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海上盛宴

第二百五十八章 海上盛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七千字,让大家爽爽!

    段国学命令海军放手去干的指示很快的通过高频电台传播到各个海军作战单位之中,只是海军中能立刻执行这条命令的舰只并不多,很多的潜艇、水面舰只正调整着自己巡逻游弋的区域,等待着攻击的出现。虽然命令中是可以攻击一切悬挂日本月经旗的任何船只,只是大家都是憋了这么久了,没有人会愿意对着千吨级的小船小舢板浪费宝贵的鱼雷,多忍忍等待着更合适的目标出现博个好彩头才是大家心中真实的想法。

    正因为大家都抱着这种心态,命令下达之后,两天之内居然没有任何击沉日本船只的战绩产生,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放过了三千吨级以下的船只,憋着劲要将自己的彩头弄的漂亮一点。

    直到第三天,巡逻游弋在菲律宾吕宋岛和冲绳之间的c76号潜艇击沉一艘排水量六千吨级的散装货轮后,各潜艇这才纷纷开始攻击眼前的目标。之后的四天内,各潜艇相互定时沟通,共享敌舰资料,对落单的日本船只进行轰杀,对日本船队采取狼群战术,四天时间共击沉日军大小舰只共计二十余万吨,创造第一波攻击浪潮。

    虽然二十余万吨的吨位看上去很大,但是这并不是最理想的战果,因为海军有一个特性,就是轮换执勤制,一批潜艇在海洋上巡逻执勤,一批潜艇在返回或者是前往替换即将失去续航期准备返回的潜艇,还有一批则是在海港中休整,因此真正可用的潜艇最多也仅有总数的一半左右。

    而对于一些潜艇来说,因为它们出来的早,在接到海军解禁令时已经接近返航地时刻,这再不抓住战机歼敌可就要空手回港,所以这些即将到期返港休整的潜艇只好匆匆地寻找一些日本船只大,而对于那些已经在返回途中的潜艇来说,能碰上的就不会放过。

    因此有两艘正在返航的潜艇本着走过路过前往不要放过的原则,“坚决彻底”地落实了段国学所布的击沉一切悬挂月经旗船只的命令,一艘八百吨级地日本小货船和一艘四百吨级的日本渔船成为了这一周内第一波攻击浪潮中的两个最小的战绩。两枚老式地直航鱼雷将在三百米外毫无悬念的把它们炸成了碎片。

    ……………………

    阳光西下的海面上,这里正有一支舰队刚刚从关岛方向向日本本土返回,松下正太正惬意的在甲板上享受着太阳的余温夕阳西下的美景还有香烟尼古丁地烟气。他是这艘万吨运兵船上的一名水手,刚刚随着这只舰队完成了一次对关岛地兵力以及物资的运送。

    在士兵运送地过程中,松下正太小心翼翼的不和6军地那些士兵们有着任何的接触,因为这些6军的士兵简直让人难以忍受,不仅粗鲁而且横蛮无礼,大副就因为没有穿军服在甲板上与几个6军士兵有了些许碰撞,这些6军士兵跳起来就要殴打大副,好在同船的水手们及时的制止了事情的生,而那几名6军士兵则受到了它们6军长官的严厉惩罚。尽管亲眼目睹到那些士兵被蘸着海水的皮鞭打了一个半死皮开肉绽,但是松下正太还是尽量小心的不和这些野蛮的6军有着过多的接触。

    现在任务完成。松下正太正期盼着船队能早日地返回国内。从国内能代港出航编队。再到其它港口接运士兵和物资。这次地行动让自己足足在海上待了将近三个月地时间。这次行动结束后。自己可以休息半个月。他正计划着好好地休息这么半个月。好好地与家人相聚几日。也好好地和杏子温存一下。

    当卷烟地烟屁股快要烧到手指时。松下正太这才恋恋不舍地将烟头用手指弹入大海之中。转身眷恋地呼吸了一下新鲜而又富有海洋腥味地空气和看了一眼夕阳金黄色地美景。这才转身进入到了船舱内准备着交接班进行工作。

    只是在松下正太转身进入船舱不一会后。在船队地六海里外。编号地oIII型潜艇正紧紧地尾随着它们远远地吊在它们地侧后。

    “舰长。目标群转向。原航向二八八。现航向三三六。”声纳员在听了一段时间音频地变化后从前后不一地探测指向进行了计算。迅地得出了敌情变化地结果。

    “什么时候转向地?”号地舰长就是恭郎。他迅地和海图员在狭小地海图桌上绘制出日军船队地新航向标线。

    “三分钟前。”

    “目标时?”

    “仍旧是七节的时。”

    “舰长,需要上浮电通报目标群的新动向吗?”大副得知情况后回到了指挥室里,在迅的询问了情况后立即向恭郎询问着是否通报。

    “不用,现在海面上还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才天黑,上浮通报的太早容易造成我们自身的暴露,这护航的舰只也许也同样有着无线电定位探测的设备和技术,这小鬼子时不时变化路线的事情也是经常的,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声纳继续测听目标群的动向,一有什么变化立即汇报于我。”恭郎仔细的在海图上描画出日本船队的路线后将红蓝两色铅笔放回到专门放置铅笔的笔盒之中。

    “舰长,不是我太担心,前面的可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大鱼呢?足足有三十多艘各型船只呢,放跑了它们我可是要睡

    的。”大副婉转的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你睡不着我就能睡着吗?!老子我想吃肉的心情比你更重!都这么久了你这大副还没有养成淡定的心理素质,你想当一辈子的大副啊……通讯官,现在已经能确定几艘潜艇前来参加此次作战?”恭郎在表示了自己那强烈的求战心和告诫着老战友要成为舰长就要对自己的判断有着足够的自信心地忠告后,转向通讯员询问着共同参与这次狩猎行动的潜艇情况。

    “二十分钟前在潜望镜状态下得到了四艘潜艇地最后回复,因为此次夜间攻击行动将于今夜十点进行,其中和129号潜艇由于燃料和距离的原因无法参加此次狩猎转向自由寻找其它目标;c56号潜艇已经跟随上目标,现在在我们身后十一海里的位置加追击,目前他们已上浮全进入攻击位置,他们将在目标群的左翼动攻击;而在我们的前面是……”通讯官有些犹豫是否告诉恭郎这个既是好消息又不是好消息地电讯。

    “说,是哪艘潜艇。”

    号潜艇来电讯通报他们已经在目标前方海域埋伏等待今晚十二点的狩猎。”通讯官鼓起勇气说出了这个电讯。

    “嘶……”

    ……”

    “QIV型……”

    “晋级潜艇……”

    “四千吨排水量的远洋作战潜艇……”

    “好像它地前面有八个鱼雷管……”

    “备弹听说达到过三十枚鱼雷……”

    “听说上面根本就不装备直航鱼雷了,全部是磁性制导或者是线导鱼雷……”

    “切,我还听人有人看见过有艘潜艇的舰桥后面鼓鼓的,据说是什么导弹……”

    “妈呀,如果他们在前方伏击,那岂不是没我们的肉吃了……”

    “别说吃肉了,搞不好连汤都喝不上……”

    通讯官地话语让指挥室里立即充满了轻声的讨论声,一种失望感让从今天上午现船队后便紧张跟随的船员们感到突然很疲惫,因为在前面伏击船队有着天然的攻击角度和攻击位置,他们可以轻易的在攻击完第一波后轻松的装填弹药再进行第二波地攻击,而自己现在的位置和对方一相比……自己潜艇性能和对方一相比……

    潜艇地编号并不是完全按照编号一直编排下去,虽然水手们隐约得知目前QIII型潜艇的编号已经达到了172,但是这个数字前面还有着接近五十艘老式地Q、oI、QII型潜艇,也就是说从到c5o号潜艇均是那些老旧潜艇。自己所在的型潜艇若不是前两年经过现代化地改装增添了不少电子侦察、攻击引导设备,c76号在这潜艇族群里面也就算得上是稍微落伍的了。

    从172号潜艇直接跳到2字开头是因为现在~c211号潜艇即将退出海军服役名单,取代他们编号的是最新生产出来的具有大量电子设备的oIII型潜艇。

    编号跳到2xx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2xx字开头代表着一种更新型的潜艇问世,这就是神秘的远洋攻击型潜艇——晋级常规攻击型远洋潜艇。

    这种潜艇的四千多吨的排水量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一种变态般的水下庞然大物,不为别的,它的诞生就是为了能航行的更远,续航时间、作战半径更大。

    还有一个,段国学采用晋级的级别称谓来代表这种潜艇还有一种用意就是“晋级”这两个字的谐音和含义,这两个字的更上一层含义就是代表着常规动力潜艇更晋升一级之后,将来更新一级的潜艇就是一种打破常规动力的潜艇——核潜艇!

    “都给我闭嘴!!”恭郎听到这个消息后果然有些恼火。

    “打仗不是凭借着手中武器的先进就能决定胜负的,是靠人!是人操控武器不是武器操控人,决定胜负的最终因素是人的思想和意志还有作战技能,晋级潜艇又怎么样,遇到别人能牛逼不少,在我恭郎的c76号潜艇面前他就是一菜鸟……他***,你说这远洋潜艇跑到我们这来跟我们抢肉吃做什么……”

    恭郎在压制住指挥室里的其它声音,给着自己的水手们鼓舞着战意和比拼赶意志,但是说到最后自己也不禁的小声抱怨起号潜艇。相比着对方,虽然自己的战果目前的确排名第一,但是对方能优先操控到更新型的潜艇肯定是有着过人的实力,虽然自己口口声声地告诫着自己艇上的水手们人才是最重要地,但是2o8号潜艇的人好像也不逊色于自己多少……既然人力资源不逊色多少,那就要拼装备的先进性了,但是看看自己的潜艇……

    “兄弟们,2o8又不是敌人,是我们自己人,虽然他们装备更好,攻击的位置也好,但是我们c76号地兄弟是最棒的,想想现在谁是冠军,是我们!今天是!明天也会是!将来更会是我们!只有我们才能成为击沉冠军,因为我们是号上亲密无间配合最默契的好兄弟!兄弟们,打起精神来,让2o8~人看看,什么才是冠军的风范!”

    就在大家情绪有些低落时,大副的一番话语让气氛有些沉闷的潜艇重新恢复了斗志,从今天上午现日本船队一直紧张尾随所产生地疲劳一扫而空;对啊,

    什么新型潜艇,要输,也不会夹着尾巴输,因为那是面对强手,技不如人刀输于锋并不要紧,更要紧的是勇于面对强手时的那种不输人的气势,没有这种气势你就已经彻底输掉了这次的竞赛,打的,就是这种敢于亮剑地气势!!

    看到大家又重新充满着斗志和原先那种不服输的劲头,恭郎悄悄地向大副伸出了大拇指,刚才他也被号潜艇参战的消息弄地有些郁闷,结果没有想到任由这种消极情绪的产生和蔓延导致士气被打击,但是好在大副地一番鼓励之后,战士们又恢复到了往日的高昂求战情绪之中。

    夜晚二十二点零二分,第一枚对日本船队的攻击鱼雷从c76号潜艇上在船队右侧后一千六百米处射而出,螺旋浆在海水中搅动出无数的气泡和反作用力推进着533毫米重型磁性制导鱼雷向目标扑去。

    第一枚鱼雷准确的命中了在船队尾部巡逻护航的日军驱逐舰,这豺狼再凶残拔掉牙齿和爪子也就是一团任由宰割的砧板肉。因此对于各种船队来说,这些护航武装舰只就是选不二的第一攻击目标!

    恭郎和他的c76号潜艇弟兄们动的轮五枚鱼雷的攻击非常有效果,五枚鱼雷有四枚均击中了预定的目标,其中两枚攻击两艘镇后的驱逐舰的鱼雷有一枚重创了一艘驱逐舰,透过潜望镜上看这艘驱逐舰已经是属于那种没救的份了,而虽然另外的三枚鱼雷也重创了三艘民用船只,但是最关键的两枚攻击两艘驱逐舰的鱼雷中的一枚磁性制导鱼雷因为那三艘民用船只中的一艘排水量庞大导致计算机优先攻击那个目标,这使得这艘驱逐舰得以逃出升天,不过这逃出升天的代价就是对方转向搜索攻击自己。

    “目标过六号鱼雷攻击角度!目标距离八百!艇备用排水柜打开加注海水加下潜,右舵度,水平翼35度,动力舱,左推进器全,右推进器立即停车反转,倒车辅助转向俯冲下潜至18o米!所有舱门关闭上锁!”

    看到气势汹汹的向自己行驶来的日军驱逐舰,恭郎没有犹豫,一连串的命令连贯的下达而出,艇员们也毫不犹豫的立即快执行着舰长的命令,所有的水手们都在快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水柜操控员飞的旋转着注水前仓水柜中的阀门以最快的度旋转打开注水,动力舱立即停止右螺旋浆正旋转方向动力改换反向旋转输出动力。这就是千锤百炼出来的效率,在船舶上每一位水手的实力都会影响着整艘舰只的运行效率,而在战场上,效率的快慢很多时候就是让人是生还是死的考验。

    由于双推进器中的左右反方向作用力,潜艇转向的度很快,在日军驱逐舰预判断出投掷深水炸弹之前便提前完成转向,再由于潜艇前舱备用注水舱的加注入水,潜艇的前部变得比后部更重,这有利于潜艇能以更大的角度俯冲下潜至更深的深度保存自己。当身后头顶上那一连串的深水炸弹的爆炸声响起,当深水炸弹所引的轻微震动让大家知道爆炸离自己很远时,潜艇上的新兵都深刻的感受到为什么每一天都需要经受无休止的训练,因为这些训练能使自己更能远离死亡。

    正当所有艇员们感到死亡邀请函离去的时候,声纳员在深水炸弹爆炸之后重新戴上耳机聆听不到三十秒后便急促向所有人说道:

    “日军两艘军舰交叉投弹!数量过于密集我无法听出准确数量!!”

    “右推进器停止全倒车,左右推进器调整至标准航,前部注水仓防水保持前后悬停浮力统一,水平翼15度放缓下潜度!”恭郎看到下潜深度已经达到15o米后悄声的布着指令,现在下潜度很快,如果再不放缓下潜度地话潜艇很快会过2oo米的下潜警戒深度。虽然oIII型潜艇地下潜极限深度是23o米,但是谁都不想在这种随时出现海水压力所引的暴响恐惧声中多待一秒钟。

    只是恭郎低估了日军对中国潜艇的熟悉程度,这几年来,日军舰只没少暗地里吃中国潜艇给予的闷亏,但是日本鬼子有一个字让所有的日军舰只地船长都憋住了自己报复的心理,那就是一个“忍”字。

    虽然日军在前几年初次和中国海军交手后现无法探测到深海里的杀手们,但是随着时间地流逝,科技的进步,日本海军也逐渐了解了中国海军潜艇部队的一些数据。这中国潜艇喜欢在18o米处潜伏的特征成为了让所有日本海军惊讶地同时也让鬼子兵们知道了17o~19o米处是最佳的攻击区域。

    很快,恭郎便知道了日军鬼子们掌握住中国潜艇喜好潜深的恶果,虽然以前日本海军缺乏深水的攻击能力,但是并不代表着几年后日军仍旧缺乏着深水攻击能力。

    几枚近距离的深水炸弹的爆炸让潜艇产生了剧烈地晃荡,在剧烈的晃荡中,大部份艇员都牢牢地抓住了一切的固定物稳定着自己地身形,而没来得及固定稳定身形的水手们纷纷被剧烈地震动所震倒在钢铁地面上,磕碰和撞击让潜艇内部溅出血花,而冲击波所产生的高压也让潜艇的管道产生了破裂。

    “水手长,我们要立刻上浮!!”

    在船舱内,大股的海水从管

    破损的地方喷涌而出,强烈的压力让管损人员感到有虽然平时有着这样的训练,但是那都是模拟的,这样真实的场景大家毕竟是第一次遇见。

    “都***听好了,我不怕死,但是我害怕没有任何努力的死去!!跟着我,堵住所有的喷水口!!!”水手长用着自己单薄矮小却肌肉有力的身躯抵挡住主管道喷射出来的水柱硬生生的止住了不断喷射海水的主管道。

    “船长,转向水平吧,在往下一分钟,我们就要被海水压力给压破喂鱼啦!!”一位水手绕开水密舱的舱门向着舰长和大副急切的呼喊着。

    “不!!继续保持下潜姿态!”恭郎冷静的立即拒绝了这个提议。

    “可是舰长……”

    “没有可是,立即执行命令!”大副虽然在士气鼓动上显现出一丝的舰长成熟心态,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大副在很多时刻都充当兼任着各种万金油的角色。

    “大家听着,如果我们改为水平姿态放慢下潜度,我们必死无疑。继续保持着这个前重脚轻的姿态,我们还有生机,所有艇员注意,准备高角度倾斜,潜艇尾部第七、八号鱼雷准备……”

    随着潜艇船+部高高的翘起,日军驱逐舰再次开向c76号潜艇准备又一轮的攻击。

    “船长,尾部鱼雷准备完毕!现在深度238米,再不射射管没有足够的压力将鱼雷推进出去!”从通讯器里传来武器官艰难的呼喊声,而潜艇的艇壳也开始出让人揪心的声响,这种声响就是耐压壁在经受海水压力时所产生的极限抗压的收缩声。

    “目标日军水面舰只!第七、八号鱼雷——放!”

    随着鱼雷射的声响和振动,恭郎终于下达了潜艇改换水平姿态的命令。

    “舰长,几个排水柜的水全部排空了,但是我们仍在下潜。”大副敲打着已经指向275米深度的潜深表,上面沾满了水珠。

    “艇入水过多导致艇过重,船+部排水柜立即排水,推进器全反向推进。”

    虽然各个管道的破损造成入水,潜艇的艇过重导致在排水柜的水全部放空后潜艇仍旧继续缓慢的下潜了十多米后这才止住了下潜的势头。

    “舰长,我们停止下潜了!!”看着逐渐停止的下潜指针,大副兴奋的向恭郎汇报着,而这时潜艇也恢复到了水平状态。

    “各舱室报告情况。”由于是作战渗水状态,各室之间是被水密门死死的给封住的。

    “动力舱主管道破损,现已止住透水,没事。”

    “尾部鱼雷舱没事。”

    “指挥舱透水,现已止住,没事。”

    “前部武器舱没事。”

    “前部鱼雷舱没事。”

    随着大家的汇报的进行,头顶水面上两声爆炸的声响透过海水传播过来。

    “舰长,水面高螺旋桨声源消失,我们干掉了那两艘驱逐舰!”声纳的汇报让大家欢呼不已。

    “所有人员注意,继续止住管损,武器舱重新装填鱼雷,兄弟们,我们上浮再去狠狠的揍小日本,别让2o8了大头肉了!!”

    “呜喔

    刚刚经历过一次鬼门关的水手们在恭郎的刺激下忘记了刚才的恐惧,这种生死一线的经历会使船员们又成长不少。

    所有的水手们下一次面对这样的境况时不会恐慌,这就是实战所锻炼出来的东西。

    回到水面上,虽然日本的船队已经离开了五海里,但是由于干掉了日军的护航驱逐舰,c76号潜艇直接上浮到水面全开动追击。

    而在他们的不远处,刚才攻击所击中的几日军舰只正缓缓的沉没,水面上到处都是日军海员的尸身和逃生的水手,只是大家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水手,他们还要追击逃离的日军船队,再次扩大自己的战果。

    行驶没有多远后,前方日军船队再次出现爆炸的火光,看来是号或者是2c8号潜艇开始攻击,他们的攻击使得日军船队再次混乱起来,这给o76号的兄弟们争取了宝贵的追击时间。

    “弟兄们,放开手的干,日本船队的最后一艘护航军舰已经被我们的战友们给干掉了,加把劲,别落后了

    当第二天阳光刺破黑夜照耀着这片水域时,这里已经成为了烟火的水域,还没有沉没的日本船只在水面上挣扎着,水面上没有一艘日军船只能逃出这次的伏击,所有的救生艇和救生圈遍布着水面,此起彼伏的求救声配合着已经死去的日本牲畜,让水面成为了死亡的地域。

    “舰长,打吗?”武器官将重机枪架设在潜艇上,指着不远处在救生艇上的日本水手们向恭郎询问着命令。

    “来不及了,这里离日本港口很近,日本的救援队马上就要赶到了,算他们走运。”

    “真***可惜,甲午海战它们可是把我们的水手当靶子打。”武器官恨恨的将机器保险关上。

    “谁说我要放过它们,我们去打救援船,我要让他们在海面上活活的渴死!饿死!死!”恭郎恶狠狠的狞笑着说到。

    “这种好事?我们干!”(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qi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