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八十章 国民调查

第一百八十章 国民调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苏俄,这个拥有着世界上最庞大国土的庞然大国,其自从沙皇时期便对领土有着一种偏执狂一样的嗜好,而且由于西伯利亚酷寒下的严酷生存条件,这里人口非常稀少,当时的俄罗斯向西伯利亚及远东不断流放出各种囚犯,这些囚犯本身就具有穷凶极恶的本性,配合着手中的利器不断蚕食着这片土地。

    满清时期在“宁予友邦,不予家奴”的大巫婆慷慨的“赠送”下,又被“转送”出上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其中就以俄罗斯取得最多。

    在去年,苏联红军借口防范日本军队行动,入侵中国漠河一带一百多公里,如果从中国后世的地图上看,就是鸡头那个鸡冠顶端被活生生地给划了一条线——没了。

    不过这张从后世携带过来伴随着段国学二十多年的地图终于在段国学最后的注视下,置于打火机的下方,随着黄色妖异跳动的火焰下变成了一片黑灰。段国学将这些黑灰丢入只允许自己进入的密室垃圾娄中,用着扫把棍将这些黑灰绞碎,随着这这些黑灰的毁灭,中国的版图将从此不再是世界上最仿生形像的国土外型,而将要变得更大、更不可预知,边境的范围,将随着中国的大炮和战车履带延伸出去。

    按时间计划走出密室后不久,段国学便开始今天的工作。

    “民心所向!民力可用!”阳桂平拿着今天的报纸走进了段国学的办公室,高兴地宣读着报纸上地内容。

    “桂平,什么事情这么高

    “是今天的报纸。上面对苏联入侵我国领土做了一项调查,民众们对苏联占据我国黑龙江及内蒙古地一部分领土表示出了极大的愤慨。纷纷愿意和同意对苏联宣战收复失地。”阳桂平递上今天地报纸,报纸第一版的下方便是此次调查的数据对比。上面显示着六成的民众同意对苏联开战收复失地。不过让段国学注意的是另一个数据,反对地民众也占据了两成五的比例。

    “详细的调查数据分析表呢?”放下报纸,段国学向阳桂平询问着更详实的原始数据材料。

    “在这,按你的意思,这次的全国普及调查采取了不记名地方式。但对调查人的身份和收入情况也做了统计。”阳桂平递上来一份用机密二级文件袋包裹着的文件。

    打开文件袋,从牛皮纸中取出厚厚地调查分析资料,段国学将它放在办公桌上仔细地研读起来。

    这次地调查涉及全国十几个省份。随机地抽取了七百多个县。五十几座城市作为调查区域。人口近亿人。规模之大属中国次。此次调查地主要内容是对民众地生活、工作、农业收入、医疗卫生、教育普及情况及年龄、住房、饮食和对当前一些事物和民众最期盼改善地十几个问题做出不记名地调查。

    在几十万名工作人员、近百万名初中以上学生地努力工作下。历经两个多月地时间。从各个基层单位逐级统计汇总数据交到最后地执政人手中。

    在这次地调查中。有79地民众对目前地生活还有收入填写了比以前好。91地民众填写了认可新政府地各种行政措施。99地民众对新政府最期盼地事情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在军力方面。虽然有着六成地民众支持对苏宣战。但段国学注意到。这些支持宣战地民众大多数是早期并入原西南治下地地区民众。而不支持及持观望态度地多是并入时间不久。还未能享受更多收入实利地民众。

    “数据准确吗?有没有虚假地统计量?”段国学关上卷宗。向阳桂平问着这份数据地最核心情况。数据出了人为地虚假操作。那么这个数据即使是再完美也将是灭亡地开始。

    “虚假数据经过复查在百分之五以下。数据误差估计在百分之五以内。”读过初中地人都知道。错误可以避免但误差不可避免只能减少。但是虚假谎报则是工作态度上不可原谅地害国害民。

    “虚假数据统计居然有百分之五。二十分之一……这个比例有点大了……”段国学习惯性地用着手指敲击着桌

    “这些虚假数据的统计单位我们复查过一批,很多是刚收复的县市,这一带我们手上经过我们自己培养出的基层领导干部不足,很多地方还是沿用原先的基层干部,因此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这些数据上如果调查地区的自有工作人员越多,数据就会越详实和越准确。”阳桂平实话实说着。

    由于地盘扩张的有些快,在西北和江南一带的情况还比较好,原西南在收入这些地盘时有着足够的民政工作人员充斥着新地盘上的各个县、乡甚至是重点村落的基层管理干部,可随着地盘的扩大,基层管理干部开始出现了缺口,特别在一些偏远、贫困的县、乡区域,很多当地的管理机构只是换了一个招牌,而其内部的管理人员及体系仍沿用以前老一套的班子机构。

    “新基层干部的培养及培训工作目前开展的怎么样?”

    “针对新并入省份中挑选出来的培训对象人员第一、第二期的紧急培训学习工作已经完成,目前这些人员已经充斥到这些省份的基层岗位中去,只是由于是紧急培训的,文化程度和生活经历不足,工作热情虽然是很高,但工作经验并不丰富,对待一些问题还是比较简单粗暴。”

    “我们自有培养的工作人员呢?”段国学指的是一代半中那些比较成熟的民政工作人员。

    “有,但是比例还是太稀少了,特别是经过后面两次地大规模扩军建设。为保证军队的现代化战斗力,军队吸收掉了很多一代半和二代力量。留下来地合适人员并不是太多,再加上科研系统单位和生产单位的分流。我们真正可培养地苗子并不多。”

    阳桂平无奈地说着,虽然他很希望有着更多经受长期系统培训的学生还有骨干进入民政体系,但是却无奈当时需要这些学生骨干力量进入到军队和生产体系当中去,毕竟现在的军队和生产单位不是以前那种四肢健全拿得起枪锉得出零件就可以上岗的时代了,现在的军队和生产单位很多关键部队和关键生产单位都需要大量有着文化知识人员才能操作运行起地。而且这些部队和生产单位有无一例外地和自己的民政工作中需要几年的时间去做适应性的培养和训练。

    “缺人才啊……”段国学无奈地叹言说到。这卅载战略中自己和原西南工作人员苦心培养出这么多的学生和优良人才,可是被中国这么大片土地和庞大的人口基数一稀释,怎么看都是那么地缺稀。

    “总指挥不用担心,即使是目前民政建设中基层单位人员缺乏,但总体上民众是认可我们的,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打一场民族复兴地战争。人才的流动倾向还是需要偏向军队建设和科研生产单位这两个方面地。”阳桂平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人,他最早成为段国学身边地幕僚,辅佐着段国学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现在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虽然已经年近六旬。可长期地幕僚工作使得他深知什么是战略性需要优先处置的,什么是战术性需要暂时舍弃的。

    “算了。再等个一年半载,二代人员中的新生力量也将成长成为新的顶梁柱。而几年前纳入的西北也逐渐稳定,当地人员、人才的培养也要走出第一代人员,人员的压力也正好能缓解今后的大规模战争及土地并入需要。熬吧,这枪炮武器的生产我们已经熬过来了,只是这人的培养还需要再熬个一年半载。不过桂平,民政建设的资金够吗?”段国学在感慨完后问起了下一个他所关注的问题。

    “还行,虽然前段时间资金链由于新地盘的并入产生了一定的短缺,不过我们前段时间向德国卖的那批武器是用真金白银换回来的,而且通过我们治下的犹太民众,现在我们也可以向美国的一些犹太人控制的银行进行贷款,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我们目前的资金缺口,不过总指挥,这武器出口的利润实在是太大了……”阳桂平有些兴奋地搓手说到。虽然他知道最初的时候,当时的西南还需要向德国购买一些武器装备,可到了后面西南的工厂向国内军阀出售一些淘汰的武器利润虽然高,但现在中国向德国这些欧洲列强出售更为先进的武器时,这种暴利让他感到高技术附加值所蕴藏下的暴利利润是多么的可怕。

    “嘿嘿,军火还有毒品利润永远是最高的,只是毒品象老鼠过街般的人人喊打,可军火利润就是你情我愿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桂平你不用担心,德国人使用了我们的生产出的武器,他们会象一个刚尝试过毒品的人一样会疯狂爱上我们的武器,你等着吧,还会有更多的黄金订单飞过来采购这些武器的。”段国学嘿嘿地笑着,眼前的那些文件就似乎象那些代表着黄金一样的订单。

    “那好,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我那去工作了。”

    “嗯,辛苦你了。”

    送走了阳桂平,段国学叫进来负责秘密情报部门工作的黄培录。黄培录不同于他的弟弟黄培亮,培亮现在已经是生产建设单位中的第一把手,无限风光,但培录相比之下就活在阴影中一样,无人知晓也缺乏阳光,虽然长像上两个双胞胎兄弟相差不多,但面无表情的他和弟弟那阳光灿烂的笑容相比判若两人。

    “总指挥,你找我?”即使是面对着段国学,培录也是面无表情。

    “嗯,4号计划进行的怎么样?”对着跟着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冰冷面孔,段国学早已经习惯了培录的冰冷表情,他深知培录冰冷表情下那颗火热的心有多炙热。

    “按照目前的进度,我们已经利用两种物品的特效成功的让物品销售地点的黑势力享受到了巨大的利润,目前已经各方都已经开始需要大量的货源以保证销售的稳定性。通过我们向美国、英国还有日本、法国等国的走私渠道,我们已经将最近的货物给运送了过去,现在正在通过当地的势力帮派消化这些东西。”

    “很好,什么时候钱能到

    “下个月初,第一笔经过洗白后的资金将转入我们国内,金额在6oo万美圆以

    “经手的人员都可靠吗?”段国学问到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虽然这钱来的很多很爽,但是这钱不象另一种不可见光的传销手段收敛的钱财,传销经过这么十多年的繁衍生存,已经在美国及西方列强中扎根生存了下来,从入会到分赃再到洗钱转回国内,都演化出有着自己一套非常合法化的手段。而现在这种钱很容易遭到列强警察部门的打击,因为它有着非常不好的外衣——毒品。

    “摊子铺大了,经手的人员是增加了不少,但是我们也加强了经手人员的保密性和选择工作,总指挥你也知道,有些事情只要是批上国家大义的外衣,很多暗桩人员根本不管我们运送的是什么。更何况在这里面,我们还选择了很多当地的黑社会人员进行物品的转运,他们掺夹在里面也对我们的人员起到了很好的掩盖作用。”黄培录淡淡地解释着。

    “货源怎么样?稳定

    “为了保证货源的来路与我国无关,我们选择了总指挥要求的金三角一带作为货物的主生产地,经过在当地几年的大面积栽种,目前我们能保证足够的货源供应量,只是当地地处深山区域,交通非常不便利,不方便我们货物的转运,不过我们已经着手做了调整,半年之后运能不足的问题将得到解决。”

    “目前对海洛因还有冰毒的危害还没有形成公论,世界上的人对毒品的认识也只停留在大麻和鸦片上,你们做的好,我们不仅要在公开的战场上动一次战争,我们还要在暗地里也动一次隐形的战争,当年列强用大炮轰开了我们国家的大门,带进来了屈辱和鸦片,现在我们也要用着自己的手段,去打一场新的鸦片战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