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浴血一刻

第二百八十九章 浴血一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刻钟有多久?

    对于很多人来说,一刻钟这十五分钟就是一瞬而过的时间,喝一杯咖啡,抽一支缓慢燃烧的香烟,这点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不经意之间的流逝……

    而对于一些在生死存亡的边缘人来说,十五分钟比十五天,十五个月甚至是十五年那样的漫长……

    而那一天的那十五分钟,我感觉像是五年那样的漫长,那十五分钟过后,我感觉自己就像成长了五岁一样,不再幻想着平日里那些虚无的东西,真真正正的融入了这艘军舰里。这天是我参加海军以来第一次的实战战斗,虽然在规模上比不上今后我所参加的其他海上战役,但是对于我来说,我永远忘不掉那一天的战斗,也往不掉死在我怀里的那些个战友们。

    在海面上,受到遵义号的影响鼓舞,所有的驱逐舰都没有释放烟雾隐藏自己,反而象吃了**的女人一样在日军面前“骚姿弄”,生怕日军敌机看不到自己一样,有些舰船上的水手们甚至脱下裤子弯下腰向天空中的敌机拍打着自己的光屁股挑衅着,为的就是让日军攻击自己保护航,虽然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真起到了实质性的挑衅,但是我感觉这样的挑衅确实让扔向我们的炸弹和鱼雷多了一点……因为大家都知道,烟雾虽然遮挡住了敌机攻击的视线,但同时也遮挡住了我们的视线,虽然没有人会在这种情况下去鄙视释放烟雾保存自己的行为,但是我们谁都不希望在其他舰船上的兄弟们奋勇作战杀敌时,自己却躲到一边去芶且偷生。

    那段时间我们;受住了多次空袭,日军战机在最后的时刻象被捅了老窝的马蜂一样蜂拥而至,天空中扔下来的炸弹象下饺子一样密集的落在我们舰船的周围。直到那一天后,我这才对驾驶室里的那帮操控员们予以好脸色以前我认为他们只是比我多读了几年书才能获得这样轻松舒适的岗位,但是那一天,我至少亲眼目睹他们灵活的操纵着驱逐舰躲避至少十枚以上的炸弹和鱼雷,我想,如果不是他们的灵活机动规避,我是不会活到现在写下这些东西的。

    除了感谢驾驶室里的那家伙,我还要感谢轮机房里的那些混蛋们。平日里他们最喜欢的事就是穿着满身油污的工作服到我们甲板区的人堆中乱蹭的就是弄脏我们的衣服让他们这些永远的“黑手党”们心里平衡一点,很多人都不喜欢这些家伙这么干,但是他们却乐此不彼的总在找机会蹭你一下。

    但是那一天的那帮家伙们说出了一句话:“轮机房的人是舰船上最没有机会逃离的地方,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去想怎么逃,而要想着怎么样将我们的工作做到最好之死地而后生!!”

    当轮机房的家伙们撂下这句话便将最年轻的几位战友给扔出了轮机房,是抬着扔出去的,被扔出去的家伙哭号着要留下来一同工作,但是这些老水手们根本不给他们机会接从内部将舱门给锁死,然后就将自己锁在高温的轮机房中注视着所有的仪表和管道。平日里这里就是舰上最为炎热的地方,有些地方甚至直接可以烤红薯吃,这也是其他舱室人员最为羡慕的地方之一,但是真正确没有多少人愿意在那里待上过十分钟,实在是太热了且巨大的噪音让人贴在耳边说话都听不清楚,不过他们从来也不在里面说话是打手语的。

    当今天的战斗结束后,当轮机房里的人解开内锁走出来时有人身上没有一处是干的,从衬衣到内裤不用拧都在滴沥滴沥的流着他们的汗水。而所有人就像虚脱一样于动机长时间大功率开动,室内温度比平时更热,所有人的裸露皮肤表面都有轻微的烫伤,而手上更多的是紧急时刻修理高温部件所产生的烫伤。

    那一天。驱逐舰上地所有兄弟都是样地。他们各个都挥出了过平时地训练水平。每一个人都拼命地挥出自己地能力。躲避着每一枚落下地炸弹和疾驰而来地鱼雷。

    虽然大家拼命地努力躲。但是仍旧还是有着炸弹落到了我们地舰上。当时我正在帮着一名水手包扎被敌机机枪扫射时跳弹所产生地伤口。只听到船艏方向传来一声巨响。我被爆炸产生地气浪给狠狠地推向船壁上。头部和船体狠狠地撞了一下。若不是刚才水手长看到我时将一个钢盔给扣在我这个医护兵地头上。我估计就是没有撞死也会撞出一个脑震荡出来。

    即便是钢盔保护了我地头部。但是身体上还是感受到了剧烈地碰撞疼痛。检查了一下自己地身体现除了磕碰伤自己并没有受到更大地伤害时我离开了

    扎完地水手。向舰艏爆炸方向跑去。

    我还没有到达那里时便已经被爆炸所产生地浓烟刺激地睁不开眼睛。不过我并没有能继续往前。一些伤员已经在其他战友地拖拽下离开了那里。现在我地面前有着伤重程度不一地伤员等着我去处理。

    当我紧急处理完两个骨折和肌肉破损出血外伤地伤员后两名水手抬着一个重伤员来到我地面前。当我看到他时他浑身漆黑。脸部黑地都让人认不出他是谁来。他肺部被破损地机件刺穿。能挺到现在还是多亏了刺伤它地破片没有拔出。但是在刚才地抢救中搬动时机件被拔出。面对这样地伤势。我无法能帮助他。

    不过他好像知道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因此他也没说什么,而他的伤势也无法让他说出什么,破损的肺叶流出的血从口鼻处流出来,沾染着我抱着他的手。

    他艰难的想从口袋里摸东西,我急忙帮助他从裤袋中翻找出半包香烟,看着他的眼神,我知道他想再临死前在抽一口,当我看到他的眼神时我难过的哭了起来,用着颤的声音告诉他别死,手忙脚乱的去找火机,只是由于我平时不抽烟,现在从哪里能找出火机呢……而且我的手上的鲜血早就已经将香烟给浸湿,白色的烟纸上全是黑红色的血。

    看着他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流逝,而我却无法完成他最后的愿望,心理难受的我更加慌张,脑子中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从其他地方去找火机,只知道机械的重复着翻找着自己几个口袋,寻找着我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火机。

    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我被水手长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后才醒过来,这时候我才现怀中的那个水手早就已经死去了,而回忆不起的就是那短短的几分钟,现在我只能记得那位战友逐渐暗淡下去的眼光,逐渐干涸不再流淌血液的伤口。

    被水手长打后水手长没有多责怪我,只是让我赶紧的打起精神来去抢救其他人,离开这里时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死去的水手,虽然我在医学院中见过死人,但是我从来都没有亲眼目睹一个人这样慢慢的死在我的身边,我的怀里。我刚刚上舰并不久,舰船上的水手我都还不能完全的叫出他们的名字,但是他们对我很尊敬,因为我是医生,而我也会很尽力的去帮助他们治疗各种古怪的伤口和疾病。

    跟着水手长我来到了离爆炸不的地方,这里散布着几具尸体,还有一些人体碎块,看到这些人类肢体碎块我当即便吐了,虽然在医学院里我见过尸体,但是我从未见过这么惨烈的景象,炸弹的威力虽然被坚固的壁仓给削减不少,但是爆炸的高温却让尸体表面瞬间深度烧伤,而气浪所产生的势能带起能携裹着的一切到处飞舞着,很多破碎的铁片在这种高度下比切割机还要锋利,而这些人体碎块就是这些破片淫威下的作品。

    水手长一手揪住我衣领带着还在呕吐的我穿过这里,来到了舰船的外面,在这里,虽然舰艏浓烟一片看不到什么,但是我看到被炸弹击中的舰船仍在战斗,舰船的后部的各个防空火力点上依旧向天空中的敌机喷吐着弹雨,阻挡着想要落井下石继续扩大战果的敌机。

    我甚至是看到靠近爆炸点的一个士双腿被炸伤,但是他仍旧顽强的拖动着弹药箱向不远处的火力点爬去,在他爬过的地方,甲板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而那个火力点上的战士们各个带伤,有个战士甚至眼珠子被打在外面不断的晃动,但是他只是简单的包扎一下,双手仍旧在不断的将三十八毫米防空炮弹一排一排的给压进供弹匣中。我认识他,他曾经在我面前说过他可以闭着眼睛完成自己装填弹药的任务,当时我还以为他在吹牛,但是看过这一幕后我绝对相信他的话,因为我可以看到其实他的另外一只眼睛早就已经被鲜血给糊住,他完全就是在凭借着身体的触感和平日里千锤百炼的感觉在完成着自己的任务,让防空炮能连续持续的驱赶或打死天空中的日本鬼子。

    “赶快去帮助其他伤员,这家伙们是我们海军的瑰宝!”

    水手长的这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来,是的,现在是我这个医生挥出应有作用的时候,我要用自己的本事将他们从死神的手里给抢回来,这些人,都是我们中国的骄傲!

    昨天在市里忙了一天,晚上差点就错过了,今天起来后才现我的u盘丢在昨晚上传章节的网吧里了,郁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qi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