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忠诚坚贞

第二百二十八章 忠诚坚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联远东,这片原属于中国,在满清时期被割让给沙:终于在等待数十年后迎接到了原本的主人。免费提供而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洁白的雪仍旧覆盖在大地上成为主颜色,不过很快,这些积雪将会化成水流渗入到这片黑土地中去。

    “娘的,还是鸭蛋的命好啊!现在在医院里享受着温暖的病床,无惊无险吃饱睡好,还可以和圆脸蛋小护士谈情说爱打情骂俏,早知道上次我就冲上去炸那坦克了,死了有抚恤金,家里还是军烈属受照顾,也省得现在在这里趴雪地啃干粮。”

    土鳖靠在一个雪包后面,将手中的压缩干粮狠狠地咬下一块,就着传递过来的热水一边嚼动一边含糊羡慕的说着。

    “土鳖,就你话多!”排长接过土鳖传递过来的热水,小小地抿了一口,这热水是用保温水壶装着的,这次出来巡逻就带了这么几个保温壶,只有白天吃干粮时才拿出来分着喝。

    “能说话就代表着我还活着,娘的,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土鳖将最后一点压缩饼干塞进嘴里,从旁边的小树枝上掰断一根小冰柱放到嘴中一起嚼动。

    “这里还有热水。”排长把保温水壶又伸了回来。

    “留给新兵们吧,他们的胃还娇着呢。”土鳖没有去接保温水壶,而是一指环坐在一旁的战士们。

    “眼睛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见土鳖没有接保温壶,排长也不矫情,将保温壶直接递给了下一个新兵,转头向装甲车上的望员询问着。

    “刚刚通完通讯,他现前面有一个小村子,不过由于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他正在往那个方向靠近。”望员放下耳机回答着。

    “我敢打赌,半包烟!前面的村子不是空的。”土鳖最喜欢地事就是和战友们打赌香烟。

    “得了吧。如果是空地今天晚上又要吃干粮了。这注赢了没意思输了自己不痛快。出吧!”排长揭着土鳖地老底和想谋取新兵身上香烟地意图。刚才土鳖地话一落就有两个新兵想应和着下注。

    “排长你不厚道。你就是不参与也不能揭我地牌啊!”在抱怨声中。土鳖带领着二班地战士分别登上了这次巡逻出动地一辆装甲车和一辆坦克车。不过他们没有乘坐到装甲车地里面。而是坐在了车体地上面负责行进时地四下观察。

    “你小子跟班副坐那辆车。”土鳖挡住了一个想要爬上坦克地二等兵。

    “为啥啊?班长。我一直是跟你地啊!”二等兵有些惊讶。

    “不为啥。这一次是你最后一次巡逻。弟兄们。二等兵包孝然考上了西南地技术学院物理电子工程系!”土鳖大声地宣布着包孝然地新身份。

    “呜喔~~”“包子。利害啊……”“牛啊!这你都能考得进去!”“今后包子你可就是大科学家了。到时候可别忘记了我们这帮老兄弟们啊!!”战士们听到后口哨声羡慕声四起。

    “班长,你答应过我等巡逻结束后才和大家宣布的。”包孝然向土鳖抗议着。

    “怕受照顾是吧,没办法……这从军队里考上军校的我见多了,但是已经很久没有人能从军队里考上技术学院了,那里的标准和门槛是越来越高。

    我们军队现在不缺拿枪打仗地,但是我们国家现在缺会画图纸的工程师。小子,老老实实的给我到排长那里跟着。兔子,你给我过来顶包子的位置。”土鳖毫无民主性的将包孝然给换到了排长那边。

    “嘿嘿,未来的大科学家,到了学校里可别忘记给兄弟们写信。”兔子扛着步枪一路小跑过来。

    这有车坐就是和走路步行的度不一样,虽然行进时的寒风有些让人受不了,但是至少不用让你背上沉重的负重步行,而且虽然车辆在这种野地里行驶度被控制在三十公里左右,但是履带式地装甲车行驶时不会产生太多的颠簸。

    正当大家离前面侦察的尖兵所汇报指出的村庄不远时,前面突然传出来一声枪响,随后,32杠式半自动步枪连续的射击声告诉大家——有战斗!

    装甲车和坦克驾驶员没有犹豫,换上高一档位一轰油门,战车猛然加向枪声响起地地方飞奔而去。

    “二班长,眼睛告诉我们前面遭遇到苏军的一股部队,排长让你带着几个战士和我们不要参加者正面战斗,迂回过去抄它后路。”坦克车长探出身子向乘坐在车外地临时乘客宣布着刚刚接到的命令。

    “没问题!”土鳖紧紧地抓住坦克炮塔外面的把手,固定着自己在高运动坦克车身外地身体,这时坦克与装甲车分开,装甲车要带着车里车外的人赶到尖兵小队的那边汇合,而坦克和它的临时乘员有了新任务。

    “靠!里面有一个排这样的苏军,不过到现在他们只动用了轻武器,如果他们就只有这些轻武器的话就是一盘任我们吃的菜!”这迂回的路比增援队伍要远一些,刚才增援的装甲车赶到正面战场,密集的枪声一下子便压制住了对面苏联人叫嚣的火力,通过即时的通讯,坦克车长继续做着传声现场直播。

    “老吴,你们车上有燃烧弹吗?”土鳖向车长大声的呼喊着,不过声音有些不清楚,因为土鳖必须要侧着脸说话,如果正对着前面说话一张嘴就灌进去冰冷的寒风。

    “有!不过只带了两固体燃烧弹,你要做什么?”

    “到地方后你向村子里打燃烧弹,放把火烧死这些王八蛋!就是烧不起来也让他们乱上一阵!”

    一路上土鳖一直在观察这个凭空出现的小村子,这个小村子并不大,只有这么二、三十间房子零散地修筑在小河边上,而且这些房子都是木制的,因此土鳖才有着这样的想法。

    “太分散了,我朝最大地两间房子打,不过你确定要这样做吗?”车长观察了一下后再次向土鳖确认着战术。

    “没错,就这么打!”两人确定战术的时候坦克已经高穿插至村落的后面,在这里土鳖甚至看到了一条被冰雪覆盖住的道路,两侧的树木没有理由会这么好心的让出一条宽宽的平道出来。

    在转头调整身位地坦克,土鳖带着自己半个班的战士周围形成了掩护队形。当第一固体燃烧弹脱膛而出击中目标,燃烧弹内部的小型炸弹将弹体炸裂向四周绽放出大量燃烧着掺夹白的燃烧剂沾染到房屋四处。燃烧剂的高温很快便点燃房屋的木制墙壁开始蔓延。

    而当第二固体燃烧弹打出去后,突然一从村子里打出来地炮弹击中了坦克,爆炸的硝烟散去后,大家现坦克并没有受到重创,只是估计被刚才那突然起来的那一炮给炸的有些懵,而这时后村子地前面也传来炮击声。

    “妈的,这是个陷阱!!”土鳖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了,这个村子居然有着两门火炮进行防御,在地图上这里没有着太多的价值防守,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这样的重火力那就意味着是个专门等候在这里的陷阱。

    就和土鳖所判断的那样,这里的确是一个陷阱,第三门炮也很快地喷吐出炮弹,只是目标是村前面。

    “二班!快撤!”由于情况不明,坦克没有冒进,而是在受到突然的打击后向后倒车退走并不断的变换方向以躲避更多不明火力地袭击。

    “左边第三个房子,刚才的炮弹就是那里打出来的!”车长透过观察镜寻找着刚才的偷袭者,若不是T—33式坦克前面的装甲够硬够厚实,刚才地那一炮估计自己就要报销了。

    “我看到了!”炮手也现了刚才的偷袭者躲藏在那里,炮击后地烟雾暴露出了它的位置。

    “妈地,来而不往非礼也,回敬你一炮!”炮手借助着炮管指向房屋的那一刹那踩下了炮踏板,脱膛而出地炮弹迅地将木屋给炸碎,只是炮手观察后现这一炮似乎并没有达到有效的摧毁,那门火炮的炮口在停滞一会后再次缓慢的转动着。

    “二炮快点!他们瞄上我们了!!”炮手有些着急了,因为对方的炮口已经逐渐指向了自己,而受到刚才偷袭的影响,装填手的头部被重重的震动撞到了车体上,虽然有着坦克软帽保护,但是强烈的撞击让他动作有些滞缓。

    两门火炮是同时开火的,不过由于自己是在运动中射击,坦克炮弹只击中了房子的顶上部,掉落的木材压住了偷袭者,即使是那里的人没有被完全炸死压死,估计这门火炮也受到了一定的损伤。

    “前面情况怎么样?”退到了安全的位置,土鳖跳上坦克询问着刚刚打开车盖钻出来了车长。

    “苏联人在里面埋伏了一个连,前面死一个伤六个,失踪一个。”车长向土鳖介绍着通讯器传过来的情况。

    “排长怎么安排?”

    “他在呼叫增援,不过这附近只有我们这些人。”

    “叫啥增援啊!直接呼叫空军轰了那!!”土鳖有些着急,曾几何时他吃过这么大的亏,这面还没见到就被击退这让他有些抓狂。

    “土鳖,刚才受到伏击的位置是你们班副带队的那个位置,伤了几个人,苏军现在正在组织撤离,还有,失踪的是包子。”

    “**!!!”听到消息后土鳖一脚踢到坦克炮塔上。

    “你们几个,有没有胆子?”土鳖在看看天色考虑一会后向自己手下的七名战士问到。

    “班长说啥呢?没胆子我们还当啥兵?”

    “现在天快黑了,我们等会摸进去。”土鳖向大家说着自己的计划。

    “没问题!”

    “好样的,是我土鳖手下的兵!老吴,你向排长那边通报一下我们的情况,让他安排支援。”土鳖赞许着手下的士兵后向车长请求着。

    “没问题,你们自己小心。土鳖,这个你们拿着,在里面用的上。”车长从车里取出一支乘员使用地折叠枪托短枪管的自动步枪出来扔给土鳖。

    北方的黑夜很快的便笼罩在这片大地上,在经过今天的短促伏击战后,苏军没有继续在这里固守。因为多次的战斗已经让他们知道,如果继续待在这里就会面临中**队的空中打击或者是重炮打击,这么点兵力在这种打击下会连渣都不剩。他们趁着夜色降临时撤出了这个村子,顺着那条道路急向后撤离。

    在离伏击位置三个小时路程地地方,这里有着另一个象伏击区一样的临时居住区,这些人在撤离伏击区后马不停蹄的一路狂奔退到这里休息。只是在黑夜中,有几条身影远远尾随着他们也来到了这里。

    “妈的,这些老毛子还挺精,懂的放尾哨看有没有人跟踪,要不是我们放弃走道路还真要着了他们的道。”土鳖看着在道路的一个小雪包上,最后地两个身影从那里钻了出来向前方隐隐约约闪着光亮的地方走去后,吐了一口有些黏稠的唾沫说到。

    “班长,还是你经验丰富,没有走道路而是从侧面走,虽然路难走了许多,但是我们成功的跟上了。”一个战士喘着粗气说着。

    “妈地,平时让你们多训练就是为了这时候派上用场。废话不多说,摸进去时都给我机灵着点,上!”

    而在村子里的一间房屋里,失踪的包孝然被绑在房间的椅子上,身边是一名苏军军官和两名苏联士兵。

    “姓名,军衔。”临时的审讯室里,一名中尉用着有些生硬的中文询问着包孝然。

    沉默,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中尉军官一示意,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战士一枪托便砸在包孝然的脸上,闷声痛呼中,一口混杂着牙齿和鲜血地唾沫被吐了出来。

    “再说一次,姓名,军衔。”难听的中文音再次出。

    仍旧是沉默回答着。只是这一次包孝然并没有等到再次的身体殴打,而是两名士兵扒开了他的外衣,露出了他衣服里子里面的部队番号、姓名、血型等一些个人信息,而脖子上带着地身份铭牌也被冰冷的手纠了出来。

    “都说你们中国人愚蠢,明明可以不用受皮肉之苦,还这么愚蠢地顽抗不说。”中尉看着铭牌嘲笑着对包孝然说着。

    “是吗,那你们就更愚蠢了,明明知道可以这么轻易得到你们想要的信息还要多此一举地问话,这不

    蠢吗……”包孝然回敬着中尉的嘲笑。

    “叭”地一个巴掌打了过来。

    “你们是入侵者,在这里你是俘虏!你要明白你的身份!说,你们部队有多少人?编制、武器装备、将你所知道的统统给我说出来!!”中尉有些恼怒。

    可是回答他的是吐在地上的含血口水。

    “不说是吧……”中尉转身不去看那两个士兵过去行刑,径自走到了摆放着包孝然个人物品的桌子前。在桌子上,摆放着属于包孝然的水性原子笔、日记、个人配的酷火防风打火机、个人卫生十六用多用综合包、救护包等用品。中尉将水性原子笔还有火机、综合包、救护包这些东西给揣进了自己的怀里,这些可都是好东西,不仅实用有些象救护包里面的止血药品既能自己在救命的时候用上还可以在黑市上卖到大价钱。

    随便翻看了一下包孝然的日记,中尉现里面写的都是一些训练心得,找不出太多有用的东西,因此随便翻了几页便扔到了一旁。而让中尉感兴趣的是一封信,信件的外封很庄重,让人看到后便感觉到里面的东西很高雅,当取出里面的信件时,中尉现这是一封录取通知书,上面通知包孝然顺利的通过了考试,被西南高级技术学院电子工程专业录取,春季后开学。看到了这个,中尉心中冒起了一种念头。

    “怎么样,说还是不说?”中尉制止住了两名不断殴打包孝然的士兵继续行刑,走到包孝然的面前。

    “看来你还是选择了不说,我在这里看到你居然考上了高级技术学院,不过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没有了手指,你怎么去写字画图纸呢?”中尉让两个士兵将包孝然右手绑在了桌子上,五个手指被强迫摊开,而中尉则在房间里找到了一把锤子,狞笑着走到包孝然面前。

    要说苏军中尉的确是看出了包孝然心中的弱点,没有了手指,自己将无法写字画图,包孝然拼命地想把自己的手指给曲起来。

    “说?还是不说?”壁炉里的火光闪动着,映在手持锤子的苏军中尉脸上显得是那么的狰狞。

    “啊!!!!!!!!!!!!”

    不断传出的凄厉的痛呼声穿过木屋回荡在这片黑暗地土地上,告诉着众人呼喊着所遭受到的痛苦。

    “这是第三根手指了!你已经不能再写字画图了!快点说,我还可以给你留下一支手掌!!!”

    苏军中尉有些疯狂了,他已经用锤子一次次的砸碎了包孝然右手大拇指、食指还有中指的骨头,他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瘦小中国人的意志力居然这么坚强,自己十数次的捶击,每一次都让他碎掉一节指骨,但是这个中国人仍旧没有一丝开口地迹象,这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挫败,这种输在一个小兵手里的挫败敢让他更是感到无比的愤怒和疯狂。

    正当中尉气急败坏再次举起锤子时,当就连压住包孝然地两个苏联士兵都在这种酷刑折磨下心悸的闭上眼睛时,木屋的大门被撞开。就当他们转头查看是怎么回事时,他们看到两个身批白色伪装服的中**人冲了进来。

    站在前面的苏联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宽厚的刺刀便狠狠地穿透了他的棉衣,伴随着搅动突入了自己的身躯里,苏联士兵只感到一阵让他失去力量的剧痛后便武力地倒下。

    站在后面的士兵急忙放开包孝然去摸靠在后面的步枪,而中尉也知道生什么事情了,举起的锤子临时变向砸向冲向自己的中国士兵,只是千错万错他不应该砸向对方地头部,因为对方根本没有躲避,而是让自己头上的钢盔接下了这一重击。但是随着着一重击地结束姿势用老,同样一把宽厚的刺刀刺穿了中尉地咽喉。

    当最后一名苏军士兵转身扑向身后的步枪时,突然他感觉到自己被人在身后拉了一把,虽然这一拉地力量并不大,只是让自己的身形阻滞了这么零点几秒,但是在战场上这零点几秒就足以让自己送命。当他的手刚刚抓到步枪时一个身影猛地追上了有些迟滞的苏军士兵,一把刺刀狠狠地扎进了他的身体内。

    “班长……”刚才回手去抓最后一名苏联士兵的动作牵动了包孝然右手上的伤口,剧痛让他感到说话都那么的吃力。

    “没事了……”土鳖旋转着拔出了刺刀,加对方失血度和更快的让他失去生命,用着带血的刺刀割断了包孝然腿上的绳索。

    “班长……我没有说,我什么都没有说……”恢复了一点力气,包孝然便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喜悦和失去手指的痛苦,泪流满面的向着土鳖不断地喃喃地说着。

    “我知道,你是好样的!不要紧,没有了手指我们还有头脑,你仍旧会是最好的科学家工程师。”看着包孝然惨不忍睹的右手,土鳖一边安慰着包孝然一边让另外一名士兵做着紧急的包扎。

    “都准备好了没有!”土鳖看着正在做着撤离准备的士兵,低声询问着。

    “马上,再给我一分钟。”战士将桌子上的高度伏尔加给用布包上,在壁炉边的木柴堆处给敲碎,破碎的酒瓶不仅将外面包裹着的布浸湿,还透过缝隙洒落在木柴上。从壁炉中抽出一根燃烧着的木柴仍到洒着高度烈酒的柴堆上,火焰在助燃剂的帮助下很快的燃烧起来。

    “排长他们已经在外面做好了接应支援。”出门前,在外面负责警戒的战士靠在身旁站岗的苏军士兵尸体上汇报着最新的情况。

    “好,趁乱撤!哥几个都照顾着点,我们千辛万苦的摸进来就是为了救下自己的兄弟,可别功亏一篑啊!”土鳖的声音被冷风一吹有些颤抖,包孝然这才注意到,土鳖的身上已经是水淋淋的,而且散出一股子的臭味,估计是刚才渗入时钻了哪个水沟。

    “班长,你快换衣服,这么冷的天你会被冻坏的!”包孝然制止着将要冲出去的土鳖。

    “怕毛!我们摸进来就是为了你的将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qidia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