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零六章 秋后算账

第三百零六章 秋后算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么办法?”听到有办法能使国家有更多的经济建自己也能不让那巨大的财政赤字染红双眼,韦袭荣立马兴奋起来,两个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段国学,两个耳朵支的高高的生怕漏听一个字。

    “这方法说起来有些长啊,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是通过那些高利润附加值的科技产品在向外赚钱来加我们国内建设的度。”段国学没有直接说出方案,倒是先回忆着以往的往事。

    “这没错,当年一开始时我们那些工厂只能生产一些农机具什么的,空有一堆图纸变不成产品,倒是那些图纸向德国转让了一些技术换回来不少钱。到一九年后,我们的兵工厂能弄出弹药,化学厂开始小规模生产洗去屑香波还有袪痘霜这些东西后在国外也赚了不少钱,随着a牌汽车、酷火打火机等这些产品在世界上越卖越火,我们的利润也是越来越大,但是这些东西随着这两年卷入战争的国家越来越多,这销售额也是越来越少。而且原先我们只用将建设用资金投入到西南五省中去,现在却是整个国家,这赚的钱一少花的钱一多,缺口就这么出来了……”

    韦袭荣无奈的说着以前的辉煌和现在的困境,想几年前,虽然也有财政赤字,但是口子小啊,几百万从哪腾挪出来就有了。哪像现在这样,动不动缺口就可以大至几亿、甚至十数亿的赤字。而从那个时候起韦袭荣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所要犯愁的事情也是越来越多,几年下来韦袭荣也苍老了不少。

    “荣誉是昨天的,困难是现在的,希望是未来的。之前的一番风顺自然有着之前的一些特殊历史原因,现在的困难也是有着特定的国际关系变化所致,不过你们注意到没有们的银行的一个数字了吗?”

    “总指挥你是说之五十七的存款率吗?这个钱我们可是盯了很久了,但是考虑到目前的实际情况,我们可不敢多动用这些钱,特别是怕有心人进行策动,万一出现挤兑潮那可就是不得了的大事。”

    韦袭荣面色严峻的向段学提出警告,虽然中国人爱存钱是现在存钱的人大多数是已经略微富裕的西南几省的民众,其他省份也就是江浙、广东一带的人能有着一些余钱存入银行。对于这些小市民来说,存入银行很多人是看着那点利息才愿意将钱存入银行。对于银行老百姓还并不象后世那样经过几十年的考验后有着足够的信任,钱还是放在自己随时能拿到的身边最好,万一有什么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会产生雪崩效应出现挤兑狂潮旦无钱支付,对刚刚起步的国家银行信用体系可是非常严重的伤害。

    “要不,行公如何?特别是那些战争公债和建设公债,用国家信用做保证,我相信这些公债肯定能有着不错的销售额,而且之前我们在西南的时候就进行过小规模的几次定点试验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阳桂平言提出自己的看法,在国际上种公债的确能起到非常好的作用,只是利息比存款利率更大一些险支出也相应的更大一些。

    “有人跟我提过,之前的几次小规售金额都不大次也就是这么一、两千万,而且售对象是那些企业生产投资商,这点钱对于他们来说还不是什么大钱,几百个投资商眨眨眼睛就出来了。但是如果是型大额度的公债我做不了主,而且我也不赞成再搞募捐来凑集款项。”

    “募捐、公债都会造成老百购买力下降,你想想,老百姓将自己手中的余钱甚至是减少生活费进行这样的募捐和购买公债,这样势必会降低老百姓的购买能力。我们本身现在所生产的产品已经很难对外销售开始转向国内市场,这扩大内需减缓生产企业的生存压力本就是一件比较吃力的事情,而老百姓没钱买产品,工厂卖不出产品不了工资,一进一减的后果就是更加加剧我们目前的困境。

    这是危言耸听。今年夏季北方地水灾。南方地旱灾我们动了一次全国募捐。这样做地后果就是我们工业产品秋季销售额度环比夏季下降了两个百分点。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袭荣地话让阳桂平无力地坐回到了飞机宽大地椅子上。对于一个工厂来说。最痛苦地事情就是自己地产品卖不出去堆积在仓库里。这样产品地积压势必会造成工厂企业地资金流转困难。产品卖不出去没有钱购买生产原料和支付人工成本。而工厂又不能随意停工。一旦这样地情况恶化。整个工厂就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中去直至破产倒闭。(一路看小说网,.   “说到底。还是我们国家还不够富裕。向以

    能动全国地募捐抗日。那是基于中国工业底子薄从业人数基数较小。现在地情况可不同于那时。”韦袭荣去过国外学习过几年。他当然知道一个国家富裕不仅要看国内地财政收入。还要看民众手中地储蓄量和可支配收入有多少。同样一笔百亿元地公债型。对于美国、英国这些老牌国家民众来说还不会对整个国家起到太多地影响。但是对于绝大多数还在温饱线上地中国国内民众来说那可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对于一些在国外看似简单地事。在国内也许就是一件非常困难地事。这国情。是不同地……

    “恩。袭荣说地好。这国情不同。我们不能简单地用着国外地办法来处理我们国内地事情。但是袭荣。你是不是忘记了。百分之二十地精英创造百分之八十地财富。”

    段国学狡黠地笑了笑。看着韦袭荣心里直纳闷。

    “总指挥,你是说……”

    “在这个社会中,社民党一直致力于生产资料和社会财产的重新分配,这在某一种程度上对于那些一无所有的贫困大众来说,社民党之前就是他们所要拥护的对象,这也是社民党在以前一直像打不死的小强那样具有着强大的底层拥护力和生命力。虽然我们在对待这些人时有我们自己的一套办法,对于那些曾经犯过法伤过人的地主和资本家我们从来不手软,但是能存活下来国内的这些老牌商社、家族,要么就是家底干净,要么就是财富数字已经大到我们之前不敢动他的地步!”

    “例如四大家族……”袭荣突然明白了什么。

    “是啊,对于一些老牌家族,他们手中现在掌握的资源有些太大了,之前我们考虑到为了稳定局面不好向他们下手,毕竟他们是老牌家族,在江南一带具有着我们无法想象的能量。但是现在是不是该清算一下了,毕竟现在的局面已经不像几年前刚刚掌控时那样,经过这几年的管理,他们在这里的能量已经不像前几年那样恐怖,之前的一些老账,是该算了……”

    段国学口中的这些老账,是当年在收复初期,这些老牌家族手下的那些人没少在暗地里给段国学下绊子出阴招,这个囤积物资哄抬物价,那个到处散布谣言蛊惑人心破坏新政对当地的治理改革,还有几个连起手来阻挠着新政改革的实施。这样做的目的一个是想破坏新政府在他们的领地上的改革,重新将利益和权力捆绑在一起的蒋光重掌权政,使自己的利益得到最大化,继续做着自己的一方土皇帝。

    “原来总指挥的矛头是想指向他……”韦袭荣已经有些明白段国学的意思。

    “他们在那个时候没少给们下绊子出阴招捅黑刀,现在虽然比以前收敛了一点,但是经过这几年来,好像在国内还是有一些人没弄清楚形势,还在想重温蒋光执政时期的那种权钱生活,继续着自己逍遥法外的生活。之前有些事我不追究就已经该让他们偷笑后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跟着新政一条心漂白自己过上另一种富家翁的生活,但是他们还在想着逍遥法外,还在想着那种特权生活,甚至还有不少人对我们报以异心……商统局可是有着足够的名单和情报证实,甚至有人开始和境外的**势力勾结,想武装弄点事情出来!”

    说最后的两句话,段国学脸上的笑意虽然不减,而且声音仍旧不大,但是对于机舱内的人来说却让人感到字字比千钧重锤打在心头上沉重。

    “:指挥,事情到了这么严重吗?”阳桂平听到后也是一惊,急忙询问着。

    “不是这么严重,而是很严重!非常严重!”段国学没有直接说出事态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而是用了三个严重来强调事情的复杂性和紧迫性。

    “那总指挥怎么办?”

    “怎么办,该怎么办怎么办,你们注意到没有,从一开始时,我就是夹着尾巴低调做人,低调做事,低调处理问题;那是因为我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强势处理问题,还没有足够的能量让我高调;哪怕是自己占了便宜也收敛着做人,但是现在……哼哼,我的力量似乎已经足够了,从明年起,我可以改变自己夹着尾巴的格调,开始仰头挺胸的告诉和我作对的人,是谁才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推荐一本书友小崔的朋友写的书,《星际光环之解密魔法》

    书怎么样我还没有去看过,但是值得一题的是作者仅有十四岁,有空的书友过去捧个人场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