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争夺油站

第一百八十二章 争夺油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哔!!!!”凄厉的哨音透过含着血腥气息和硝烟气息的空气想四周传开,四辆坦克碾压着已经冰冻坚硬的雪地向前开进,一群身着苏军冬衣的士兵从各个隐蔽的地方跑出来,呼喊着“乌拉!!!”的口号跟随着坦克车向着前方的死亡之地奔去。

    “步兵放进五十米再打,4o火箭筒一百米外干掉敌人的坦克,注意节约弹药,狙击手注意重点目标的射杀。”在村外,集团军特种部队的中队长看到从村子里涌出来的苏军后向四周的战士们传达着作战命令。

    “队长,为啥我们不能和其它中队那样继续深入敌后干破坏任务啊?我们是特种部队,用来打这种地面阵地仗有些大材小用啊……”一个战士有些不甘心地说着。

    “李长修,你小子知道啥,看到后面的油料站没有,再好好看看这附近的地形。”这名战士身边的小队长白了一眼这名战士。

    “有啥区别吗?我看不出来,而且就这五千吨的油料站对于我们那些吃油象老虎的坦克来说这点规模根本不算啥。”李长修有些不以为然地说着。

    “笨脑子,你仔细看看油料站的位置,虽然这点油料供应量对于我们来说是少了点,可周围还有足够的山体进行深度挖掘形成一个大型油料库。再看看九点钟方向的那片空地,那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大型机场!!”

    “有点明白了……”

    “放心吧,以后还有任务出的,虽然这次打的有些不是我们的专业,但你我也都是从普通步兵走进来的,你还别说,几年没打这种阵地仗,还真有点怀念呢。”小队长半探个脑袋出去。快地观察了一下苏军推进的情况后将自动步枪下地榴弹射具的保险打开。

    “没事,队长,我只是唠叨一下。这对面的老毛子太弱了,我打起来就和瞄靶子一样打。”

    “哈哈,那不是老毛子兵太弱,而是你太强了。”小队长听到战士的话也禁不住轻笑起来。这用特种部队的人来和对面这些缺乏重火力的部队打逐层防御战是太欺负他们了,没有多少重火力的支持。而且战士们枪法准。几枪过去撂倒几个毛子兵后立即更换阵地,等毛子兵地迫击炮炮弹飞过来时早就跑得没影了。

    “轰!”“轰!”两声接连地巨响,跑在前面的两辆坦克被4o火箭筒精确地给干掉,爆炸引的烈火和浓烟卷杂着寒冷的空气翻滚上天空中。

    “还有两辆。注意安全!!”小队长将自己地身体往隐藏地位置再缩进去一些。对面坦克地火炮在很远地地方就已经威。不过由于威力不大。也没造成什么人员地伤亡。由于一开始对驻扎在这里地这个团地重火力配置情况从油料库解救出来地老乡那里了解到不少。因此也是队长敢于在此和一个团地敌军火拼地原因之一。

    “开火!!”临时阻击阵地上地一声令下。火箭弹、枪榴弹、子弹精准地飞向苏军攻击部队。

    能入选特种部队地士兵在枪法上肯定是有着过人地本领。李长修从起身反卧。到预判断目标、出枪、射击等一系列动作是干净利索丝毫没有拖泥带水。跨时式自动步枪射地五子弹精准地放倒三名毛子兵后李长修立即转移阵地。虽然从之前地战况上看。苏军地迫击炮在这种快射击下很难命中目标。但作为一名特种部队地队员。长期地训练使得自己已经有着条件反射般地行动神经。不在同一个地方持续射击已经成为了特种部队战士们良好地自我保护习惯。

    最后两辆地报销使得苏联士兵失去了最后地掩护。在后面政委指挥地机枪下威慑。苏军士兵只得呼喊着自我壮胆地口号向着对面蜂拥攻击。

    一路翻滚来到十来米外地预选射击区域。李长修再次快地判断、出枪、射击。清脆地枪声下。瞄准缺门、准星、和目标三点一线上地物体迅地被拥有优先通过权地子弹给击倒。红色地血液染透伤口附近地棉衣后留在洁白地雪地上。形成一片片地乌红污染着洁白地雪景。

    而在对面地苏军团长彼得洛夫则是一直处在震惊及疯狂地心情下煎熬着。经过这么几次地试探。彼得洛夫也摸出点名堂出来;对面阻击地人数并不多。也就这么五十多号人。但是就是这么五十几号人马居然将自己一个团地兵力压制地死死地。

    这些人似乎全部装备着轻机枪(其实是自动步枪)火力猛烈,但是在经过两次的试探攻击下的惨重伤亡让彼得洛夫感到嘴巴苦,这几十个人不仅火力猛烈,而且枪法也绝对的精准,彼得洛夫在望远镜中看到,很多士兵被精准的子弹击中胸部或者是头部,被击穿的头颅向雪地上喷洒着红白之物刺激着自己的眼球。

    “彼得洛夫,为什么让战士们退回来?!”政委安德留沙怒气冲天地闯了进来,在他看来,刚才的攻击已经突进到了离中国人几十米的距离,只要能再努一把力,凭借着手中的人数,他绝对有信心将这几十人给撕成碎片,只可惜功亏一篑,部队仍旧是在最后的那几十米外止住了脚步。

    “安德留沙政委,对面的敌人非常的厉害,我们不能拿战士们的生命去冒险。”彼得洛夫向暴怒的安德留沙解释着自己下达撤退的命令。

    “厉害?!笑话!!!中国猴子从来就只会舔我们的战靴,现在你马上组织新一轮的攻击!!!现在已经是中午,我们必须在下午三点前夺回油料站!!!”

    安德留沙已经有些失去控制,几年前的大清洗,安德留沙小心翼翼地躲过一次次的清洗浪潮,坚决而又快地站在清洗者的这一边,这不仅使他幸运地不成为被清洗者,同时也一步步地走到团长政委的这个职位上。

    “安德留沙政委。请你冷静!!你要清楚的知道,对面地那些中国士兵绝对不是传统的见到洋人就跑的辫子兵,请你仔细看看,对面的这些士兵枪法不仅准确而且装备武器优良火力猛烈,我们几次攻击都受到精确的打击,伤亡太大……”还没等彼得洛夫说完,一声枪响过后。彼得洛夫只感到自己的胸口被什么狠狠地撞了一下。而安德留沙手中的手枪枪口正透出刚刚射后地余烟。

    “彼得洛夫胆小如鼠,现在我代表政治局宣布解除彼得洛夫地指挥权,由我来接管本团一切指挥权,现在我命令,为了伟大的祖国,我们要坚决消灭一切阻挡在我们面前的敌人,各级指挥员立即重新组织进攻,在下午三点之前。一定要夺回油料站!!”

    安德留沙敢如此疯狂地处死彼得洛夫是因为即使到了现在,苏军内部仍处在混乱的清洗当中,政治委员和政委可以轻易给军事指挥官扣上足够重的大帽子。用着革命的名义消除阻挡自己仕途的绊脚石。而最之前经常用的一个手法就是检查对方地身份,只要现对方的一丝漏洞就可以往死里整,现在这一招不是很好用了,能留下来的都是根正苗红地指挥员。而现在最好用的手法就是利用指挥员的作战失利作为借口,彼得洛夫给了他这个借口。但是如果他不能取得胜利,那么他就要成为别人清洗他的借口。为了他自己地性命。为了他的仕途,他只能用胜利来铸就他辉煌地人生。

    “乌拉!!!”失去了团里为数不多的几辆坦克。士兵们只有再次徒步起进攻,是生还是死,是先死还是后死,这些士兵都丝毫不知道自己只是安德留沙为保住自己性命和晋级仕途上地垫脚石。

    迫击炮跑道“轰!”“轰!”的爆炸产生了大量地碎片,一名离的最近的战士不幸被多枚碎片同时击中,当即昏迷过去,很快地,旁边赶过来两人,一个帮助紧急包扎伤口救治,而另一个则继续向苏军射击掩护。

    “李长修,你带着伤员准备继续后撤,撤进油料站里面。”小队长猫着身子借助着地形的掩护来到李长修的身边。

    “明白!!”小队长和另外一人连续向苏军射击吸引火力,趁着苏军转移注意力时,李长修背起伤员迅地向后跑去。

    这不是拉锯战,虽然战士们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士兵,但是却仍架不住敌军人多势重,而且现在苏军的士兵象疯子一样冲击着几十人构筑的防线,伤亡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背着战友一路飞奔,李长修回到了油料站中,这里的外围已经在留守的士兵的精心构筑下形成了一道防线,这道防线将是最后的防线。这里不仅拥有着重机枪火力,同时也在敌军攻击的扇面地形中埋下了阔刀雷,李长修在回来的路上明显地现有些许被精心遮掩住的小雪堆,这些小雪堆的指向面将会是苏军士兵的死亡区域。

    “李长修,你去帮烟花的忙。”将伤员放在临时的救护站中,李长修被队长指派到新的任务。

    “烟花,要我帮什么?”跑到绰号烟花的战士身边,李长修询问着专心摆弄自己眼前东西的一个战士。

    “你来得正好,帮我把这些炸药塞进这些筒子里。”玩爆破的烟花正将特别分给特种部队使用的软化可塑胶基炸药往一个管子里塞,管子看样子是从后面油管中选取的一些半寸粗的油管所简制的。每根铜管长约半米,因为不仅是空心的而且只有半寸厚,很容易被开山刀给一刀斩断,断口都是一次成型的。

    “做这玩意有什么用吗?”李长修一遍急忙将部队凑起来的炸药往管子里塞一边讯问着这些管子的作用,他进入特种部队时间较晚,很多经验上的东西还不是很明白,但是他刚才进来时看到有个战士抗着七八根这样的管子跑出去。

    “每个管子两头还有中间各放一个引信,做好后放到坦克会经过的路面上,坦克压上时引爆破坏其履带传动装置。”烟花将几个压的管状引信放进铜管里,塑化胶基炸药必须需要特别的物质才能引爆地特性使得引信可以制作成很多样化。这种引信只要破碎,里面的引药和外面的胶基炸药产生反应自然会产生剧烈的爆炸。

    “我们的弹药不多了吗?”李长修明白这些临时紧急制作出来的反坦克武器的作用后讯问着新地问题。

    “快3点了,按照老毛子地文件,今天下午4点钟会有一批坦克和卡车过来加油,我们的4o火箭弹不多了,对付不了这么多的坦克。”烟花将最后的一点炸药装填到铜管中去,将引信插入和橡皮泥一样的塑化炸药里面。

    “和我去前面埋雷。”

    “好的!”

    来到坦克和车辆预计经过的地方。烟花和李长修用刺刀刨出一些浮雪。将这些铜管放置在坚硬的冰面上,将刨出来地浮雪随意地丢置在铜管上方进行掩盖。很快,这些紧急赶制出来的土地雷被埋放完毕,埋放完毕后烟花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让李长修和自己向雪地上随意地射击,打出一个个雪块来掩饰刻意装饰过的地表。

    不久,一阵突如其来地炮击后,在前面阶段阻击苏军的战士退了下来。很快这些战士退到了最后一条防线的边缘,在掩护的战士地提醒下,剩余的战士很快地进入到最后一道防线中地各个防御点上。

    “队长。怎么了?”李长修回到自己的小队长身边讯问着最新地情况。

    “妈的,老毛子地坦克提前赶到了,我们看车队到来了也没死顶,就先撤了回来。”小队长的白色伪装服被硝烟给熏黑不少。脸上有着几道被冰茬子划伤的痕迹。

    “各小队注意,再坚持半小时。我们的坦克部队马上就要赶到了!!!”带队的队长刚刚和后面突击的部队联系上,通过通讯器向着各个小队布着最新的消息。

    “大家听到没有。再坚持半个小时,没问题吧?”小队长向着自己身边的战士讯问着。

    “别说半小时。就是两小时都没有问题。”

    新赶到的增援部队使得苏军的士气恢复到最高,一直这么被对面的几十条枪压着打使得这些士兵充满了畏惧之心,而十多辆坦克的增援再次使他们心中感到了信心。

    有了这些战场之王的帮助,使得战斗对于中国士兵一下子变得艰苦不少,这些坦克在吸取了前人的经验,并没有冒然地进入到4o火箭筒的射程之内,只是在管状地雷的威力下炸坏了两辆坦克后远远地向着对面的临时防御阵地上开炮,掩护着步兵向上攻击。有了这些炮火的掩护,苏军士兵的攻击受到的阻力小了很多,进攻度也快了不少。不过特种部队的战士也利用事先准备的阔刀雷不断地给攻击的步兵造成巨大的伤亡,拖滞着苏军的前进步伐。

    “队长!!队长!!”李长修翻滚着来到小队长的身边,刚才的一37毫米炮弹就落在小队长的身后,将他的腿严重炸伤。

    “***,这次真***中招了!!”小队长强忍着剧痛,咬牙切齿地狠狠说到。

    “忍着点!”李长修撕开被烧焦的棉裤,露出深可见骨的伤口,巨大的伤口象婴儿小口般地张着,鲜血不断地留出,李长修将药包用嘴撕开,手中将止血粉撒在伤口上。

    “长修,你带着队长撤到救护站去,我来掩护。”队里的一名战士跑过来。

    “不行!!你们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我不撤!!现在敌人攻击势头正盛,缺任何一个人就缺少了一份火力!!”小队长坚决地反对着。

    小队长的话没错,现在新增援的苏军力量让战斗进行的异常艰苦,苏军的士兵正一米一米地接近着最后的防线,只要能突入这道防线,傻子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轰!!!”地一声巨响,一辆苏军坦克冒起了巨大的焰火,坦克的碎片随着气流四下飞溅着。

    而还没等苏军官兵反应过来时,又有两辆坦克爆炸起火,而随之赶到的是中国士兵熟悉的1o7毫米火箭炮的呼啸声音。

    突如其来的打击狠狠地挫伤了苏军士兵的作战意志,谁都知道,中**队的增援赶到

    “老毛子,别仗着坦克欺负步兵,有种的就和你爷爷对挑!!!”驾驶着编号51oo1号坦克的黄仕勤通过潜望镜,操纵着坦克如猛虎般地扑向苏军的坦克。34吨的坦克在履带翻扬起大量的冰雪快地向着一辆苏军坦克撞去。

    没错,就是撞!刚才路上又开了一炮,装填手还没有来得及装填新的炮弹,而一辆苏军坦克就在百米开外……

    “咣!”地一声金属相撞的巨响,黄仕勤驾驶的坦克狠狠地从侧面撞上了这辆T—28式轻型坦克,巨大的冲击力将不仅将这辆坦克的履带传动装置彻底损坏,同时借助着巨大的冲击力还将这辆坦克给掀了过去。

    “妈的,坦克就是要这么开的!!”晃晃巨大止动力让自己有些头晕的脑袋,黄仕勤看着自己的战果恶狠狠地撩下一句狠话。

    ps:昨天下午外出办事,很晚才回来,今天中午赶着写出这些,晚到了,抱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