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胡吃海喝

第二百三十八章 胡吃海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子、包孝然!!”一个声音让准备离开的包孝然头寻找呼喊他的人,虽然昨天晚上很多来参加活动的少男少女们知道了他的名字,但是能喊出他外号的却肯定是老朋友。果然,他看到一张几年前熟悉的马脸。

    “马脸!!马常胜真的是你!!”包孝然果然看到自己的老同学。

    老友相见自然有一阵拥抱和亲热,还会有一阵的相互打探和吹捧,简单的询问后两人变离开河滩的回到主干道上边上的镇子中去,找了一家比较好点的店里两人选了一个包厢点了些菜边吃边聊起来。

    “这失去通讯联系一年多你不错啊,当年没有直接考上高级技术学校你倒干脆,既不选择入厂也不和我一样去政府工作,倒是一声不吭的就去报名参加了军队。在军队里干了这么几年也没放下考大学的心,这最终还是圆了你的一个梦想啊……”马常胜听完包孝然这几年的经历后看着他残缺的右手掌说到。

    “不!应该说是完成了我两个梦想,一个是大学,一个是参军,两个梦想现在我都实现了,我就要去实现第三个梦想。”包孝然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说着。

    “啥梦想?”马常胜一边给有些空的酒杯满上一边问着。

    “当个科学家。”

    “哈哈,就知道你小子牛气,在班里面你的志向也是最牛叉地!!”

    “人活着就该些志向,以前刚高中毕业时还有着通信联系,虽然个把月才得那么一封,但是总还有个音信,不过我临时派往北方集训作战前后一年多失去联系的时间里,倒是你没想到就这……没两年下来,你小子胖了不少啊,特别是这里。”包孝然看着马常胜那有些隆起的肚皮坏笑着说道。

    “唉……天天吃喝,特别又是喝这些液面包的啤酒,想不胖都难……”马常胜很意外的感慨了一声。

    “哟?”包孝然有些惊讶这班最开朗活泼地马脸居然会叹气。

    “我情况刚才也和你说了。高中毕业后我没考上大学。因为当时正好赶上大解放(西南向全国扩张)。各地方都缺乏有文化地初级干部。我和一些同学去报考了政府开设公务员培训考试。我考过了。半年地上岗教育后我先被分到了县里实习了半年。然后就被派到了这里当个副乡长。”

    “地不错啊……直接就上到了副乡长地职位了!”

    “这不是基层缺乏有文化地人手吗。赶上好时候地;来这主抓宣传和教育。这两块需要地文化底子要强一些。所以也有些运气。”说到这马常胜有些庆幸地笑了起来。

    “你还没说这和你地肚子有什么关系?”包孝然提醒着老同学刚才地话头。

    “我爸以前是做生意地。以前他就跟我说过。中国人地很多难事其实看上去很难。但只要能多上几次酒桌饭局。次数多了绿灯就有了。来到这里我也就明白过来是啥意思了。虽然我管地并不是什么油水丰厚地部门。但是这里地处交通要道。而且这里从古时候起就是一个大乡镇。这来来往往地领导或者是下来视察、检查地县级领导总会在这里吃个饭。我这副乡长总要出面陪衬一下吧……这不饭局一多。这肚子也就象吹气球一样长了起来。”

    “赫,怪不得呢……我说怪不得你这里居然有啤酒,这东西就是放在市里面也才兴起的,别看冰镇过后喝起来是够爽,但是这玩意度数小,喝起来不象白酒那样经喝,一瓶子的啤酒钱可不比同样一瓶白酒少多少……”包孝然举着酒瓶子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这啤酒现在由于耗粮食所以产量并不多,因此价格还是有些贵地,这啤酒的味虽然包孝然尝过,但是象这样敞开着喝却还是头一回。

    “现在不是刚开始流行喝这个吗,现在不是有一个新地流行词叫赶时。

    你今天没看见那些穿中山装西服的小青年在女孩子中间是最受欢迎地……”

    “哟?你那时候就盯见了?”

    “我早上一清早就看见你了!我一是忙着没空,二是挤了几次都被你身边的那些女孩子给挤了出来,三是你小子两眼双耳都顾着女孩子了没看见没听见老同学喊你!!你还怨我?!真是……你这一身绿皮军装谁看见都眼红羡慕,矗在哪里都刺眼,看不见你地是瞎子!就是瞎子也能听到你身边那群女孩子围绕在你身旁的动静!怎么样?山里面的女孩子够热情吧……”

    “别说了……要不是在部队里喊的多炼了出来,我现在的嗓子早哑了。你不知道,昨晚上到今天,我的嗓子就没停歇过……”包孝然心有余悸的回想着昨晚上和今天的经历。

    “哈哈!喝口润润喉!”

    酒杯轻轻的一碰,又是一杯冰镇后的啤酒舒爽的入喉下肚。

    “这冰啤酒就是舒坦,这里居然还有冰箱?”包孝然喝干啤酒后继续询问着。

    “整个乡上就几台,几个乡长、副乡长家里有,这饭店里有一台,不过虽然也有一些人家能买的起但是用不起,这玩意耗电,电是从乡里的水电站牵过来的,没人会白白的耗着电交钱用这本书转载些东西。当官的可以在用电量上做些手脚,其它人就不行了,这里能用上主要是因为这冰箱对于饭店用处大。”马常胜一边倒酒一边解释着。

    “哦,原来如此……对了马脸,这看着看着我们可是喝了不少的酒啊,不会吃穷你吧……”包孝然询问着关系老同学的问题。

    “怕啥?没事,我等会签单地。”老同学一无所谓的回答。

    “签单?啥意思?”包孝然不理老同学的话。

    “就是先在帐单上签字,每个月到一定报账的时候乡上的财务会计会和他们结账。”

    “你、你、你、你是说这是公款吃喝?”包孝然一脸震惊的说到。

    “……”马常胜没有回答,只是用着沉默做着最好的回答。

    “我可是党员,这党纪党风里面……”

    “党纪里面没有硬性规定,但是党风则里面要求党员节省每一分钱地公共财产。你是党员,我也是……”马常胜掏出身上携带的一个民业党党员的党证摆放在包孝然的面前。

    看着那真金白银的党员证,包孝然有些不明白了。

    “包子,我真羡慕你在军队中仍旧能有着纯洁和单纯的生活环境,在这种环境下污垢和肮脏是被摒除地公愤。但是我所在的地方不同,这里的社会关系很复杂,很多事情不是用着热血和单纯地思想就能生存下去的。”

    “你……不

    吧……”

    “没有,这贪污受贿由于不管金额大小都是很容易被拉到刑场打靶的,我还不想吃枪子。我也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现在做官地虽然怕被人打靶敢贪,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虽然大家都不敢拿钱,不过很容易在吃吃喝喝的事情上做文章,这经常出来借下乡办公的名义吃吃喝的事就多起来;你别看我们这个乡不大,但是每年的招待费开支说出来可以吓死你!——1万多块!”

    “嘶……”包孝然吸了一口冷气,自己在部队里的士兵津贴是每月元,老同学马常胜每个月地公务员收入是6元,加上各种补贴七七八八的全部一起可以接近十元,可这一个乡居然能吃掉过一万块地资金,这能不让他吃惊吗……

    “这一餐饭你知道吃掉多少吗?”马常胜指着桌面上的几个饭菜问着。

    “多少?”

    “别看数量少,但一个菜都是上面领导下来点着要吃地,穿山甲、龙凤汤(蛇、老母鸡)、山猫肉,虽然都是些山货,但是恰恰是这些山货最贵,这几个菜加上这些啤酒,这一餐就吃掉十二块!”马常胜毫无表情的说着桌面上地几个菜。

    “十、十二块!刚才你进门时老板说的老三样就是这些??”包孝然无比震惊的问着刚才从容习惯性的和饭店老板交待的话语,他那时候以为就是一些家常菜,可没想到却是这些昂贵菜色。

    顿了口气,马胜&1t;续解释着刚才的话头。

    “你看看外面,最好的这几栋房子;:子就是这里当官的家,虽然不敢贪钱,但是每个人都会变着法的给自己捞点好处,这里面的猫腻多了去了,我们乡产木头,木材检查站检查时木材出境批本书转载条子抽这么几根下来留着,等到后面累积起来转卖出去大家分,就是不卖出去也可以给自己修房子时用上。还有这吃饭虽然开支大了一点,但是平时也不会那么离谱,只是在小的量也架不住每天都这么吃喝,来来往往的次数一多就出来了这么恐怖的数字。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个月的收入基本上不用往吃喝上考虑,在加上分到手上的补贴,这钱就这么出来了。”

    “没管吗?”

    “很难管,毕竟招待费用是有这个明目的,而且象什么农资、水利、土地、展、电力等等等等什么工作组一下来,这吃喝的事少不了。不过还是那句话,这吃喝的东西虽然让人不敢相信,但是没什么人敢真贪,敢贪的就要做好被打靶的准备,在这一点上没人敢以身试法……”

    听着老同学的介绍,包孝然没有再说什么,刚才老同学的话语让自己受到了很大的震撼,他知道自己需要花点时间来消化掉这些让他有些受不了的东西。

    “算了,老同学,我们当中就属你最正直,这些东西别说让你一下子接受不了,就是我刚来时也受不了!不过随着待在这里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的对一些东西免疫了,这人,总会给自己多捞好处的。我向你保证,这一餐我用我自己的钱结帐,绝不用公款。”马常胜向包孝然保证着。

    “你准备什么回去?”看着天色有些黯淡,马常胜询问着另个话题。

    “原本打算坐船先回县里面,再想办法回校。”

    “恩,现在已经没船了,你今晚先别走住我那,等明天一早我上县里的时候送你一程。”

    “好吧,我们今晚再好好的聊一聊,看看你这还有什么东西让我吃惊的。”

    “行!不过我现在要好好的吃下这些东西,***,这可是我自己的钱啊……”马常胜转头将精力注意到桌面上的菜肴,挽起袖子便甩开腮帮子大口吃喝。

    ……………………

    而与此同时在阳桂平的办公室里,阳桂平也正在查看着廉政部拟定的对政府工作人员行为新规则。

    “阳总,我们对政府、行政单位工作人员日常开支与财务厅的同志进行了一番调查,这招待费开销目前是我们最为不好管控的费用,对于这一块的费用,有很多的解释口径。我们对这些解释也做了很多的调查,目前各地的交通情况是逐渐好转,市对县、县对乡、乡对村各级掌控、监督还有各种生产建设工作开展进度力度加大,很多的餐饮食宿招待费本书转载用的确是真实的产生,象一个县的水利建设,市里下去指导工的水利局、地质队、电局各种人员一到那,这食宿费用肯定会产生。有一些党员在这方面做的还不错,都能恪守住党员操守遵照四菜一汤的原则,可也有党员却借着四菜一汤的明目改换菜色大吃大喝,这种歪风是该杀一杀了!”

    “谁都想杀这种歪风邪气,但是中国人最喜欢破坏规则,而我们对于这些东西缺乏足够的硬性规定,各方、各级别不同,因此在标准上很难进行统一,就是因为如此,这些漏洞便成为了他们钻空子的地方。你们的报告我看了,不予批准,因为你们太笼统的将不同经济展程度的区域进行统一的一个标准,太片面,拿回去再好好的琢磨出怎么样控制住这样的歪风邪气!”阳桂平将报告装回文件袋中递回给了对方。

    看着廉政部的人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阳桂平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这反腐的工作随着自己力量、地盘、经济的扩大而在变化,很多标准、要求都已经开始不适应目前的真实情况,看来要重新调整拟定一些要求标准了…………

    而在阳桂平的办公桌上,还有一份段国学签署的文件露出红色的标头的几个字——反腐

    昨天因为一个新大本书转载型营业厅开业,一沐乡搞促销活动去了,晚上和代理商吃饭喝酒,司机要开车没喝多少,基本上是一沐在拼酒,回来就爬下了,昨日没更,抱歉。这个星期两天没更,真是更加抱歉。

    对于现在的章节已经有读者提出是否太平淡了,一沐今天做个说明,如果通篇都是军文作战一沐能写的东西更多,但是这不是一沐的初衷,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经济、政治、民生的改变也是需要介绍的,对于老百姓来说,打赢战争是脸上有光底气更足,但是他们更关心的是口袋里的钱是不是增长了,一个国家的改变不仅仅只会是武力上的单纯描写,还有着更多的东西需要探讨。

    记得一个书友对我说的,小人物的改变才真实,而不是看领导们天天上镜去看一堆子的数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