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尽在我手

第二百四十六章 尽在我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过段国学现在不管怎么样yyy构想着,在世界地图上强城市画红五星打击点,而在越南的石继平正和他的兄弟们一同在漫天大雨和满天飞舞的子弹中作战着。

    “两年不见,这小鬼子学精了不少。”黄毛负责的主要阵地上,这里从交战一开始便成为了双方争夺的焦点。这个位置较高,是个天然的制高点,只要守死这里,那么就可以利用高度差向四周进行火力压制射击。

    “排长,小鬼子好像也没多少长进啊,还是老三样,三八大盖、歪把子、掷弹筒,连迫击炮都没多少。”已经是下士的战士安戈明显不怎么给黄毛面子,这么几年的从军生涯下来,安戈这个小伙子也成长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

    “你小子,有这点花肠子就没看你好好读书,你看看和你一起当兵的李双进,他现在考上了军校去受训学习,等一年半学业结束后就和我一样是个军官,到时候你得给他敬礼!”黄毛将打空掉的自动步枪弹匣给换掉装上一个新弹匣。

    “切,不就是多一条横杠吗,我照样有手枪。”安戈撇撇嘴,拍了拍腿上的手枪枪套,这手枪在地面作战步兵当中可是只有班长以上军官才会配备的,而他口中的那条横杠就是军衔上代表尉级军官的横向黄线。

    “知道就你牛……小心点。”阵地后面一声闷响,天空中又是一枚刚才6o迫击炮射出地照明弹闪耀在夜空当中,只是这样的雨天照明弹照射的距离和范围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战士们必须在短暂的照明时间里判断出面前的景物与刚才有些什么不同。

    “知道了,这活我顺熟!”安戈撇撇嘴,放下自动步枪摸出手枪,另一只手搂过十来个地雷,借助着照明弹落地后的短暂黑暗迅地和另外两名配备自动步枪的战士爬出了掩体,匍匐到前面埋设地雷。这些地雷是临时从整个连里面收集出来的,在这种黑暗而又下雨的天气里,单凭着为数不多的照明弹不定时的来这么一、两进行警戒是不现实地,而在这种情况下,地雷便成为了防御方最好的选择。

    而在阵地后面一公里外的小镇上,陈开聪正浑身湿透有些疲惫地向石继平汇报着他带领的侦察班所侦察到的各种情报。

    “还有吗?”看着已经很疲惫的几位战士和老兄弟陈开聪,虽然石继平也很想尽快让他们好好地休息,但是他不能,在获得完所有情报前他们不能休息,战场上任何的情报疏忽延误都有可能导致不可遇见性的惨痛失败。

    不是有一个故事这么很形像的说过吗,一个铁匠钉马蹄铁时少给一匹马的马蹄钉了一颗钉子,结果在一次战役中一个通讯员骑上了这匹马,结果因为马蹄铁脱落造成了马匹失蹄,情报的延误造成了一个小队战斗地失败,而这个小队的失败又导致了大队地失败,大队失败产生了防线的漏洞导致了战役地失败,战役的失败伤及了国家地元气导致了最后这个国家的覆灭。

    “能收集到地情报就这么多。不过你等会。还有一个情况不算是情报数据但也很重要。”陈开聪叫住了即将要整理所有情报资料地石继平。

    “什么情况?”石继平将手头上地资料交给了身边地一个战士继续处理。重新翻出一个本子准备记录着。

    “据我观察。鬼子似乎要比几年前更加地疯狂。手段不仅更加残忍而且兵源年龄似乎在偏小偏老。”

    “哦?继续说。说地越清楚越好。”

    “鬼子在士气上也就是那老三样。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不过据我们地观察。鬼子地士兵年龄似乎开始偏小或者是偏老。还记得四年前我们在湖南第一次打鬼子吗?”

    “当然记得。我还和鬼子拼过刺刀呢!”石继平还记得那一个早上。他亲眼目睹着老班长单人枪挑日寇地场景。还记得自己忘却恐惧端着装上刺刀地步枪昂走在进攻队伍地最前面。

    “那时候除了第六、第五师团是齐装满员的主力师团,其它八个师团就是一些二线师团。兵源素质与第五、第六常备师团这些精锐师团相比根本比不上,装备也逊色很多,有些师团甚至就是旅团扩编出来的,虽说是扩编,但也只是名头上的扩编,装备、人员仍旧还是原旅团的编制。不过那时候的日本鬼子兵,再差也有那么股子的兵味,但是据我观察,现在在我们面前的那个大队日军除了在凶残上比原先的鬼子兵更残暴之外,士兵素质也在变化,我甚至看到十五、六岁或者是三

    的人充斥着日军军队当中。”端着热奶茶,陈开聪着自己所见到的情况。

    “你是说……”

    “鬼子开始走下坡路了……”

    ……………………

    情况很快的一路上报到第三战区总司令彭穿石的手中,彭穿石没有多看这些报告,对于他来说他只要关心如何打好眼前的东南亚战役,而这些战略上的东西他直接交到了总参谋部黄林那里去了。

    接到前方的报告黄林并没有太过于的放在心上,因为这日本人走上下坡路早已经是在预料当中的,这个国家战争潜力就放在那里,整个日本这才几千万人口,而且还要考虑到青壮比例,还有入厂生产工作的必要人员,这摊子一铺大了,国内本身就缺人了,更何况扩军攻打这么大的土地,这兵源短缺的弊根就暴露出来。而相比日本,这中国幅员辽阔和人口众多的潜力随着时间也体现出来。

    不过有所不同的是现在的军队的构成已经不向以前那样简单,军队不仅需要大量的一线作战人员,同时还需要大量受到科学教育的技术兵种充当主力,可以说现在的军队构成已经不能单凭着枪法好会飞刀这样单纯的体力兵种作为优秀士兵的评判标准,更多的技术兵种成为了制约部队扩军建设的主要问题。

    而这些技术兵种兵源的来源主要是那些至少接受过初中文化教育的学生,这一条要求便让各部队望兵兴叹,能接受小学四年半外加年初中两年半的七年义务教育的学生只有中国西南的四个省份能批量的出现,只有这里出来的学生才能大量的满足军队对技术兵源的需求。

    因此对于段国学和他的军队来说,只要能再给他们几年的时间,他们会有着更多的技术士兵加入到军队当中,也会有着更多的学生加入到工厂研究所当中,现在中国缺的就是时间。

    没有太多的理会在越南日本鬼子闹出来的动静,这鬼子所能带来的最大收益是搅混了二战的布局和这趟子的潭水,虽然日本失去了中国这片粮食、矿藏的主要殖民来源地,日本这几年过的是很苦,当然,这苦是普通日本百姓而不是那些王公贵族和商贾财团,他们仍旧吃好喝好,仍旧胡吃海喝的生活着。

    日本这两年日子过的真不咋的,因此从两年前起,日本在原本战时配给的情况下再次缩减了对民众的配给,更多的粮食被优先分配给了军队里的士兵,日本民众过着更加困苦的生活。

    不过对于日本人来说,早在1895年以全国国运做赌注赌赢了日清战争之后,日本全国陷入到了更加疯狂的境地当中,全国从天皇到乞丐,所有人都陷入到了疯狂当中去,所有的人都被战争巨大的收益所蒙蔽了双眼,日本已经疯狂,没有人会在这种狂热的环境下仍旧用着正常的思维去思考问题,它们只是在考虑如何榨取国民和殖民地人民最后一点的利用价值。

    四月底,日本占领了东南亚大部分的土地,动作直快让德国盟友瞠目结舌,在战后,有人对日军快的攻占东南亚做出了评价,这样的高度一是日本在失去中国这块最大的殖民地后所压抑造成的精神疯狂是最主要的原因。

    日军步兵的疯狂势头让英法荷兰美国等国在此驻防的部队措手不及又缺乏足够的信心,面对防御阵地,日军虽然缺乏炮火的支援和掩护,但是却不乏人弹进攻,面对抱着炸药包冲向防御阵地的日军敢死队,讲究民主和人权还有白人性命珍贵的联军士兵纷纷失去战斗意志,特别是在泰国一带的英军,更是成建制的向日军投降,成为历史上的一大笑话。而这次的胜利在打击了其他联军抵抗意志的同时更助长了日军疯狂的攻击势头,日军更有指挥官仅仅带着不到一个小队的士兵长途奔袭,穿过茫茫原始森林攻击英军后方,这使得英军更是位难顾。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当地人对殖民自己的统治者更迭并不表现出太多的抗拒,因为它们已经习惯于自己换个东家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这种表现特别是那些当地土著的王公贵族们,英国人荷兰人法国人美国人日本人,管它是什么人统治这里,只要自己的土著王继续当着,无外乎就是换个缴纳供粮的对象罢了。

    六月底,当日军东南亚战区总司令山下奉文向日本大本营电:“一切已尽在我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idia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