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守则宜稳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守则宜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出水啦!!!”在机器的轰鸣声和群众的欢呼声中,一股水柱顺着深深钻入地底的管道被抽出了地面喷涌而出,引起围观群众的阵阵欢呼声。很多人拿来盆、桶争先接下这宝贵的水资源,而在不远处,几十名穿着沾满泥浆工作服的工人正快而又熟练地将一根根管道连接在一起。

    “休息一会。”将一根水管抬至挖出的浅坑中预置放好,领队的工头向几个大汗淋淋的工友们宣布着。

    抽出别在身后的烟斗,将自己满是泥浆的手在工作服上找了个比较干净的地方擦了一下,从烟斗下的荷包中取出一点烟丝塞进烟锅中点上,一股辛辣的烟气冒了出来。

    “工长,你说他们真的这么缺水吗?”身边的一个略微年轻的工友指着不远处排着队接水的村民们问着。

    “小子,看看这满山头都是黄色的土你就知道缺不缺水了。”老工长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让小工友自己去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里和我们那真不一样,我们那虽然山上的石头多,但是至少能长的出各种低矮植物,可这里真不一样。真***缺水,我来这都已经半个多月没洗澡了。”小工友将自己的工作服略微的打开,好让自己更加凉快一点。

    “你知足吧,这里的人很多人一生只洗三次澡,一次是出生时,一次是娶媳妇时,一次是死的时候。我们来这里就是钻井取水的,你来之前没听和我们一起来地县长对我们说啊,让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尽快打出水井来解决这里的人吃水难的问题。”

    “那今天晚上我们可以洗澡吗?”年轻的工友指着一条通往自己暂居地简易工棚的胶管说到。

    “如果水够地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好了,烟抽完了。干活去吧。”老工长将烟锅里的烟灰磕在旁边的石头上,领着几个工友们向山下走去。因为这里地形比较特殊,吊装车开不进来,只好将预备的水管给堆置在千米之外卡车能开进来地最进的地方,只是苦了这些工友们需要一根根地抬运到这里。

    老工长带着人走到存放水管时现这里围了很多本地的村民。老工长有些吃惊,因为刚来时这里的人虽说没有表现出什么敌意,但是从各种接触上看都现这些本地人对自己和工友们没有什么好感,而自己这些工友们想从村里唯一的水井中取水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此自己和工友们只能耐住缺水地饥渴无比节省地喝着从县里运送过来的水。

    站在这些围着水管的本地村民外围,小工友有些害怕地拉拉老工长的衣服。而这时这些村民们也现了这几个满身泥浆手持绳索挑具的工人。人群中分出一条路出来。一个老人和几个壮汉走了过来。

    “你们这些东西是连接那口水井地吗?”走到几个人地面前。那个老人询问着老工长。

    “没错。这些水管是连接那口水井地。它要连接到你们和附近地两个村子里去。”老工长回答着。

    “那这口井你们打算收钱吗?”老人继续询问着关键地问题。

    “不收钱。县里面让我们过来打井。就是为了让大家能用上水。吃到水。”

    “县里面?就是那些新来地汉人吗?我不信任汉人。汉人一直是想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老人地眼中闪过一丝不信任和警觉。

    “老人家。我们那里有很多汉人。也有很多壮人、瑶人、苗人。还有更多不是汉人地民族。我们大家不都是生活在一起好好地吗。不管什么民族。只要大家放下成见。共同创造新地生活。解决以前大家地过节。不也是可以一同生活在一个地方吗?”老工长不卑不亢地回答着老人地问题。

    “你真不是汉人?”老人的眼睛不住地扫视着老工长,就像一个透视机想要把老工长给透视彻底。

    “我不是汉人,我是瑶族人,长期和汉人还有其它民族的人生活在一起,再加上我们工作的需要,我身上已经没有什么特征能体现我是一个瑶族人,只是在我们瑶人的节日时,大家才会看到我身上瑶人的本质。”

    “那他们呢?是瑶人,还是汉人?”老人有些惊异。

    “这两个是苗人,这个是彝族人,这个是壮族人,而这个是汉人。”老工友最后指指身后的小工友。

    “你们这么多异族人,就不会相互打架?”老人更是惊异,因为他从小就被父辈、祖辈所教育,外面的异族人都是不安好心的,他无法相信这么多异族人生活在一起时,相互之间居然不会打架和产生矛盾。

    “老人家有些狭隘了,如果说只因为民族不同而就要产生矛盾这是一种狭隘的心理,如果老人家只抱着敌视的眼光去看待人,那别人也会用同样敌视的眼光去回视你,大家共同生活在这片中国的土地上,如果能相互理解相互帮助,我相信我们中国就不会是这样一盘散沙任国外列强所欺辱。”老工长在年轻时读过六年的书,对一些东西了解很

    “老了,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老人突然叹言自己的衰老。

    “老人家其实并不老,只是您的心已经固守于老祖先遗留下来的陈旧思想和观念,如果可以的话,您可以到县里去走走,在那里,新政府的宣传单位会有很多新的思想,新的事物让您充满惊喜,也会让您心态年轻十岁,恨不得自己再多活二十年看到未来的美好生活。”老工长很自信地出言建议道,因为这样的事老工长见了很多了,这么多年。这么多次到各个不同地地方去完成各种任务,在各种民族的敌视和怀有警惕的目光下,老工长深知什么能让这些人放下心中固有的成见,去体验西南新政地不同文化包容和感受新政所带来的美好生活。

    老人没有直接回答答应。只是在几个人地搀扶下步履蹒跚地离开了这里,老工长也没有挽留。他相信刚才自己的话语已经打动了这个老人。

    老工长带着自己的工友走到人群围绕的水管旁,用着手中地绳索和挑具捆扎住一根十多公分粗的水管,准备再次人工搬运至它要挥自己作用的地方。

    叭地一下,小工友负责挑运的水管这头被踩住。小工友有些吃惊,顺着踩在水管上的脚扫眼上去,他看到的是一个壮汉,小工友一直有些害怕这个壮汉,因为从打来到这个村子时,这个壮汉身上所散出来地那股浓浓的敌视目光就让小工友有些害怕。而他腰间的那把解手刀所反射的光芒也让小工友心惊肉跳。

    只见这个壮汉盯着小工友的肩头,小工友被他的目光看的有些害怕,顺着壮汉的目光转头一看自己地肩头,原来是长期地搬运使自己的工作服被磨烂,露出肩头被挑具压磨地那又红又肿的皮肤。壮汉没有多说话,只是将瘦小地小工友给推到一边去,自己用强壮厚实的肩膀支持住了挑具。而在前面看着这一切生的老工长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笑后呼喊着口令:“一、二、起!!”

    而围观的村民也纷纷拿出自己从家中带来的挑具。绑扎在一根根水管上。共同帮助着这些工人搬运着水管向着两里地外的施工工地上走去。

    有了本地村民的帮助,施工进度增快了不少。没过两天,一条通向村里的水管便初步形成了规模。而这几天中。施工队和本地村民的关系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村民们开始放下心中固有的成见和疑心,开始和这些外来人们慢慢地开始接触,一点一滴地消融着千年纷争所形成的冰山。

    而就在水管即将要连接进村子里时,一个突然的变故生了。

    “都给我听好了!这里是我们马家的地盘,是我们马家的天下,不是汉人可以随意就进来的地方!!所有人都好了,拿起你们的马刀,跟我一起去杀汉人!!”在村口,上百个骑着马持着枪的人正围着村子,而在他们旁边,是被抓获的几名施工队队员还有刚刚修建起来的蓄水池和抽水泵。

    “马三胡子,我们不愿意和你们一起再过这样的生活,请回吧,而且请你们把那几个人给放了,他们是来帮我们修水井的。”村中的那个壮汉站在前面和不请自来的人说到。

    “马六子,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这些汉人难道就会按这样的好心,笑话,汉人们从千年前起就不断地抢我们的牛羊,奴役我们的父老,抢夺我们的妻儿姐妹,而且你别忘了,十年前你还和我一起杀过汉人的。”当头的那个人跳下马背,走到村中那个叫马六子的壮汉面前说到。

    “那不同,以前是杀那些抢我们村里粮食的汉狗,可这些人不同,他们是来帮我们修水井的,帮我们解决吃水难的,你自己看看,现在他们帮我们打了一眼水井,全村上下老老少少上千人可以随时吃上干净的水,就凭这个,这些人你就不能带走!!”

    “马六子,我不仅要带走这些人给我死去的弟兄祭旗,我还知道你们村里还藏匿着剩下的汉人,识相的,把人给我交出来,要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不认人!!!”马三胡子面目狰狞地威胁着众人,因为他得到详细的情报,在这里工作的汉人有四十来号人,现在在他突袭下,仅仅抓到了十来人,他需要更多的汉人来祭旗立威。

    “不给!!我们马立村从来都是恩怨分明,对我们有仇的绝不手软,对我们有恩的绝不刀枪相向,我也告诉着你,如果你不把你手上抓到的人给放了,我们马立村的人今后绝不会在帮助你们做任何事情。”

    “笑话,你们以为不帮我马三胡子就会饿肚子吗。我马三胡子看上地东西我从来就没落空过。”说罢手一挥,马三胡子的手下们便将手中的步枪举起来指向村民。

    “马三胡子,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你一动手。你今后可就是这十里八村的公敌了!”

    “我怕个鸟!!老子只要手中有枪,别说是这十里八乡。就是这个县老子我也能十进十出。弟兄们,给我把水井给炸了!!汉狗修地东西,我们不要!!!”

    “不要啊!!不能炸啊!!”村民们一阵涌动,因为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未来的希望给这样炸毁。

    “叭!”“叭!”地几声枪响。马匪们地枪声阻止了向前涌动的村民,两个倒在血泊里的村民告诉着村民们这些马匪虽然和着自己流着同祖宗的血,但现在却做着截然相反地事情。

    “谁在向前我打死他!!!拔了他的皮,点他的天灯!!”马三胡子疯狂地挥舞着手枪,歇斯底里地疯狂大叫着。这段时间以来,自己无往不胜的劫掠受到了各方的打击。跟在自己身边的帮众是越来越少,而所能收集到地粮食、枪弹也是越来越少,这让马三胡子一直处在崩溃的边缘。

    “马三胡子,你真的敢动手!!”马六子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两个村民,双眼血红地瞪着马三胡子。

    “没什么不敢的,你要再敢阻止我,我连你一起杀!!”说完,马三胡子拉开了放在蓄水池和抽水机旁边的炸药导火索呲呲冒出来的白烟让所有村民们感到绝望。

    突然。被绑着的小工友突然挣脱旁边人地看押向导火索扑去。但是他动作再快也快不过马三胡子中地子弹,一枪过去小工友被子弹击中。但是他还是强撑着身体扑到了导火索上,用着自己的牙齿将导火索咬进了自己地嘴里。而这时被捆着的老工长利用身上隐藏着地小刀割断了绳索,抽出了一直隐藏在身上的手枪对着身边的马匪就是两枪。为了防止带枪引起村民们不必要的敌视和警戒心,全工作队里就只配了两把手枪,而其中的一支就被老工长隐藏在身上。

    “乡亲们,打死这些狗娘养的!!!”马六子见这个还留着小绒胡,见到自己的就害怕,见到村里的小闺女们就脸红的小工友居然这么勇敢地用着自己的生命去护卫着全村人未来的希望时眼睛红到了极致,抽出腰间的解手刀一刀便将马三胡子持枪的手腕给卸了下来,锋利的解手刀和他的力量使得这件事做的是异常的迅。

    而就在剩余的马匪们正准备向村民们开枪射击时,一阵机枪声在不远处响起,还骑在马背上的马匪们瞬时被扫倒几人。

    “是西南军!!”马匪们太清楚这种机枪声了,多少马匪就是死在这种出呲呲声的机枪下。果然,在不远处,几十名身穿西南军服的士兵在迅地靠近着这里,而冲在前面的是两辆六轮装甲车。

    “撤!!!全部撤回山里去!!!”虽然失去了一个手腕,但是凭借着多年的经验马三胡子还是躲过了马六子后面连续不断而来的追杀,捂着还在不断喷血的手腕,马三胡子非常熟练地飞扑上自己的马背,双脚一磕马肚子,借助着两腿给予马匹的指令迅地调转马头跑开。

    可就在这些马匪们即将跑到山口时,一阵轰鸣声从对面的天空中传来,只见天空中飞来一个怪模怪样的大铁鸟,这只铁鸟不是向其他铁鸟一样呼啸而过,而是向蜻蜓一样悬停在他们前面的上空,正当马匪们惊奇时,这只悬停的大铁鸟身下射出了一连串的15毫米无壳重机枪子弹,而大铁鸟的两边也呼啸地射来带着火焰和烟雾的火箭弹。

    “游击战,最必须需要的是具有坚定信仰的骨干力量,民众的支持,敌对势力统治力量的薄弱,有力的地理环境和外部势力的支援,其中又以前两点更为重要。而且这些因素都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和作用的。”黄林作为此次西北会战地总负责人,正在给自己的部下们解释着游击战的根源和破解游击战的良方。

    “先是需要有坚定信仰地骨干力量。西北三马在此地盘踞经营多年。根基是相当稳固和深厚的基础。同时借助着千年来地纷争,很容易挑起本地民众对我们外来人员的不满和煽动反抗情绪,至少,他们可以获得到本地居民的支持和同情。”

    “游击队可从群众中获取粮食。衣物,物资。资金等补给,还可从民众中获得兵员的补充,这些都是游击队保持长期作战所必需地。群众可为游击队提供掩护,情报。为游击队安置伤员,甚至参加一些辅助性的军事行动,比如说运输弹药,担架队等等,所以说,游击队是离不开群众、游击队必须根植于群众。如果离开了群众。游击队就像离开了水的鱼一样,干涸而死。因此西北三马利用这里天生的人脉还有本地居民对汉人的敌视,还有利用宗教信仰来鼓动和策动游击战活动,可以说是非常有效的。”黄林一条条地分析着对方地优势,因为只要找到对手的优势,才能想办法抑制住这种优势的继续挥,再找到对手的劣势缺点,纠住不放狠狠打击。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目前西北三马余留下来的各种残余力量。

    “但是西北的残留下来的这些骨干力量也不是一些什么好鸟。很多人手上都有着普通老百姓的人命案,而且这些人对新政地仇恨并不是来源于什么高尚地信仰。而是仇恨西南新政夺取了他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当太老爷的思想。”

    “第三点,因此我们要很好地利用这一点。让民政部门大力开展造福人民群众地工作,扩大我们在本地的控制力度和影响。现在民政部门地工作一展开,我们现在已经收到了不小的成效,很多村镇里的人已经开始品尝到和新政的甜头,开始慢慢解除对我们的警戒心和敌对心,这是一件好事。而在马立村所生的事情更加能说明,这些马匪们已经开始受到了民众们自觉的抵制甚至是反抗,现在马立村虽然还不能说完全倒向我们西南新政府,但是我们相信,当今年后面的粮食、畜牧业的展开,老百姓手中获得到的粮食和收入的增多,更多的人会主动靠向我们西南新政。“至于最后的两条,有利的地理环境虽然短时期内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阻力,但是我们一开始便切断了这些残余力量的外部力量的获得渠道。使得西北三马的残余力量不能获得到从外界输送过来的各种支援,西北不产枪不产弹更不产炮,只要我们掐断他们的输送补给线,他们手中的武器弹药就会越来越少,直到他们只能拿着马刀和我们的战士作战。”

    “而这些复杂的地形,虽然需要更多的兵力进行防御,但是我们西南不同于国内的其他势力力量,也不同于日本鬼子薄弱的后勤机动力,我们有着先进的空中侦察技术和各种高机动能力的辅助装备,例如装甲车、坦克甚至是直升机。这些装备大大增强了我们控制复杂地形的能力,我们可以迅地通过无线电通讯得知哪里受到了马匪的攻击,及时迅地出动攻击这些残余的马匪,甚至是可以使用磁石战术。”

    黄林说到这将手指指向地图上的一处地名。

    “就象在石阶子生的战斗,在此区内我们的两个排负责运输运送的一个车队的物资受到了过上千名马匪的攻击,刚开始时仅是遇到了零散的敌人,这时候仅仅是直接消灭,而到后面受到大规模的攻击时,这两个排的士兵联合车队的运输员缠住这些马匪,然后这个战场就象个磁铁一样吸引附近的钢铁部队一样,优先而至的俯冲轰炸机,可以悬停并且输送补充兵力的直升机,还有不断从附近赶来的装甲增援部队,从各个地点、各个方向上攻击敌人,将这些马匪们层层叠叠地包围起来加以歼灭。”

    “总之,现在从各种情况上来看,我们在西北已经初步站稳了脚跟,但是这还不够,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来获得当地百姓对我们的认同和支持,直到他们心甘情愿地和我们站在一起为这个中国而奋斗。军事上对这些流窜的马匪更要严加打击,力保我们民政部门建设的顺利开展!大家很多都是从西南各少数民族聚集区走上现在的工作岗位的,大家要严格遵守部队的群众纪律还有当地的宗教风俗,绝对不允许出现破坏民族统一战线的事情生,明白了吗?有信心吗?”

    “是!!明白了!有信心!!”指挥部里传出雷鸣般的声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