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三十章 稀泥溶合

第二百三十章 稀泥溶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里是一片宁静而又优美的土地,青秀的山清澈的河水刚刚冒出半尺高的稻苗,刚刚忙着春种完的男人女人们修养着抢种的劳累,在简易的竹楼里享受着吹拂进来的凉风。这个座落在简易公路旁的村庄在这片土地上让那些远离公路的村落羡慕,因为这里的稻苗长势比其它地方的要更加~壮,这预示着这里的收成将比其它地方更多、更好,而且这个村庄里面的建筑明显要比远离公路的村落更新、更大、更结实、更漂亮。

    在简易公路旁,这个村庄里的少女们穿着自己心爱的旗袍,看着简易公路上不时来往着的车辆,用着女孩们的私语悄声窃语交谈嬉笑着。不过今天,一辆卡车远远的从南方开了过来,女孩们同样用着好奇而又羡慕向往的眼光注视着这辆卡车逐渐的靠近,不过让她们意外和惊喜的是,这辆卡车在村前减停了下来,这个意外让女孩们有些骚动,因为她们看到了身着笔挺绿色军服的一个人和另外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人从驾驶室走了下来,那个身穿笔挺帅气绿色军服的人是女孩们骚动的主要根源。

    “你好,请问阮成正的家是这个村子的吗?”更让女孩们骚动的是这个男人居然走到自己的面前敬礼询问着什么,虽然有些人并没有能去读书听懂这些话。

    “四、四的。”一个女孩被推了出来,怯生生的用着有些音不准的中文回答着。

    “那么能否带我去他家吗?”女孩注意到,在这个男人回头示意到站后卡车的后箱又跳下来几个穿着军装的男人,而一个木棺材从卡车的后箱拖了出来放在了地上。

    “请问有什么事吗?”看到木棺材的女孩的脸色一下子变白了。

    “你是阮成正的什么人?”站在女孩对面正装的男人注意女孩脸色地变化,轻声询问着女孩。

    “他、他、他是我、我哥哥。”女孩已经失去了往日在女孩群中一贯的镇定和从容,她猜测到了什么。

    “那么你是阮成正的姐姐阮玉还是他的妹妹阮玉玲?”军装男人看了一眼口袋中地名单,既有着猜测也有着确认的询问着。

    “妹妹……”

    “那么请带我去你地家。”

    军装男人地话就象是魔咒一样。让这个矮小又漂亮地女孩一路失神地走向自己家地绣楼。虽然军装男人一路上询问了自己很多东西。但是女孩却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是傻傻地在前面一脚深一脚浅地晃动前行着。

    “你们好。中**人荣誉处工作人员候江林。奉命前来送回英雄阮成正地尸身。”走进女孩所带领来到地竹楼。在屋子里众人地惊异和预感不幸中。军装男人候江林向这个家庭宣布着不幸地到来。

    绣楼里地人在窒息一会后立即有一个年老女人向棺材扑了上去痛哭起来。口里不断地呼喊着军装男人听不懂地话语。而在跟随在后面身穿蓝色衣服人地翻译下。又有两个一老一少地人扑到了棺材上。

    “我哥哥、他是怎么死地?”带路地女孩在强忍住悲伤后向军装男人询问到。

    “他很英勇。虽然他只是一名刚刚加入军队地士兵。但是面对着法国人地大炮和刺刀。他没有畏怯。他英勇地冲在了最前面。他是连队里面最勇敢地士兵。”军装男人向女孩庄严地告诉着她地哥哥是多么地伟大和勇敢。丝毫不提及她地哥哥实际上在面对敌军时第一个尿裤子。

    “这是中**人荣誉处颁给阮成正同志的抚恤金和荣誉勋章。我们知道,不管抚恤金有多少,都无法挽回他美好的未来,也弥补不了失去他对你们家庭地所带来的悲痛,但是这是我们地一份心意,请你们一定要收下收下,这是对一个英雄最后的补偿。”军装男人候江林将一个厚厚地包裹递交给了女孩和她还能保持住冷静的父亲。

    在继续安抚和例行公事地叙说了一些关于阮成正在军队中有些是真实有些是虚构的事情之后,作为负责这项工作的候江林已经很有经验的让房屋里的悲伤气息少了很多,顺利的将这些人的情绪给安抚下来并且让他们相信,由于是军烈属家庭,他们将每年受到更多的优惠和福利政策。

    在离开阮成正的村子前,那个女孩,也就是阮成正的妹妹阮玉送了几名军人出来,而且还与候江林交谈了许久,最后双方还交换了通讯地址这才依靠在村口远远的目送着候江林乘坐的卡车消失在简易公路的尽头。

    “上尉,要我说,对这些越南人还用得着这么对待吗?”在有些摇晃的卡车上,一位刚才抬棺材的战士对候江林询问到。

    “他们是越南人吗?”上尉反问着询问他的战士。

    “在我看来是,你没看到村子里有些人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看我们的,那

    恶和仇视。”

    “可你更应该看到,更多的人是用着羡慕和向往的眼神在看着我们,甚至是看着阮成正家人的。虽然我对这些人也不没有太多的好感,也曾经为这军烈属的优待条款用在他们的身上感到不值。这军烈属家庭能得到什么?不仅有一笔存在银行里丰厚的抚恤金,还有每年村、乡镇、县各级要补助的钱粮油米,就是去乘坐火车享用公用设施时都可以得到半价优惠,更不用说还有医疗、农业补贴等其他的福利……这些好事为什么要用在这些人的身上?”

    “中校告诉我,如果我们要将这片土地牢牢的掌控在我们的手中,除了种族大清洗大屠杀之外,就是去溶合他们,用着各种手段让他们向我们这边靠拢,而我们不仅要放弃他们是异族的想法,更要用对待祖国人民那样的热情来欢迎他们,更要将他们脑海中是越南人的想法给摒除掉,要让他们不在以越南人自居,更要让他们有着当中国公民的自豪感和优越感。总指挥有句话听说吗?‘对待朋友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

    广西镇南关,这个地方是与越南交界的传统地界,在后世由于为表示与越南社会主义亲兄弟的友好关系,在总理的建议下改为了友谊关。不过在现在,段国学亲自为这里更名为——向南关。

    后世当时的越南一建国,便和法国进行了艰苦的民族独立战争,在赶走法国人不久后,美国大兵又来到这片土地上,越南又和美国艰苦卓绝的进行了一场艰难的战争。后世有人粗略的统计过,越南的建国史就是一个战争史,和法国、美国的战争将近打了三十年,因此这名作者写出了一本名为《独立战争1天》关于越南战争的书。不过这本书并没有写到,越南在赶走美国人之后,军事野心膨胀,出兵攻占了柬埔寨,并为了抱苏联老毛子的大腿舔它的屁股,忘恩负义的与在抗法、抗美战争中勒紧裤腰带支援它的中国交恶,频频炮击中国边境村庄,派出特工人员杀害中国村民和村干部。为此,中国小个子伟人在出访美国时很严肃的向美国记者说到:要给它一点教训。而且又补充了一句:我们说话算数。

    这一句话,中**队一周后出兵胖揍了一顿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实力的越南小霸,并在收兵后仍然在边境线上与越南军队继续进行着轮换作战,从各个军区拉来各支以长时间没有打过仗的部队进行实战训练,让越南的男少女多的比例更加扩大不少……

    不过在这个时代,段国学不会让这个国家成为后世历史上的白眼狼,他要牢牢的将越南这片土地变成为中国的后花园。至少,也要将越南的北部变成中国的后花园。

    因为在地理位置上越南与段国学起家的百色接壤,重庆(越南地名重庆)离平果、百色的直线距离不到15o公里。

    太近了!虽然这一带都是崇山峻岭,机械化部队难以展开进行突袭作战,但是在后世,大口径火箭炮的射程可是轻易达到两百公里……

    因此对于越南,段国学从1926年后便开始逐渐经营南下建设。在历史上,两国的边界也是很模糊的,但是有的时候这种模糊就成为了段国学和他的幕僚们下手的突入口。

    先进行的就是人口地缘化和经济渗透、诱惑的糊稀泥,这个糊稀泥的词出自李德林的口中。他的意思就象糊稀泥一样,将大量的中国人逐渐的向越南土地上迁徙,降低越南人在这片土地上的比例,同时用经济、农业诱惑越南原住民放弃越南的身份,正儿八经的加入到中国(原西南)户籍当中,以换取优良稻种的种植权和经商、工作、入学教育名额权利。这样将双方的人口、语言、经济、教育等各种生活就象糊稀泥一样糊在一起,让你分不出哪些是泥哪些是水哪些是砂。

    时间一长久,即使这些土地上的老辈人还记得自己曾经的国家,但是年轻一辈的人已经在孩童时代就说起了中文,吃的是中国的米,喝的是中国的水,工作挣的是中国的钱,至于越南……那不是外国吗?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段国学将镇南关改成了向南关的原因,现在经过十多年的融合渗透,这个糊稀泥政策政策已经明显的让向南关以南五十公里的原住民们普遍的向往着中国的美好生活,就象后世中国国民向往着国外达国家渴望成为外籍公民那样的渴望……艰苦贫穷生活下对富裕美好生活的渴望就是最好的原动力……

    ps:mmdd,今天下乡,做着车跑了一天,来晚了,抱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qidia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