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牛刀杀鸡

第一百七十二章 牛刀杀鸡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爽啊!!!十年前老子就说过,在北方平原上,坦克装甲车的大纵深迂回及突进穿插战术就是未来的展方向和主流战术!!”乘坐在一辆装甲指挥车里,冯军座半探出身子看着滚滚的车流驰骋在中国的大地上。

    冯军座被第三集团军拉过来后便恢复了团长的职位,后因在甘肃的战斗中表现出色,又由于部队扩编,现在的冯军座被提升至了师长一职。别小看他只是一个师长,但这个师是第三集团军中的主力王牌机械化师,装备大量的坦克和装甲车,还有辅助的后勤辎重保障车辆和大量的自行火炮及卡车,而且由于战时的编满员,整个师的兵力过了一万五千人。

    和第一集团军的农根师长一样,这两个家伙都是胆大而又心细的指挥官,都是喜欢用牛刀子突进战术的主,手下的兵也是个个嗷嗷叫的强兵。这两只部队当然被用在最需要他们的地方,只不过这次两人所带领的部队被分开了,冯军座负责从内蒙突进穿插至河北张家口,而农根所在的第一集团军负责解决掉山东境内的日军,第二集团军负责从山西出击解决掉河北境内的日军。

    动用这么大的阵势只解决这两个省份是有点杀鸡用牛刀的感觉,但是作为军队里面的人却认为这样做很有必要。由于这几年部队扩编的很利害,很多部队象吹气球一样迅地组建起来。虽然部队在国内战场上有过一定的锻炼,但大多数是局部的小规模战斗,象这样大型的联合作战还缺乏经验。就连第一集团军在河南境内与蒋先生的几支王牌嫡系部队交手时也出现了各种问题,因此大规模的战斗演练成为了此次作战的主要目地。反而将收复领土作为了次要目地,为什么?废话!!!出动这么几十万人的部队去打四个主战师团和十个丙种守备师团和旅团还打不赢的话几个集团军的大佬们会自己撒泡尿把自己给憋死!!

    第一集团军负责地山东战区的一条宽阔的河流旁,在急促的哨音声下,已在岸边集结地半履带式运输车将身身上的铁柜借着河道的坡度放了下去。这些厚厚的铁柜一入水并没有下沉,而是借用着里面若干个密封仓赋予地浮力浮在水面上,并借助着自身的上的弹力舒展开来,十几秒钟的时间。这些铁柜便成为了若干个浮在水面上的泛舟型漂浮物。

    正当它们要顺着水流向下漂走时,在岸边等待多时地一些士兵跳下河中,麻利的爬上了这一个个的浮舟,迅地将这些浮舟上的动机启动。在内置地螺旋桨的搅动中这些浮舟迅地向着各自预定地地方开去。

    “连接!!”在一名一级士官长的呐喊声中,两个浮舟被数个勾矛所赋予地力量靠拢在一起,而与此同时,在弧线的两头。粗大地连接扁铁被相互扣住。

    “七八号浮舟连接完成!”在一级士官长的确认后,两个浮舟上地战士一部分迅地离开,顺着刚刚铺建好的浮桥跑回岸边,他们将重新驾驶着新的浮舟开往预定的水域。

    “雷达现东边十五公里外有六架飞机向我们飞来!!高度两千五,度三百八!”在浮桥头的几辆车上。两辆越野卡车车身上的收放式雷达天线正不断地转动着,向着天空释放着肉眼所看不见的探测波,而通过巨大密集的连接线路,这两辆卡车上的天线所探测到的数据回馈到旁边的两辆厢式卡车车身中去。通过卡车中巨大的电子设备将信号解码汇编成图像信号显示在车厢中的屏幕上。

    “防空车辆准备战斗,小鬼子。别以为我们现在没有飞机就可以随便欺负我们,老子我正等着你们来开荤打牙祭!火控连。把新装备给接上,我要试试新装备的利害!!”防空营的营长在下达完命令后走出车厢。举起望远镜向天空中看去。

    在他的命令下达后,警戒于浮桥周围的数辆车载四联防空机枪早已备弹等候。每辆车四根15毫米高平两用重机枪正仰待指向天空,而在机枪的中间,高射机枪的射手正半躺在里面,右脚熟练地将射击踏板上的保险杠给勾开,等待着目标的出现。而几门卡车拖弋式的双管并联3毫米高射炮也仰待命,更让人感到不解的是在离防空指挥车的不远处,几名战士正将粗大的光缆连接上两辆履带式装甲车上,装甲车上的后面比其它装甲车要矮一节,上面平躺着两门6管25毫米旋转式射机炮。

    当光缆数据线连接上这两辆装甲车后。负责操纵和补充机炮弹药地战士启动机炮。平躺在车身上地双联机炮迅地抬头。在防空雷达指挥车地命令下仰起密集地身管。而在车身地后面。负责弹药装填地战士将弹药箱直接整个推进供弹槽中。里面地电机会自动带动起装填系统给两门机炮装弹。

    就这样。由15、25、38毫米不同口径地低、中两种高度地地面火力网便迅地形成了战斗力。至于4ooo米高度以上地敌机……由于这是进攻部队不是防守部队。更大口径地防空炮只会是摆设品。4ooo米以上地高度能威胁地面部队只有轰炸机。而且在这样地高度上投掷精度也会大大地降低。最后……你当我们地空军是摆设品吗?

    当六架日军地飞机如约进入到临时渡桥地组建上空时。它们现地面上地中**队便恶狠狠地压低机头象恶狗般地扑来。

    “稳住。各人工操控地防空武器对着当头地两架飞机打。自动火控机炮组对着后面地飞机打。”

    从耳机里传来防空营营长地命令。各防空火力单位地炮口指向了预定地目标。而在防空指挥车中。一阵快地键盘敲动声后。在电子指令地命令下。两辆自动防御机炮也微微地调整了炮身。锁定了自己地预定目标。

    “打!!”

    当日军飞机飞离临时浮桥区还有一千米时,防空营营长一声令下。各火力点喷吐出猛烈地火舌,4联15毫米高射机枪还有38毫米防空炮迅地喷吐着密集的弹丸形成了一道密集的火力网,虽然肉眼无法看见弹丸飞行的动态,但是每5弹药便置放一地曳光弹飞行的光线轨迹也使得人体的肉眼看见一片火力网的组成。而当头地两架日军飞机就向猎物般一样一头钻进了这个火力网中。顷刻间被打中起火一头栽下。

    而就在防空营营长那开火命令下达的那一刻,防空指挥车上的操作员按下了自动火力6管机炮的射电钮,六管机炮迅地旋转起来,以每分钟六千的高射向着后面地两架飞机喷吐着密集而又精确的弹丸。

    对空射击进行防空不仅需要射快而且要密集。同时更要射手对飞机飞行的高度、度有一定的了解,这样才能做好提前量进行火力拦截,很多时候都在考验着射手地经验和心理素质。但是这两辆防空机炮的计算操作员不是人,是新式地机柜式计算机,它们从战场车载雷达和自动防空机炮车上自带的指向雷达侦查到地飞机飞行数据第一时间进行高的交叉计算。计算出飞机飞行地高度、度和飞行方向,从而迅地通过指向雷达给出的指向位置操控着旋转式防空机炮进行预先地提前量射击,配合着高射的六管旋转式机炮给予飞机进行致命的打击。

    这种打击非常的有效,后面的两架飞机被密集的弹丸在空中给打的是凌空爆炸。而还没有等最后的两架飞机反应过来是决定撤离还是继续进攻,两辆自动防空车迅地调整机炮角度。直接送它们到地狱去继续考虑这个问题。

    “爽啊!!!这自动防空炮火力不仅猛烈,而且打的就是准。不过……就是耗弹量太大了点……”防空营营长在初识自动防空炮那精准的射击和猛烈的火力密度后感慨的说到,虽然这自动防空炮的威力和高的效能让他感到非常的满意。但是看到那众多的空弹药箱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一辆自动防空炮车是两门每分钟6ooo的六管机炮,这半分多钟的战斗下来两辆自动防空炮车就消耗掉了一万多炮弹。这消耗量终于让防空营营长明白为什么在以前这种防空炮只用于当时西南的各重点要害单位中进行防空防御……没办法啊,这耗弹量如果没有足够的后勤运能,没打几分钟这玩意就成没有弹药的摆设品了……

    而就在河面上,不远处进行的防空战丝毫没有影响减缓舟桥团战士们的修建浮桥的度,战士们仍然麻利而又迅地连接着一个个的浮舟,当最后一个浮舟将整座浮桥给连接上时,一直在岸边的舟桥团团长看了下时间。

    “四十五分钟修建好一座长度二百九十米的临时浮桥,这个度还要再加强训练……通知战场指挥部,舟桥团已建立好浮桥,请安排各单位迅通过。”

    而在八公里外的尖刀营中,几十辆水6两用装甲车正迅地渡过另一条不是很宽阔的河面,它们的任务就是在舟桥团的前方为舟桥团护驾侦查,如果前方有日军部队前来威胁到舟桥团,它们将进行最坚决的阻击以争取时间。

    “营长,在前方五公里外现一个大队的鬼子!”从最前面的战场突击车上传回来最新的侦查情况,这些战场突击车经过改良后,在车体的四周装上了简易的充气气囊,车底处也安装上专门的收缩式气囊增加浮力,再加上战场突击车本身就轻巧,这些在地上能飞乱窜的山老鼠们又获得了渡水的能力。

    “真的?你们在那继续侦查,我们立即赶到!”尖刀营营长一听就来兴奋了,一个大队的鬼子,和自己的加强营撞上,直接作战兵力对比是1:3,人数上虽然吃亏但是自己这边火力强大和防御性又好,别以为这边兵少就不能欺负它兵多,没啥说的,吃了它!!

    很快,尖刀营装甲车卷起的烟尘很快被日军的侦查部队所现。只是现也没用,日军的侦查部队还需要跑步回去进行汇报,而这边,通过战场突击车上传回来的地形、人数、还有日军队形的各种资料便已让尖刀营营长获得了第一手地资料。

    凭借着这些资料。尖刀营营长立即下令趁着日军还在密集编队行进的时候射一轮车载的1o7毫米火箭炮进行覆盖打击,力求第一轮打击便打乱日军的部署。

    果然,在飞行五公里后呼啸而至地近百火箭炮的打击下,日军的队形立即被打乱。虽然伤亡数字暂时还不清楚,但是绝对能让鬼子们头晕脑涨乱上几分钟,而趁着这几分钟,装甲车队快地展开队形,在营长和副营长的各自带领下向着分配出地预定战斗位置扑去。

    在最前面的突击车上。日军的子弹乒乒乓乓地打在突击车的防弹钢板上,这辆突击车一直躲在几灌木从旁侦查着日军,被日军在一千米左右识破了它们的迷彩伪装,由于这支大队地步兵炮还没有展开。因此日军便用密集的步枪排射试图消灭这个侦查者。

    “开车!开车!!Tmd,***鬼子。既然暴露了就别躲着了,上前捞上一把再走!!”一直用望远镜观察鬼子的侦查兵在鬼子们突然装弹时就感觉不对劲。急忙缩回了车体中去,果然。一阵密集地子弹击中车身钢板的声音让他知道他躲过了致命地危机。随着驾驶员动引擎,强力的动力系统所产生地扭矩力带动起驱动轴和防弹轮胎。巨大的扭矩力使得防弹轮胎在地面上飞地旋转带起刺耳地摩擦声和砂石尘土,不一会战场突击车再次疯狂地在这片平原上窜动起来。

    在车身剧烈的晃动中侦查员和通讯员着两个兼职地射击手熟练地将武器上膛,推开保险准备射击,而就在此时一阵熟悉的呼啸声传入三人的耳中。

    “**!!!火箭炮,快闪!!!”

    驾驶员立即旋转方向盘,疯狂的山老鼠立即掉头向另外一个方向开去,巨大的离心力使得突击车一边翘了起来,前后两个车轮飞地在空中旋转着。虽然场面惊险,但是经常玩这一招的驾驶员根本不担心自己的操作失误,而身后两个搭档也在安全带的保护下尽量地将身体倾向翘起的一边压住车身。

    就在日军正纳闷这辆跑的飞快样子又奇怪的小车子在气势汹汹地向前冲了一段后为什么又向后调头就跑,而这时天空中传来凄厉的呼啸声。日军的指挥官一听这种呼啸声就暗道坏了!

    在内部传阅的战报中日军指挥官得知,原中国西南军队装备了一种名为火箭炮的新式武器,这种武器可以短时间密集射,覆盖区域广阔,对无防护的步兵杀伤性非常巨大,当即各级中队长们便声嘶力竭地命令着所有部队散开隐蔽。

    要说鬼子的军事素质还是相当不错的,在得到命令后鬼子们没有四下乱跑,而是依托着道路两旁的各自地形就地卧倒寻找掩护。可虽然步兵们得到了一定的掩护,但是作为辎重运载拖运的马匹便成为了四处飞溅的破片还有碎石最好的肆虐对象。

    “开回去!!开回去!!趁着这个时候捡水鸡打!!”突击车上的通讯员和侦查员异口同声的喊叫着。只见突击车再次做了一个倾斜旋转调头后又一次地向鬼子们扑去。

    “下次侦查的时候车头别直接对着鬼子,车头要横向对着侦查对象,要不想跑路都难!!”侦查员在提出自己最后一个建议后便专心**着手中的38毫米榴弹机枪,向还在晕头转向的鬼子倾泻着更多的爆炸物。

    “围点打援?这是个好战术,这一带鬼子的碉堡群火力配置强大,相互支援形成犄角,易守难攻,如果要强攻还真要费点工夫,但是如果在攻击这里时鬼子派出增援部队过来支援那就最好了。”已经升任置营长的石继平轻松地向着身边的陈立新说到。

    “就这么牛?要知道这里可是鬼子精心部署防御的体系,里面大大小小上百个碉堡,不仅有一个装备精良的大队鬼子,而且在外围还有着两千多人的伪军进行辅助防御;更加令人吃惊的是这里不仅有着八门步兵炮,还有三门1o5毫米口径的大炮辅助防御。甚至还有数量不明的37毫米地反坦克炮和反坦克枪!!就这么打进去,我怕吃亏……”陈立新想劝阻石继平的攻击行动计划,因为在他看来,即使是石继平的加强营有着这么上千人。但是这上千人缺乏足够的坦克装甲车这些进攻与防御地大凶器。

    “我纠正你三个错误的地方。第一、负责攻击的部队不仅只有我这个营,还有另外的一个营会从另一个方向同时向这一带攻击,更不用说在身后还有团部地一个营兵力在做支援;第二、虽然我们是轻步兵师,缺乏坦克等重火力武器。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就缺乏步兵摧毁硬式目标的火力装备;第三、我们有着额外的增援。最后告诉你一条,日本鬼子修建的这些炮楼和防御体系已经过时了,它们更大的作用只能是防御住缺乏重火力攻击手段地游击队,而在我们的眼中,这些碉堡就是一个个活棺材。还是刚才那句话。这一带的碉堡防御群我们吃定了,如果石家庄的鬼子出来增援那我们还有一个营地部队正等着它们过来一起吃掉!”石继平前面微笑着做着解释,说到最后一句时脸色仍然带着自信的微笑。

    “自走火炮,向里面打个招呼。我们来了!”石继平轻轻地向着通讯器送着命令。

    在后面前来支援地师属炮营重炮的怒吼声中,一个个碉堡被精准地炮弹给摧毁。这些只能防御没有重火力武器游击队的碉堡在几十公斤地高能塑化炸药面前象纸糊的一样被轻易摧毁。而在炮击后,坦克开进至碉堡群外围。用着直射榴弹或者是穿甲弹定点摧毁剩余地半埋式地堡。而步兵则跟进清除一切试图摧毁坦克车辆的步兵和干扰对方反坦克武器的射。

    “前方两点钟方向,现半埋式火力点。由于角度太低,坦克炮不好摧毁该火力点。请求空军增援,标识颜色为红色已标出。”在前方负责攻击的黄毛通过通讯器呼叫着新的增援,不一会,从天空中传来熟悉的凄厉嘶鸣声,而一些战士已经熟练地躲避在各种掩体中将耳朵堵上,等待着那一声巨响和震动的来临。

    而当凄厉的嘶鸣被巨大的爆炸声所掩盖后,石继平向仍在张着嘴惊讶不已的陈立新说到:“看到没有,这是我说的额外增援。这里的防御体系根本就没有专门的防空武器存在,打这种只能防御轻武器部队低防御力的碉堡群,我说过,这些碉堡群就是鬼子最好的棺材。”

    河北作为日军重点占领的一个省份,早在占领初期便极为重视联防碉堡群的建设,虽然这些碉堡群极大地制约了当地反抗武装力量的活动范围和生存条件,可是当这些只能防御轻武器部队的活棺材遇到了重武器时便只有梁断砖碎的下场,脆弱的防御根本经不起重武器的摧残,而日军所配备的37毫米反坦克炮只能给皮糙肉厚的坦克挠挠痒,留下一个个白点凹坑或者是爆炸后的烟痕,丝毫不能起到鬼子寄托希望的作用。

    “现在部队在此次作战中所进行的更多是定点攻坚和清除任务,日军在此的兵力匮乏,刚刚勉强能做到防御,根本没有多少可以进行增援作战,战斗进行的很顺利。但是通过打扫战场后我们现,这里的鬼子早在去年就逐渐换防,现在守备这两个省份的鬼子多是一些在朝鲜征召的二鬼子。”由于黄林上北方坐镇指挥,老将杨文生便充当起段国学的幕僚参谋。

    “二鬼子?”在思索了一阵后,段国学抽出了一份日军海军最新动态的情报文件,上面写着“虎!虎!虎!”

    ps:昨晚公司内部打球,打完吃晚饭喝多了点,今天中午赶到公司一开书页,吓我一跳,昨天才76张月票,一下子就冒到了1oo张整……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