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五十章 黑日末日

第一百五十章 黑日末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夜晚十点十五分,傍晚降落在蒙古扎尔加兰图的运输机其中的一架预备领航机带领着另外一架飞机在降落后卸下机身内的油料品后再次飞向天空向南飞去,按照计划,它们将在四川的机场降落后装填满燃料和内容物后再次准时地起飞向着扎尔加兰图临时飞机基地。

    这种大型运输机整个西南只有五架,而且是刚刚经过试用验证的大型运输机,头批试验生产的六架中有一架已经拿去做疲劳破坏性试验而损毁,这种从头到脚都庞大的运输机看上去就让人感到畏惧。

    这种飞机的研并不仅仅是为了这次特种部队远袭而设计的,只是段国学提出要研制储备大型运输机的先期科技战略研究;在研究初始就是按照作战半径过3ooo公里的远距离要求设计,而且还需要能在简易的临时机场降落,四台动机的运输机光机身自重就过26吨,装满燃油和货物后起飞重量可以高达6吨;为此,每个主起落架上的机轮都过了十组以确保飞机降落时的冲击力不那么过大。

    第二天凌晨三点二十一分,从西南四川机场起飞的两架运输机再次返回降落在扎尔加兰图的临时机场,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休整和注满携带而来的燃油后,凌晨五点,四架飞机先后起飞,编队飞往一千多公里外的哈尔滨。“大孙,你们那里得手没有?”张忠华通过通讯器询问着仍在搜索病菌资料和菌苗的中队长。

    “还差点。我还需要三十分钟。”耳机中传来对方很干脆地回答。

    “我们这边任务已经结束,现在正在对设施内部进行拍照存证。需要我们增援吗?”负责攻击试验区和营救实验人体的攻击中队汇报着他们这边的进展。

    “不需要了,实验区的土质如何?”张忠华询问着情况。

    “不是很理想,距离有些短,而且有一段土质太松软,无法承受飞机的降落。”

    “那好,改第二套撤离方案。大孙,你们现在只有十五分钟。”由于撤离方案有变,只有压缩搜索时间来争取撤离时间。

    “明白!”大孙也深知计划不如变化快的道理,面对一大堆的资料和宝贵的证据。大孙也只有舍弃和放弃。

    “所有第一中队的队员注意,加快搜索进度。”张忠华向着自己中队的队员下达着加命令。

    “队长。这几个呢?”一名队员示意着几名被抓地目标身后地女性和孩子及几个老鬼。

    “这些人是目标们地亲属吗?”

    “有些不是。多数是高级慰安妇。”“那就毙了。飞机带不下这么多累赘。”

    几声低沉地枪响后。几名主要目标和有利用价值地目标亲属被带到了两辆卡车边扔上卡车。没办法。因为各个捆地就像个粽子一样。而且还拼命地挣扎反抗。干脆直接打昏了扔上去来到快捷。

    战士们将整个营区所能弄到地车辆集中在了一起。不过即使731部队在怎么受到军部地重视。这里地车辆也不过就是十来辆卡车和两辆轿车。

    三十分钟后。其它两个中队也从其它地方向赶到了汇集点。不过让张忠华有些意外地被准备当作实验品地人有些多。居然有着三百多人。这让张忠华有些意外。

    “这些人先上车,大孙,你们带着收集到的资料证据还有伤员负责一起赶到第二降落区,记住动作要快!!”

    “明白!!”

    “一队和三队地其它的队员跟我跑步前进!!”虽然乘坐卡车更快捷更省力。但是让这些在看押处里这些平民跟随行动反而会滞后撤离的度。

    在731部队和哈尔滨市相通的一条公路上,十几辆卡车正最后的夜色中打着车灯行使着,这是日军派出来的增援部队,虽然在电台中暂时迷惑住了日军高层,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日军都是傻子,对方该派出来地部队还是会派遣过来。况且日本关东军第七三一部队,是日本军国主义准备细菌战的特种部队。在战略上占有重要地位。日军所谓的“小小的哈尔滨。大大的平房”,在某种意义上正说明了这一点。就其规模来说。实属世界上最大的细菌工厂。就其地位来说,它归属日本6军省、日军参谋本部和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双重领导。可见731部队的份量之重。

    只是这支重中之重地部队所研究地东西实在太让人心惊肉跳,以至于该研究中心附近不敢设置太多的兵力进行保护,生怕哪天万一一个不小心让里面地病菌跑出来这么一些……那乐子可就大了。因此只派遣了少量的部队驻扎在里面进行着警卫工作,而更多地部队是驻扎在十几公里的外围,因此这中间的空隙也就成为了暗影部队此次攻击的跳板。

    “来的挺快的嘛……”一个趴在公路边的战士看着从远到近车灯光柱和听着越来越清晰的动机噪音轻声说到。

    “有车当然快,而且如果它们真不来,我们不就白来一场了?”他身边的另一个战士拍拍手中的4o火箭筒说到。

    “嘿嘿,准备战斗吧,至少这一次不是空手而归。”前面的那个战士将手中的撕裂II式机枪打开保险轻轻地上膛待,由于任务的不同,攻击部队需要精准的武器,而这边负责阻击增援日军部队则在精准武器外还需要高射的压制性武器进行屠宰。

    当车队进入到伏击阵地后,两枚4o火箭弹带着白烟和火焰向着第一辆和最后一辆卡车飞去。八十多米地距离使得卡车没有足够的躲避时间,两枚火箭弹准确地命中目标车辆,轰然的爆炸声和火光瞬间将两辆卡车吞没;而与此同时,机枪和自动步枪还有38毫米榴弹枪也开始向这些车辆倾泻着金属弹丸。

    “呲呲呲呲呲呲……”操控撕裂II式机枪的战士一个长达十秒的连续射击,高的射使得他所瞄准的第二辆卡车在射击中布满了弹洞,而帆布所掩罩着的车厢里在钢芯被甲穿心弹的威力下很快便没有了鸟语喊叫的动静,而其它两挺撕裂II式机枪也没比它差,高地射喷射出的子弹木制车激溅起大量的血花和飞屑。

    十六辆卡车上的日军士兵甚至还没有多少跳车便被这种无差别地饱和射击给送上回去寻找天照大婶寻找答案的黄泉道上。

    这次的狙击增援部队目的就是给负责攻击731部队的战友们争取时间,爆炸声、撕裂油布般的密集机枪声,喊叫声通过空气向四周传去。只要不是聋子,谁都听到了这里出激烈的战斗声。

    突然的阻击使得战斗进行的异常顺利和快,高效地武器和战士们精准的射击没有给被伏击的日军任何机会,六十多人负责在这里的狙击。平均一辆卡车要经受4个人的攻击,在这样使用自动火力的饱和射击下日军几乎没有什么抵抗便一一被屠,绝大部分士兵连车都没来得及跳下便在车内被四周所射来地子弹打死在车内。

    “动作要加快了!!”张忠华也听到了几公里外那比爆豆还要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催促着众人加快着度。

    负责携带证据和菌苗样品及伤员被解救人员的十几辆车被塞的满满的,装载证据和菌苗及伤员的车还算好,空间比较大,而且伤员不多,就四个在此次攻击中受伤失去战斗力的队员,虽然有一个是重伤员。但在强效地药品初步救治下情况倒也稳定。

    而其他装载被解救人员地车就被挤的满满地,日本的卡车较小,而且动机功率也不大,但是好在路况较好,起步慢慢加后倒也跟地上前面的车辆。

    车辆开到预定的第二撤离区——几公里外的一片空旷土地上,这片土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修缮过。预计是以前最初的飞机坪,但是可能考虑到731就在附近的原因最终还是放弃了这里改到哈尔滨市西郊修建了新的机场,而留下了这一片空旷的土地。

    “你们,全部下车,清理这里的所有杂物清出跑道!!!我们要转飞机撤离!!”车辆到达目的地后,一个战士指挥着被解救人员跳下车辆清理已经长出写杂草的跑道。

    “不要,什么飞机我不相信。我们可以继续坐着车跑。你们这是要丢下我们不管自己逃跑!!”一个面色比较红润,穿着比其他被解救者要好很多的人说大声到。听到他的话,正准备下车的人有些犹豫。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伎俩。你们……”

    “叭”地一声枪响终止了他的煽动,只见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胸口那不住向外流血的洞口,身子慢慢软下。

    “听着,我没空跟你们解释太多,我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跟着干的能活,不干的我们同样会打死他!!现在全部给我下车!!!”战士的话语很有震慑力,还在卡车上犹豫的人慌忙跳下车来,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刚才的那具尸体已经很明白地告诉所有人,在这些人面前——顺者昌逆者亡。

    刚才那个战士的话并不是单纯的警告,如果这些人不合作同样会遭到射杀,因为这些人看到了暗影部队队员、战斗过程和一些武器装备,留给日军就会被日军审问,套取他们对这些人的全部回忆,从装备、动作、体貌特征等一切点点滴滴,因此对于这些会危及泄露一些秘密的人,杀掉是必须地。这就是他们已经注定了的命运。

    这些人跳下车在一些战士的带领下清除着跑道上的石头、较大的灌草这些阻碍起落的障碍物,而原先装载着他们的车辆继续沿着公路向不远处的无人机指挥所和负责狙击增援的小队开去接运他们。

    而在此同时,哈尔滨西郊的飞机场五公里外,几所平民所居住地简易房间外,从昨天晚上时,这几间房间就被十来个人不断地从地下室里搬运出一个个用着标准钢筋和铁皮制作出来的铁架子,这些铁架子很简陋,甚至很粗糙,但是这并不妨碍着它们可以随意地放置在各种地形上。从屋子里不断地将这些铁架给放好,这些人甚至连门板、床板、桌子这些只要是有一定平面宽度的家什给搬出来。用着铁丝、石块、木条等各种手段方式方法将这些物体给以同样倾斜角度设置好。

    在将这些简易的不能再简易地射架设置安装好后,大部分人开始从地窖里向这些简易的射架上搬运着一枚枚1o7毫米火箭炮炮弹,而剩余的几个人则拿出已经准备好的电线开始分配连接着一个个的射平台。并用着一个极轻便的卡尺式瞄准具,利用着上面的距离和方位刻度。把它卡在火箭弹壳体上那一条与火箭弹飞行方向一致的白色标线对齐,最原始的“三点一线”精确瞄准,这样就可以在简易射时保证实射击精度。

    这些人**了足足三个小时才将所有地东西给准备齐全,而就在他们将所有火箭炮准备好后天色也刚刚微明。

    六时三十分,第一枚1o7毫米火箭弹被简易的射控制器所引燃动机,涡轮旋转动机使得火箭弹在射时会产生一定的旋转,这种旋转能保证着火箭弹在飞行中的稳定性和射击精度。

    与此同时,在哈尔滨飞机场几公里外的另外两个地方,同时也升腾同样的火焰。持续不断升腾地火箭弹一枚枚飞向天空,划过一道道美丽的轨迹后降落在飞机场上,22o枚火箭弹18公斤的弹体自重中那7.68公斤的塑化胶基炸药撕裂着弹体胁裹着一切飞向四周,带来破坏和毁灭的旋风。

    “md,放了这么大的烟花,真Tnd过瘾!!娃儿。还有孩子他娘,你们都看到了吗?”房屋的主人,也是一名情报机构激活地原百衣帮地帮众老人看着这样灿烂的焰火后开心地笑着,身边是几个微微隆起地土包。

    “老人家,该撤了!!”旁边一名渗透进来的暗影部队战士准备背起老人撤离。

    “走?走哪去……”老人地言语有些让战士们吃惊。

    “我老了,走不动了,我和养父母在这里生活了五十多年。这里早就已经扎下了我的根了。你们走吧,留下下炸药。我帮你们把这些东西给清理干净,也好为我那被鬼子活活打死的儿子和媳妇多讨回点本钱。”老人指着眼前地上摆放着的各种简易的射架。眼睛却死死地看着远处不断爆炸、起火的飞机场。

    战士们没有多废话,只是向着老人行敬个军礼后留下一些炸药快地离开。

    “动作快一点,飞机马上就要来了!!”张忠华有些着急,因为运输机所需要的跑道距离有些长,这让工作量有些大,即使是有着三百多人加入进来参与这项工作也有些显得进度缓慢。

    “大队长,我们回来了。”去接在道路上狙击增援日军的战士们跳下卡车报道。

    “回来就好,留下什么东西没有?”

    “除了要留下来的炸药礼物之外,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战士很自信地回答着。

    “那好,去那边帮忙吧。”

    “是!!!”

    终于,上午六点五十分,天空中出现四个黑色的黑点,这些黑点在众人的眼中迅地变大,同时隐约地也传来动机的轰鸣声。

    两名战士登上一辆卡车,一直没有熄火的卡车开始启动,沿着被清理出来地跑道一路狂飙。而车厢后的战士每间隔三十米便丢下一个染色弹,染色弹爆裂出大量的红色液体一路形成了一条红色的起降指示线。

    三架运输机很快地便注意到地面上指示的起降线,第一架飞机没有多余的动作,甚至连盘旋都不需要便直接对准了指示线滑去,体现出驾驶员那精湛的驾驶技术。

    “兄弟,就看你的了,一定要成功啊!!”张忠华看着由于不断降低高度而变的越来越大的运输机心理期待着。

    “高度3oo,度22o。”运输机副驾驶通报着飞机最新地飞行数据。

    “度降至18o,放起落架。”机长沉着地操控着巨大的飞机,他很相信这种外表巨大的运输机能完成这次任务。因为这种运输机有着四台最新式的涡轮螺桨动机,动机地尾流吹过副翼、襟翼、方向舵和升降舵,可使飞机失度减小到137千米/小时。空机起飞时,起飞滑跑距离可缩短到37o米。着6滑跑距离缩短到4oo米。

    “高度2oo,起落架还没放完!”副驾驶继续通告着飞机的状态,由于飞机的机轮太大太多,使得收放度比较缓慢。

    “放心,等到5o米的时候就会放完的。”机长无比自信地说着,眼睛紧紧地盯着跑道上的那条指示红线。

    就和机长所说的那样,飞机在离地面五十多米高的时候巨大的起落架完全伸出,巨大地飞机在机长的操控下轻巧地先在地面上蹭了一下减缓着冲击力,然后再次举重若轻地降落在土质跑道上。

    “呜呼!!!”见飞机轻巧地降落成功。所有人欢呼起来。而战士们虽然也很高兴但是却也不忘记自己各自手中的工作。

    当第一架运输机成功地降落后沿着跑道迅地减滑行到跑道的另一头调转机身,而这时第二架运输机也开始着6滑行,它将在这边的另一块平地上完成转身。

    “按计划上飞机。”张忠华指示着将搜集到的资料、证据、样品、还有伤员、部分战士和五十多名被解救地平民从机尾登机。

    而在第三架运输机在十五分钟后降落滑行时,第一架运输机已经完成了各自物品和人员的登机。在第三架运输机滑行完跑道后第一架着6的运输机那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涡轮螺桨动机再次出巨大的轰鸣声,强烈的气流引动着飞机开始进入到跑道开始滑行起飞。

    “撤离的队员将多余地弹药留下!”张忠华地命令让这些被解救的平民有些感动,因为剩下来地两架运输机装载下剩余的平民便已经很拥挤了。他们正寻思着这些当兵地会不会打死他们以腾空飞机上的位置。而这个当头的一句话让这些人的心放回到了肚子里,看来他们不打算抛弃自己;随同这两架飞机撤离的战士向飞机下的战友们扔去一个个弹匣和其他武器弹药。

    “三号撤离方案!你们先走!!”张忠华知道,这些平民虽然作用并不大,但是西南扔需要他们出面作证日军731部队的暴行,毕竟这些人是在这里面生活了一段时间,口传耳听眼目睹了很多事情。面对如此的情况,只有启动第三套撤离方案来保证这些人的存活。撤离的战士多是些技术性较强的战士。他们懂得操纵各种机械和设备。但是相比留下来的人,他们的战斗技能是在这些兵王里面较差的。

    运输机一架架地离开地面再次向天空中爬升而去。由于哈尔滨的飞机场遭受到了火箭弹的打击,跑道、机库、飞机、油库、宿舍等设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哈尔滨飞机场短时期内是不能再使用的了,因此这几架运输机可以有着足够的时间来爬升至足够的高度躲避攻击,再说了,这附近除了哈尔滨机场外还真没其他的机场。

    张忠华看着离去的三架运输机,通过地面上的背负型通讯器向天空中一直盘旋的第四架运输机传出一个新的指令——毁灭黑日。

    下达完命令后张忠华带着留下来的战士乘上各种车辆撤离此地,他们先要去接应汇合袭击飞机场地兄弟。然后在到下一个预定的地方等待着运输机的再次到来,虽然这期间可能会有各种战斗,但是战士们相信没碰上算日军走运,一旦碰上和这些兵王们面对面的交手,留下来的这肆佰多人也会让所有的日军部队吃尽苦头。

    一直在天空中盘旋的运输机接到张忠华的命令后开始降低高度,飞抵731部队平房区时运输机从机身扔出了三个巨大的物体,这三个物体借助着降落伞的缓冲降落在731部队地几个核心区。

    当这三个每个重达五吨的物体碰撞到地面时有一声轻微的爆炸声响,物体随之破裂开来,向着四周散着大量的气体,三分钟后。这些比空气略重地气体充斥着核心区的大部分建筑物,而这时,第二次爆炸引爆了这些比空气略重的气体,从塑化胶基炸药转换生产出的云爆弹在湖南战役的试用后再次体现了它那变态到极致的威力。而这次由于每个云爆弹重达5吨,威力比第一次试用时要更加明显和威力巨大,高达6ooo度的高温烧毁着一切,巨大的冲击波甚至让几公里外的运输机都晃动不止。

    在这架运输机上,乘坐着一位年逾6o多地老者,他就是第一代的暗影部队创建者——李柱子,刚才的三个云爆弹就是他按下投掷的按钮,他这次前来有两个任务,也是这架飞机的两个预定任务。第一个是在顺利攻击撤离后摧毁731部队的大本营,第二个预定任务就是如果任务失败,这架飞机也将投掷巨型云爆弹,只不过要摧毁毁灭地是暗影部队的成员。如果需要执行第二个任务,老人绝对不会让其他的人来完成这项工作,暗影是他和段国学一手建立起来的。即使要毁灭,也要他自己亲手去送这些孩子们上路。

    不过柱子很欣慰,因为这些好儿郎们再次证明着他们的实力,虽然他们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返回西南大本营,但是柱子很相信这些战士们的实力。不管是单兵作战技术还是装备的各种武器装备,他们都有着足够让人信任地地方,相信他们能迅地脱离日军地包围。只要让他们进入到东边广阔的丛林中去。那里就是他们地天下!!

    就和柱子所预计的那样,张忠华带领着队伍一路狂奔。在乘车开出几公里后预上来前来追击负责袭击哈尔滨机场地那三十几名战士。

    追击的鬼子有些多,居然达到了上千名日军。不过让张忠华感到宽心的是这些战士没有人受伤,因为现在撤离的路上最怕受伤,这样会拖延撤离的度。

    “打!!”张忠华一声令下,战士们快而又精准的射击迎头通打了一阵追击的鬼子让它们猝不及防地躺下了一百多,而且这些鬼子并没有死,张忠华是命令往腿上打的,这一百多被打伤腿脚的鬼子因为疼痛出凄厉的呼喊声,而即使是有着足够的硬气咬牙不出声也会被时不时再次打在伤腿上的子弹再次出哀号声。

    这种二次打击很有效,一百多鬼子真正死的没有几个,但是摆在日军军官面前的有两条很难的抉择,继续追击?有些困难,对面的人枪法打的不仅特准而且还不浪费子弹,心理素质极佳,特别是一个照面下来连对方张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就折损了一百多号,再来这么两次怎么打?而且现在还需要分出兵力对这些伤兵进行救治,一加一减三百多兵力就没了。

    终于,负责追击的日军军官终于再次派出小规模的兵力向前追击,只是这一百多鬼子冲到刚才开枪的地方时没有受到任何的打击,这让负责追击的日军军官看到了一丝的希望,这时示弱的表现,可是这种喜悦的希望刚刚升起不久,两枚被引爆的阔刀II型定向扇面地雷不仅放倒了十来名士兵,也让所有追击者们失去了追击的**,谁都不希望在追击的过程中,踩到绊到什么东西将自己炸死炸伤。

    就这样,日军失去了最好的机会使得张忠华带领着队伍迅地脱离了战场,走进了茫茫的深山老林中去。

    ps:八一建军节,七千字奉上。天啊!!累死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