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土地改革

第二百二十一章 土地改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42年的春天,不管国际形式变化得多么混乱和迷离,中法在边境线上打的是多么的激烈,对于中国这片广阔土地上的最多农民老百姓来说,最让他们开心的是土地承包权的继续落实和延续。

    自从段国学当年在1918年初在歼灭入侵劫掠的土匪后顺势将通敌助匪的一些地主们收拾掉后,土地政策就有了一种即不成文又不成例的操作模式。在1919年和6荣庭撕破脸正式半独立半自治的进行展后,各种法律法规也逐渐一一拟定。虽然这些最初的律法条文非常的简单,也非常的不完善,但是对于当时绝大部分的平民老百姓来说,让他们做违法的事情是一种要杀头大逆不道的事情。同时在段国学的建设和展下,淳朴的老百姓从新政中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粮食、收入还有教育和医疗的好处,对于新政所制定下来的法律条款也都谨尊例行。

    而新政中的法律队伍建设也在这种淳朴亲善的环境下逐渐地建立起来。虽然法律工作中最大的问题不是老百姓知不知法,守不守法的问题,而是在千百年中,老百姓之间有着一种自己解决邻里矛盾、生存环境争夺的原则和行为准则。如果是村里的人犯了作奸犯科偷摸伤人的恶行,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倒也干净俐落。

    但是对于土地的归属权、水源的划归这些生产资料的根本问题,如果两个村子产生这种矛盾基本上就是村级的械斗,扁担锄头斧头火铳土炮什么地全村老少一起上,打死打伤了对方的人不用赔偿,自己这边人的伤亡村里负担伤药和误工费用,死了人村里人凑份子风光大葬,家里的遗孤老少村里人继续供养着,在那个土地归属权、特别是村与村边界土地、林地还有水源划界比较模糊的时代,拳头的强弱可是代表着能不能多吃一口饭菜,多养活一个人的问题。

    因此法律队伍地要任务不仅是要让老百姓知道法律是什么,而且更要配合着政府机构队伍对土地的划分以一个公正的角度合理顺情地将两个村子、甚至是多个村子地人一一说服和做出公正的判决。

    (pss:一沐在工作中也遇到过这种事情,由于公司要使用到某个山头时,山头明确哪个村子的倒还好说话,青苗赔偿、土地使用等合同就找山头归属的那个村子签,但是碰到边界模糊的山头就比较麻烦了,两个村子的人会找出村里的老人跑到山头上进行谈判,双方在我们听不懂地土话中争执一番,最后争的出的获胜,实在不行就会找镇上、县里的人做公正,倒水分界,以水流的走向分化界线。不过在以前这种有利益归属的事情如果谈不拢就是要开战的。)

    不过好在由于法律工作对身后是代表着新政,很多村子在眼巴巴地期盼着新型高产稻种的尽快入村好解决千年来一直困扰大家地温饱问题,因此也能配合着工作队的工作顺利展开进行。毕竟这高产的稻种一亩薄田只要没什么蝗虫洪水干旱的大灾,一亩地的产量也能让原本一个人吃饱土地上产出让三个人吃饱的产量,光这一点就能让所有靠天靠地吃饭地农民们疯狂不已。而且如果新政府建立的农业科技站还会经常派人下来指导如何培地蓄肥,新型稻种地种植密度、每丛株数都会进行手把手的讲解。对于这些大字不识几个地农民来说,这些做学问的人什么时候这么为老百姓的吃喝着想过?贴心人啊……

    中国的土地自古起有着一种说法,就是土地属于国家,属于皇帝的。在这一点上,段国学也很快地借用了这一点,土地是属于国家的,从大角度上先糊住人,再进行着生产资料的再分配。对于那些地主,绝大部份村民对地主掌握着绝大部份的生产资料早就已经不满了,不进行重新的分配如何收拢住人心?

    在这一点上,段国学采用了不是那么激化的一种折衷的手法,对于地主中产阶级来说,这个时代的很多精英也是出自于这些阶层中间,段国学不可能将这些精英们全部向对手那里推。收回他们的土地会给予一点补偿,新政也会在经商、开厂时给予一定的补偿和优惠,虽然这种不是办法的办法仍旧得罪了很多的中产地主,但是对于这些代表着这个时代的精英背景阶层们,段国学也并不是那么的太在意。

    对于不管是眼光毒辣看出了自己未来的宏伟目光步步实现,还是出于无奈无法选择的上了自己的贼船,到现在,已经有了很多当年的地主利用新政给予的优惠和政策进入到了更加富裕的富人阶层。当然,这里面也有着很多投资失败或者是太过于克扣薪水而导致失败沦为低层人员的实例。

    而如果你们不愿意帮助我一同共创大业?那么也请自便。

    离开这片新政保护住地土地去中国另外地一处再图大业?笑话。在其它地方这种投资

    在当地军阀们眼中随意宰割地砧板肉!从肉到骨渣:吃地一点不剩!

    而要站到反对打倒我们地那一边?也没关系。对于中国这个时代培养出来地各行精英比例。精英们更多地是成为了军政精英。而科技精英地数字实在是太少了。段国学从制定自己地载战略和科技兴国、建国、强国地战略上就已经将培养自己地各种精英力量作为了主要地展方向。你不愿意和我们一同创业没问题。但是站在对面反过来对付我们地人现在已经成为了我们脚下地历史垫脚石。

    当段国学在几年前登上中国权利地最高点时。很多人这才现。西南培养出来地科学家、政治精英、军事将领等等众多精英人才当中。出身草根阶层地占据了绝大多数。而段国学在西南高级技术学校一次开学时地一句话可以很形像地说明:

    “既然他们不愿来我们这。我们就自己花个十年二十年地时间培养出我们自己地人才!”

    所以段国学对于这个时代的地主阶层子女所培养出来的精英们并不是太感冒,得罪你们又怎么样,没了你们还清净,段国学我能忍住二十年的时间和精力去重新培养出属于我们自己的草根精英,而且现在也用事实证明了,我们培养出来地人才不比你们差,还要远远地比你们强!

    因此在土地的重新分配上,段国学有着自己的一套方式方法去解决土地分配后地主阶层地不满和对立情绪,只是这种办法所要花费的连带代价是巨大的,段国学必需要重新构建自己的上层建筑精英人员体系。

    不过好在这个时代中,平民大众对于免费并提供食物就餐的学校是渴求着的,因此段国学以这个方向为突破口,用着大量的时间和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咬着牙培养出比地主中产阶层所能培养出成千上百万倍地各种人才。从上百个平民家庭培养出来的孩童中难道就找不出几个比地主中产阶级家庭中培养出来的一个孩童还要强吗?而且中国的科技未来不可能就仅仅只靠着中国不到五百分之一的所谓精英阶层来承担,一个国家的科技体系和工业体系就象是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地基地盘越大,塔尖才能筑建的越高。

    而现在,让这些农民们感到最开心地是政府和自己续签了新的土地承包使用协议,新签署的粮食土地承包协定不像之前的五年一签,而是一次性地签署了三十年,这让已经土地改革深入多年的地区更加死心塌地地支持着段国学的新政府。

    而对于东北、华北、中原、江南这些收入段国学势力范围较晚、土地改革进程还未进行彻底地地区,这样的土改工作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而且经过这么多年,随着土地丈量工作地慢慢展开和深入下去,宅用土地已经非主粮类土地的使用权也逐步地落实。不过目前对住宅土地的使用时长也没有一个明确和最好的解决办法,段国学也只能借用后世中七十年的使用权。

    虽然这七十年的使用权在后世也是被人病垢的一个地方,但是要看到,这种不是解决办法的办法有时候也是一种合适的处理办法,至于是否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当然有,但是在目前的经济展水平和生产力水平前提下,这些更好的办法就是开着没油没弹的坦克回古代打仗,有这个心没这个力。

    对于很多东西,特别是政治上的事情,段国学和他的幕僚班子们也没有更多的参考来借鉴取经。

    在中国的大地上,有两个党派之前进行过这样的土地改革,一方是购买地主手中的土地这种比较温和的手段,但是他们忽略了中国人对土地的极度依赖新,很多地主老财们宁可守住自己的百十亩土地,也不愿购买生产机器来进行产品生产。再加上施政的这群人腐化贪污严重,因此真正能落入地主们手中的补偿也是寥寥无几的。

    而另一党派的手法非常激进,这种激进的做法同样遭到了地主阶级的反弹,不过这个政党更会借助着这股反弹彻底的剥夺了地主的更多所掌握的生产资料,这也是一种手段。而且他们也证明了,掌握住了百分之九十的民众支持,剩下来的那百分之十的力量就成为了一种渺小的力量。

    因此段国学的手法比较接近两者的折衷,对于肯出让土地重新分配生产资料的,段国学和新政工作人员欢迎,也会帮助这些地主成为新的工业主;而你要是不识时务硬要顽抗的,哼哼……打的就是你这样的出头鸟!

    ps:最近几天一沐工作的地方要举办一个大型的文化名人节,政府要求一沐所在的公司极力的配合,因此从市场部到建维部全体出动,一沐只能尽量地保证不断更,抱歉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idia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