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最后两天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最后两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远畅将最后的一散装子弹从包装纸中给取出装填进T由于隔着防寒手套,动作有些不流畅,但是这并不妨碍王远畅的装填动作。

    装填完自己的32杠半自动步枪的弹药,王远畅又**起身边的另一支栓动步枪。王远畅是先期到达的51团机步营的士兵,后面跟进空降过来的近卫师负责防御补给站的东面和北面,而另外跟进的112团负责防御西面,而自己这边则负责防御了南面。

    出来的时候部队携带了大量的作战物资,可物资再多对面的苏联人更多,这几天的战斗使得携带出来的弹药都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了,刚开始还有一次趁着夜晚空军进行的空投补给,可随后一阵新的西伯利亚寒流使得空投补给中止,大家只能靠着之前携带出来的武器弹药进行作战,再多的弹药在这种不间断的持续战斗下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消耗,特别是各型火炮炮弹,基本上已经消耗完了,若不是补给站中还有一些苏军的火炮和炮弹在之前一直挥着火力支援,局面早就不知道会变得成什么样子。现在这些坦克和装甲车已经尽可能的减少运动,只是每两小时启动一次活动一下,保持着车辆不被寒冷的天气给冻结住动机和各种构件。

    将身边有些破损的苏军棉衣给往自己身上裹紧了点,如果说攻下这补给站最大的好处就是这里储备的大量被服,很多被服被拉出来送到前线供战士们保暖,很多战士们是拿军大衣当垫被,拿军大衣当棉被,被炮火打坏了、烧坏了,没问题,再去拿新的过来铺上!有的战士可能是小时候冷怕了,厚厚的铺了几层军大衣在身下,再盖上厚厚的几层军大衣当棉被,几天没洗的脸和脏兮兮的外套就往厚厚的临时铺盖里蹭,那样子就象小地主在地上打滚闹糖吃般的无赖和祸害相。

    “远畅,我是卢磊,我进来了!”一个声音在报出自己的身份后掀开防水油布钻了进来。这防水油布是王远畅从补给站给捣鼓来的,将自己的散兵坑覆盖上后起到了不小的防风防寒作用。很快地,这种防水油布覆盖成的散兵坑成为了51团防御阵地上的标准行头,不过这里离前面一线的防御阵地还有着这么一点五公里,因此这里也成为了轮换作战战士们的休憩之地。

    而前几天下的小雪也让这些散兵坑和大地溶成了一体连成了一片。

    “回来了,带什么好东西回来?”王远畅询问着刚才出去领物资的兄弟。

    “有啥好东西,还不是老三样!”卢磊面无表情地说着,从身上掏出了几个用塑料袋密封包装的东西。

    “厄……奶茶粉、压缩饼干、午餐肉……真是老三样,这几天吃的我有些反胃。”王远畅看着这几天一直吃着的战地食品,嘴巴感觉到有些不利索。

    “得了,有吃的就不错了,近卫师的那些人出来时带的物资少,现在每天只能吃一次热食,我们这能吃上早晚两次已经不错了。”卢磊掏出来几样东西后利索的将战地饭盒给拿了出来,掰开下面的支脚立在没有铺上军大衣的冻土上,饭盒底部的支脚和侧挡板的支持形成一个燃烧室。小心的丢进一小块固体酒精引火后卢磊再往燃烧室里丢进去几根小指头粗细的碎木片。

    从怀里掏出用体温保持住装有温水的水壶将里面的温水倒进饭盒里加热,这些温水是卢磊在领食品时一同放的,为的是冲开压缩饼干里携带的汤料包。看着温水慢慢地被加热至合适的温度,卢磊将最后一点温水加入了午餐肉罐头的底部开口处。

    “是汤还是糊糊?”卢磊将加热后地肉罐头用自配地开灌钥匙熟练地启开。再取过热水前问了一句。

    “糊糊吧。剩下一些配汤料包吧。别放咸了。”王远畅回复着卢磊。

    “没问题。”

    卢磊将饭盒里地热水给倒在王远畅地饭盒里。将压缩饼干用塑料纸包起来。用刺刀地握把将压缩饼干给打碎。再将这些碎块倒进自己地饭盒中继续加热。同时用着饭勺继续敲打着比较大块地压缩饼干使其破碎。

    “搞定!”摆弄一会后。压缩饼干和热水形成地糊糊便成为了另外地一种食物。两个人就着这种糊糊还有热汤配送着午餐肉罐头吃着简单地晚餐。虽然这些东西口感真不是一般地差。但是好在一是肚子饿。二是长期职业军人地生涯使得他们对任何食品不能以美食家地口感来拒绝任何能提供热量地宝贵食物。

    (ps:很怀念地大学时代冬季登山土制食品)

    “nnd,这种拉锯战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吃饱简单的晚餐后,两个人相互拥挤在一起用体温相互取暖,一边思考着。

    ……………………

    “七天了,加上最初的四天,补给站那边已经顶住了苏联人过十天,从那边回来的情况来看,他们也快要达到极限了,油料、弹药都已经快消耗殆尽,他们还有多少潜力可以挖掘?”甘富

    团军军长唐毕强反映着那边的困难情况。

    “放心吧,富林,据天气预报单位的消息,今天后半夜天气将要转好,我们安排了一个波次的空运,这些物资能大大的缓解他们目前的处境。也真是难为他们了,在这种环境下坚持了这么多天,不过也多亏了他们坚持的这些日子,我们现在已经基本做好了反攻准备;弹药、油料、兵力还有后勤都已经储备充足,只等待后天天气完全好转后出击,一鼓作气的动总攻击!!”唐毕强介绍着这些天来主攻部队所做出的努力和准备。

    “能空运过去多少?”

    “不多,十架重型客货两用直升机,带过去五个排的增援部队,人数虽然少了点,但是回程时可以携带很多伤员回来,那边可是将所有血库和药品消耗完了。弹药和油料由运输机低空空投,可以空投五百多吨的物资,有这五百多吨的弹药和油料,能解决很大一部分的弹药和油料缺乏的问题。”

    “希望如此……你不知道农根那小子,天天追着我问什么时候可以出动,我可是被他给追烦了!”

    ……………………

    而就在前方正在冰天雪地中打的是你死我活热火朝天时,在遥远的太平洋对岸,罗斯福正坐在火炉前与几位高级幕僚们商议着什么。

    “总统先生,我们已经向日本偷袭我们珍珠港这种卑劣的行为出了宣战,民众对日本的偷袭行为也表示出了极大的愤怒情绪,我认为现在也适时的向德国动宣战。虽然德国现在正和红色的苏联打成一团,但是我不认为德国在消灭了苏联后就会停止扩张的脚步。他们一直垂涎着法国国土上的各种资源,人口、工业、矿物还有粮食,德国人扩张的脚步绝对不会停止在马其诺防线之外的。”一位幕僚带着深深的戒备心表述着自己心中的忧虑。

    “你的观点我认同,但是我认为现在就对德国宣战为时太早,现在的德国和苏联,虽然我讨厌德国的小胡子和他的一些做法,但是我更讨厌苏联人的自大和傲慢,还有他们狂妄要打倒一切的**政府。再有,我们刚刚摆脱经济大萧条对我们所产生的影响,现在已经和日本宣战了,但是我不认为我们的国民会支持我们向德国宣战,而且即使是同意宣战,我们也暂时没有太多的力量去同时与两个国家开战。”另一位幕僚弹弹雪茄上的烟灰,吐出古巴雪茄那香於的烟气。

    “诸位,你们所说的都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德国人还没有直接威胁到我们,他们现在甚至还和我们的盟友英国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就这么贸然的与一个国家开战不符合我们国民现在奉行的孤立主义相勃背,而且德国人现在和苏联正在开战,要知道,我们的国民同意是比较反感这个赤色的北极熊。对于日本,我认为这个黄皮肤的猴子并不会给我们带来太多的麻烦,击败日本这只是个时间上的问题,倒是我认为,在亚洲、在远东,有一个正在崛起的对手正威胁着我们。”罗斯福在听取完几位幕僚的见解后,他拉拉盖在腿上有些滑落的毯子,向着屋内的几位幕僚说到。

    “总统先生,您是说中国吗?”

    “对!”

    “总统先生,我不知道您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您竟然会担心一支有着几十万军队的人被两万人就撵得都都匆忙丢弃的中国人?难道这个地球已经开始从向东旋转了吗?”一位幕僚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是的。各位,你们也应该清楚中国人是如何将日本逐出自己的领土的,这个新上任的段总统是个很神秘的人物,就和他一样,他手中的力量也是很神秘的,据我们的资料来看,他们拥有着我们想象不到的武器,而且这些武器似乎都是他们自行研制生产出来的。”罗斯福有些凝重地说到。

    “总统先生,您是和我在说本世纪最可笑的笑话呢?还是您的病情已经加重到了使您说胡话的程度了呢?那些脖子后面留着可笑的猪尾巴的家伙怎么可能学会用科学去研究和生产,我去过中国的祖父跟我说过,这些留着猪尾巴的家伙只会摇头晃脑的读着他们的三字经,用着女人的裹脚布和月经带来驱邪抵御着我们的炮弹,如果说他们明了沾满男人精液的竹片来作为新式的武器,我倒是会非常的惊讶。”抽着雪茄的幕僚越说感觉越可笑,他的比喻让屋子内除了罗斯福外的所有人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诸位,我知道我现在所说的东西在你们看来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但是请记住,中国是一个神秘的国度,他往往能创造出令人不可思议而又费解的奇迹出来……”

    罗斯福的话语并没有让其它人得到警示,怪异的笑声仍旧刺破空气传了出来。

    ……………………

    “快准备好十字标识!!运输机编队马上就要赶到这里!”在补给站的装卸平台上,几个战士正在往地上预先准备的布匹、被服上浇灌着

    天空中,隐隐地听见一丝嗡嗡地轰鸣声。当汽油泼)e上后,一名战士摸出了自己的酷火牌打火机,叮的一声防火帽被掀开,划动火轮,粗糙的定向齿摩擦着优质火石出大量的火花,火花轻易地点燃了防火网中的火绒。将手中引火的碎布点着丢向浇灌着汽油的燃烧媒质,汽油顺着燃烧媒质燃烧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十字。

    “地面,空中驼队现目标,开始空投补给,请注意各补给的着6点。”天空中的领航机机长很快地便现了地面上巨大的十字目标。

    “远畅!快起来。”卢磊用胳膊捅捅身边还在熟睡的王远畅。

    “啥事”王远畅睁开双眼,在军大衣组成的被子里轻轻地活动一下四肢,舒缓着有些麻木的双脚。

    “你听?”卢磊将头探出防水油布,乌黑的双眼想刺破黑夜寻找到打扰自己休息那熟悉的轰鸣声。

    “好像……是飞机?”王远畅也探出头来,倾听着天空中的声音。

    “而且应该是机群,声音很浑厚,单机弄不出这样的阵势出来。”越来越多被机群声音所惊醒的战士从散兵坑中探出头来。

    “所有战士注意了,携带武器离开散兵坑,迅出来警戒,留意天空中的空投物品。”不远处,连长的吼叫声证明了战士们心中的猜测,大家兴奋的钻出了散兵坑,活动着身体准备接收着空投物资。

    阵地上,坦克还有装甲车都一同地动起来进行暖车,一些车辆开始缓缓开动向前线阵地上开去,而自走火炮也开始射最后的弹药,向前来干扰空投的苏军炮兵阵地射着最后存留的炮弹。

    “远畅小心后面!”卢磊即时地出警告声,王远畅在得到卢磊的警告声后迅地向前跑动,卢磊的警告就是告诉着自己身后有着一个空投包裹落向自己。

    “咚”的一声,空投包撞击在地面上,而空投包上的降落伞很快地掩盖住旁边的王远畅。

    卢磊没有去帮王远畅从降落伞里钻出来,这点小事如果去帮的话反而会引起战友的反感。卢磊拔出刺刀,锋利的刺刀迅地将捆扎在外面的绳索给割断,而从旁边跑过来的两名战士也协助这卢磊一同地解开着空投包。

    “磊子,是啥玩意?!”王远畅用刺刀将掩盖自己的降落伞划出一个大口子,正在割断着缠绕自己身体的绳索。

    “弹药还有食品。”卢磊用枪托砸开一个熟悉的箱子,从里面抓出几个弹匣往自己已经空置几天的弹药包里装填着。

    “有烟和其它东西没?”

    “不知道,这一包都是弹药多。”因为弹药的比重比油料重,因此弹药空投包比油料包要先落地。在不远处,几个软包着6在地面上,一辆装甲车迅地驶向了这个空投包。

    “磊子,帮我装点弹药!”王远畅见到这辆装甲车后急忙跑向另外一边,因为王远畅其实是这辆装甲车上的射手,只是由于25米机炮的弹药打完,王远畅这才成为一个在战壕里作战的步兵。

    “你们几个,帮我把这几箱弹药搬到那辆车上去!”卢磊将自己身上的弹药包揣满弹药后,指挥着另外的几个战士拎着几箱弹药向不远处的装甲车跑去……

    地面上的士兵正在消耗分运着各种物资,炮兵也在努力的压制住苏军扰袭的炮击,通过51团携带来的炮弹轨迹雷达,炮兵们正用着自己的方式掩护着物资的接收。

    凌晨五时四十分,刚刚空投完补给物资的运输机编队开始编队返航时,一阵从低空中掠过的巨大轰鸣声中,十架大型运输直升机低空掠过王远畅他们的上空,在补给站外面的集中医护所处盘旋着6。

    “这一批一百六十三名危重伤员,你们要尽快的将他们送往医院。”战地医院的中校院长大声的向前来运输伤员的医护人员介绍着伤员们的病情,院长的手没有戴手套,在手上褶皱凝结的血块让前来接应的医护人员眼皮直跳。

    “请放心,我们会尽可能的保住这些战士的生命!”负责接送伤员的护士长向战地医院的院长保证着。

    将直升机上的医疗药品和血袋给取下,院长感觉到那几名没有能赶上第一批撤离的伤员中仍有人需要这些东西。

    一架架的直升机卸下携带来的各种物资,向宽敞的机身里运送着伤员,巨大的六桨桨片掀带起大量的寒风和烟尘似乎丝毫没有影响这些已经憋屈很久的战士们,战士们卸下完物资后向宽敞的机身里运输着各式的重伤员。

    “你们在后方,得到什么消息没有。”营长出言询问着增援部队,虽然机降的战士数量和围困自己苏联将近二十万的部队相差太大,但是多这么些许生力军所带来的士气上的鼓舞要比实际意义大很多。

    “再坚持住两天!!”(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