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民族歧视

第一百五十一章 民族歧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十天后,按照第三撤离计划的暗影部队所有队员随同在蒙古扎尔加兰图临时机场的建设工作人员一同乘坐运输机分批次撤离回到四川的某秘密基地;和之前的所有人一样,飞机一停在停机坪上就围上来了穿着密实防化服的消毒部队进行人员、装备的彻底消毒,这种消毒仅仅只是初期的,这些人还需要被隔离观测7小时之后才能确定为安全而解除隔离。免费提供

    此次命名为黑日计划的深入敌后特种作战其实早在193o年便开始筹划策划,当时派遣的百十来人的特种部队成员和情报机构成员就是为了此次行动所提前铺设的暗桩。

    作为从后世来的人,段国学清楚地知道黑太阳731部队的神秘性和可怕性。小蝴蝶的翅膀使得这个原本应在1937年才开始建设的单位提前了数年,早在1932年时西南的对外谍报机构人员商业调查局就现了哈尔滨平房区的一些隐秘性和特殊的保密性。而报告返回后得到了段国学的高度重视,历史虽然有些变化,但是也是有些类似和相同的,哈尔滨郊区的平房区的地形、地理位置都是建设这么一个除核弹生产基地外最好的非本土秘密生化武器研究基地。

    而为了此次的行动,西南专门筹建了一个秘密的黑日计划行动指挥、研究单位。这个单位就是不断地策划和演算这次行动所需要的各种物资和兵力分配及撤离方案计划,从最初的调动三百多人自杀性的毁灭攻击,再到后来的调动暗影特种部队进行推演攻击,从刚开始的不考虑撤离的自杀性毁灭攻击再到推演步行撤离至几百公里外延吉附近海上撤离,每一种战术和撤离方案都包含着指挥中心的舍弃和牺牲谁的争执。

    这种争执直到半年前五架“驼鸟”型大型运输机的成功研究才使得指挥中心统一了作战计划和撤离方案,因为有了这几架可以在简易机场上起降地大型运输机,就使得原先争执中的核心关键问题得到了有效的解决——它的出现不仅能保证攻击部队的撤离,同时也可以携带731部队很多关键的证据和样品甚至是证人、战俘回来。

    这次地行动将暗影部队的成员派出了6o以上的作战精英,从负责主攻的三个中队四百多人,再到负责阻击的六十多名队员。还有二十多名空中有动力滑翔伞降队员和二十多名技术负责队员,再加上负责攻击哈尔滨飞机场的近四十名队员,整次作战计划出动的暗影部队战斗精英高达五百六十多人,这也是在多次讨论、试验训练中所得出的最低保证有效人员数量,因为光负责攻击搜索将近6平方公里的核心区域就需要四百多战斗人员,这个数量是最低能保证不仅是暗袭还是强攻都可以在两小时之内完成搜索突击任务。虽然很多人都想派遣更多地战斗人员一同投入战斗。但是这不现实也不太可能。

    因为两次运输机突击日军控制区一千多公里运送撤出人员,第一次可以是让鬼子措手不及,第二次可以打个日军空军力量暂时失效的时间差,但是谁也不能保证第三次的成功,不要轻视一切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地一切力量。

    每增加一名攻击队员就意味着要增加一个撤离的名额,在此次任务中只能出动四架大型运输机的前提下,不仅要考虑到暗影部队战斗人员的撤离,还要考虑到此次行动中所暴露的情报机构成员的撤离。

    从1931年情报机构便开始向东北渗透。输送着各种人员、武器和情报,在这里,由于西南的原百衣帮帮众已经很稀少。因此这一地区的情报机构建设很困难。但是情报机构仍然顶住了压力,1932年注意到平房区的特殊性后从1933年开始,利用走私、隐性渗透、明面材料地输送等各种手段运输进来此次任务所需要的各种装备和武器弹药,其时间之长数量之大成为情报机构中的一项专项工作进行。

    而考虑到此次行动后日军将在东北进行大规模的反谍扫荡,因此参与此次行动的主要情报机构成员、间接参与可能暴露成员均从各种渠道进行撤离,可以说为了此次行动,西南在东北的整个情报机构体系都调动起来,此次行动之后西南在东北的情报机构体系也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不过好在这种破坏仅是自我人为的保护性破坏。没有给日军留下什么把柄进行更大地搜索和破坏的机会。

    可以说,这一次的行动是一次很完美的行动,不仅毁灭掉了日本战略细菌生化731部队的主要病毒菌苗研究生产基地,同时也击毙杀死了上千名相关的研究员,使得日本不仅在硬件设施上损失了数年的苦心经营,同时更损失了需要十数年才能培养建立出来的相关高级人才。此次行动共抓捕731部队的主负责人石井四郎,还抓捕了研究冻伤、昆虫、鼠疫、病理、效能等十一名731部队中各部门地主要负责人。

    而这次地行动西南付出了攻击时四名战士地受伤。撤离过程中一名战士地受伤之外还有十多名情报人员地折损。如果从人员地伤亡上和日军伤亡地数字上看。这是一次近乎完美地特种行动作战。

    在此次行动后地半个月后。西南地一些主要负责人开始对此次行动地效费比进行着讨论。

    “总指挥。从收集携带回来地各种资料上看。日本731部队对病毒地研究与我们相比起步较晚。但它们地进度却由于使用了活人人体试验而进展迅。相比我们这边只能使用小白鼠、猴子等实验体。虽然它们研究出来地病毒稳定性很差。但却胜在实效上。”负责研究病毒武器地李长息汇报着两方产品地差异性。

    “鬼子地病毒武器真地这么厉害?”与会地高级军事主官有些吃惊。他们无法想象得出。这么肉眼所看不见地病菌居然能产生这么大地威力。

    “是地。按照我们目前地研究和日军731部队地资料。只要在一定特定地环境下。例如水灾、地震、战争战场这些防疫重灾区中释放一定数量地病毒菌苗携带体。象跳蚤、老鼠等。一旦病毒进入这种地区。群居和恶劣地环境卫生会使得所有人很容易患上各种特定培养出来地疾病。例如霍乱、伤寒、炭疽、鼠疫、瘟疫这些群死群伤地疾病。”

    “嘶…………”李长息地话语让不管是负责军事还是负责民生地官员们都感到可怕。

    “大家可以想象得到,如果在战争中,象上次的湖南会战中。如果日军使用上这种病毒战,那么我们将受到的损失和打击。”李长息有些皱眉头,因为虽然他深切地知道这些病毒的危害性,但是他说不出这种群死群伤的效能有多巨大。

    “长息不是负责战争这块的,他无法形象地解释这种细菌特种作战所带来地危害性和巨大的收益性和效费比,我来和大家解释一下。”一直沉默不语的段国学这时候出言说到。

    “在计划这次行动地过程中,我们动用了很多的资源和人力物力,光是为了贿赂蒙古的那些老爷们肯准我们秘密修建临时机场就花费近两百万元,更别说为这次行动中我们所损失的那些情报机构人员和前期建设情报体系所投入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损失巨大啊!!但是在我看来。这种投资值得,非常的值得。”

    “大家从各种角度上来看,就像长息所说的那样。如果在上一次战役中,日军在我方防御阵地体系中投入一定数量的病毒,利用特殊环境下所创造出来的人群群居性和环境地不洁性造成我们人员的感染,我们将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隔离、大量的隔离被感染的军队,这些军队由于受到感染会丧失一定的战斗力,这时候我们需要调派额外的军队去保护他们,同时也需要更多的人来救治他们。病毒战的死亡率虽然在百分之十五至百分之四十左右,但是感染率却可以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这意味着如果是一个师受到感染。那么将有上万人需要救治和隔离,即使是我们利用良好地医疗手段将死亡率降低至百分之十五以下,那么也意味着会有着一千多名士兵的死亡。而且这还是得到有效控制的预计效果,如果感染人群扩大,那么我们的伤亡会更大。”

    “这还是直观的伤亡数字,更不用说在隔离中所要重新调动的军队、隔离人员所需要的物资和各种医疗设施,这些东西将消耗掉我们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日军只需要这么几十个人动自杀性攻击将病原体带入我方的防御体系中去,如果有了象它们刚刚研制出来地陶瓷载体。它们一次空袭只需要丢下几百公斤地陶瓷装载的病原体就可以让我们损失巨大。”

    “病毒战地最大效能不仅仅是低投入高回报,它的更大功能是严重拖滞住对方的军事行动和大量消耗对方的人力和物力。假如我们有一个师的人受到了感染,那么我们不仅有一个师的部队不能调动使用,同时我们还需要同样一个师的人去保护他们,更要另外一个师的人去接替他们的攻击任务,还要再配置两个师的人去救治这些人。这样,一个受感染的士兵就可以拖滞住我们四个人的直接行动,而且还没算上为了保证多出来的这三个人的后勤生活,这样一个伤病就拖累住我们多大至少5个人的行动“就和暗影部队在这一次战斗中最后脱离战场的战斗一样。张忠华很聪明。他指挥战士只击伤鬼子的追击部队,伤员会活生生地拖滞住追击部队的脚步。但反过来想想。这次的脱离张忠华的部队中仅有一名不能行走的伤员,如果张忠华带领的部队中这种伤员越来越多,那么就会导致他们撤离的度越来越慢直至被日军追上全军覆没,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战术手段。”

    “而且以上还是能有效控制住的军事纪律部队受感染的举例,如果在灾区、例如水灾、地震这些灾区,受感染地是一些普通老百姓,他们可没有部队这样完善的医疗措施和纪律性,如果这时候有别有用心的情报人员在里面进行造谣和煽动,这些老百姓一旦到处乱跑乱串。我们可就需要更多的部队去圈管、更多的医疗单位去不断地扑火救治。你们自己算算,这种非正常的攻击手段将会给我们带来多大地损失和不必要的麻烦。”

    段国学将利害关系一条条的说出,从军事、民生、政局稳定、民心等各个方面的阐述让与会的各方主官们频频点头。

    “虽然这次我们行动所失去了很多,但是大家眼光要放远点,我们这次行动损失的最大的仅仅是财力和物力,而不是人力。我们的精英战士和情报机构人员都没有受到什么损失,这是最万幸的,而且更值得庆贺地是,我们毁灭了731部队的主要病毒生产基地和获得到了它们的试验资料和数据,虽然日军仍有其它相关地基地和设施,但是731部队主研究基地的毁灭会直接将它们在病毒研究的进展至少损失了十年的时间,光建立这个包括巨型培养槽、培养菌室、菌苗这些设施就花去了鬼子五年的时间,而且更不用说,我们击毙了上千名这方面的研究员。要培养出这么多的研究员,没有十年也做不到!!”

    “那总指挥,我们是不是将这些资料向世界公开。让日本置于舆论的压力和各方的制裁。造成日本地退兵,我们好统一全国。”李德林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不!!暂时没这个必要。”段国学语出惊人。

    “为什么?我们可以联合世界列强给予日本极大的压力,这可是一个统一全国的好机会啊!!”

    “不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现在在世界上还没有话语权!”

    “话语权?!”与会的很多人不明白这个词的含义。

    “现在世界的主流新闻媒体大多掌握在西方列强国家的手中,在这些国家的控制下,黑地也可以说成是白的,白的也可以被说成是黑的。一切,都是在为着它们的国家利益而服务,一旦需要。任何的真相都会被它们所掩盖,任何实事都会被它们所隐藏,一切光辉人性的东西在它们嘴里就成为了作秀和虚假,一切错误失误在它们口中就会成为无限放大而又永远纠住不放的东西。”

    段国学深知话语权的重要性,明明是不法份子分裂地暴动,却将照片做了处理说成是军队地镇压,明明是军人自卫保护却在它们的报道下成为了血腥镇压。

    “如果我们现在公开这些资料,世界各国不会对我们中国报以什么同情,它们只会警惕日本地这种做法。但是更重要的是——它们会用着各种手段来逼迫我们交出这些资料和菌苗。不要认为它们索要菌苗会销毁造福人类,它们只会拿着这些菌苗去继续培养,成为它们手中的另一项杀手锏武器,我可不想受到其它国家的生物病毒武器攻击。所以我不会公开这些东西,至少暂时不会公开,要等到我们中国有足够的话语权和实力再给日本一个狠狠的落井下石踩上一脚狠的机会。”

    “大家要注意一点,不要拿我们中国人的道德伦理来衡量判断西方人的强盗逻辑道德,在它们的道德观中,强者欺负弱者是天经地义的。因此在没有用我们中国人的拳头打得世界列强知道我们的强势前。我们是弱者。是可以随时牺牲和忽视的牺牲品,它们不会对日本这种用活人进行试验做任何的制裁。它们更会对我们手中的菌苗和试验数据感兴趣,它们只会为获得到这些东西而制裁我们。因为我不会给它们,因为我不会让它们有机会去研究这些既成研究成果,我会研究这些既成成果成为我手中的另一种杀手锏武器。它们狠,我们就要比它们更狠!!更毒!!”

    段国学深知在后世中,美国与731部队的秘密交易,虽然交易内容并不知道,但是就凭借着731部队中的战犯没有得到相应的制裁就可以让让猜想到其中的猫腻。

    “…………”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压抑,大家都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段国学所说的西方列强们的行为举动虽然已经让大家对西方人地强盗逻辑很清楚,但是放着这么好打压日本国际形象的巨大机会不用让大家感到可惜。同时也为段国学口中那利用这些用着我们中国人自己人的身体得出来的既成试验成果来继续做研究,这让所有的人的心里有这么怪怪地感觉。

    段国学感觉到了这些情绪。喝了一口水,抽出一支香烟后拉开了会议室的投影布,示意工作人员打开最初的胶片幻灯片说到。

    “大家开看看,这是这次行动中所搜集到的资料。这些照片是从资料库里提取的,这些尸体、这些被活活解剖死去的死难者,大家看出什么了吗?”

    “日军对中国人民的残酷迫害。根植于其对中国人的严重民族歧视。按照现在的资料,在实验中,曾有数以万计地中国马路大被以各种手段残害致死,但日本畜生却无动于衷,反而对死去的试验马和试验鸽子格外牵挂,立了马魂碑、鸽魂碑以作纪念。在位于沈阳的南满医科大学,在用中国人进行细菌战**实验地同时,日本人竟为在实验中死去的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建了个群灵碑,而那些木头的最终归宿。只有731部队为他们准备的焚尸炉。”

    看着这些被强光灯泡所出来的光芒将胶片上的内容通过放大镜组放大到墙上,段国学的声音有些冰冷。

    “西方列强不会去体谅这些死难者的无辜,但它们会非常有兴趣去了解这些死难者生前在这里所遭受地一切痛苦。不要曲解它们心中的好奇心,它们不是想了解过程去指责日本畜生的行为行径,它们更想了解的是是什么样的病毒让这些死难者经受什么样的痛楚。”

    段国学手中的控制器轻轻地按一下,就有着一张试验效果照片,就意味着照片上至少有着一名中国人的生命在消失。“看看这张,它们肯定会很好奇是什么样的性病能使感染后生殖器腐烂流脓,没有医治地特效药,患者的生殖器很快就会出现大小不一的脓包流出脓血,同时会伴随着强烈而又难以忍受的刺痒。如果用手去抓痒止痒,那么就会破坏伤口导致更多皮肤感染化脓,最后患者就会活生生地将生殖器给抓烂,噢,不仅是生殖器,还有全身都长满的脓包。它们根本不会去想为什么这几个人会遭受到这样非人的残酷对待,它们只会希望从这些**试验数据中去研究开出更有效,更加猛烈的性病病毒。”

    “再看这张,这张是鼠疫感染群体的照片。在日本731部队的改良下,这种鼠疫病菌杀伤性更强,感染率更高,只需要在非占领区放置这么几十只携带病毒地老鼠,如果控制不当,就会造成一个城市地毁灭,西方列强肯定会对这种强效的病毒非常感兴趣。”

    “西方列强它们不会认为日军这些行为有什么不妥,如果需要,它们也会在中国地领土上建立741。751甚至是761部队。它们会很自然很理所当然的继续使用中国人做**试验,因为在它们眼中。中国人不是人,是长着两条腿可直立行走的猴子,是可以随便拿来使用的直立行走的实验品,在这个星球上,拳头大是唯一判定是人还是可随意宰割牲畜的真理。”

    “长息,我会将手中的日本俘虏交与你使用,日本畜生怎么对待我们的同胞,你也可以用怎样的手段对待它们这些畜生,虽然有人曾经形容,狗咬你一口你会不会也变成狗咬回去?但是在这里,我会说,我会!!!因为我的手脚还不健全,我的手脚没有力量去打死伤害我的狗,因此我也只有用我唯一的牙齿武器去攻击它,是等我的手脚成长健全,我会一点点地将它活生生地撕成碎肉,因为我比它更狠!!!人性道德这东西——我没有。”

    所有的人都看到,段国学两眼流淌出的泪水,但是段国学没有擦拭,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墙壁吊挂着银幕上投放出来的照片,虽然在后世能看到部分的照片。但是那都是九牛之一毛地证据材料,更多的材料已经作为交换品交换到了美国人的手中,直到段国学回到这个时代前,731部队的一切真实数据和试验材料、试验效果,中国人所受到的这些无辜的悲惨苦难,都被美国地世界霸权主义服务的特性而刻意地掩盖住了。现在他看到了这么多真实的试验照片。真实的人体试验数据材料,他感到自己心中的那道伤口和血痕再次被现实给撕开。

    他仍然用着轻轻地声音说着,手中的幻灯片控制器仍然滴答滴答地一下一下地按着,配合着幻灯机中的降温风扇的嗡嗡声,给着所有人心里带来着强烈的震撼和不安。

    “总指挥,我想,我们用不这样过激地手段吧。”李德林有些不忍,他知道段国学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多困难,因为这是对中国人善良的道德心进行惨无人道地摧残。他不想看到自己的总指挥受到这么严重的心理创伤。

    “谢谢你,德林,我知道我的选择是什么。用着自己同胞的苦难来铸就这样的基石去完成我的梦想,我只是很难受,从我走向这一步起我就一直在承受着良心和道德的谴责和拷问,今天说出来,好受了点。我也不想这样的事情生,我也想阻止南京大屠杀地生,但是我不能,我的目标不是那么的小,大家也看到了。世界上的人都在谴责德国人对犹太人的迫害和残害,但是却没有多少声音在为我们中国人呼喊,甚至是抱成一气同流合污捏造假象来污蔑我们,质疑着我们证据的真实性,因为我们是孱弱的中国人,是黄皮肤的猴子,我们所说的一切在它们眼中都是不可信需要质疑地,只有它们认为是白的就是白的,是黑的就是黑的。因为我们没有话语权,这***叫什么事!!”

    “这是因为我们中国积弱百年,这是这百年来世界对我们中国人的民族歧视!!这种歧视不是别人给我们的,而是我们中国几百年所积累下来的,我不知道儒家地思想是否是正确地,我也不知道中国传统文化对我们中国这种积弱产生了什么影响,但是在我这里,我需要改变,改变这一切。我不需要什么仁义道德。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私立主义分子。”

    “一切民主大义在我面前只是些狗屁不通地东西。我有救国的心,但是我没有当烂好人的高尚情操。一切皆为我所能利用的价值,如果为救南京三十万人要让我将整个西南给拖尚未准备好的战争,我不会,一个只有38万平方公里的小日本不是我的终极目标!!我要让世界向我们中国这个重新崛起的强者致敬,而要让它们向百年歧视的弱者致敬,那就需要有足够实力和足够强力的拳头打得它们知道原先的东亚病夫已经不再是那个弱者了,民族的歧视,就要用民族的血债来偿还!!”

    最后一张幻灯片放完了,空空的银幕上透射着白白的照明灯所出的光芒。段国学站了起来,环顾一圈与会的人员,轻轻地说到:

    “总之,在我们中国没有实力和整个世界叫板对抗前,我不会将手中的资料交予世界,也不会公开这些证据。相反我也会用极端的手段来继续研究这样的试验,只不过研究对象是日本畜生。

    各位,若干年后,当事实被披露出来时,我段国学将承担一切指责的罪名。因为我抛弃了我自己的道德。

    因为如果我存留着对列强们的幻想,还有中国人那一丝道德,我大可以带领着大家用着身体用着血肉去打铸一个铁血的国家出来,但是这个国家需要用几千万人的牺牲来抵御世界各国的大炮和子弹,我不想这么做,因为铁血不是我的风格,我在尽量避免用这样千百万人的生命去换回中国的尊严。尽量避免,如果避免不了我也不会害怕,因为我身边有你们在,有着接受系统教育教育出的高素质人才,有着军队训练出的精兵强将,还有强大工业体系生产出的优良武器,还有完善的农村农业建设生产出的高产量粮食,如果要碰到和全世界开打的那一天,我们不用害怕。

    只是在与世界列强一起为敌的那一天前,我需要我们手中有更强大的力量储备!!!

    还是那句话,中国一旦统一,不管是用着什么政权什么制度,肢解中国和分裂中国手段甚至是公开武力入侵中国的战争就会打起,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高科技武器,更多的工矿企业来准备这场战争,所以我不会这么快的统一全国,我们还需忍还需等,深入消化我们现有手头上的资源,一切资源,人力、物力、财力,做好用半个中国的实力来对抗世界列强的准备,最初我们可以败、可以拖,等我们再用几年的时间将整个中国的资源调动起来时我们就有了获胜的把握。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当我们宣布统一的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天起,世界列强针对我们中国重新崛起的战争就已经注定要打响了!!”

    ps:八千字,心沥憔悴啊。今天的章节一沐写的有些沉重,见谅。

    再有山窝2号群以在书友的帮助下升级成为了高级群。谢谢书友。

    山窝的QQ群如下:

    感谢血骑士13帮建立的QQ一号群:6117641(高级已满)

    感谢-帮建立的QQ山窝2号群:12566871(高级未满,现有1o1人)

    感谢老衲帮建立的QQ山窝3号群:52355284(高级未满,现有64人)

    感谢左手半支烟帮建立的Q山窝4号群:4o8o9763(高级,暂未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