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八十章 赌博命运

第二百八十章 赌博命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因斯坦将段国学的话带了回去,没过几天,几位神~爱因斯坦的带领下秘密的来到了段国学准备的会客厅中。

    “你好,这是犹太复国组织的伊登先生,这是他是副手加不利尔,这位是中国的最高总指挥段国学先生。先生们,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下面是你们的时间了。”和上一次引见一样,爱因斯坦对于自己的身份和任务还是分的很清楚的,他丝毫不想和政治搭上太多的关系。

    “两位客人请坐。”段国学示意两位客人落座,这个会客厅不象政治会客厅那样庄重,由于这里多是会见一些秘密的朋友,因此这里反而布置的比较随和,会客的地方就是几张沙围绕着的茶几,茶几上摆放着茶具,这样的布置倒更像是老友喝茶叙事,在这种环境下双方很容易下意识的放下不少警戒和警惕心。伊登心中对段国学选择这样的会客厅心理暗暗的赞叹到,而且既然对方已经选择了这样的环境,也是在暗示着今天的会谈也许会得到一些实质性的东西。

    “伊登先生,相信你已经从很多人对我的评价中得知,我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在这点上反而让我身边的中国人有些不适应,因为我不太喜欢用婉转的方式方法去表达一些东西。在你我之间的谈话前,我想知道贵组织为什么会考虑我们中国,据我所知,在美国,你们犹太人的力量也是不容小窥的,为何还要找到我们呢?”

    段国学一开始便扔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问题,虽然猜测得到对方大概的想法和意图,但是从对方亲口里说出来还是比较可信一点。这个过程其实就象是一个好猜谜的人破解谜语后等待着出谜人宣布自己猜中的心情一样,有对自己头脑判断的自信,也有着一丝公布后的自傲。

    “段总指挥,我们太复国组织虽然在美国有着巨大的财力、物力上的支援,但是我们这个组织并不是单纯美国犹太复国组织是全球的犹太复国机构,美国的同胞只是这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虽然这些同胞提供的东西是最多的……”伊登用着全球犹太人的大范围概念解释着美国犹太人在里面起到的作用,淡化着已经在组织里若隐若现的美国爪子。

    “嗯,你的解释我可以接受,只是我想知道如果在中国和美国之间贵组织会最终选择谁呢?你也知道,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可有些不乐观,大家都已经闻到了两国之间的一些火药味。”

    段国学再问下一个关键问题,都说犹太人好背叛,特别是现在已经在犹太复国组织中出现的美国的爪子虽然这只爪子的力量还不是很大,但是段国学知道,一旦过了二战,犹太人身后美国的那只爪子可就已经显现在世人的眼中了,段国学不能不防,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一个自己的帮手的另一半在自己的对手那边拉扯不断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这个……”着专心在伺弄着茶具泡茶的段国学,伊登心里小小的挣扎了一下,但是他知道这个问题他不能回避因为这可是牵扯到排队站位的大问题,一旦排错队站错了位,可不是后悔喊着重新排队这么简单的。

    “段:指挥,不瞒你说,我们对中国和美国都做了详细的研究,我们研究的内容是两个国家之间的未来。”

    “哦?请详解。”段国学将泡好地茶倒进两地茶杯中。示意着伊登一边喝茶一边详细说明。

    “先英法已经没落了。特是英国。这个曾经地日不落帝国约翰牛已经老了。现在日益萎蔫地身躯已经不能再挥舞起制裁世界地大棒倒是美国人。美国山姆大叔正当壮年正在崛起而且我们看得出。美国国内地一些人正试图接过英国人手里地这根大棒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挥舞着。”

    “嗯。分析地很准确。而且比喻地也非常地贴切。”

    “但是美国地政治手段和它地经济特性告诉我们地研究人。美国今后地政治会成为财团经济、国家经济地操纵品旦国内经济需要战争。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动战争去养活这些国家财团地富豪们们不知道这样地过程需要多久。十年?二十年还是五十年是至少我们犹太人在美国已经可以感受到。美国地政治为经济服务地根性。”

    “请恕我打断您地言于你们犹太人来说。经济不正是你们所擅长地吗?既然你们都已经看到你们将来能在美国起到地作用。为什么不彻底地执行下去呢。相信凭借着你们犹太人地聪明智慧。要想成为美国地幕后操纵者也就只是时间上地问题。”段国学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让对面两人心惊肉跳地话。一边给倒空地茶壶里重新蓄上热水。

    “段总指挥。您地睿智让我感到钦佩。您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地核心所在。”伊登脸上有些苦笑。不过这个神态很快便消散而去。在一口气喝下茶杯里地茶水后伊登继续说

    “关键就和您所说的那样,美国的经济特点和政治特点会让我们犹太人在美国政坛中起到帮助我们复国组织事半功倍的奇效,但是问题也就出现在这里:谁选择了美国,谁就选择了背叛!”

    伊登的话让段国学眼皮子一跳,这话可是在后世中非常有名的。

    “美国经济的利己性会使得美国在今后的岁月里不断的为自己的利益而在这个星球上制造杀戮和战争,虽然现在的美国人还不喜欢战争仍旧喜欢着待在美国国土上,但这人是会变的,一旦为了自己生活的更好,一旦为了自己口袋中的钱包更鼓,一旦为了资源和石油能源,爱好和平的天使都会堕落成恶魔!”

    伊登的话让段国学重新估量着对方的真实水平,要说伊登说总结分析出的东西在后世中就是美国冷战和冷战后挥舞着制裁大棒的世界警察最好描述,但是在这个时空,在这个时代,能这么准确预见几十年后未来的人还真没几个。

    “既然你们都已这么了解美国,那就放手去干是美国选择了你们,而是你们选择了美国!美国迟早是你们犹太人控制的,为什么还要找到我们中国?”

    “这就是另外对中国的研结论所引的矛盾。”

    伊登的话些无奈,也有些沮丧。

    “哦?”

    “如果有中国,如果没有段总指挥您所带领下逐渐强大的中国出现,我们犹太复国组织肯定会象您所预测的那样与美国交好,同时我们犹太人也会逐渐掌握住美国的经济给政坛施加对犹太复国运动的支持与帮助。但是您和您所带领下逐渐崛起的中国出现了。”

    “我以前对中国了解的不多,甚至很多人只知道在几百年前,在整个欧洲十字军清洗着异教徒时,我们在欧洲失去了一切只有中国接收了一批迁逃亡的犹太人,而在现在,希特勒将我们的同胞关进集中营时,只有您的中国是向我们敞开逃亡大门的。”

    “如果说我们对中国人是报以感恩的意的话,但是现在中国的崛起让我们有些彷徨,也有些害怕。

    这种心态在几年前是不在的,因为我们对中国的了解除了感恩就是贵国清政府**无能所带来的负面印象。”说到这,伊登特别留意段国学脸上的表情。

    “不用介意,这是一个历史的伤口于我来说,时刻牢记这个造成这个伤口的根源也是敦促我进步的一个动力。”段国学丝毫没有不高兴的表现。

    “几年前您开始接收我们犹太难民,当时我们也进行过一些接触达成了一些营救我们同胞的实施条款与方案。可就在我们这些同胞来到贵国生活之后,我们这才现,在遥远的东方,在这大山的深处,有一个令我们称之为奇迹之地的势力在崛起!而这个势力就是您所领导下的一切力量!”

    听到这段国学心里有了些底,根据刚才重新评价和判断对方所表现出来的水平,他们能预见几十年后的美国的国情和国力,也会能判断出中国未来的国情和国力伊登刚才所说到的那个彷徨和害怕就是应该是顾忌到自己对美国的态度。

    “中国在您的带领下,展度和崛起度相比美国更为迅而且您的治理和展方向与理念更趋向于一种理性和更具有高度战略眼光的层次上。在这一点上虽然我们投入了大量的高级研究专家去研究,但是很显然,中国人那高深而又深邃的哲学治国之道是我们所无法能参悟的。就象中国的象形文字一样,它既有着直观的含义,也有着象形与象意的更深层次内涵这一点上,即使是从小出生在中国成长在中国的非中国血统的人也是很难参透的。”

    “我们的研究人员对中国的研究过程和研究结果如果真要表述出来我可以说上三天三夜只是段总指挥您日理万机肯定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听,因此我着重向您解释因为我们的研究人员现如果我们忽略了中国,那么也许我们在选择站队排位时似乎需要更多的考虑和慎重的选择。”伊登滔滔不绝的向段国学叙说着为什么原本已经确定展方向的犹太复国组织会改变思路和方向段国学也一字不漏的耐心倾听着。

    “很多人都仅仅只看到了美国今后的崛起,但是没有看到中国的崛起也不会逊色,而且一旦中国的崛起,世界力量格局将要重新洗牌和队列将要重新进行排列。”

    “我们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得知,中国在您的带领下已经拥有了一些常规性的武器,虽然我们并不清楚这样的武器威力有多大,但是我们知道这些武器可以使您在短时间内改变这个世界原本的势力格局。为此我们犹太复国组织的内部有很大的分歧,有些人主张选择美国,也有些人象我一样主张选择中国。”

    “那最终的选择答案呢?”

    “暂时还没有,虽然我个人倾向于贵国,但

    我现在在复国组织中具有一定的身份和影响力,但道,一个民主的机构,唱反调的声音也不会很小。这样的争执和已经持续很久了,美国对我们复国的态度是模棱两可的们既赞成支持着我们,也深深担忧着我们将来控制美国的力量。”

    “伊登先生,我们中国现在还没有选择和平的能力,你刚才的叙述已经表明了你们现在矛盾而又复杂的内部争执,对于你们内部的争执我作为外人无权去干涉和评价你们内部的矛盾纷争,这是一种平等的互不干涉。对于我们身边邻里朋友的家事,我们没有资格对任何人说三道四。至于你们的矛盾纷争,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因为你们在能坐在这里与我交谈就代表着你们至少已经做出了某种决定。”段国学在听到伊登不一的话语后向伊登提示着自己想要快点知道答案。

    “是的,通过我们的分析,中国和美国是未来数十年中最具展潜力的国家双方均有着各自高展的基础,虽然在基础建设上中国还远不如美国,但是中国在科技领域上的潜力是贵国最大的筹码。美国的科技基础和未来的科技体系我们已经预判断曾什么样的展曲线,但是贵国的科技展曲线是我们所不能计算得出的。”

    “就象您所叙说的那样,中美两国之间的火药味是越来越浓烈,两国之间一旦开战,虽然很多人看好美国的战争潜力能赢得这场战争,但是从我们所了解的情况上来看却并不象这样。”

    伊登说到这从自己的包中取出几份文件递交给段国学。

    “这上面是贵国,确切的说是对您治下力量的一份调查报告份报告上清晰的记录了您从西南一偶之地慢慢展的过程。当然,由于我们的能力有限,所能涉及到的资料较少,里面很多的数据和资料都不太准确,不过我们还是从中获取到了很多信息。

    这就是您似乎根本就不心和美国,甚至是和西方老牌列强的战争,一切似乎都在您的掌握之中。”

    “我们研究您的这种自信来源于哪里,一个是您孜孜不倦一砖一瓦的建设中的工业体系,一个是您手中那强大的军队。抛开您手中总是能领先他人一步的武器不说,您手中的士兵是世界上真正最好的士兵。和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士兵相比中国士兵更加勇敢,更加灵活加富有冒险精神和更有纪律性。”

    “我们厌德国人,但是要说军队中第一天性的纪律服从,德国士兵让我们侧目,但是当我们了解中国士兵后则现中国士兵更加彻底的服从。而要说奉献精神,中国士兵比任劳任怨的苏联士兵更加具有坚忍吃苦的特性中国士兵甚至可以比苏联人更适应在饥寒困苦的各种环境下作战。至于冒险和勇敢,我想我无法将世界上的其他士兵与中国士兵相提并论。”

    “而更为可怕的是让您麾下的这些世界第一士兵们不再是用着落后的武器与列强们进行战争,而是有着更多秘密的王牌武器在等待着与列强们交手无法想象当您指挥着这样的世界强军在世界展现中国的实力后,这个世界格局会在中国巨龙面前重新洗牌。”

    伊登表情越说越凝重乎他已经看了未来这个世界的格局,也看到了中国这条巨龙的重新崛起,但是他也似乎看到了如果将犹太人的建国梦想错误的捆系在美国的战车后会有着什么样的下场。

    许久,段国学并没有直接答着伊登,而是继续**着茶几上的茶具,将优质茶叶中的香气释放在有些凝重的会客厅中。

    “很详细而又准确的判断,那你们又凭什么认为我们中国会释放出自己的能量呢?相信你们也知道,我们中国讲究中庸之道,而且是一个内敛的民族。”

    “黄祸论。一个根深蒂固的种族威胁论,我们相信,不管中国是选择什么样的制度,对于西方人来说,最好的敌人就是死去的敌人,最弱小的威胁就是在威胁未来之前将其扼杀至摇篮里。很可惜,中国这两条都不具备。中国只要强大,中国就是在威胁他们高高在上的宝座,他们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生。因此只要中国统一,只要中国富强,哪怕是这么一点点的富强,那么中国注定将要是他们霸权世界道路上不得不考虑的潜在威胁。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事,而是将要切切实实将要生的事情!”

    伊登万分肯定的相信自己的判断,他知道选择并不太看好的中国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压力,但是他在赌,赌着组织未来的命运。

    “我想,至少,我们达成了一些共识,那么接下来,我们也要开始进行一些实质性的东西了…………”段国学微微笑了一下,向两人说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