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兵种磨合

第一百五十六章 兵种磨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西南第六军的训练场上,十几辆装甲车正停放在训练场上,尾部的舱门大开,战士们正在训练着快地登上装甲车。

    “安戈,动作快一点!注意入仓动作!!”石继平在旁边大声地催促着安戈的度,只见安戈高地奔跑,头一低,腰一弓,右脚先进车仓左腿顺着身子一弯带进车仓的同时也避免了磕碰到车身。

    “下一个,李双进,跟紧距离,在战场上浪费一秒都是在谋杀自己和其它战友的生命!!”李双进的度有些慢,而且似乎有些犹豫。在上车时动作不是很干脆,在上车时出腿有些不果断,虽然还是冲进了装甲车的车仓,但是身体还是在车仓门口上蹭了一下,模拟的木制步枪也狠狠地磕了一下。

    “李双进!!你是怎么搞的!!你这个战术动作已经炼了一个多月了,别人已经基本上学会,你是不是害怕?”石继平把李双进揪下装甲车,严肃地询问着他。

    “对、对不起。”李双进低头说到。

    “大胆的说,是什么原因,不要害怕,说出来。”

    “我、我有点怕磕到。”

    “喔,你先下去继续训练其它科目吧。”石继平听到这个原因没有单纯地训斥,而是想起了两周前生的一件事情。那件事情是一个战士在训练快登仓时,膝盖狠狠地撞上了车仓,这个战士当场痛叫一声便抱着膝盖倒在了车仓里,经过一生的诊断,这个战士左腿膝盖骨破损需要长时间的修养,这件事情在部队里影响很大,直接影响到了新战士们的训练心理。

    夜晚,石继平在查完房后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在门外。他现了几个老兄弟正在门口等着他。

    “怎么,还没睡?”

    “有点事找你。”黄毛回答着他的问题。

    “喔。那进去说吧。”

    进到屋子里。石继平拉开自己宿舍里地电灯灯绳。塑料底座和铜片地轻微弹撞出滴答一声将两块铜片搭火通电。25瓦地白炽灯泡将狭小房间照亮。

    “什么事?”将自己地上衣给挂在衣架上。石继平询问着自己地几个老兄弟们深夜前来地来意。

    “由于上两周时生了那件严重地训练事故。现在新战士们在训练时有着一些明显地畏惧心理。这样对今后地训练科目有着很大地不利影响。更别说是以后还要在装甲车低运动时进行登仓和出仓训练。如果这些科目开展时还没有消除这种畏惧地心理。我担心训练地进度和质量。”陈开聪先提出了自己地问题。

    “就是。现在地这些新兵。明显不如原来我们西南地预备役士兵。不仅学东西慢。而且有些怕死!”黄毛地话语有些冲。

    “我看他们不是怕死。而是怕伤。怕痛。”陈开聪立即纠正着黄毛地错误理解。

    “怕伤怕痛就是怕死地表现!!当个兵。哪个不是需要磕磕碰碰地过来的,身上没点训练时带的伤,到战场上就是敌人地子弹、炮弹伤!!”

    “黄毛。今天你和我在这个问题上争了一天了,我告诉你多次了,不要用训练中的畏惧心理去片面地判断这些新兵求战和抗击外辱的决心和热血!!”陈开聪有些火了。

    “决心?!热血?有个屁用,喊着口号头脑一热眼睛一红就是刀枪不入冲上前去和鬼子们挑刺刀?!就连义和团那些号称刀枪不入地家伙都知道上场前烧些纸钱运个气摆个造型姿势的,而那帮新兵蛋子们连这个都不会!!!我看这不是决心,如果真有这种决心和热血根本不需要我们把他们从个平民训练成合格的战士,直接每人根竹子绑个刺刀就可以上去给鬼子当刺靶了!!看看徐州会战和上海会战,三个日本小鬼子品字型站位相互掩护突刺,中央军和鬼子的战损比是8:1!!这些兵哪个不是充满着热血和决心的?!”黄毛也有些火毛了。和着自己的老兄弟争了起来。

    “都别争了!你们是想把军纠给喊过来啊!!”石继平制止了两个老兄弟们之间的争执。两个人虽然没有继续争吵,但是却也没再理对方。只是一个抽着烟一个别着头就这么干坐着,房间里的气氛压抑了下来。

    “刚才我去找了排里面的李双进还有几个有明显畏惧思想地战士们聊了一下天。你们想不想听下他们心中地想法?”石继平的话让几个老兄弟们一下子便提起了兴趣,但是石继平并没有直接说出谈话地内容,而是抽出一根西南产的云烟点着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些新战士们8o不是我们西南培养出来地预备役,很多人来之前有些是逃难的,有些是想打鬼子的,有些人完全是没有出路才来参军的,这些士兵的文化素质普遍比我们西南培养出来的预备役要低,同时对我们西南的军队缺乏了解,现在一上来刚刚经过最初的新兵培训后就立马上机械化部队的训练科目,这些新兵们缺乏自信。”

    “缺乏自信?”黄毛和陈开聪的眉头同时拧在了一起。

    “对!缺乏自信!”石继平弹弹手中香烟的烟灰继续解释到。

    “严格的来说,是我们中华民族从184o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这一百年的失败所造成的人格缺陷。这一百年来,我们中国只有被人欺辱的份,没有几个人能昂挺胸地活在这个天地间,不管做什么都在外国人面前低人一等,这种低人一等的思想和心态不是一年两年所养成的,是一百年来的屈辱和失败所造成的。”

    “这和自信有什么关系?”

    “你先别急,我慢慢分析给你听。这百年来的失败和屈辱使得我们国人缺乏一种自立自强的心态,只要是国外的洋人和自己所没有接触过地事物就是令自己所畏惧和敬畏的。而这一次我们西南第一次小胜了日本东洋鬼子,虽然我们振奋了国民的救国心,但是还改变不了国人那脆弱的心。在很多国人的心中,有着对未知事物的一种畏惧心态。这种心态导致了他们很难去适应和接受这些事物,例如我们现在的装甲车和坦克。”

    “继续说,别调我胃

    “前面说了,这些新兵有八成是从外省过来的新兵,他们很多人连汽车都没见过和坐过,虽然停在训练场上的坦克和装甲车都是我们西南自己地,但是他们还是很畏惧这些他们所不了解的东西。就像那个李双进,我和他交谈中得知:他虽然是个经过其它地方系统培训过的学生,但是他还真没有乘坐过汽车。坦克还有装甲车留在他脑海里的印象就是日本鬼子在他的家乡用着坦克装甲车杀害他的亲人们地景象,他说他每次在进入到装甲车车舱里时都有着一种恐惧感。”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些新兵缺乏对这些武器的了解?”

    “对!!不仅是了解,还有对这些武器地认知。有些新兵甚至是不知道这些钢铁怪物是怎么开动起来的,不吃草,不喝水就能拉着这么多人满地跑?”

    “操。都是些文盲兵。”黄毛有些忿忿的,这次征兵地兵员素质他是亲身体会到的。

    “谁都想要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学生兵。”陈开聪回应着黄毛对那些文化素质低下的士兵的轻视。

    “好了,都别再争了。我们谁都知道我们学生兵的好处,可我们总不能把所有学生兵全部给拉进部队里来吧,工厂也需要这些学生们研究生产出更好的产品和武器装备出来。”两人在石继平的干预下没有再次地争执。

    “问题算是找到了。可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石继平将皮球踢给面前地老兄弟。破了沉寂地僵局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和我一起进军队地兄弟和我上两周提过,现在他们那边的海军还有空军现在也是加紧着训练,但是他们那边比我们这些6军们要来得舒服点,去地都是我们西南自己培养出来的学生预备役兵,训练还有学习方面都比我们强了不少,我认为面对目前的这些新兵,单纯的用着以前的手段方法起不到之前的训练效果。”

    “哦?那你有什么好方法吗?”

    “没有什么好方法,第一军和第五军还有其它的一些部队整编成为第一集团军。虽然现在还在磨合试炼当中。但是我相信已经初步建立起了集团军的规模战斗力;而第二军和第七军还有其它辅助师、旅、团也在整合成为第三集团军,现在他们正在西北经受着实战的考验和检验。相信用不了多久第三集团军也能形成足够的战斗力。而看我们第六军和第三、四军的整合……我有些担心啊……”

    “担心什么?你还没回答什么好方法呢……”

    “我担心我们第六军经过整编后的第二集团军的战斗力是三个主战集团军中最差的。你看第一集团军,核心的原第五军的兄弟们已经具备了足够的武器装备和兵源配置。六成以上的新兵都是我们西南培养出来的预备役学生兵,训练起来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拖……延长我们训练和磨合的时间,争取到更多的时间来训练这些新兵和技术兵种。”

    “恩,我同意,如果这么草率地将这些新兵送到战场上,他们死的是最快的,而且还有,这些新兵很有可能会拖累死我们这些老兵。”黄毛这次赞成了陈开聪的建议,老兄弟就是老兄弟,平时只是吵吵嘴,但是原则问题和只要是正确的还是认同的。

    “但是就我们这些小兵小少尉,向上申请合适吗?人微言轻啊……”

    “不管它,上面批不批是一回是,但是我们干不干又是一回事。”

    “恩,好吧,等会我就写详细的书面报告和准备材料。”石继平见意见统一后应承着。

    “不过不管上面批不批。我们现在还是要想出怎么样解决目前这些新兵们心理的障碍问题。我这有个主意。”绰号姑娘的洪阿根虽然说话很少,而且大块的个头和木讷的表情也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傻大个上,但是只有这些老兄弟们知道,洪阿根内心真地有和女人一样细密的心思,很多时候他的主意和建议都是非常可行的。

    “快说,每次你都有好主意的。”

    “我看要解决这些新兵对新装备的障碍,先要让他们去了解这些装备。”

    “了解???新兵学习手册上不是有过这样的课程了吗?”黄毛歪着个头,不解地看着洪阿根。

    “那只是水过鸭背的介绍,你以为这些新兵们能有我们西南这么高的素质教育啊!!小学生都知道和在参观中见过最原始地那些傻大笨粗的装甲车。”陈开聪及时地做着小小地报复。

    “这倒是。姑娘你继续说。”

    “我们不光是要让战士们认识这些武器装备,还要让他们了解它,熟悉它。就象新兵们了解熟悉手中的枪一样。我建议暂时先放缓这些训练,让战士们到负责维修的后勤营去,了解这些铁疙瘩的构成和工作方式,让战士们比较直观地去了解和体会这些装备……”

    “好主意。就是让这些新战士们知道,这些铁家伙们其实并不是什么怪物,而是科学文明进步和工业机械的产物。分解出来无外乎是一堆钢铁零件,从而打消新兵们地畏惧心理……”黄毛也不笨,一听就找到了困扰自己和这些新兵的问题关键。因为西南的学生都经受过长时间地系统教育,对这些钢铁产物不会有着畏惧和好奇心理,因此他们在接受能力上要比这些外面来的新兵要强很多。

    “我还没说完呢,在训练上先不要让他们直接上装甲车,而是找些纸皮木板先做个同等大小的模拟品,让战士们先在这种模拟环境下熟练动作,这样也不容易受伤,不过这笔经费……”

    “经费我来申请,实在不行我自己掏钱买!!”石继平立即肯定了这种模拟训练地好处。

    “没必要。我看我们可以自力更生。这些易损品我们可以让战士们多出主意,找到最好的消耗品来进行训练。”陈开聪也在一起出谋划策。

    “那好。这件事就这么办,虽然我们是向上申请延长训练时间。但是我们不能光等,自己也要想办法尽快缩减训练时间,尽快赶上磨合进度形成战斗力。”

    同样的事情也在其他部队中生着。因为这次的大征兵所征召的士兵很多都是其他省份逃难过来的低文化素质士兵,这些士兵在训练上都多少拖延了部队形成战斗力的时间,不过这也是段国学和其他军队高层主官所预见的情况。

    西南的军队不可能一直使用自己经过六至十二年系统培训教育出来地学生做今后战争地主力,这样会不仅制约着西南的工业化进程,也使得大量地青壮适龄青年被军队置之于门外。这样会严重制约着西南军事力量的展,西南经过湖南战役后拥有着三十五万左右地6军兵力,不过这些数字并不是直观的战斗力,因为这个数字里面还包括着二级戍卫部队,还有将近十万人的辅助兵力。西南的军队由于一直走着科技建军的路子,辅助兵力在军队中所占的比例很大。向国内的其他势力和日本6军,单纯的作战部队就占了85以上甚至是更多,而西南则是象坦克装甲车操纵驾驶员,辎重卡车驾驶员、后勤保障维修兵、舟桥兵、工程兵、电子通讯兵、医护兵等这些非一线步兵战斗人员占的比重较多,达到了4o左右,所以西南需要适当地提高一线步兵兵力来扩充部队。

    因此这一次征兵的主体对象就是这些低文化素质的青年入伍当兵,适当地分配到各级单位中去,特别是一线主力战斗部队中去。而此次征兵中所征召的西南自培养学生兵源则被安排置于各种需要文化知识的兵种中去,例如空军、海军,而6军则是分配到机械装甲兵、炮兵、舟桥兵、工程兵这些技术性兵种岗位上去。

    现在西南一口气征召了十多万名士兵,这样的扩编和分配虽然减缓了6军战斗力的形成度,但也大大缓解了西南兵力不足的局面,在经过将近一年的训练后,这些士兵多少已经形成了初步的战斗力,而且由于现在面对的对手是国内的各方军阀势力还有日本6军,这样小步快跑的整编也是有着足够的时间来慢慢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而在西南高层的计划中,将这些新兵融合进原有的部队,并整编现有部队组建三个一线主战集团军形成初步的战斗力后,训练这些军队的实战能力也就成为了新的训练内容。西南的高级军事主官们早就已经开始谋划着对周边附近领地上的各种其他势力慢慢地渗透和消灭蚕食着对方的军队。

    进攻西北不仅是地盘扩张的需要,同时也是一次大练兵和大磨合的机会。为的就是演练集团军在战斗中的实战能力。

    在这次大磨合之后,在这些新兵融合进老部队,成为合格的老兵时,西南会有一次更大规模的征兵,征兵数量高达二十万人以上,而这个比例也是刚刚符合7:4的新老士兵比例,这样不仅能最快地带动新兵的成长,同时也不会使得过多的新兵削弱部队的战斗力。

    段国学深知留给西南的时间不多了,西南需要更快的进入到最后备战的阶段,磨练出更多的主战部队和演练出适合西南自己的战争模式出来,因为二战的脚步离自己,离西南、离中国、离亚洲、离这个世界,都不远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