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零七章 卷土重来

第三百零七章 卷土重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段国学和几个高层领导人正在飞机上谈论商讨着当前内面临的一些困境时,在上海这座中国对外开放最为宽松彻底的城市,这里相比几年前似乎更加的繁荣,来往的车辆和街头涌动的人流,具有万国情调的建筑物和街道上纷彩阑珊的诸多招牌霓虹灯也告诉着所有人这里依旧是那么的繁华,天南地北的方言充斥着这里,码头仓库的货物依旧不断的进出转运着,身着深色短衫的人正注视着来往搬运货物的劳工,这些人在几年前在上海风光无限,他们是各种帮派中的打手或者是领头的小头目,而现在,他们虽然不能象以前那样揣着斧头或者是手枪风光的走在街头上,但是他们仍旧占据着这里的一些地方,转做着一些事情保存着自己。而其中的一些人正悠闲的交谈着,只是他们的眼睛时不时会注视着街头,那里有着几名代表着合法暴力机构的警察正在那里巡逻。不同与以前这里的警察,这些代表着现任段国学所执掌政府的警察不象以前那样可以被钱通融收买,他们会对一些例如军火、鸦片等这些违禁品进行最为严格的检查和收缴,而且同时对触犯法律的人进行抓捕;

    面对这样的警察,这些上海地下势力的掌权人曾经试图制造一些事端警告着这里是这些地下势力的传统领地,但是这些警察依旧不为所动,在相互交锋几次后这些地下势力似乎得到了身后支持者的一些暗示,他们不再采用激进的手段来干扰正常的执法和国家税务机关收税,而相互之间似乎达成了一些共识和默契,该缴税的缴税,该报关的报关,该关闭的烟馆、赌场关闭,该停业的妓院停业;曾经在冲突中造成街巷空无一人的局面很快的便重新繁荣起来,双方似乎各有所得,却也心知肚明的知道在什么方面各有所失。

    地下势力失去了烟馆、赌场、妓院这些利润很高的来源,但是这不代表着他们将这些公开明面的买卖转入地下,虽然失去了以往的风光,收入也下降了许多;但是合法的生意却得到了新政府的一些优惠,赋税的统一性和苛捐杂税的取缔使得这些明面合法生意的利润得到了很高的增长,织纱、织布行业还有其它合法行业得到了长足的展空间,这也让这传统的地下势力和一些老牌家族在新政权的面前似乎老实配合了许多,但是对于新政权的领导人知道,这种安分老实即有着真心漂泊展的人在里面,也有着等待时机东山再起的野心家在其中蛰伏着蓄积力量,而几年后,这些人已经开始按耐不住自己越来越大的力量的那种野心开始蠢蠢欲动……

    在这座城市数十万间房屋中的一个毫不起眼的普通房屋外,两个人正有节奏的敲打着房门,三快两慢的节奏听上去很普通,但是对于房屋内的人来说却从临界爆的紧张情绪中放松了不少,手中紧握着的手枪稍稍的放松了一些,对准房门的枪口略微的放下,但是食指仍旧放在板机的上面,如果一旦门口有什么异动,相信房间内的几支手枪将毫不犹豫的将手枪中的子弹瞬间喷吐出去。

    “哪位?”房屋内的一个人在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后站在房门边上询问着屋外的来客,手中的手枪保持着随时待的状态。

    “送货的。”房门外面传来的声音让房间内的人更加紧张起来。

    “送什么货的?”门口边上的人更加的谨慎,继续询问着预定的接头暗号。

    “送蜡烛的。”

    “蜡烛?我们好像没有定蜡烛。”

    “是吗,但是有人跟我说,你们这里需要光明。”门外地人说着既普通却又有着另一种隐喻地暗语。当这个暗语说出来后。房门边上地人拉开大门上地观察口。映入眼帘地是两个穿长衫戴礼帽地两个普通常人后。这才将房门上众多地插销拉开。当房门外地两人鱼贯而入之后这人向外观察几秒街道上地动静后这才小心翼翼地将房门重新关上。

    “欢迎你。昝同志。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你地大名。我们一直听说着你在全国各地还有陕甘地区和反动派进行着最为激烈地斗争。现在终于得偿所愿见到你。非常高兴能和你一起为自由和革命而战!”房间里。原先在房间里地几个人满脸激动而又兴奋地神情压抑着内心情绪地涌动向着两人中最为老成地那人一一握手拥抱着。

    “大家好。我也很高兴能见到大家。能和这么多在充满金钱和诱惑下仍旧保持着坚定信仰地诸位一起工作战斗。要知道在反动派地各种诱惑下。越来越多地同志已经改变了自己地信仰。沦落到与金钱、权利和安逸**地漩涡当中无法自拔。能看到还有着这么多坚守伟大信仰地同志继续在为我们地信仰而奋斗。我很开心。也很激动!”这位被众人所包围拥戴地人用着低沉却又富有渲染力地话语回应着房屋内地人对他地敬仰。富有渲染力地话语让房屋内地人神情更加激动。相信如果不是需要压抑住遇见传说中地自由捍卫者那内心地激动情绪。相信房屋内地所有人已经欢呼雀跃起来。

    如果有在一九二零年前在段国学身边一起待过并工作过地人看到这位被称作昝同志地人便会很惊讶地看到。这人就是当年那个即冲动又激进地那个年青人昝志同。二十多年过去了。时间让原本年轻又冲动地年青人变成了一个老成而又富有魅力地成年人。岁月地流逝虽然让他不再青春。但是那双富有漏*点朝气地双眼仍旧那么地明亮。只是在这明亮之中增加了一些深邃。沉稳、老练地行为举止显现出与当年时地不同。

    “昝同志。我是社民党江南区地总负责人苏再忠。你来这里实在是太好了。就象你刚才所说地那样。现在越来越多地同志已经抛弃了反抗和争取自由地伟大信念。与当权地反动派勾结在一起。迷失在权利和金钱之中。”一个面相同为中年男子地人紧紧地握着昝志同地手。深情地说到。

    “苏再忠同志。我代表国际社民党斗争委员会向你表示最亲切地问候。国际社民斗争委员会都非常赞赏你和这里地所有人仍旧保持着自己最坚定地信仰表示衷心地称赞。”二十

    去了,昝志同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激进愤青,而是成一个沉稳、睿智的斗士,原本就聪明的他知道,怎么样去鼓动别人的情绪,怎么样去安抚收拢任何的朋友。

    跟随着苏再忠来到房屋的二楼,这里已经有着另外的数人在等待着昝志同的到来,和楼下的场景一样,这里的人一一的表示了自己对昝志同这位传说中的自由斗士的敬仰之情后这才纷纷落座,今天这些人汇聚在一起的主题这才开始。

    “同志们,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来这里为的不是别的,就是和大家一起继续为我们自由事业而继续奋斗和抗争着。虽然现在我们的处境并不理想,甚至相比十多年前更为恶劣,但是能在这样的环境中仍旧保持住坚定的信仰就说明大家仍旧是为自由和理想而奋斗的坚定战士,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能战胜一切的反动派!”

    昝志同的开头词虽然依旧有些老调,但是对于在座的人来说却没人感觉厌烦,谁都喜欢奉承,谁都喜欢被人称赞,特别是作为底层的人,能得到比自己更高层的领导、上级的赞扬是最为受用的,这一点上,不管是谁都一样,西方人一样,东方人也一样。

    “昝先生,跟我们说吧,要我们怎么办!”苏再忠最先从恭维中恢复过来,抓着今天会议的主题迫不及待的询问着。

    “先别急,先我要通报一下目前我们社民党在整个中国的自由组织的一些工作成果和不利局面。”

    昝志同的话让在座的所有人精神一振,对于他们来说,能得到自己不是孤单的消息是最为欣喜的,谁都不希望自己在追求自己的梦想道路上是孤单的,谁都希望有着成千上万的人与自己一同奋斗。

    “在现在当权的段国学入主中国的最高权利宝座之后,我们社民党就面临着自建党以来最为严峻的局面,在政治斗争中,他们抓住我们武装反对国家政权的这一点咬死不松口,让我们陷入政治形象的不利局面当中,在这一点上,国内所有拥有军队武装力量的军阀也同样遭到这样的指控;在军事上,事实已经证明,他拥有着绝对强大的武装实力,在他们的军队面前,没有人能与这样的军队进行对抗;其它军阀不行,我们也不行,日本鬼子更不行,而现在,连苏联老大哥也证明不行!”

    “在武力上,他所拥有的力量让人难以想象。这就如同在擂台上的搏击者一样,单个单个上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们和其它的武装势力就象是一个婴幼孩一样,面对着他这个富有力量和高度的拳王一样,我们对他的打击最多让他感到一点疼痛,但是只要他出拳,被他打中就直接倒地失败!”

    “在这一点上,不得不承认他做的很好,他充分的利用了国人们对我们,对当年众多军阀势力相互争战拼杀时躲在一个山窝里忍隐蓄积着自己的实力。我曾经在他的势力范围待过一段时间,我有着亲身的经历体会。他甚至将桂系的掌权人李德林、白建生收入麾下之后都不为人知,这更让人忽视着他,他将自己的部下推在舞台前而自己一直将自己的光环收在这两人的身后操纵着幕前的傀儡,这份忍隐的心态在五年前是一个被众多军阀、众多政客之间所谈论的笑话,而五年之后的今天,这些笑话他的人已经变成了另一种的笑话。”

    “不得不说,所有人都轻视他了,现在的局面其实就是当初所有人轻视他的下场。而我们,(一路看小说网,|\.)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份子。”

    昝志同的话语让与会的人脸色凝重,能做在这里的人都不是傻子,段国学所创造出来的奇迹虽然看上去非常的神话,但是仔细想想他所走过的路,这些最富有斗争经验的人都知道,在政治斗争中不怕明面上的力量,而是最怕从暗地里伸出的刀子,任何轻视对手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而这段国学更为可怕的是他即有着强力可以破穿一切防御的刀子,现在更有着明面上理直气壮捅刀子的理由。

    “现在我们社民党所面临的局面很不利,是非常的不利,我们党内的很多人在他共同治理国家的鼓动下已经放下了手中斗争的武器,转而投向他的阵营,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信仰,放弃了斗争的信念,这些人已经不配再将自己称为社民党的党员了。”

    说到这里昝志同拿起桌子上的一把剪刀,脱下外衣,小心的将自己的里衣沿着缝线边给剪开,从里面取出一张薄薄的纸片出来。

    “这是位于苏联莫斯科国际社民党斗争委员会的最新指示,对于这些已经失去信仰的党员,他们将自动被开除党籍,他们的所作所为将不代表社民党,只有拥有最纯正无产阶级理念和坚定信仰的党员才能被国际斗争委员会所承认!同志们,我们不是孤立的,在遥远的莫斯科,我们仍旧有着一个强大的革命先行者在支持着我们!”

    昝志同的话让所有的人兴奋起来,他们压低着声音相互交流着内心的喜悦和兴奋之情,昝志同也没有阻止他们这样的举动,将手中的纸片交予身边的一个人让他们传阅着,径自端起桌上的水杯喝着水,等待他们传阅完毕。

    “同志们,这份指示你们是第一批看到的党员,委员会会在不久向全中国、全世界公布这份指示,到时候那些党内已经进入到反动派政府中工作、协助反动派政府工作的人将被开除党籍,社民党将重新拿起武器与一切反动派进行抗争,革命之路仍旧充满着鲜血和坎坷,大家仍旧要提高着警惕,丝毫不能有着放松。”

    “昝同志,您说吧,我们怎么干!”苏再忠再次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询问着。

    本来想写完这章的,但是时间不允许了,从今天下午开始一沐将去帮一位朋友操办婚礼,布置新房、迎亲还有婚宴都要全程参与,估计要到明天晚上才能忙完。明天的章节我会尽量在明天下午前贴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