙两人按照惯例先播放了三十分钟的一部农业科教片,然后再放映出这次的重头戏——湖南战役中的一些剪辑片段。

    “面对着如此残暴的入侵者,全中国人民应该团结起来共同抵抗外国人再次的欺压,西南人民更需要团结起来,农民种好田让前线地战士能吃饱,工人兄弟们加快工作生产出更多地产品支援前线…………”

    电影的前半部分是讲述了日本入侵后地一些令人指的各种暴行,当然为了保证儿童看后的心理冲击承受力,很多东西已经被弱化了;但就是这么一点东西也使得所有的人看后怒冲冠。义愤填膺。群情激奋。

    而同样的内容也在军队中播放着,只是相比民众的反应。军队内的反应有着两种不同的反应。

    一种是新兵,新兵们的表现多是和普通老百姓民众一样,但是有所不同的是情绪更加激昂,口号声此起彼伏,很多人誓要将日本军队赶出中国的大地上。

    而与新兵的激动相比,老兵们就很稳重和冷静了,在西南,特别是在军队和工厂里,空喊着口号已经不再能让这些人心潮澎湃,他们更注重强者,更注重自身的实力,因为如果喊喊口号就能将日本打败,收复失地振兴中国,那么这些人早就各个放下武器去学习狮吼功,到时候只要狮吼功一出,日本也不用打了,列强们也会乖乖地吐出以前在中国身上的得利,世界各国都来抱中国的大腿,地球也太平了。但是——这可能吗?

    实力,一切都需要真正的实力来说话,就象湖南战役时期在西南的潜艇攻击下,日本的航运业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虽然真正被击沉的并不多,但是对民营船运业产生的心理恐惧效应却非常之大,很多船主把将广东、福建一带的水域称做为死亡海域,特别是台湾海峡更是魔鬼海域,在此被击沉的船只占总数的一半;由于恐惧未知的袭击,很多船员船主在航行时救生衣随时穿在身上,提心吊胆地四下张望,紧张兮兮地航行在海面上,更多的是想尽办法推脱这种令人神经崩溃的出航。

    为此日本国内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粮食运不进来导致粮食价格增长,物资原料减少导致各工厂产能不足,各行各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而日本海军又无法有着任何措施来保护自己的海运业,最后在各方的压力下,日本派出专人于西南协商,达成了一项没有任何文字内容的协议相互默许:日本海军不攻击向西南运送物资的轮船,西南也不攻击日本的海轮。

    这种私底下的默许得到了相互的认同,日本暂时的收敛是为了蓄积实力和找到有效的解决潜艇攻击的办法,而段国学也需要时间从海外获得各种资源特别是石油,这种私下的协定成为了不是办法的办法。

    相信实力就是话语权的这些老兵更多的是观看电影最后部分的各嘉奖单位,这部分是军队单位观看时的特别胶片,看他们是如何获得到嘉奖,军人重英雄,也有着不服输的劲,他们内部之间都在相互比拼着,努力成为军中的翘楚,兵中之王。

    而且军队中还有一项宣传内容是对新兵们效忠对象的洗脑宣传。这是必须的,西南的枪口要对着不仅有着日本鬼子,也会有其他国内的势力,枪不需要太多的思想,只要无条件的服从。

    西南的宣传建设起步很早,从刚开始的躲躲藏藏到与6荣廷撕破脸皮后的公开明朗,再到后面大张旗鼓地在各地进行补充性和引导性的宣传,目地就是让西南的百姓群众知道这些落入他们自己口袋里的利益和好处是谁给的。

    工农业由于比较直观的体会使得西南新政很受百姓欢迎,西南新政的好在落入自己家中满仓的粮食,收进自己口袋里的钞票这些实际的收入和利益下得到无限的放大,而西南新政一些不好的地方也在这些一片欢呼声中在民众心中得到无限的缩小,这就是这个时代特有的社会矛盾,老百姓只要能生存、能有一口饭吃,能攒得下粮食和金钱,谁能给他们这样的生活他们支持谁!而宣传单位也告诉他们,引导他们,如果谁要来掠夺自己现在的粮食和幸福生活时要怎么办——跟着西南政府一起反对打倒谁!!

    ps:那段关于糯米饭的吃法是一沐在柳州三江、融水、贵州黔东从江县几地o3年自己一个人徒步三百公里时的见闻,很怀念那段独自孤独行走在山麓河流间的疯狂时光。

    再有,农村双抢(抢收抢种)的时间就要过去了,公司马上要组织新一轮下乡放电影促销业务活动,更新可能会出现不稳定和不定时,一沐只能尽量保证一天一更不断更。谢谢大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