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优秀士兵

第一百七十五章 优秀士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连长,那些学生又来了。”一个战士在石继平报告进入石继平的房间后汇报着让石继平有些头疼的消息。

    “怎么又来了?”

    “没办法连长,谁让你是战斗英雄呢……”汇报的战士有些忍不住自己的笑意说到。

    “就击毙了一个师团长,而且还不是面对面的击毙,我都厌烦了这种没完没了的接待了!!”石继平有些忿忿地抱怨着。

    “得了,石头,我这最大的战利品也就是一中佐的军刀,你那可是上将的军刀,我看了都眼热。”房间里的另外一人陈立新挑挑眉毛看着悬挂在墙壁上的

    “少来,老陈,我知道你对这把导眼热,但是这是总指挥特批的战利品,我要当传家宝的。”石继平看到陈立新灼热的眼光后急忙护住自己的战利品。

    “切!!一个师团长有什么了不起,到时候我要拿日本天皇的军刀来你这比划比划。”陈立新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忍不住地再看了一眼后才将视线转到桌面上的地图。

    “你就死鸭子——嘴硬把你……老兄弟几个盯好他了,别让他一直盯着我们的战利品。”石继平抓过椅子上的军服一边穿着一边向在场的黄毛等几位老兄弟警告着。

    “快走吧你……”黄毛把桌上的武装带扔给石继平。

    看着石继平匆匆地走出房间,房间剩下来的几位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在桌面平铺着的地图上。

    “现在国内收复战役已经进行到最后的阶段,可我们还待在这里数星星,我有些讨厌这样的生活。”黄毛看着桌面上深深插入东三省地几支箭头忿忿地说到。

    “算了吧。黄毛。我们大家哪个不是见到硝烟就兴奋地人。只是关外地战斗我估计我们是没戏了。”陈开聪无比郁闷地说到。

    “为什么?”陈立新有些不解。

    “虽然东三省地地形和密布地森林就是为我们第六军所准备地。可是我感觉即使我们再怎么适合于这种山地作战总指挥也不会用上我们。我们第二集团军组建最晚。配置地武器装备也比其他两个集团军要慢。而且在重型火力武器上也少很多。这东北日本鬼子也经营了十年了。很多防御阵地都是钢筋混凝土地。16o毫米地重炮打上去都有些吃力。更不用说我们集团军装备地大多数是125毫米地火炮。派我们上去有些不吃劲啊。”陈开聪剥着桌子上地花生说到。

    “那就把我们第二集团军放在这里当摆设?”陈立新也有些急了。

    “别急。而且我听参谋部地熟人说。我们第二集团军似乎有其他地任务。很快我们就要开拔了。目标暂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很明确——向南。”

    “向南?南边不都已经收复了地吗?”陈立新经过一段时间地恶补。虽然只是当个见习排长。但是对于他来说能指挥这样一个排地兵力已经让他很开心了。

    “不知道,但是从我们第二集团军的主要装备和作战技能及战术演练上来看,我们第二集团军是倾向于山地作战和丛林作战的部队,特别是热带雨林部队。”

    “有区别吗?”

    “有!!!第一集团军装备除近卫师之外就属他最好,各种坦克和装甲车及重火力装备就属他最多最全,甚至还装备有32o毫米的巨型破甲重炮,而且作战思想也是击中一点的拳头碰撞。这第一集团军一出基本上打的就是大会战和大决战。机械化部队高穿插合围,重火力清洗压制。在东北,还真就需要这样的重型机械化集团军作战。所以打东北。第一集团军肯定是选。”

    “还有呢?”

    “第三集团军军长是谁?是白建生。头脑聪明思维敏捷,战术灵活多变。手下地兵和将也多属这一类,装备由于在西北干的不错。最先装备了直升机地6军航空兵,比第一集团军还要早,我看作战总参谋部派他们去是为了快支援和对残余部队的清剿,这是他们在西北练出地本事,做这活比谁都熟练。虽然重型坦克和重火力不多,但胜在轻型装甲车和卡车众多还有直升机蛙跳式战术运用熟练,四扑火和抢先制敌是他们的长处。”

    “那我们呢?我们第二集团军呢?”陈立新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地集团军是支什么样的部队。

    “我们?我们是属于两者地综合,或者说是一支比较纯粹的轻步兵部队。”陈开聪的评语让陈立新有些失望。

    “老陈,别失望,我们第二集团军的优势别的两个集团军还没有呢。”洪阿根的话语再次挑起了陈立新的求知欲。

    “如果说第一、第三集团军的战术还有打法都是建立在武器装备的前提下,那我们第二集团军就是比较传统的轻步兵部队,重火力装备少,但是对后勤要求也要求少,而且我们的步兵你也看到了,是比较属于忍隐和综合素质较高的一类,不管是攻还是守都有我们自己的绝活。说个简单的比喻,我们的兵都是可以独立作战的部队,更适合于小规模的袭击和小区域的联防,从几个人的巷战到一个连的突击作战我们可以随时变化多种进攻和防御战术。”

    “恩,怪不得我以前就感觉你们的打法很熟悉,从单兵到营连级混编都得心应手,不过总参谋部为什么要把我们给编成这样的一个集团军呢?”陈立新在理解后又现新的问题。

    “战术需要!中国的地形复杂多样化,不可能每一支部队都适合于其他的地方。对于西北那样的地形虽然我们也能升任但是缺乏轻装甲车和卡车地机动性,北边的平原也更适合于第一集团军的集团冲击,只是南方……水网众多,山多坡陡路窄不利于机械化部队地作战。到头来,还是需要一支比较传统的轻步兵部队进行作战,你没看到吗。我们单兵武器是最多最丰富的,就是兵源也是南方人居多。”

    “原来如此,不过南方没仗打啊……”陈立新有些不甘心。

    “谁说没仗打,我看总参调我们回南方并不只是休整,我看我们马上有仗打了。”

    “打哪里?”

    “越南或者是台湾。”

    “香淑,你们慢一点。”在北平大学的校园里。一个男孩正一路小跑地跟在几个学生的后面,口里不时出劝阻的声音。

    “袁学位,不是我们太快了,是你太慢了。”前面地一个女孩转过头来,大声地回答着。清脆好听的声音证明着她在跑了这么久后还保持有着很好的体力。终于,当几名学生跑到礼堂时这里已经汇集满了其他的学生,人山人海的挤都挤不进去。

    “都怪你啦,跑地这么慢,你看现在我们来晚了根本进不去。”那个叫香淑女孩在试图挤进礼堂几次都失败后回头责怪着拖后腿的学生。

    “不就是个战斗英雄吗?用的着这么兴师动众吗……”被责怪后袁学位小声地嘟哝着。

    “你说什么?人家可是打死日本第六师团长的英雄呢!!”听到袁学位的嘟哝声女孩子就不乐意了。

    “再怎么是个英雄也只是个大头兵,他知道什么是黄金分隔吗?他知道什么是函数代数吗?”袁学位干脆光棍一点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这人……”女孩刚想出言驳斥他时礼堂里传出来了雷鸣般的欢呼声。

    “怎么了?生什么事了吗?”女孩丢下男孩急忙问着前面的人。

    “里面的人说,明天大家可以参观部队。”前面地一个男孩子回头告知着后面的同学刚刚得到地好消息。

    “真的,那太棒了!!!”女孩听到后也陷入了狂喜当中……而在欢喜地众多学生中,只有这么几位并没有显的很兴奋。他们相比其他同学更为冷静,这其中就包括这那位袁学位。

    第二天。学生们纷纷起了一个大早,早早地就赶到操场这边等待着部队大营的开放。上午九时。学生们好奇地进入到了部队设置地参观区内,由于这类的参观多了。部队也有经验了,组织起来很有条理。哪些是要保密不能看的,哪些是要让民众们多看多了解鼓舞民众抗日情绪的都很清楚。

    “你好,请问这些武器是你们卖了多少国家资源买回来的?”参观的人群中,突然一个参观者出言问着负责说明和解释的士兵,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很清晰,大家都听到了这样一句带有指责意思在里面的问话,众人将视线顺着声音的来源处寻找,看到的是那位叫袁学位的学生。

    “这位同学,我们的武器都是我们自己造的,不是买的。”负责解说的战士回答着。

    “你们自己造的?那你们都了解这些武器吗?或者说,你们真的懂得这些武器的使用方法吗?”袁学位的问话带着明显的不信任。

    “你是说我们不懂用这些武器。”战士有些愠怒了。

    “是的,我有些怀疑,这些车辆、这些装备,明显是需要一定知识才能操作的,我知道我们中国很多的士兵都是文盲,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来怎么去操作这些东西。”袁学位的话语已经很明显了,是那种浓浓的不信任和质疑。

    “看来这位同学对军人有一定了解的啊。”黄毛从旁边走了过来,因为他也是光环四人组中的一个,自然需要出面接待着参观者。

    黄毛走过来后也没有多说,把参观桌上的武器给推到一边,将那个战士招过来,掏出战士身上随身笔记本摆在桌面上,再向袁学位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多说没有用,这位同学你现在随便说点什么,我们这位战士做个记录,是不是文盲自然就知道了。”

    黄毛这一手让参观者们都兴奋起来了,看到对方敢这么做倒让袁学位有些惊异,不过很快他就随意念出了一段话语,只见战士很快地写出了袁学位口中所说的话语。

    见到战士能快地记录下自己所说的东西,袁学位感觉有些不自然,嘴里的话越来越慢也越来越乱,记录的战士战士明显感觉到语句的不通顺拧起了眉头。

    看到战士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文字,袁学位也知道自己的质疑失败了,但是很快,他又提出这些战士是接待性的战士,是有准备的。

    面对袁学位的再次质疑,黄毛没有太多的解释,只是得到消息的洪阿根赶了过来,看到事情的展过程后招过来火力排的两名爆破手。

    “前方目标残余支持立柱,要求爆破后定向倒于东面,角度位置以北九十度。目标材质烧砖水泥砂浆,高度四米,粗度六十乘六十,最小爆破需求钻三个直径3公厘孔洞,深度二十公分,每处放置炸药三十二克,位于东北、东南前两处斜角钻眼优先爆炸,一点五秒后向南爆破点爆炸,此处装药为五十克,利用爆炸推力将目标向东倾倒。”爆破手在快地计算出定向爆破目标的主参数数据后在黑板上用计算公式演算出爆破要求后立即操起工具出动。

    没过多久,在两声不是很大的爆破声后,没有太多的粉尘和硝烟,那个被摧毁建筑中仅剩的立柱也轰然倒下,不过让大家感到惊奇的是,立柱真的就向那两个战士所计算的那样如约地向着东面倒去。

    看着倒向东面的立柱,所有的参观者都被精湛的技艺给震住了,而一直自豪于自己知识的袁学位也被黑板上密布的公式和计算震住了,在他看来这些毫无文化的大头兵们居然有着比自己更为丰富的知识和更加专业的数学知识。

    “各位同学,我知道你们都是中国优秀的学生,要知道,我们这些战士很多只是刚刚摆脱文盲的士兵,其实能做到这一步也是受到过专门的培训,如果要真的和各位相比肯定是不如你们的,只是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大家,我们不是以前那些不知道为什么打仗的兵,我们是有理想,有信仰,有文化,更有专业知识的现代化士兵!不是身体合格就能参加我们部队的,我们更需要的是头脑合格的高素质士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