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战则易快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战则易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西南桂系再次动内战!”

    “国贼再卖国!不抗外辱自毁长城!!”

    “西南究竟是救国者还是害国贼!”

    在中国的各种新闻媒体上,纷纷对几天前西南出兵攻打甘肃的军事行动提出了严厉的指责和谴责。免费提供很多人在指责的同时也很不解,西南为何放着日寇不打反而要出兵攻打甘肃?

    在这种疑问下,各种猜疑、评论纷纷出现在各种新闻报纸上,一时间,不管西南的做法到底为的是什么暂且还没有争论得出结果,但是西南的举动再次让各大报纸出版社又一次赚了个盆满钵满。

    而在各种评论中,联合议会直属的《中央新闻》更是旗帜鲜明地喊出了驱外辱需先安内的口号。在连续数期的报刊中,《中央新闻》不惜版面地控诉着西南不听中央政府号令指挥,擅自动内战,破坏统战大局的行为,同时呼吁中国各方一同联合抑制住西南这种越来越肆意妄为的举动。

    借助《中央新闻》的造势,中央军派遣一个军另两个师的部队继续逼近两广交界处的实际缓冲区,而在江西也有着一个军的部队正整装待向湖南逼近。西南一下子数面受敌,各方压力骤然增大。

    可正当国人纷纷猜测西南此举做法是否妥当,中央联合议会会对其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中央军和其它两路军阀是否会一同攻击西南领地时,一周后,西南突然先制人,一直在湖南进行集团军改制的第五军及新编制的一个师出兵江西萍乡、宜春,乒乒乓乓地纠着中央军派驻在此集结的第八十三军一阵猛打,仅一天工夫便将八十三军歼灭过半;

    不过虽说是歼灭,但实际上更多的是俘虏。从第五军从三个方向借助坦克装甲车的冲击力从夜晚便直接动进攻突入中央军第八十三军的防线及腹地,很多部队甚至是连情况都没有弄清楚便眼睁睁地看到对面地坦克将炮口架在了营房的窗户边上;虽然中央军的人并没有品尝过塑化胶基炸药地威力,但哪怕就是这些炮打的是黑火药的圆心炮弹。看炮管的粗度也估摸得到这一炮下来足够将房屋内的人一同轰上天去,只有乖乖地做了俘虏。

    第二天接到八十三军受袭并损失大半的报告后直接让蒋总统摔了七八个杯子,而随后一直在两广边境上试探西南反应地第六十三军和第六十四军分别从广东阳江、高要两个方向出动向广西进,力图挽回点面子。

    只可惜西南早在1928年时就开始建立起一条专门的防线,这条防线北起广西贺州八步,一路南下经广西梧州、广东罗定、大田顶。南至茂名一条防御线,防御线围绕着几条主要交通干道所修建。沿途修建有若干地堡、防御环形阵地等军事设施,死死地掐住了通向广西地交通动脉。

    段国学修建这种防御线地一个很重要地原因就是防备外来势力地登6攻击。湛江雷州半岛伸出去地半弧还有海南岛地地理位置使得广西北部湾海域现在已经成为了西南潜艇部队地绝对领地。随时在这一带游弋巡逻地潜艇和水面舰只将它防御地严严实实。要想从此登6攻击广西是难上加难。而如果在广州登6转进攻广西也就成为了唯一地选择。

    只是段国学不会让对方这么唱着歌跳着舞地一路欢快进来。两广交界地这一带山多路险。若想借助交通干道攻击广西必将受到这些易守难攻地防御阵地和工事地严重打击。而要想脱离公路钻山沟绕过防御阵地也欢迎。两广在此交界地云开大山山脉里面更多地是原始森林。不仅有着各种毒蛇。甚至有着亚洲地剧毒捕鸟蜘蛛等待着大家地光临。这一带剧毒生物地众多也代表着后世中。中国地两个国家级蛇伤中心一个在东北。而另一个为什么就设在广西地梧州(虽然只是挂广西蛇伤中心地牌子)。

    因此这几条通向广西地公路沿途上布满了众多地防御阵地。若想突破这些大小不一地防御阵地就足够让攻击部队抓狂。有些防御阵地很简陋。就是几个沙包累筑起来地工事。上面架这么两挺机枪也让人吃尽苦头。炮不好打得到这些地方。步兵攻击地形又太陡太险要不利于兵力地展开。受地形限制派地人少了还不够上面架设地那两挺机枪突突地。

    等好不容易拿下这个防御点。可下一个防御阵地就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地防御工事。不仅炮难打地中。即使是打中了也只是蹭掉点混凝土外面地几块水泥皮。步兵攻击更不用说了。在攻击地路上西南地这些人不知道埋设了多少地雷。负责攻击地士兵不仅要留神从上面飞来地子弹。还要留意地下自己地脚踩到了什么东西。

    缓慢地进度和高伤亡率最终让这两支部队打消了攻击广西地念头。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前进道路多险阻。在获得到进攻报告后地蒋总统也不好怪罪于这两支部队地主官。毕竟他们也尽力了。仅仅是为了攻占几个防御阵地便损失过两千人地伤亡是谁都受不了。而且缓慢地攻击度使得西南地民兵已经动员起来了。躲在山窝石头缝里时不时地来这么两枪放倒一个人。虽然伤亡不大。可对士兵们地心理震慑却是非常明显地。有些士兵宁可抗命也不愿上前等待着打死、炸死他地子弹或者是地雷。

    吃了两个闷亏地蒋总统见军事上地行动受到了严重地打击。只好将对西南地打击放在了舆论上。利用旗下掌控地几家新闻喉舌。极尽所能地从各个方面来打击西南在中国民众心中建立起来地光辉英雄形象。

    而在西北的兰州城外,十几门坦克大炮一秩排开,天空中数架飞机不断侦察着兰州城内的情况,通过飞机上的通讯器与地面上的攻击指挥中心不断地联络着最新地情况。

    “师长,开打吗?”在前线指挥中心,几个人正看着不断通过飞机侦察到的情况判断着城内的动态。

    “我们从旁边绕了过来,现在西南三马地主力正在我们屁股后面和第二军的弟兄们摆足着架式开打。我们要是在三马的身后来这么一下子,我相信西北三马在我们后面肯定要跳起来。”一个下巴胡子根一片青黑的汉子按着自己手指头的骨节出生生脆响。

    “后面的部队都跟上没有,现在我们赶到地部队太少。就两个团的兵力,后面地辎重部队都没有跟上,我担心火力和兵力上都有些不足。”师长有些顾虑,毕竟才这么几千号人,要吃下这么大的一个兰州城有点力不从心。

    “那也好过在这干等着啊。我们连飞机都叫来支援了。”

    “就是因为呼叫的太早,现在我有些后悔。有些操之过急了,应该等待更多的部队到来再呼叫支援。”师长及时地现了自己地失误。因为刚赶到时现兰州城里兵力空虚,本想侦察一下后就投入攻城战斗,可是这飞机一来兰州城里就乱了,百姓和驻守部队混在了一起。分不出哪个是兵,哪个是民。

    “那怎么办,现在兰州城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不趁乱冲进去等里面平静下来难道再打一次长沙那样的攻坚战吗?而且我们是包抄过来的,没有后勤,没有补给,拖下去对我们绝对的不利。”

    “师长,我有一个建议。”一个一直用高倍望远镜观察城里情况的团长突然出言。

    “说。有什么主意。”简易的指挥所里的所有人都看着这个团长。

    “把所有的火炮集中。对准城墙城门开这么一个大口子,这是立威。我们地坦克还有装甲车上不是装备了高音喇叭吗。全部将音量开到最大,统一播放投降和安民通告。做个心理战。”这个团长地建议让在场所有人眼中一亮。

    “冯疯子,你小子的鬼点子果然多,没白亏军长和我把你拉到我这边来。”师长开心地笑骂着冯军座。部队由于整编,第七军由于此次湖南战役没打出什么亮点,军长便想办法将在第六军当连长地冯军座给拉了过来。用第七军军长的话来说,这好菜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好指挥官不能都往第五第六两个军塞吧……就这样,连哄带骗,上走军部关系下和冯军座套个人感情,费了不少劲出了不少老兵填充到第六军做交换才把冯军座给调任至第七军来。当然,连同一起过来地当然还有冯军座带的那个血头连的一众疯子兵。

    “什么时候出动?”

    “大铁要趁热,摸鱼要趁乱。越快越好!半个小时内全部准备完毕,所有坦克装甲车开火后开足马力向前冲击,飞机特别是俯冲轰炸机来回俯冲提高气势。”

    “那好,就按冯军座的建议去做!!!”

    而就在冯军座再次抄人后路时,第二军的戍卫部队正摆足架式和西北三马集结的军队对峙着,双方都没有直接攻击对方,而是在各种的区域内挖出大小不一的防御阵地。

    这西北军挖战壕挖的是又多又深又宽,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防止西南的坦克装甲车肆意地突击,虽然西北军没有什么重火力来摧毁消灭这些战场大杀器,但是这些原始手段也是一种很有效的被动防御措施。

    而西南军挖的战壕就没有没有那么的大张旗鼓,相对西北动用五十万劳力所挖出来的巨大防御阵地,西南的战壕仅仅就是半人多高,将挖出来的土堆积在面对西北军的一面用铲子拍实了就是防御工事了。这样随意地建设防御阵地倒不是西南的兵偷懒,而是没有必要,第二军的目地就是要拖住西北的注意力,如果这战壕修的太密实了让西北看不到一点希望,这仗还怎么个打。

    前方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断地变化着,而在中国的东南部,在西南突击了江西的中央军部队抓了一大串俘虏后,整个中国对西南地谴责和指责达到了一个顶峰。而面对众多指责,西南没有太多的解释,仅仅只用了一个无可奉告便挡住了所有人的质问。而面对各方前来斡旋、干预地其他各方势力也均一一挡了回去。在所有人的眼中,西南就是一个油盐不进,径自行事的缺心眼的主。

    而更让所有人郁闷的是,面对这样的一个主,不管是从舆论上还是实际武力恐吓上都没办法制约、制裁这个主。

    有心人经过调查后现,西南已经不再是以前地那个小心翼翼地在联合议会中和其他势力抛媚眼扔绣球的小势力了。最初西南只是言少语轻地小势力。李德林在联合议会中更多的是当中间派和事佬的角色,而且由于西南向各方势力都出售武器弹药。这使得李德林在联合议会中也能得到各方给的三分薄面。可现在西南一旦强硬起来时,所有人才现,原来这个与众人都交好地西南背后有着绝对强大的实力。

    从舆论上的指责西南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指责无外乎使得西南的公众形像受损。但西南展现出的强大实力却也让所有人知道嘴巴再利也敌不过他们的拳头硬。而好不容易鼓动各方势力对西南进行制裁,可真一制裁时所有势力的大佬们便将制裁书给扔到了垃圾筐去。制裁西南?你还要不要弹药,你还要不要向西南出售矿藏物资进行钱、粮、物和军事物资的交易收入?而最后地军事制裁更是可笑,蒋总统美丽地夫人从美国所争取来的美援武装起来地八十三军一个晚上就损失了一半的兵力,这样地实力又有几个人原意上前和西南碰一下?大家也就是挥舞着制裁大旗和武装干预的口号摇旗呐喊一下,更多的人是在一边摇旗呐喊一边将更多的矿藏物资送到西南换取各种急需的产品。

    为此,调查人叹呼西南已经是中国的另外一个独立国家,仅想依靠政治上的制肘和武力上的恐吓根本对其毫无影响。这个局面的产生是因为国人长期将视线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中原、江南这些繁华富庶之地。而忽略了西南的边陲苦寒之地。以至于让西南在乱世中得以安心展,创建出强大的工业体系和农业体系还有强力的行政体系。

    当众人在为江浙一个县。中原一个乡的地盘拼死争夺,在为几个原有工厂的归属所对峙战斗时。西南却在山窝里一块砖一片瓦,一个螺丝一个扳手的蓄积建设着自己的各种行业体系。而中原、江南一带的争夺结束后这些地方已经在不断的战乱和顷轧中沦为一片废墟,原本富饶富庶之地变成为了一片白地,民无所居,农无所田,工无所业,一切都需要重新建设。调查人现,中国的各路军阀很少有人原意去建设,去投入大量的金钱和人力物力去重新建设着属于自己的产业,他们更喜欢掠夺,今天抢这里,明天争那里,只要有利可图有钱可赚,战争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最终手段。

    而西南由于先天性的被人忽视,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个千年以来的贫苦配之地,从而错过了最好的制裁、制约、制肘西南的最好机会,现在西南在经过二十年的建设和蓄力,所蓄积的力量和工业建设所带来的产品支撑使得西南成为国内势力中的翘楚。可是这种用着耐心和忍耐及长远的战略眼光所创造出来的强势是国内很多的人所不能理解和无法预见的。在西北的会战的结局是注定的,工业化的差距不是能简简单单地用着勇气和生命去填补的,在得知后方兰州被奇袭的部队所攻克后,西北的决死突击在西南密集的火力网下成为了尸山血海,而苦心铸构的防御阵地也在辅助武器下轻易破坏,巨大的战壕在几辆武装推土机的作用下迅被填出几个渡口,随后跟随的坦克通过这些渡口轻易地穿过了防线向后突进,在这些战场杀器面前,没有见过坦克的西北士兵无法在这些出巨大的轰鸣声,轻易摧毁障碍物引起地面震动的杀器面前聚集起战斗勇气,而能有勇气作战的士兵也很快现,子弹打在这些钢铁怪物身上根本毫无作用,而这些钢铁怪物则用机枪、大炮将反抗的战士撕成了碎片。

    西北的防御工事仅仅支撑了一个白天便被撕碎,为了确保攻击效果,西南一共出动了一百六十辆坦克,两百二十辆装甲车,十八架俯冲轰炸机,各种口径的火炮、火箭炮、迫击炮四百余门,在火力摧毁破坏构筑的工事后,这些主战武器在两个师近三万名士兵的全力攻击下迅将西北在此聚集的十多万兵力歼灭。

    西北这十多万兵力有一半以上是死于西南的炮火之下,西北三马的军队由于常年与国内各势力交手,没有经受过这样密集的饱和炮击,人员兵力分配比较集中,而西南使用的又是高威力的塑化胶基炸药也使得杀伤效果大大增强。在一个山头上,西北在此准备了一个骑兵团,目地是利用骑兵的高突击力给西南的进攻队伍造成极大的伤亡。西北三马利用此招在国内颇为吃香,频频建功。可是他们忘记了,西南在天空中有着侦察机进行侦察,侦察机将现的这个骑兵团后迅地通报给指挥中心,指挥中心命令两个16o毫米的重炮营一阵炮击过后,这个骑兵团能在山头上站起来继续作战的兵力还不到半个营。

    迅的溃灭还有一个原因是冯军座的鬼点子使得兰州城在心理攻势下迅的成为了一座投降的城市。

    冯军座集中所有的坦克和1o7毫米火箭炮,对着兰州城门就是一阵长达五分钟的炮击,5分钟的炮击让整个兰州城都能感到炮击所带来的巨响和震动,而随后几十部高音喇叭所播放出来的投降通告也清晰地传入到每个人的耳朵中去。

    在兰州兵营里歇斯底里喊叫着要与兰州共存亡的一众官兵则在俯冲轰炸机那如鬼泣般的嘶鸣声中灰飞烟灭。冯军座的心理战术很有效果,所有的军民都无法相信居然能有部队穿越过前方部队的层层阻击,更没有人能相信西南的火器是如此的强大,在矛盾、不安、恐惧的心情中,兰州城很快地作出了投降的选择。好在西南的攻击部队真的做到了和投降通告时的承诺,没有扰民,没有屠杀百姓,部队也仅仅是控制住了市政府、兵营等几个要害部门后便没有了更多的军事举动,这使得老百姓心理略微稳定了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