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天才陨落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天才陨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多久了,有多久没有6k了……

    小小的回馈一下支持我的书友们……

    平果县,这个原本破破烂烂的小县城现在用县城已经不贴切了,这里已经展成为一座巨大的城市。现在在这里,已经汇集了过七十万的人口,这已经是一个城市的规模,但是不知道是段国学故意的还是无意的,这里一直没有更名升级成为城市,而是一直沿用着县城的称谓。

    而在平果县城以北三十公里处,在这片群山峻岭的盘山公路的尽头,有一处修建在山峦美景旁的一个象渡假疗养院的群体建筑,这片建筑物是193o年开始修建的,地表外面的建筑物很容易修建,主体建筑群到了193o年底就基本上完工,然后又6续修建了一些生活配套设施。这个疗养院的周边十公里内没有多少户居民,而且这些居民看似普通平常但实际上并不平常,他们是这个疗养院外围的监视防守人员,而在疗养院的附近,有着一个精锐营在此常年驻守,这个营的装备就是直接按照暗影特种部队的同等装备所配备的精锐部队。

    是什么单位能享受如此的待遇?因为这里是段国学科技领域内另外的一个核心区域。这里居住着一个被人遗忘的天才,而今天,专配在这位天才身边的专职护士在例行的叫早时,她现这位老人没有象往常一样回应着她,感觉不对头的护士立即打开了房间,进入房间后她现老人已经陷入了昏迷。

    而今天,虽然在东北和越南中国正在和两个国家的军队交手,但是这个城市里的人丝毫没有一丝地慌乱,因为在他们心中,中国在他们的总指挥带领下会赢得最终的胜利。

    段国学在自己的居所里刚刚结束完在跑步机上的晨跑,刚刚坐下餐桌上准备享用早餐时一个警卫员走了进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只见听完话语后段国学立即起身,连衣服都不换就离开了家,乘坐着自己的专车驱车赶向那个神秘地疗养院。

    “情况怎么样?”一下车,段国学立即询问着迎接自己的负责人。

    “刚刚抢救过来,五分钟前刚刚恢复过来意识,现在医生正在里面对他进行着检查。”负责人的话让段国学心里有些放心,这能恢复意识就是件好事。

    一路疾行地来到老人居住的房间门外,段国学阻止了准备敬礼的警卫战士,亲自轻轻的打开了房间的木门。

    房间不是很大。但是却堆积满了书籍。可以说这里除了床铺还有两个衣柜及书桌外就只剩下书了。床边地护士和医生正在帮助着老人半躺坐在床头。老人地动作有些吃力。因此护士和医生非常地缓慢和小心。

    “段。你来了。”躺坐好后。老人也现房间地门口站着地段国学。

    “嗯。听到你昏迷地消息后我就赶过来了。”段国学回应着老人。

    “谢谢。你们都出去吧。我需要和段说一会话。”老人向身边地医生和护士请求着私聊。

    “他刚刚苏醒没多久。时间不能太长。而且不能太过于激动。”医生在经过段国学地身边时小声地向段国学告诉着老人地身体情况。

    “我知道了。谢谢你地辛苦。”段国学微微地点点头。向医生示意着自己地感谢。

    当医生和护士关上房间的房门,拥有良好隔音效果的房间里就只剩下段国学和这位老人,段国学拉过书桌旁地椅子坐在了床榻的旁边。

    “段,我想我地时日已经不多了,今天我似乎见到了上帝,他正微笑着等待着我帮他建造一个新的天堂。”老人轻轻地叙说着自己的感受。

    “先生,您不会有事地,这些药将会使您的生命更加的长久。”段国学从身上掏出一包药片和几管针剂。

    “段,我知道你的药剂和药片非常的有效,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在你将我从美国虏来之后你一直使用着各种药品试图帮助我延长寿命,但是段,我的最主要研究项目是电磁,电磁对我身体的辐射伤害是巨大的,我今天只是想在我生命弥留的最后时刻,想和你好好的聊聊,聊聊今后你的科技展,同时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请您直说。”

    “我,尼古拉斯拉,在原来的世界是怎么死的?!人们又是如何评价我的?!”这个明显是西方人的老人能说出中午就已经让人感到惊奇了,但是更让人震惊的是他的问话语出惊人。

    段国学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位在后世中被世人所遗忘的最伟大的天才科学家,他就是尼古拉斯拉。他对电和磁性的贡献也是知名的,他的专利和理论工作形式依据现代交变电流电力(ac)的系统,包括多相电力分配系统和ac马达,他以此帮助了起第二次工业革命。

    他更伟大的是除此之外,他一生中有一千多项明,但是由于能源财团和爱迪生的刻意打压,他的交流电明被迫公开转让专利,因为爱迪生明了直流电,各个财团都纷纷拿出大量的资金支持生产直流电的工厂设备,而直流电最大的不足就是传输困难;尼古拉斯拉所明的交流电却能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任由尼古拉斯拉所明的交流电取代直流电,不仅是爱迪生要损失惨重,美国至少会破产过三十个大型财团,因此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这位天才的明只能被强制免费转让专利,成为了各个财团手中赚取巨大利益的聚宝盆。失去了每马力$253美圆可以让他成为世界最富有的人的专利收入,尼古拉斯拉由于对财务上的不擅长以及打理,他晚年过地是穷困潦倒,长年经济拮据,最贴切的评价就是:他是一个悲剧性的绝世天才。

    “段,我可以判断的出你不是这个时代,甚至不是这个时空里的人,我案头上的那台计算机就已经证明了你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但是我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我只是想在我

    前,能知道我地一些故事,也了解一些未来时空的故

    “特斯拉先生,如果您不嫌这几个故事冗长,我很乐意去帮助您实现这个梦想。”

    段国学端来两个杯子,往杯子中加注上饮料后开始慢慢的叙说自己那无人相信地经历,当第一杯饮料慢慢的喝完之后,特斯拉从惊奇、愤怒、不甘、骄傲等各种情绪中恢复了过来。

    “段,谢谢你对我的坦诚,我已经知道了在你前来这个时空之前,我的处境和下场将是那么的悲惨。很高兴那一年当我走在夜路中你派人前来将我强行带到中国这里来,如果不是你,我想我不会能在我人生最后的十二年里研究出这么多的东西。”特斯拉微微地躬下身子,算是对段国学的无礼手段表示感谢。

    “不用客气,当初把您从美国强行带过来也是不得以的手段,因为您的身份比较特殊和敏感,如果不用这种手段让您在公众的视野中消失,我想我将面临很大的困境。请原谅我的举动使您失去了人身自由和享受科学名誉的称号,请您相信,在您去世之后,我会在合适地时间公开您在这十二年中的研究成果。”

    “没关系,我相信你,虽然我不能象爱因斯坦那样公开露面,但是我却可以比他有更多的时间去研究我所想要研究的东西。段,你能得到那个合成机,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选择,按照你地说法,这个能将石墨变成金刚石的机器真地有那么神奇吗?”特斯拉继续问到下一个问题。

    “可以,合成机最大的特点就是将一切分子重新按我需要地要求组合。石墨是碳,金刚石也是碳,但是它们的分子结构是不同地,而合成机就是将一切分子重新组合,只是组合的东西如果差异太大会需要大量的能源。

    虽然石墨和金刚石都是碳分子组成,但是它们之间的分子结构是不同的。”

    “我明白了……不过段,我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你都有了那么多未来的科技理念,甚至还有着不是这个星球上的一些科技,为什么你还需要我呢?”

    “特斯拉先生,您忘记了我刚才如何形容后世中对您的评价吗?您是一个天才!虽然我拥有着未来几十年的科技走向展概念,我可以将7o年代才明的光缆光纤提前到现在明并局部使用,也可以现在就开始研究激光、太空船、蜂窝式移动通信体系、小型电脑等这些领先的科技,但是我仍旧缺乏着足够的科技创意。因为在后世中,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商业业务员。虽然现在我能借助着合成机上的图纸生产出手持型激光枪,但是我没有能力将它改进和升级,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研究员,我对图纸中那些元素和材料的组成都并不十分的了解,我现在只能做到将它们用合成机照本宣科的合成出来。您也知道,工匠和大师的区别是工匠每天都在重复生产原有的东西,而大师是每天都在创造新的事物。”

    段国学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不足,对于眼前的特斯拉来说,自己学识不足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自己只是一个有着科技作弊器的偷窃者,而眼前的这位天才才是真正的天才。

    “段,请帮我将案头上的那些资料拿过来。”

    特斯拉示意着段国学去取那些摞放在案头上的厚厚手稿。这些手稿很厚重,厚厚的纸张高高的摞起,如果将他们摞起来足有将近一人多高,可是段国学没有去拿这些东西,而是在特斯拉的案头上拿过来了一张光盘。

    “段,你知道吗,这些东西都是我来到这里后在这里的地下实验室里研究出来的成果,在这里,我完善了你缺需的雷达和无线电还有微波以及电磁学的很多东西,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研究出这些东西我非常的欣慰,也非常地高兴。但是我更高兴的是现在我手中的这些研究理论和成果,你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吗?”

    特斯拉轻轻的抚摸着手中的光盘,就象父母亲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样那样的温柔和眷恋不舍。

    “知道一些,毕竟您研究地东西我都能得到一些报告。”段国学虽然没有看到手稿中的详细内容,但是段国学知道,在后世中,特斯拉的一些研究成果在他死后成为了美国FBI所封地国家机密。

    “这里有关于很多未来武器的概念和理论。”特斯拉将光盘递交给段国学,段国学双手接过特斯拉递过来的手稿,恭敬的象个学生面对老师那样。

    “我和爱因斯坦不同,他是一个非常讨厌武器的学者,但是我却是一个理论和现实的实际信仰者,也是一个为了这个目标而研究的人。我不在意自己地研究会被先使用在生产建设和军队杀人中去,因为一切的科学产物,最先运用到的地方就是军事领域上。”

    “这个我深有体会。”段国学当然知道这个比真理还要真理的训言。

    “这是我几年研究的课题成果,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当你手中的那些科学家们成长起来后,这些课题研究成果转化成实际产品就会成为你们中国傲视全球的新霸主。”

    “我相信您。”

    “这十二年,你提供了大量地研究课题给我,能在这样优美的环境生活,又能拥有着大量的物资设备供与我试验,这对于我来说这十二年的生活是我一生中最为美好的。只可惜段,我在美国地一些研究成果已经留在了美国,那些研究的资料已经落入了美国人地手中。段……你没有去过美国,在美国,只要再给他们二、三十年的时间,他们即使是不利用上我地研究成果也会成为世界科技大国。”特斯拉语重心长的告诫着段国学。

    “我深以为然,这个国家是个充满潜力和活力地国家,它拥有着年轻人般的活力,又没有老陈痼疾的拖累,他们的崛起是必然的。”从后世过来的段国学自然很清楚这个世界警察的嚣张和霸道。

    “科学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段,你现

    多科技储备上已经是世界的智者,但是却缺乏强而有躯。”

    “我明白,中国是一个仍旧贫穷落后的国家,虽然我们已经拥有了足够毁灭世界的智慧,但是我们仍旧缺乏着将这些智慧转化成为力量的过程。虽然我们能领先生产出喷气式飞机,但是全国能生产出这样武器的工厂还是太少,因此我将它列入成为十年前与T—33式坦克一样的大项目,用于提高全国工业技术水平的一个重点项目来进行。我深知那一句话的含义:‘科学实验室里能生产出来的东西并不代表着就能立即成为大量生产的街头货。’中国就是缺乏着向美国那样的庞大工业基础和科技基础。”

    “你明白就好,因此我现在建议你,不要将你手中的这些东西过早的进入到实质研究中去,因为你们现在还缺乏着足够的基础科学和工业生产能力。”

    “我明白,就像您提出的死亡射线与有关球形闪电和等离子体的研究课题,这是一个粒子束武器。虽然您已经初步的落实了基础理论,但是我们仍旧不能进行这样的试验,因为我们的工业目前无法生产出能有着符合足够强度、耐热度的零部件,虽然我的合成机能做到这一点,但是我认为一些事情还是让它循序渐进的更加能锻炼我们自己的科技人员。”

    “我很欣慰你能明白了解这一点,科学的道路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分支,就像你介绍过的光学解析晶片,在你原来的那个时代,七十年代在实验室里被研究出来,但是为了研究生产出合适的生产设备,开商依旧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而在研究的过程当中,研究方向的错误又浪费掉了将近八年的时间。在选择科技研究方向的道路上,象我这样的人看的比别人更远,但是我即使是看到了又如何,当你看到一百米外的巨石后,你仍需要自己一步步的经历各种各样的坎坷和挫折才能够走到这个巨石地面前。段,我和你能留给中国的就是能够在诸多科学巨石中寻找到正确的道路,带领着你的科技人员用最快的度领先于其他列强而不在寻找巨石中的过程中浪费时间。”

    老人一口气说出了一大堆的话语,告诫着段国学不要在科学探索地道路上走错方向。

    “谢谢您的支持。”段国学深深的给这个即将逝去地老人一鞠躬。

    “好了,我想,我现在要休息了。”

    这个性格有些怪异的老人在给段国学一个点头至礼后,自己慢慢的钻回了被窝里面,很快,老人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只是不久之后,显示老人心脏跳动的显示屏上那原本几秒中跳动一次的曲线慢慢的放缓了度,一直缓慢到成为一条直线。

    向着安详而又平静逝去地一代天才,段国学再次深深的向着这位老人鞠躬后才离开。没有管房间里面其他的书稿,因为这些书稿自然会有专人去处理,而自己只要得到手中这些最终的研究理论成果就可以了。

    乘坐在车里段国学回想起这个倔强的老人刚刚被自己用非正常手段弄到这里时那种撅劲,如果不是段国学他拿出了一些从合成机里提取的科技理论知识使得老人提起了研究天才那根骨子里对未知事物了解探索的特性,老人可真要活活的绝食而死去。

    随后地岁月中,这位天才果然没有辱没他天才的称号,凭借着段国学提供的资料,他开创性的将合成机里的科技解换成为了地球科技所能理解、研究地理论成果。虽然这些成果还没有得到科学试验的应证,但是至少这位天才特斯拉用自己生命最后地时间研究给予了后人一把开启未来的科技金钥匙。

    粒子束武器并不是最终地科技目标,在段国学的合成机里,同样有着反重力设备、时空旅行、异空间开启地各种神奇的科技,但是段国学无法能破解这些科技,虽然他可以借助着合成机直接制作生产出来,但是他没有能力将这些科技用地球目前的科技水平去解释、去形成理论以及研究过程,他可以合成出一个底盘光的飞碟,但是他无法使用地球上的科技去研究生产出同样的飞碟,这就是差距。

    而特斯拉却可以,段国学千辛万苦的偷偷将他从美国给“绑架”过来,而特斯拉在看到这些科技文明之后花了十二年的时间,在他生命的最后的时光里将这些未知的科技形成了一套能用地球目前的科技去了解、去研究开的理论。

    这就好比将现在二十一世纪的科技拿到原始社会去时,虽然原始人们同样能用合成机合成出手枪、大炮、电脑、手机、数码相机这些东西使用,但是他们无法理解越自己太多的科技含义,他们不知道怎么样能让那些石头和黑色可以燃烧的石头放在一起变成钢铁,也不知道怎么样能让影像变成一张张的照片。因为原始人们还不能知道生产出这些东西需要形成一套系统而又严密的工业、化学生产体系,而在建立起这些体系之前,他们先要学会一加一等于二,十乘十等于一百,黄金分割,化学元素表……

    只有学会了这些之后,他们才能知道如何生产出这些东西。而现在,人类的科技体系就象是拿着合成机的原始人,而特斯拉的出现和他的研究成果就是将这些东西分化出来,形成了让原始人们能开始理解探知这些产物生产的一个过程所需要学习和研究的东西。

    为此,特斯拉在人生中的最后十二年里呕心沥血,就是为了研究出这样的科技理论,虽然他的研究只是刚刚破解了合成机里面科技体系的皮毛,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因为他开启了另一扇科技的大门,所以段国学为什么将他的研究成果形容为金钥匙,因为只要有了这一把金钥匙,这扇比现在更加先进的科技文明的大门,就要向着中国人打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qidia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