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燃烧东京

第二百七十七章 燃烧东京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段国学和黄林的密谋下,一份釜底抽薪的战争谋略从原先的概念进入到准备落实的日程计划表中。各部门看到这长项目繁多而又数量要求巨大的计划表后没有任何的怨言,纷纷保证按时按量按甚至是量地的完成这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

    什么任务这么让人毫无怨言的拼死拼活的卖力?

    嘿嘿……轰炸东京!!

    在历史上,第一次轰炸东京是原中国中央军轰炸机第十四大队队长徐焕升。当年徐焕升带领着另外一架飞机在日本长崎和福冈两座城市上空夜袭投掷大量的抗日宣传单不仅振奋了国民的抗日情绪,同时也大大打击了日军嚣张的气焰。而今天,在段国学的西南军接手中国空军的这些年日岁月里,中国空军已经从缺人少机甚至是没油没弹的窘困局面下变成了有人有机,有油有弹的强大制空权国家。只是这种强大的制空权还需要敌军惨败后的真正认可……自己吹嘘有多可怕,不如敌人口中所宣扬出来的可怕更有效。

    在东北的延吉,里刚刚被开辟出来的机场已经是被一架又一架降落的飞机所占据着机场的每一寸土地,众多的各型飞机在夕阳的余辉下装注满机身的油料,在弹药仓中装填满一枚枚的特制炸弹。

    “辉子,我们又合作咯!这次务你可正对你的胃口,多带点燃烧弹小日本鬼子多放几把火!”gJ—3击机的驾驶员孟平山用着浓重的桂北全州县的音揶揄着老兄弟,这全州话中的飞机和辉子的音都是相同的。

    “靠!我的飞机战斗机!”

    宋雄辉没好气的向同乡的老兄伸出中指。不过在刚刚开完的作战会议上,很多战斗机飞行员都有些羡慕轰炸机和攻击机飞行员击日本本土,特别还是东京,这样的好事看来是轮不到他们战斗机飞行员了些战斗机只能对他们提供护航作战。最多打下些日本的小零鸟下来解解乏。因为这次的攻击任务作战半径距离过一千公里,因此所有护航的战斗机只能将自己一点二吨的外挂架上携带上副油箱,以增强在天空中的续航能力和滞空护航时间。

    不过从战斗机同僚看向自己那羡慕的眼神宋雄辉也没好气的笑了起来自己带领的战斗机小队可是有着“纵火小队”的称号,这些人在平时空战训练后最喜欢干的就是俯冲投掷副油箱,然后拉起反转用飞机航炮上的白磷燃烧弹点燃破损的油箱纵火。一系列的动作比攻击机的驾驶员们还要熟练,特别是三号机的陈树息是乐此不彼这种勾当。

    飞机场上布满了准备参与次战斗地各型飞机。地勤人员正忙碌地从直通机场地铁路车皮上转运着大量地燃烧弹。将这些燃烧弹装入众多地飞机当中。这些燃烧弹不是普通地凝固汽油弹。凝固汽油弹虽然在战场上有着非常合适地燃烧能力还有阻断能力。粘乎乎地蘸在身上很难扑灭。如果驾驶员飞行技术过硬。他可以用一枚燃烧弹放出一条长上百米宽将近十米地火墙出来。面对这样地火墙为战场阻断后续进攻地部队有时候比炮击还有效果。

    但是这一次使用地燃烧弹几乎不全凝固汽油弹。因为凝固汽油弹太费宝贵地汽油。由于日本地住房建筑几乎都是木制结构为主只要能引燃一片建筑就呼啦啦地可以点起一大片。所以这次纵火攻击地弹种是贵州二零七七厂生产出来地特种云爆燃烧弹。这种云爆弹减少了在爆炸中所需要消耗掉大量地氧气而在爆炸中心产生剧烈高温引燃周边可燃物。这种特殊地燃烧弹是专门为日本这种特殊国家所研制生产地。

    长期以来日军国政府经常告诉民众:“天皇之国。有神灵庇护”。自古以来日本这个国家还真没有经历过异族入侵地历史。元明两次对日地攻击都被台风地袭击下伤亡惨重。因此神风这个特殊地名词成为了日本在特殊时期地一种精神口号。因此。日本市民对轰炸这个概念简直就是淡薄地不能再淡薄。军国政府为了提高国民地防空意识经常拉响防空警报练习躲避红站。但是实际收效微乎其微。日本鬼子根本对那些防空警报充耳不闻。各个工厂地生产也未受到什么影响。工人们加班加点地制造出各种武器、弹药和军需品。源源不断地送往前线;一些军国主义狂热分子甚至对着防空警报声器撒尿。没有任何顾忌地在街头饮酒作乐。仰头冲着防空警报大笑和肆无忌惮地辱骂……

    不过在这个时空。段国学会让日本本土遭受到比后世中更加惨烈百倍地下场待遇。他要让日本牲畜们都知道。什么狗屁天照大婶不会保佑日本。日本要清偿它所对中国人民犯下地滔天罪行。

    傍晚。当夕阳还未落山前。机场里地第一架轰炸机加注满油飞离机场。大量飞机随后在机场塔台地指引下开始6续起飞。此次轰炸东京地参战飞机多达近千架。其中新型地h—6型轰炸机一百七十多架。这种四地远程轰炸机可以轻易地携带十二吨地炸弹进行过三千公里地往返作战。而今次由于作战半径缩短。载弹量还可以增加不少。这种轰炸机在研之时就是为能携带投掷核弹所研地重型轰炸机。飞机骨架皮实坚固。飞行高度达到一万四千八百米。这个高度让二战中地螺旋桨战斗机们甚至连望机兴叹地资格都没有。

    由于日军将自己孱弱地防空火力分配到新占领地东南亚殖民地上。这样做地后果就是日本本土缺乏防空火力。而且由于日军地战斗机几乎无夜间飞行能力。这使得护航地战斗机对自己本次出击能否有着战果表示了一定地悲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空军地飞行员们一直处于一种寂寞无敌地状态。由于飞机性能永远走在世界各国空军飞机研

    列,空军战斗机的性能一直能优于自己对手一次让目前日本还有苏联的空军连铩羽而归的机会都没有,统统将它们便成了一架架在天空中燃烧的火机。

    “我靠!gJ—11和Zd—11都出动了!”在临近日本本州岛前,孟平山现两百多架飞机参加到第一波的攻击机群中来些喷气式飞机由于巡航度要比螺旋桨式飞机的时要快上一些,因此它们比自己要晚些从另外的机场起飞,在严谨的航线、度差的计算下些飞机准时如约的进入到了机群编队中。

    两百多架喷气式飞机中有三分之二的飞机是gJ—11型攻击机,直板而又厚实的机翼下悬挂着大大小小总量达到六吨的载弹量,这个载弹量不比机群中那些有些老式的h—型轰炸机差多少,而且一旦有对地攻击任务孟平山眼皮子直跳自己是否能再这些绰号野猪的攻击机嘴下抢到这么点目标。

    进入到日本本土后,新组成的机群数量过了上千架,巨大的机ap.群编队使得天空中传来不是聋子都能听到的沉重轰鸣声,但是机群经过的度很快,而且进入本州岛的位置是上越这样的小城市,日本那可怜的防空体系根本不能做到及时的信息传输和有效的侦察与拦截。

    机群进入到东京上空时由于时差的缘故这里的时间正好是晚上的八点三十分日本的商业区正灯火通明的闪烁着夜光提示着机群轰炸的目标区。虽然日本防空力量立即紧急断停了各个区域的电力,各种大功率探照灯开始向天空中照射配合着地面高炮火力进行对空射击是这样做并不能阻挡机群飞行员和投弹员流露出那有些狰狞的残忍微笑。

    “弟兄们,出前人问我为什么只带特种燃烧弹在我来高大家这个答案,因为这是木制的东京总指挥告诉我,让我们烧掉日本东京这木板做成的城市,给日本鬼子们燃放一次盛大无比的篝火晚会吧!!”

    领航机上,轰炸指挥官透无线电,向全体参与轰炸的机群官兵们下达着轰炸命令!

    最先冲向地的是二十来架gJ—11型攻击机,这些攻击机有着夜战红外夜视能力,即使日军断掉地面上的电源仍旧能清楚的分辨出哪里是商业区,哪里是工业区,哪里是生活区。

    二十多架gJ—11野猪攻击机在离地面百米的高度下投下一连串的凝固汽油弹,在地面上标注出十来个大大的十字标注着各个小轰炸机群所要轰炸的目标。

    随即第一波轰炸开,一枚枚为燃烧东京所特制的特种云爆燃烧弹带着撕心裂肺的刺耳呼啸声向地面上落去,大数量的密集投弹使得这种呼啸声在夜空中格外的清晰,事后很多参加此次轰炸的机组乘员很少再能听到这样集中投弹所产生的巨大呼啸声,这种呼啸声成为他们心中最美丽的声音留念。

    特种云爆燃烧弹的威力并大,它没有着通常的云爆弹所产生的那种高压的冲击撕碎效应,也没有吃掉周边空气的效应,但是却提高了它所能产生的高温效应,每一枚一百公斤的炸弹所产生高达四千度的高温直接将周边两百米内的一切可燃物体引燃,从树木、房屋、人体的衣服,一切可燃的物体在这样的高温下迅被引燃,而靠近爆炸点一百米内的日本双腿直立牲口可以直接引燃体内的脂肪使其成为自燃体,而五十米内的牲口……能变成碳化品的都已经属于是兽品大爆了,更多的是直接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个兽型图案证明着它曾经在世界上存在过的最后存留痕迹…………

    短短的半个小时时间,一百七十多架h—6轰炸机,五百三十多架h—型轰炸机,三百多架gJ—型攻击机百六十多架gJ—11型攻击机机群分三个批次向东京投掷了过六千吨的特种燃烧弹。

    当然那些无事可干的护航战斗机们也都将自己的副油箱给扔了下去。

    由于是秋天,气温普遍干燥,秋风较大非常附和古话里的那种风干物燥的形容,中国空军纵火队们在十几个区域投掷下的特种燃烧弹所引的火焰迅的汇集形成大面积燃烧吞噬一切的烈焰风暴。

    风借火势,火助风势。烈火席卷了整个东京几个燃烧区将整个东京变成了一片火海,在这种级大面积的火灾面前,日本那可怜的消防设根本无法起到效果一切全都被点燃了。地面温度几乎在几分钟的时间内接近1摄氏度,树木、房屋以及衣服全都生自燃,在火焰的燃烧中心,连金属都被熔化了。地面上火像洪水般蔓延开来,四处逃窜的日本牲口们来回狂奔。但火焰很快就将他们舔倒,并迅化为燃烧的焦炭。一些为了求生的牲口跳进池塘和河流中,但池水和河水在高温下也已沸腾,将他们活活煮死。见过将大量牲口活生生的投入到油锅里煎熬的场面吗?这就是了。

    巨大的燃烧面积使得整个东京是一片火光,机群上负责拍照的摄影师即使是将光圈调至最小也由于摄入光亮过多将照片产生曝光过度。在事后纪录影片上很多人在观看到这样强烈的白影后都不禁咋舌感叹当时的燃烧威力有多大。

    大面积的燃烧产生的热浪甚至使天空中轰炸机群也上下颠簸返回中国本土机场之后,很多机组成员这才现机腹都被熏成了黑色手指一擦过去黑漆漆的一层黑灰。

    第二天清晨,二十多架中国飞机在护航战斗机的掩护下前往东京观看自己的纵火场面只是飞机飞到东京上空时差点没被浓浓的黑烟给熏死,为了避免动机吸入过量的黑烟导致停车批飞机只能终止任务返回。直到第二天下午,第三批前来观看纵火后的场面的飞机在黑烟降低一点后才能拍摄到一些照片。

    地面上的景象让飞机上的拍摄员感到心惊肉跳,虽然很喜欢看到日本畜生们的惨烈下场,但是这么惨烈的景象仍旧

    已经看惯了血腥场面的拍摄员们所震惊:

    整个东京大部分建筑物荡然无存,街道已无法辨识,木制房屋就不用说了,成片的木制房屋全部变成黑灰连成一片,而水泥混凝土建筑物在这样的高温下结构材料生软化纷纷倒塌,只剩下东倒西歪的水泥柱和钢筋混凝土的残断壁。

    主燃烧区内部根本就看不到活着的日本畜生,在这种环境下,即使是躲入下室只要没有密闭与外界的空气联系,高温的空气同样会活活将肺部灼伤使在忍受皮肤和肺部双重灼烤下承受更加痛苦的死法。根据战后日本的一些搜救单位的记载,死在这样的日本畜生都是用双手活活的挠下被灼伤的全身皮肤,整个身体就象被放在炭火上烤过的肉一样……

    而在地表上,无数被烧焦的尸体搀合在无数黑色的物体中,根本就分不出哪块是尸体,一些尸体碳化的较为完善,踩上去直接向碳一样脆碎掉,而一些没有碳化完全的尸体仍旧可以看到带血的骨头和内脏。

    很多河流、池塘里的水在这种长时间高温下被蒸掉,无数烧焦的尸体遍布干涸的河床。

    尸体呈各种姿蜷缩着。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臭味。而仅仅有着几条略大的河流仍旧有着一些水还能流淌着,只是这些河流上漂浮着被活活煮熟后的尸体烂肉漂浮在水面上,没能燃烧掉的衣物、家具碎块一同漂浮着,长时间的煮熬使得肌肉组织变得异常松软,破损的肢体和着那些衣物成为了花花绿绿的一盘什锦汤。

    透过高倍的光学镜头,看这些景象的拍摄员们很难能忍住胃中的翻腾,只是基于军人的天性,这些人吐完之后继续拍摄,再吐完再拍摄。小批量生产出来的彩色胶片也忠实的纪录下了一切的景色,让事后观看这些彩色纪录影片的不少人冲到洗手间呕吐不已。

    这次的燃烧京的计划动用了中国装备的一半轰炸机,加上各种护航的战斗机和参与轰炸的攻击机,动用了过一千架的飞机样大规模的行动过了以往任何的一次轰炸行动,虽然在攻击开始前,日本防空火力击落了两架gJ—3型攻击机伤十数架轰炸机和攻击机,但是除了那两架攻击机当场坠毁之外其它飞机凭借着飞机的皮糙肉厚和结实的身子骨仍旧飞回了中国本土。

    事后经过初步统计,此次燃烧东的轰炸行动摧毁了东京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商业区和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工业区而那些居民区更是伤亡惨重,过百分之五十的居民区被烈焰烧毁。其中三十九个在东京的兵工厂被彻底焚毁,而由于日本当时还有很多的家庭小型作坊个损失估计就连日本自己本身也统计不出来。

    置于伤亡的双腿直畜生,空军估计直接死亡人数过十五万,另估计过二十万人被不同程度烧伤,置于具体数字日本则在一个月后才统计出过公布的数字和中国空军估计的数字有些差异,日本公布数字是死亡八万,烧伤过三十万。不过这种对本国的美化数字都是掺了很多水分在里面的,不用太较真。

    接下来的两周内,中国空军连续对日本名古屋、大阪、神户、横滨等五座城市进行了同样的燃烧轰炸,使这五座日本重要的工业、商业城市均受到毁灭性的打击虽然在后面的进攻中日军飞机拼死起飞试图撞击中国的轰炸机,但是在具有夜视和小型雷达的喷气式战斗机的掩护下日军这种战果仅仅是造成了三十多架飞机的损失且其中又一半的飞机坚持着飞到了日本海一带进行海面迫降,随后被这一带活动游弋的中国潜艇救走飞机乘员。

    这样的打击使得整个日本的工业、商还有士气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是这样爽的大轰炸攻击在两周后便结束了,因为这样巨型的机群编队消耗掉了中国空军在东北储备的五分之四的航空燃料同时二零七七厂所专门特制出来的燃烧弹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原本只是预计攻击三个日本重要城市的,但是由于是攻击日本本土,后勤运输支撑的那些将领们向吃了大力丸一样撵着火车跑,不仅完成了预定的运输量还额的完成了预定计划,使得空军有着更多的资源去攻击毁灭着日本的城市。

    但是即使是大力丸吃多了也会产生疲惫,长时间连续的紧张工作使得后勤部门人员产生了疲惫,二零七七工厂的员工也在长时间的自加班生产下产生了两起轻微的安全生产事故,虽然没有伤到人损失机器,但是疲劳生产工作的透支后果已经显现出来,现在只是轻微的安全生产事故,但这么继续下去真保不准酿成更大的安全生产事故出来。因此虽然空军司令部和后勤部的人都希望继续让这种毁灭轰炸持续下去将日本变成一片废墟,但是为了更长远的战略考虑,最高指挥部终止了这种毁灭性的轰炸。

    虽然还有很多人感到这样的毁灭轰炸还不过瘾,不过对于最高指挥部来说,要想彻底击败一个国家,即使是面对战争潜力薄弱的日本,想一次性的推出自己所有的赌本梭哈是愚蠢而又不实际的,最好的赌徒是面带自信的微笑将对方的赌本一点点的赢过来消耗掉,这釜底抽薪一次性抽掉全部的柴禾会让逼对方狗急跳墙的,一点点抽掉它们的依赖和赌本才是最好的办法……

    放任到日本小鬼子们叫嚣这么久也是段国学考虑到中国实际国力情况下的一种无奈,不过经过这两年的调整,中国的羽翼逐渐丰满,日本已经不再具备保留它在前面充当炮灰的资格了。在段国学的心中,从现在开始,这个炮灰已经完成了他心中的预期使命,今后逐步将要面对美英法等世界列强,而在此之前,要将这个卑劣的国度和国民打成没有任何对中国的威胁才能放心的对世界列强们进行战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