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暴风骤雨

第二百四十一章 暴风骤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该来的总会来的。”

    段国学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就象这场即将引全国大动荡的风暴是一阵轻风细雨那样平常。而在他的对面,是中国政坛上具足轻重的各方人物,也有着拥兵百万的军界重臣。这些人手握着各方行政军令大权,可以说都是些位高权重的各方大佬,但是今天在这里,这些人屏息静气,生怕自己的一不小心搅动起更大的风暴和漩涡浪潮。

    “一个游记文章能引出这么多东西,现在这篇文章在全国范围内引了一场从政治、经济、社会、道德、文化、生产、农业还有更多范围的大讨论,到今天为止全国至少有四千万人投入到了这场大辩论当中去,每天《论证》杂志所接收到的信件多达三万封,而且随着这股风潮向基层的扩散,现在已经使得很多村子也开始进行这样的辩论。影响人数之多为世界所罕见,可见这篇文章的份量有多沉重。不过我想问一下大家,你们说这是一个巧合呢?还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阴谋?”

    段国学轻轻的在屋子中跺着步子,轻轻的话语和皮鞋在地毯上轻轻的踩动声却让屋内的其它人感到一种沉重的压力。

    “阴谋是不太可能的!”黄培录先言。

    “继续说。”

    “我们调查了这篇文章的撰稿人,这个人是西南第六集团军的一名士兵,名叫包孝然。刚刚因为负伤导致右手掌失去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手指致残从前线返回,由于他考上了西南高级技术学院,因此到现在退役手续还没有正式办理结束。第二这个人是一名优秀地民业党党员,在报考高级技术学院时因为考试当天身体烧导致挥不佳没有考上,但是他毅然参加了军队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士兵,在军队中积极上进训练出色表现良好加入了民业党,入党介绍人是他们的副排长。从军队的战友评价还有高中时期的同学评价当中可以看出,这个人是个彻底的第二代教育青年,家庭背景也非常地良好,只是他的弟弟就象他在文章中所提及的那样刚刚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青年学生正向无奸不商的商人转变。第三就是包孝然刚刚从前线赶回到学校便参加了军训,没有与什么可人员接触,同时他此次出行的目的还有路线都是可以经得起推敲考证的,我们也从他的战友那得知的确在两年前包孝然就有着去参观游玩地念头,因此我们可以摒除这篇文章是包藏祸心的恶意用心。”

    黄培录向大家出示了商统局对此事的部分调查结论,这篇调查结论立马否定了刚才有人提出来的阴谋论。

    “哦?这商统局的乔大老板都已经确定了这阴谋论的不成立,那么另外一个巧合性大家能否给我一些你们自己的看法呢?”段国学继续着自己向众人的询问和施压。

    “我看……这不是巧合。”李德林喃喃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请继续。”

    “我在刚并入总指挥地麾下后曾经也有过夺权取而代之地心。只是随着对总指挥地了解和不了解。我既有着好奇后地彻悟。也有着新疑惑地惧怕……”

    “不用担心。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地心思。很高兴也很开心最后你能消除这种心思全身心地投入我们地队伍当中来。”段国学微笑地表情让李德林安心不少。

    “总指挥总是能预知着什么。有些时候我刚刚明白总指挥某种做法地用意后我就会现这种用意早在很久以前总指挥就在制手。就象下棋一样。以前看似毫不经意漫不经心地一个棋子在关键地时刻却能起到中流柱中盘绞杀大龙地巨大作用。这使我在经历过几次这样地心惊肉跳后消除了背叛取代之心。因为我无法知道总指挥是否还有着下一张我不知道地王牌。因为总指挥似乎有着永远也用不完地王牌。”

    看着段国学鼓励而又诚挚地眼睛。李德林从刚才吐露实话之后地恐惧中逐渐稳定下来。声音和语也是逐渐恢复到往日那个国家并列第二号人物地应有语调及气度上来。

    “有着永远也用不完地王牌。我喜欢这个形容。请继续。”

    “这次的大讨论事件,总指挥丝毫没有一丝的慌张,似乎他早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而我这段时间也在深思,为什么总指挥不担心这些能让整个国家陷入一片混乱的态势局面当中去呢?参照着以前总指挥给我留下来的深刻印象,我有理由相信,其实这些事情的根源和矛盾的关键要点总指挥早就已经看出来并且做好了预定的改革处置方案。总指挥只是在等,等待着最适合的一个时机让这些矛盾自行的爆出来,让它**裸的摆露在世人的面前看透这些事物的本质,从而后制人的轻松自如出手将其收拾掉。总指挥一直在忍,一直在蓄谋自己让人看不见的力量在敌人眼皮子地下忍耐蛰伏着,等到当所有人认为他已是砧上肉眼前菜时,他才会动手狠狠的将你击倒在地。这种击倒不会让你有喘息生存下去的机会,如果总指挥让你生,你就能活下去;让你死,你就只能感受着自己在他的眼中注视下的死去。没有第三种选择,在他的面前

    有选择他给你的道路……”

    “因此我有理由相信,国内现在出现的这种动荡不是一种巧合,即使是现在国内出现了经济上的萎靡,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动荡,世界上出现了疯狂的混乱,但是总指挥就是在等待着这个时刻的来临!等待着这种矛盾的爆和激化!”

    李德林的话语是越来越自信,越来越相信着自己地判断,这十多年的接触虽然并不长久,但是段国学不经意之间所透露还有表现出来的东西也足够让李德林深深的拜服于他的脚下。

    “谢谢德林的解释!”段国学向李德林轻轻地一点头,既有着谢意也有着共事十多年来养成的那种默契。

    “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来我们埋头建设我们这里的一亩三分地,在这一片土地上建立起了一个科技基地,一个人才基地,一个富庶之地,一个欣欣向荣的地方。凭借着这一片土地上的根基,我们走出了大山走向了全国,我们赶跑了日本鬼子和其它洋人,我们还收拾了国内的各路军阀,现在除了西藏新疆还有被苏联人分裂出去的蒙古,整个中国即将在马上展开的军事行动中真正的统一!这期间走过的路,相信在座地各位都是深有体会的……”

    “我们能如此强势的入主这个国家,如此强势的不给我们的敌人任何的机会翻身这是大家的努力,也有着科技、科学、工业建设下的完美保障。还记得当年我们并入西北陕甘一带的时光吗?那时候有人说我们将陷入一场人民战争地泥潭中去……但是我们没有,没有!”

    “因为我们凭借着完善的工业科技产品让他们失去了人民战争的物质根基,再借助着物质根基摧毁了他们的思想本源……无线电的应用让他们的游击战失去了突然袭击所能起到的偷袭效果,借助着直升机还有高机动性的装甲车辆并反制成为了偷袭着的葬礼;我们高科技产物下的农业产品让更多地人体会到了追随我们的甜头好处,让他们在精神思想上无力回天……”

    “要说这科技是一个好东西,但是科技能帮助我们多少?在生活上,在生产上,在军事武装战斗中,科技能改变很多很多的东西。它可以帮助我们更美好地生活,它可以使我们摆脱沉重的生产劳动,它可使我们轻易屠戮我们地敌人。可是科技改变不了我们人类唯一的一样东西!”

    “——那就是人心!”

    段国学这时候就象是一个哲学家思想家,他在房屋当中地每一句话都能让屋内的人感到迷惑又了然,既有着深刻地理解,也有着思考后的不解和惑。

    “人心是什么?就是思想……”

    “思想是我们人类占据在这个星球生物链顶峰上的最根本源泉,没有了思想和思考,人类不会去思考为什么用火烤肉驱兽……人类不会制造工具辅助着自己果腹生产……人类更不会产生文字图形去尝试记录探寻着一切未知的事物……”

    “可是人类的思想却又是最难以琢磨和判断的东西……”

    “一种米养百样人!即使我们能在试验田里研究出亩产一吨的级大米,但是这些大米能让人放下屠刀真心向善不抢、不偷、不盗、不淫、不恶吗?”

    “不能……因为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着竞争、有着政治、有着纷争和战火!”

    “人类在生存的过程中一直不断探索着宇宙和大自然未知的一切,在这个探索过程中,这种探索和求证的过程被人称之为了科学、科技。一切宇宙还有自然界的根源都能被详实的数据和真切的事实所能解释,即使是现在不能解释的东西将来也会被详尽的数据和案例所考证!这就是科学!”

    “可是人在用思维思想还有身体力行去探索着世界时,也在为着权钱利名所消耗着人类短暂的生命……科学所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人类那千变万化的思想。”

    “现在这个国家陷入了一片的大讨论大辩论当中去,这是我来到这个时代时就已经埋下的祸根。我段国学在走入到这片有着数千年人文历史的土地上时,我就知道这思想是我唯一不能掌控到的东西……”

    “科技强国,科技是强了,对手在我们更高尖的工业科技面前是变弱小了……但是这个国家还是一个有着诸多矛盾诸多不足的国家,治理国家的是科技?还是人?是科技操纵人?还是人操纵科技?”

    “很显然,是人操纵这科技使得人统治人更加的方便和快捷,也使得人心在金钱、权利面前丧失了自我……”

    “大家看一看,即使是党内三令五申地要求着严律克己,但是仍旧有着那么多人挖空心思的打着法律政策的擦边球,绝对的权利铸就成绝对的**。多好的一句话啊……这句话点出了人心地根本本质。”

    “人类生存展下来不仅有着对宇宙大自然探索的功绩,也有着相互制约领导的要素,人类进化最根本的源泉就是来自与高高在上的思想。”

    “当人类在原始时代时人类就有着等级分化的思想,有些人想不劳而获,独占,无是人类的本性之一,这源于人类最大的

    —虚荣。而更多的人都希望自己能最快的收入到衣无比地生活,这源于人类最大的原罪——贪婪。”

    “这是一个国家,是刚刚从封建制度解脱出来的国家,这片土地上的人是这个地球上最复杂的聪明人,我们可以用二十多年的时间追赶上世界列强的科技步伐,但是我们却没有着列强们数百年演变过来的完善法律制度。在这种混乱的大世之下,出现这些问题当然是正常地。”

    “如果我能明一种机器能控制人的思想那该多好,不用与大家有任何的交流,不用担心诸位的忠诚之心,不用费十几年的功夫去让大家接受教育接受学习,直接坐到机器里面带上头盔通上电——‘滋’的一声之后……”

    “大家都变得忠心耿耿聪明无比,士兵们看到敌人的坦克碉堡抱着炸药包就往前冲!老百姓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工人们任劳任怨的在各种艰苦的工作环境里面挥汗如雨地生产!各个级别的大小官员们一个个都是清正廉洁秉公执法!天啊,这是一个比乌托邦还要完美的世界和社会……”

    “如果有着这样一台机器那我还在这里费什么劲,直接让我手下地军人们攻占世界上的每一寸土地,抓来所有地人都坐进这个机器里面给他来这么‘滋’的一下!”

    “整个世界就清净了……”

    “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有思想地人了……”

    “整个世界就剩下我这一个神了……”

    “这可能吗……”

    “管理这个世界的是人,不是科技……”

    “统治这个星球地不是原子弹,是人……”

    “管理这个国家的不是军人,是政客……”

    段国学的演说结束后,房屋内陷入了长时间的寂静当中去,刚才段国学的话语就是在告诉着大家,虽然大家手中已经有了很多高科技的武器、工业科技,但是这些科技却不能成为管理治理这个国家最好的助力,说到根本,就是这管理国家还是得依靠人……

    这篇文章所暴露出来的根源就在于现在有些人已经开始出现了腐化,开始贪图享受,有些事已经出现了不好的苗头,如果放任这种不良风气下去,将这种社会矛盾累积下去,到时候会爆出更可怕的风潮。

    “总指挥,我们要怎么做?”阳桂平轻轻的提出了问题。

    “借着这股子的风暴,清除一些身上的污垢,这高科技我们是有了,但脑子里面的一些污垢还是遗存在的,而且我还知道有些人趁着军队的整编将这种风气和爪子伸到了军队里面去,黄林你这边对这样的人可不能手软。”

    “我明白。”黄林无比严肃的承诺着。

    “这段时间的事很多,也很乱,但是大家也要看到这风暴之后的净洗作用,土地改革我们已经逐渐在我们强势的拳头下完成了,而医疗改革、教育改革现在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两件事是事关国家民生大计和未来展的重头任务,务必要将吸附于老百姓身上的这些毒瘤给清除掉!特别是医疗改革,大家多深入基层去看看,去听听,想出彻底根绝红包这种潜规则。”

    “我们不能将杜绝**风气的希望寄托在职业道德上,面对利益,道德永远会拜服于比它更高的金钱脚下。”

    “特别是官员,我们现在虽然还有着很多抱有热血、仍旧对党无比忠诚的年轻党员,文章中的那个马常胜和包孝然的弟弟就是这样还存有一些良知和理性的年青人。但是我们也同样不能将廉洁的希望寄托在他们入党宣誓的誓言中去,对于反腐的建设,培录,你们商统局对内侦察单位将剥离出一个部门充实到反腐局中去,这是工作的重点,抓实了!”

    “明白!”

    “智忠你们新闻宣传部门还要再借势让所有人知道,这次的反腐绝对是彻底的!这在河边走的多了,难免会湿鞋,当了这么久的官,多少也会捞一点。”

    “绝对的权利带来绝对的腐化。不管我们制定出多好的法律,但要知道我们中国人就是喜欢破坏规则和法律以显示自己有多大的能量,这是根源。等战争过后,我会将权利重新放出来,这个议会会再次的挥出作用,中国人好权,在国难当前的局势下,放任着权利的混乱及争夺权利的内耗就是在对不起人民!”

    ps:终于写完了心中的一些构想,这段时间由于工作上的繁忙和思路上倾向于解决一些国计民生的问题,写出前段时间让一些读者不满意的篇章。这是一沐的无能。抱歉。

    只是不管再怎么忽视,一些国计民生的东西还是要出来的,构成国家的不仅仅会是军队,更不会仅有科技。就如本章里说的,构成国家的还是人。管理国家的是人,不是科技。强国也不是光有一堆子的科技成果就能说是强国的,要不然就和yuann青灯书友评论的那样成为别人的果实。

    说到底,是人操控科技,而不是科技操控人。(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qidia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