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排队站位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排队站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外华人华侨,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在历史上,外移民的历史已无法考证出精准的年代。而华人移民历史和移民方向大多为两个地区,一个是从古代时期便向南,也就是通过海路向东南亚一带移民。

    在中国传统的家族、宗土观念中,离开故土是一件需要非常大勇气的事情,因此古代先期的移民有些是远洋经商已久半定居后继承定居的商人,还有部分是中国江南沿海一带的人逐渐迁而去。还有一部分人是因为政治身份的原因导致离开故土避祸远居,这些人的代表为宋末明末时期为躲避蒙古人弯刀屠戮的难民,也有明末为躲避八旗乱兵而逃的。

    因此在东南亚一带,有着大量的华人华侨居住。这些华人华侨用自己辛勤的双手在这片土地上修筑起了一间间房屋,从密林中开垦出一片片的良田。但是由于他们的到来,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当地原住土人之间的生活水平,在狩猎和以物易物等各种手段用铁器、陶器等生活物资交换到狩猎品、皮毛、木材、香料等各种物资。

    起先这种相互互补所需的交流还能相安无事,即使是有什么矛盾产生也仅仅是局限于小规模内的经济纷争。可随着勤劳的中国人在这片土地上各处站稳脚跟,中国人一种生活习性及生存思想——多子多福的生育思想让这些华人人口迅地膨胀扩大。人口扩大就意味着要获得更多的土地和资源来养活这些人。一开始,当土地和资源还足够时,这种人口的扩大还不会造成什么,而当华人们的扩张造成和当地土民所拥有的资源相冲突后,双方的这种友好互利的局面被理所当然的打破,取而代之地就是武装冲突和相互的拼杀。

    而当双方都无法打破僵局时,自然而然地,双方就会重新制定相处规则,双方在这种规则下继续在这片土地上小心生活。

    而当荷兰人和英国人用大炮进入到这片土地做了新的主人时,他们运用这一贯的分化治理手法,挑拨当地人之间地矛盾。各部落之间的,各城市之间的,最让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开心地是这片土地上有着华人和原住土民之间几百年累积下来不可调和分化的矛盾。虽然英国人和荷兰人也讨厌着这片土地上原住民懒惰的习性,他们好吃懒做,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就没有利用的价值。很容易的,殖民者们便挑拨起了双方的矛盾,而且在挑拨中,殖民者们明显地偏袒着原土民一方,这使得在冲突中华人一方明显地处于弱势一面。

    当然殖民者们也不能太过于打压华人团体,因为着这些殖民者们还需要这些华人们帮助他们生产,因为他们也很快现,依靠原住土民能获得的利益不如华人团体,因此在每一次挑拨起当地原住土民对华人华进行一次清洗获利后,殖民者会出面充当和事老重新安抚双方,重新给这些华人华们一个休生养息蓄积财富的时间。

    另一批华人汇集集中地是美国。这片土地上地华人多是美国西部大开时期,被蒙骗当成猪崽卖过去的华人,这些华人在这里修铁路建设这片荒凉的大6,美国西部的铁路上可以说每一个道钉都有着华人流下的汗水,每一公里的路基下都有中国人的尸骨埋于地下,中国人,对美国的建设帮助是巨大地,但是他们却一直没有获得相应的补偿,甚至是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在美国西部,甚至连雇佣中国劳工都是违法的,华人华侨们得不到相应的一切,因此,最初地华人团体们算比较齐心,为共同的生存权利争取着利益。

    当然,这里面也会有着为利益而出卖一切地宵小存在。

    对于在美国的华人团体来说,在这些人心中有一种深入骨髓地痛,这种痛不是一般人所能知道的,他们认为这种痛是对满清孱弱所给他们带来地,他们痛恨满清的懦弱。而当年孙先生带领着自己的演讲团来到他们的中间时,孙先生很快地便挑起了他们心中的这种埋藏已久的痛楚。

    很快。大批大批地捐款和海外华人志愿者被征募起来。这些华人华在推翻满清政府时出钱出力。为民族地独立和解放作出了巨大地贡献。

    但是在今天。他们内部对是否支持蒋光地问题上也出现了一些不同地声音。

    一派是不支持地。因为从段国学地总统身份不是造反而来地。而是通过合法选举产生地。因此在这一点上。蒋光对段国学泼地污水很多时候也是万能地灵药。他得从更多地方面寻找

    点。

    不过另外地一派观点就比较简单。这一些人身份比较复杂。一些人是仍然信仰和追随孙先生三民主义地狂热份子。对于他们来说蒋光地继承人身份是一个很不错地追随对象。而另一些人是看到中国历次军阀混战讨伐时战。一些错过了当年地大变化武装站位地人现在现这种机会再次地出现在了面前时有了那种冲动。在有地时候。巨大地利益冒险成功后地功名利禄也是让人勇于冒险和奋进地很好手段。第三波人比较有点意思。他们地身份和特殊。也很神秘。甚至这些人地出处都让人不明。但是这不影响着他们冲锋陷阵地做着**地急先锋和冲锋队。

    政治这东西有地时候很光明。也很肮脏。没有太多地道义和道理。只要有可能。什么大义和节气都有可能成为权利驱使下地丢弃品。人地欲念有地时候会让人不仅疯狂而且失去自我原本坚持地一切。特别是当你在得到它又失去后。这些欲念更是让人疯狂不能自己。

    ……………………

    “总指挥,对于这件事,我自领处罚。”黄培录站在段国学的前面说着。

    “处罚是要的,你们让这些人离开中国,这会使得我们在海外的华人们产生不不要的混乱和对国内向心力宣传的被动性。”段国学将手中的文件丢到桌子上,揉揉已经很涨的额头。

    “总指挥,我申请执行海外狩猎计划,将他们全部暗杀。”黄培录象段国学建议着自己的计划。

    “暗杀?你认为现在暗杀这个词还管用吗?哪怕是他们现在走在公园里被天上飞的鸽子拉了一泡屎都会算在我们头上说是我们策划的暗杀袭击。玩政治暗杀?蒋先生是行家?在他面前玩这一套?我们现在还得祈祷让他在国外活的好一些,头疼脑热疮便秘啥的全都没有……”段国学想都没想变拒绝了黄培录的建议。

    “那我们就任由他们在海外这么胡来,放任他们在海外这么胡乱宣传的话,会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不管是列强诸国眼政治形象上的还是在华人华侨心中的,都是一个大麻烦。”

    “你知道就好,列强我不担心,本身它们就从来没对我们按过好心,宣不宣传它们都会对我们动手,倒是华人那块比较麻烦,在很多时候,他们都是一个比较特殊身份存在。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情不是能用暗杀这么简单方式去解决的,不管是现在还是给将来带来的后遗症,都是比榴莲还要扎手的麻烦事,让我好好的想一下。”段国学挥挥手,示意着黄培录自己现在需要静一静。

    黄培录离开后段国学将自己再次埋入沙椅中。在以前不管遇到什么麻烦,他都喜欢将自己给埋进这张按他身体尺寸量身定坐的巨大舒适沙椅中,这是他喜欢的思考方式。静静的,享受着宽大沙椅带来的包容和柔软。

    “这权利的宝座,真实让人疯狂呢……”段国学没有太过于去考虑蒋光的举动,因为不管为什么,这件事情已经生了,不管他是头脑热还是背后有人支持策动,事情就象蒙古脱离中国独立一样已经成为了事实,他现在要考虑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将要如何面对以后的局面和态势。

    因为在这件事情的背后,是代表着上千万海外华人的势力博弈。这些华人华侨在后世中,由于当时的内6政府自身政权特色和国际封锁的原因,他们一直处在台湾当局的单方面宣传鼓动中,因此很多人对内6政府带有着明显的偏见色彩。

    如今,段国学已经预见自己将来不久后会和世界列强们展开一场新中国崛起的战争,而在战争之后,中国很有可能再次被列强们进行着接触性的封锁,从形象到真相上,能传到他们耳中、眼中的只有精心挑选出来落后曲解的一面,为的就是为政治服务。

    东南亚的华侨倒好说,只要自己的手伸到那里,自然会有着顺利的解决办法,但是在美洲大6的那些……段国学无法将自己的手伸得那么远。而且据传回来的报告上描述,现在已经产生了对新政府不利的影响……

    当桌上的酒被喝光,烟蒂将烟灰缸塞满时,段国学衣领敞开,双眼通红的坐了起来。

    “有的时候,排错了队站错了位不是说一句对不起就能笑西西地重新排队回来的!”

    ps:出差中……来晚了,见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idia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