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零八章 阴魂不散

第三百零八章 阴魂不散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苏再忠同志,当初我们选择没有和那些党员进入到段府中去,而是选择了在上海、江南一带重新隐藏身份转入地下秘密工作的举动并不是无心之举。这里不同于国内的其它地方,目前国内的其它地方已经很多人倒向了段国学所代表的政府,但是这里不同。这里不仅有着我们,而且还有着将光统治时期就固有的一些传统势力。象青帮、黑社会、四大家族,还有着英法各国遗留下来的情报间谍机构,可以说这里的势力是错综复杂的。”

    “我们要看到,这里虽然表面平稳繁荣依旧,但是这里传统的地下势力对段国学的政府还是具有着非常强烈的抵触之心,他们讨厌新政府剥夺了他们原本享有的特权。在将光执政期间,他们可以公开的进行着违法的买卖,他们可以肆意的杀人,肆意的拐卖妇女儿童,公开的开设赌场和妓院,可以从事着违法的买卖获取着暴利,但是段国学的新政府取缔了这些,这让他们不满。而更为重要的是新政府对这些特权阶级重新归纳在法律制约惩处的范围中去,他们不能再随意的处死自己的仇家,他们不能在强*奸女子之后逍遥法外,这才是他们最为不满的!”

    “我们有可靠消息,已经逃离到美国的将光等人正在通过潜伏下来的情报人员与这些地下势力相互联系勾结着,我估计他们正在谋划着推翻段国学的行动将光也在美国收拢展了一批人这些人将会连同国内的这些地下势力共同力。”

    “我们要和他们一起联手吗?”苏再忠的眉头有些拧在一起,与会的这些人都是信仰最为传统的无产阶级力量的信仰者,让他们与那些黑帮、资本家联手是一件让他们感到恶心的事,对于他们来说,一切非无产阶级的力量都不是纯正的。

    “不用,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们坐山观虎斗。

    让他们之间斗的你死我活之时我们再动手样不仅能减小我们的损失,也能最大限度的提高我们的成功率。”

    昝志同的话让苏再忠和它人松了一口气,能不让他们与这些不纯正的力量一同联手让他们放下心中的那点担忧。虽然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但是这些自称具有纯正思想的人对于这些资本家和黑帮们具有着强烈的反感象是一个患有极度洁癖的人要去触摸他所认为最朊脏的东西一样反感。

    “苏再忠同志,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你们手中所能动员的力量好让我做到心中有数。”昝志同向苏再忠询问着,虽然已经不再象年轻时候那样冲动,但是长期处于斗争前沿的他在失去了力量这么久后,即将要重新掌握力量的他仍旧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

    “好的,我这就向您介绍下我们目前所掌握和调配的所有力量,这位是我们纱纺厂总工会中地下工人武装力量的总领导手中有一批工人可以放心的使用,这位是钢铁厂的负责人看他只是一个工厂的领导者,但是钢铁厂的工人组成特殊性已经决定了他手中的力量在所有人中是最大的;这位是……”

    而正当房间里的人正在不断的交谈着流着的时候,离这所房子八十多米外的一间房屋内一个成*人手臂粗细,一米多长的圆柱体正将自己的一端指向着那所房屋的窗户,房屋内的说话声正通过数据导线传到圆柱体不远处的几个被打开的大箱子之中,通过电子解码还原成为了声音一边被房间内的人监听着一边通过巨大的录音磁带被忠实的纪录着。

    个长长地圆柱体是专门经过特制地指向话筒。特制地它能将一百五十米范围内将它对准地声音忠实地捕捉。这得益于它内部很多特殊制作地元件。普通地麦克风地受音器通常都是广角大范围地接收转换传递着声音。这样地麦克风在后世中普遍用于各个领域。但是对于一些专业地录音单位或者是电视台、大型晚会以及舞台表演。他们会使用接收范围较小地一些话筒以尽量地减少杂音地收入干扰。而一些特殊地拍摄场面更需要一些指向性更为狭窄而又距离遥远地话筒。特别是那些间谍。远距离侦测监听目标也是这种特殊装备地选用户。

    这地设备不同于窃听器。虽然在这个时空年代里中国地工厂已经生产出了小型窃听器。但是那都是有线连接地。无线射窃听器体积还很庞大无法能装入这个极具警惕地小楼。为此只有动用这

    距离测听设备来窃听房屋内地声音。好在由于房屋地比较多。而且周围又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他们安全地房屋。再加上对商统局所装备地科技产物地未知。只要关上窗户就可以让设备失效不少地这个最简单地方法没有用上。让远在近百米外地监测人员轻松地获得到了房屋内地重要情报。但是如果房屋内地人一旦关闭窗户。相信商统局地这些侦测人员会有其它地办法去进行窃听。科技地产物已经让传统地监听监视手段从最初地隔墙有耳能变成今日地千里眼顺风耳。科技地产物永远会被使用在军事领域。而间谍们领域更是各种科技产物展现自己地重要舞台。

    “第十四个重要人物出现。局长。要下面地人动手吗?现在整个上海地区社民党地所有高层都在那里。现在动手那对这些潜伏在这里地地下组织可是致命地打击。(   ”

    一个正在监听地人摘下了监听耳机。向房间内唯一站立地那个人询问着。这个房间里所有地人都长像普通。衣着打扮也十分普通。如果将这些人全部给放到大街上。那么他们将立即消失在人海之中。没有人会对他们多看一眼。没有人会留意关注他们。他们早就已经学会怎么样去隐藏自己。

    而在房屋的下面,正有着二十来个荷枪实弹的人正严阵以待的等待着出击命令,不同于普通的警察,他们这些人身穿黑色的战术防弹背心,手中的枪支也多为手枪、冲锋枪、散弹枪这些近距离杀伤性武器,只有很少的人装备的是狙击步枪这些远程攻击武器。这些人是隶属于商统局下设的直属安全武装人员,他们不像警察一样经常出动抓捕普通刑事案罪犯,他们的任务是抓捕或者击毙各路隐藏在中国境内的各方间谍。这些间谍可不像普通的罪犯,间谍们通常都接受过反抓捕的训练和逃脱训练,通常的墙壁和复杂的地形虽然能让很多小偷强盗陷入举手投降的绝境,但是对这些间谍们来说却是能轻而易举逃脱的,攀爬、躲藏的技能他们无一不会,而且间谍们通常拥有着精良的武器,抓捕这样的人普通的警察是无法能适合胜任的。

    “不!先留着他们,我们已经放长线放了这么久了,再多等等,等更多的大鱼。我来这里不是单单为他们而来的,现在过早的动手会引起其它地下势力的警觉,就和他们所说的那样,等蒋光还有其它地下势力甚至是各国间谍难后我们再一同动手收拾这些老鼠们!”唯一站立的人将身子转了过来,一张冷峻的脸庞显示着这个人长期以来的冰冷,他就是商统局的领导黄培录。

    “我明白了。”出言建议的人在自己的建议遭到否决后没有多辩解,重新戴上耳机继续监听着对面房屋里传来的各种声音。

    “昝志同,没想到你又出现了,从一九一九年时你就总将老师放在你的对立面上,是因为感情呢?还是因为你的信仰?”

    黄培录轻轻的转动着手中的一枚硬币,这枚硬币在他手指间不断的翻动,乎上乎下的在手指间时隐时现,如果你能将这枚硬币拿到眼前仔细观看,你就能现这枚硬币已经在长期的玩耍中被磨的光滑异常,锯齿型的边缘早已经磨完,就连稍微凸起的边缘和字体图案也被磨去了原本的高度。

    “你有你们的信仰,你有你们的理由原因,但是别忘记了我们也有我们的信仰,我们也有我们的理由原因,现在你们原本一起的同志已经看到了我们国家在总指挥的领导下逐渐的强大起来,为什么你们还要做这些和强大国家背道而驰的事呢?是权利的野心,还是人类心中那永远不能满足的**呢?但是不管是什么,站在我们这边的是朋友,站在我们对立面的那是敌人,而站在阻碍我们前进道路上的,那是不管什么都必须打碎的绊脚石!”

    黄培录一边玩转着手中的硬币一边注视着不远处的那间房屋,自言自语的轻声数语。透过指向话筒和扬声器,房屋内的声音正不断的传到这里撞击着黄培录的耳膜,而黄培录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手指间的硬币被转到了大拇指上,食指扣着的大拇指轻轻的一弹,硬币高高的翻转飞起,当它重新掉落回到黄培录的手中后立刻消失不见,只留下不断翻转着的右手掌和修长的手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