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谁与争锋

第一百六十四章 谁与争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后期的竞选很没有新意,也没有太多的波澜和波折,更没有太多的悬念,因为这些众多的因素已经在了前半年中生了,这就是段国学和他的智囊团们共同商讨出来的方案,一个以退为进,以缓制快的奇怪竞选战术。

    如果说以退为进倒还说的过去,但以缓制快的决策是让很多人感到惊奇的,西南在这次的大选中并不象其它地方势力们急吼吼地投入到大选中去树立自己高大威猛全心为民的形像拉票,西南在前期不报以任何明确的态度参与此次大选的策略让很多人在不解的同时也过早地判断西南也许还会象以前一样不在乎任何的权利宝座。只是当诸位各方大佬们为了总统的宝座而全力相互漫骂喷口水时,新一轮的内战开始了。

    有国外政治名家对战争的定义很明确,战争是政治纷争所无法解决相互矛盾时的一种延伸,但这句话在这个时代中国国内的权利争夺上正好相反。中国人太清楚权利的背后是需要属于自己的暴力机构支持,联合议会上的口水架、墨水架还有满天飞舞的公文本、铭牌架甚至是皮鞋都只是战争无法解决问题时的一个延伸品,中国国内的权利问题更多的是需要枪炮还有国人的鲜血才能解决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的根源段国学早就知道,就是私人武装的存在所造成的,每一方势力都存在着属于自己的暴力机构,因为正是有着这样的暴力机构存在,各方绝对不会用嘴皮子来解决问题,这就是中国这时特有的政治矛盾的根源所在,就像中国鼎盛时期的唐朝一样,十八路响马兴唐。而也正是这十八路响马埋下了败唐地祸根。虽然这十八路诸侯辅助李家最终创建了唐朝,但李家却没有能力将这十八路诸侯手中的兵权所剥离,这十八路诸侯拥兵自重,虽然臣服于古代历有的皇权但根骨里却埋藏着自方为重的祸根。

    而现在的情形和当时也有着微妙的相同之处,大家都表面臣服于代表最高权利机构的联合议会,但是联合议会却无法同样将各路军阀手中地军权剥离,而更为危险的是现在的思想已经不是用愚昧还有皇权至大思想所能束缚的封建愚昧时代。现在经过百年的强迫开放,国人更多的知道和认识到,皇权已经不再神秘,而更多的人已经知道,推翻皇权并不会遭到天打五雷轰顶,只要你手中的实力足够大,遭到比天打五雷轰更加残酷的惩罚是你的对手,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句话是最好地解释。

    西南在半年后才参与大选的举动让已经在这半年中消耗掉很多元气和实力的各路军阀终于知道西南忍隐冷调后面所真实的威力,段国学二十多年来的忍隐和低调让所有的人误认为他对权利的漠视和冷淡,这二十多年来他对权利的冷淡让除了解他地人之外所有的人都认为他软弱。只是当这次他一旦表现出权利的渴望时,没有人能抑制得住他的脚步,——根本无法抑制住他一步步地走向权利的巅峰。

    当西南传出段国学要参与此次大选后配合段国学声势的不仅仅只有着铺天盖地的宣传,同时还有着西南暴力机构的威慑——谁想阻止总指挥登基就灭谁!

    经过整编后的三个集团军分别在三个地方同时给着国内诸多军阀施加压力,第三集团军从西安向陕西以北、山西、河南逼近,第一集团军两个装甲师昼夜兼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浙江切断中央军三个军于上海方向地联系,而第一集团军其部也同时从江西进向中间缓冲带冲击,将中央军一共八个军的兵力挤压在江苏和安徽在长江以南交界区一带。相比其它两个军的大动作。第二集团军的动静就小了很多,小到如何穿过湖北那密集的水网都令人不能察觉地突入到武汉城下,事后才知道,西南利用第二集团军装备的轻型水路两用装甲车将两个机步团的兵力从水路一路穿插过中央军的地面防御体系直捣黄龙,将设在湖北与湖南、江西交界的六个中央军重兵防御阵地给抛在了身后,而当这六个军的得知身后突入了两个机步团时,还没等是否决定派兵返回救援时,第二集团军地四个师便逼近了这六个军地防御阵地,长达半个小时的炮击过后。防御前线地指挥官通过战场电话用着颤抖的声音报告着自己面对几百辆坦克还有装甲车所摆出来地钢铁巨龙。

    面对西南所摆出来的强大武力态势,就连准备阻挠中国统一的日本也受到了直接的警告——十数艘在日本东京湾外被击沉的各种舰只,虽然这次攻击吨位并不大,军用舰只也仅仅只损失了五艘军舰,其中最大的仅为一艘巡洋舰,但是意义却及其重大。日本第一次在家门口受到了不明潜艇的攻击,虽然大家都知道是西南的潜艇,但是这几艘潜艇在一晚上攻击得手后迅撤离,使得赶到救援的舰只没有寻找到任何潜艇的踪迹。

    这次的攻击让日本军部原本预定武力干扰西南段国学竞选登基的计划紧急停止,偌大的一个日本海军居然连自己的都港湾都无法保护。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船只在开出港湾后不久便被一艘接一艘地炸上了天空掉落在水面上摔成两截。没办法,28o公斤的塑化炸药对付这些只有三、五千吨的小货轮是有点手榴弹扔进竹筒里欺负人的味道。

    日本军部很清楚。这是西南人的警告,如果你们敢出动。我们就攻击你们的舰只。虽然日本军部6军海军之间矛盾不断,但是这一次却统一了论调——忍!6军损失太大还没有准备好,而海军到现在都还缺乏有效的反潜手段来寻找和消灭这些潜艇的办法,就这么瞎打?——日本从上至下虽然疯狂,但总有这么几个比较冷静的高级畜生。

    军事上地武力威胁成功也使得宣传得到良好地效果。铺天盖地地宣传让所有人知道西南治下地各种变化。从高产地良田再到庞大地工业区。从在医院中健康出生地婴儿再到成长壮大后地入厂工作。从最初地广西百色再到刚刚并入西南地西北。各种在西南治下地一切美好事物用着最详实地照片、记录文字、记录电影中震撼着国人地各种视觉、听觉神经。大量地新鲜事物不断地告诉着国人。西南不是大家所想象中困苦、贫穷地西南。在民业党地治理下。西南现在很多地方地生活水平已经远远高于中国传统地江浙和中原民众地生活水平。这无疑是给所有自诩救国救民地各个竞选人脸上狠狠地扇了一个巴掌。

    因为他们无法提供出这样详实地证据来证明他们治下地人民有着如此美好地生活。也没有任何办法来许诺自己将给与未来民众比这更美好地生活。但是西南可以!!西南段国学公开许诺。要将整个中国带上走向富裕和独立地道路上。

    虽然也有着不同地声音在试图质疑着这些资料还有段国学地承诺。但是这些声音很快便被清晰详实地资料来源所击败。每张照片地出处都有着详细地记录。每段记录影片都有着相应地采访记录资料。西南第一次公开了自己二十年建设地成果。不再象以前那样遮遮掩掩。而是落落大方地公开着自己地成绩。从这些资料还有数据上民众们可以很清楚地知道。段国学地承诺不会落空。他地确做到了让自己治下地民众享受到了温饱。享受到了比现在强上一百倍地生活。虽然他也在承诺中提出中国地盘太大。自己和西南地能力有限。只能一步步地去实现这个承诺。但是就是这样也足够了。虽然也许还要十年、二十年地全力建设才能达到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地地步。但是人——总要有个希望不是吗?而看多了其他政客地嘴脸。听多了其他政客们那一次次落空地承诺。民众再也不能忍受着这样地愚弄。

    因为西南地承诺虽然遥远。但是却有着整个西南民众地证明。二十年地建设还有改变虽然漫长。但是步伐缓慢却异常坚实。没有大跃进。没有假大空。没有热血沸腾。没有太多地口号。有地只是一步步地进步和一点点地积累改变。当民众们看到这样地事实后。他们无法再能忍受原来政客们那一次又一次地一年解决温饱。两年解决荷包地虚假承诺。他们更需要真实地承诺和更确切地承诺。而这些——段国学做得到!!!

    当民众地呼喊开始真真为自己而呼喊时。中国大地掀起了一阵从来没有过呼声高氵朝。这种呼声不是抗击外辱时地热血。也不是随波逐流地呼喊。而是为着自己地肚子。为着自己地生存。为着自己家人地生活所呼喊。西南地宣传重点不是抗日。不是更远目标地崛起。而是人类地根本——生存问题!

    西南能让农民种出更多地粮食!

    西南的农业税收不仅低而且还用合理的价格收购粮食!

    西南有庞大的工业区和工业规模!

    西南能保证工人最低最基本的工资收入!

    西南能让有着一技之长的优秀技工收入更高!

    西南的商业税不仅低而且没有太多的苛捐杂税!

    西南的商业氛围更好而且商业法律更加健全!

    西南有着众多优秀的学校!

    西南能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学生!

    西南有着庞大并且装备精良的军队!

    西南欢迎身强力壮的爷们参军入伍!

    西南………………

    西南可以做到更多、更好的事情。一连串的承诺还有各种详实的证据使得掌握选票的菁英人士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虽然他们更想投那些更符合他们这些菁英人士胃口的军阀政客,但是他们无法去改变民意。

    一直以来,民众更多的是在这些政客们的忽悠还有转移视线的手法下,呼喊着捐出每一分钱支援抗战的口号,往募捐箱里投入省吃俭用下来的每一分钱,但是真实的事情是这些钱都虽然的确购买了各种武器弹药,却往往用在了自己人的内战中去,用在抢夺每一块土地上去。而民众们仍然需要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仍要精打细算那微薄的收入来养活着自己的家人,仍然要在稀少的工厂中去争夺几个工作名额,仍然要在肥沃的土地上将自己收获的粮食交出大部分给予土地的租赁主和军阀充当军粮,一切都在空泛的口号下一年又一年的重复着,甚至是恶化下去。

    而现在西南将民众的视线拉回到了最根本的生存问题上去,西南虽然野心更大,但是人民生活都不能温饱,枪炮都不能造出,谈何救民?谈何救国?西南的宣传很实际,先温饱,先生存,再谋崛起。

    西南的宣传很有针对性,也富有煽动性,这样一针见血,釜底抽薪地宣传使得不仅西南本地治下的民众呼声达到一个高峰,同时也让着非治下区域的民众对段国学的登基充满着迫切的期待,选票,一张张的投向段国学的名下。

    对于这次大选,有资深评论员这么评论西南此次后制人所表现出来的强力态势。

    这就是他忍隐二十年所造就出来的变态实力,当各路军阀为着中原还有江浙这些传统富庶之地拼争时,他安于偏远山区西南一角,从一颗螺丝拧起,躲在大树底下忍隐不,一点一滴的充实壮大着自己的实力。

    二十年的时间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可以建设起很多的东西,只是这些军阀们没有去关注这些;他们更关注的是自己的地盘扩大了多少,自己手中又拉起了多少连枪都没打过几次的农民军队,自己用从地盘上搜刮了多少钱财去购买枪支弹药扩充着自己的武装,他们甚至愿意投入大量的金钱去纸醉金迷过着挥霍的生活,如果说他唯一的建设就是将自己地盘上的各种矿物还有物资以低廉的价格卖出去,再用这些金钱买回来经过冶炼、加工后的高附加值武器产品,却不愿意投资兴建需要几年才能形成经济效益的工厂还有购买自己看不懂的各种机器设备,而更不愿意出资收揽人才或者是培养人才去学会这些机器的操作。

    二十年所的努力建设使得西南获得到了丰厚的回报,现在纵观整个中国,国内没有一个势力能与段国学治下的西南所抗衡。

    就是那句话——谁与争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