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的选择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的选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开家二少仟远岚今年二十六岁,自小便受开明的母亲教啃,对西式新学非常有兴趣,同时在校时由于亡类朋友,不耻下问,上至老师下至同学都非常喜欢与他来往。他经常参与各种社会活动,也蓄欢与人交流思想和对事物的论点,长此以来。何远岚逐渐形成了博车家之所长,避百家之所短的自己一套思想,对各种事物都有着独到而又准确的判断。

    早在十四岁时,也就是一九三零年。在一次与学长交流时这位学长提及了广西那不为人知的大变化。当时何远岚还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是这位学长仅仅说了下面的一句话便咽死何远岚后面的辩词:

    我去过那里亲眼看过了,我能证明我看到过,而你即没有去过,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假话?又怎么知道那里没有我所说的一切呢?

    为此,何远岚便对西南多留上了一份心,借助着自己家族的人,何远岚收集到了很多关于西南,英于广西的各种卑料。在一份份的资料中,何远岚现自己是对西南越来越好奇,而这种好奇心最终促使他在三六年时亲自前往西南走了一圈。

    在那里,他惊讶的现原来自己所收集到的资料仅仅只是西南变化中的一角,如果说这里生的变化用奇迹两个字去形容也丝毫不为过,这里的一切都让何远岚感到无比的亲切也无比的自豪。

    挂粗逛一圈西南后何远岚当即决定自己要在这里展自己的事业,虽然自己年岁还小矢亲何兴禄没有给自己太多的资金。但是凭借着何兴禄给自己平日里积攒下来的零花钱(大富人家的零花钱不是平民家给孩子的零花钱那么判 ,还有从母亲那里筹借到的钱,何远岚硬是凭借着三万元当时的大洋在西南赚取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尸西在段国学收复上海后,何远岚更是凭借着自己的身份第一子参与到上海的经济建设和工业建设中去也成功游说父亲一同投入这样的生产建设中去。

    虽然何远岚知道自己父亲能和自己一同参与一半是给新政府面子,一半也在给他自己找后路并不是完全诚心诚意的,但是在商海里打滚几年的何远岚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何远岚了。他也想的更远,他要挽救自己的父亲陷入金钱特权的迷局中去。

    自己的两个若长已经深陷特权生活而无法自拔,权利所给他们带来的生活让他们不仅腐化而且堕落,如果不是现在还惧慎父亲的威严,何远岚可以肯定两位兄长早就已经做出更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出来。

    今天。何远岚刚准备出门去自己的工厂接待卑将到来做技术指导的几位西南第一研究所研究子时,自己的父亲和刘耸家来到了院门前。

    “尖亲,您怎么有空过来了?。

    在将父亲迎进屋内后,何远岚有些好奇自己的父亲怎么会突然跑到自己这边来。要知道现在的时候对于有些风雨飘荡的家族来说是一个特殊而又敏感的时期,而父亲更是这个风雨的中心风眼,父亲就这么来到自弓的府中,那么很有可能是在给其它人传递一个信号:作为族长的父亲要支持自己这一方。

    “远岚,我来也没升么事,老刘说我应该多放下自己族长、家长的架子,多和你们交流交流,我想想也对,这么多年来我都是用着责的语毛来和你对饷 我来就是想知道。你凭什么对段国学和他新政府这样全力的支持?。

    何兴禄也没有多绕圈子,几句话便直接将自己前来的目地向何远岚说清楚,何兴禄也知道小儿子何远岚自小就不喜欢弯弯绕的东西。

    而自从在讲究务实、精生仁数率的西南待上这么几年,俘远岚更是已经养成了快捷而又高效的生活以及工作的作风。

    何远岚听到父亲的来意后心中畔韦鼎喜,自己的父亲似乎在动摇,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己必须要耸乍的把握住这个权会劝动父亲投向新政这边,虽然自己厌恶两位兄长和三些族亲手头上那些黑色生意。但是毕竟两位兄长身上有着父亲的血脉,他不想自己的两位兄长在这条安向地狱之路上迷途不返。在心中寻思一番如何向父亲如何叙述后,何远岚心中初步制定了游说案稿。

    “父亲,我先问您一句话您是怎么理解:政治决定经济,经济左右政治何远岚小心翼翼的向父亲开口说到。

    “这是一个矛盾的话,但是也是宴有哲学道理的话。两者之间相辅相成,任都对对方有着即不可分割又桩互制约牵连的联系何兴禄没有太多的思考便回答了何远岚的询问。

    “说的好!父亲,自古以来在封建时期,由于一直以来都是重农轻工抑商的农业经济体系,表面上看是政治决真经济,但是仔细想想,当一个朝代腐朽到了根基,当百姓在风调雨顺之年仍旧需要被盘到大莫的收成,那么造反这样左右政治的事情也理所当然的生。而时代展到了现在,社会经济在工业进步的推动汇到了古人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政治仍旧可以决定经济。江济仍在左右着政治。”

    何远炭先扛心翼翼的试探着绕了一个大圈子。试探着自己和父亲的深入交流能达到什么样的一个深度。

    “不用绕圈子,径自的说,我知道你讨厌那一套,我能上门坐下来就伴表着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何兴禄典言打消着何远岚的顾虑和试探。

    “父亲,清王朝的封建制度让我们中国错失了进入科学大展的时代,科学的展,还有江业高展最终的目地就是将人类从繁重的生产劳动中解脱出来,虽然现在还没有达到最终的目地但是却也比古时候进步了几大步。从原始社会的刀耕火种到封建社会的井田耕作,从靠天赏脸吃饭到现在的科学种植科学增收机械抗洪抗?山从原先一个人只能养活两、三个人到现在能一个人养活十数个人。不得不说,时代在展。社会在进步在变化,而我们的思想是不是也要生变化?”

    何兴禄没有接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何远岚后面的话语。

    “中国的政权朝代交迭既有历史原因也有自身的原因更有社会进步的原因,原始社会被奴隶社会的淘汰是人类拥有了奴役他人毛受自己的野心,奴隶社会被封建社会淘汰是生产利度生改变的原因,而封建社会被资本制度淘汰是因为社会生产力进步的原因。腐朽的清王朝已经用一百多年的屈辱史告诉我们,如果我们不进步占那么就会落到世界的末端。段国学有句话说的非常的精辟和准确:落后就要挨打!”

    “作为世界士封建社会展耸为完美和最为巅峰也最为冗长的国家,中国有着特殊的历史与文化特殊性,两位兄长和父亲之前沉迷恋就与那种官员特权的生活我可以理解,但是父亲,您也要睁开被美酒刺激而闭上的双眼,虽然孙先生走出了民主的第一步,可蒋光却在官员特权这点上往后退了一步。”

    “诚然,凭心而论,蒋先生没能做到录离金钱特权奴役人民逃脱法律制裁这一点有着历史时代的大耸景原因,但是父亲您不能这么糊涂的认为就没有别人能做到!蒋先苍能做到的同样有人能做到!蒋先生做不到的照样有人能做到!而这个段国学,就是能做到的人之一!”

    何远岚端起茶杯一口气喝下茶杯中的茶润润自己的嗓子,同时也调整着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让自己的心情缓和放松下来。

    “在这个时代,在中国有着三个派系和体系是中国未来的救星,一个是孙先安创建蒋光继承的三民主义,但是很可惜孙先生不是完人。他的理想即有着不现尖的理想主义也有着继承人将光左量不足的责任,但是在推翻封建王朝的功勋上我们不耸忘记他们。第二个是苏联社民主义的极端均贫分配思想和力量。父亲您还记得您和我们说过太公为了节省自粮养活您而悬粱自尽的故事吗?太公全家一年的收成被官僚和地主录夺去了八成。您也曾经税涟。如果社民党早成立这么几十年,您也会是社民党中坚定不移的一份子。这田地永远是自己的好!社民党清楚的知道这一典,他们收缴重新分配着各种生产资料让所有没有任何一切的无产阶级坚定不移的支持着他们。”

    “两者均有他们的优点,也有他们的缺点,对于我们这些资本商,社民党的分配制度是让我们惧怕和痛恨的 而国大党的无能和**也是让我们厌倦的,但是段国学的出现。民业裳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僵局。”

    “他正在努力重新构建这个国家的经济体系和政治体系还有法律体系。在这一条上,其它的两个政党虽然的心但没有他这样的强力。”

    何远岚先从政治角度分析了目前中国的局势,他的叙述中掺夹着很多专业术语,但是对于经常在上层阶级走动的何兴禄来说这些术语并不难于理解,他很快的便理解了卜儿子想要对他阐述的内容,但他没有接话。而是颌继续听着。

    “父亲,你应该知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您自细看看,现在在他的领导下。整个中国摆脱了异族的入侵重新自立,而且他不断的建设这个国家的经济体系让人民能吃饱,让这个国家走向自强、富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别看两位兄长手丰还有着一些马停和刀枪棍棒,但是放眼真正看看其它的民众,又有谁是支持我们的呢?”

    “现在我们还有这些老牌家族仍旧能在上海以及江裤一带有着影响力并不算什么,让两位兄长担心和惧怕的是现在在新政府的改革新政了,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品尝到新政所带来的好处,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转投向了新政府的那一边,这才是让传统阶级势力感到害怕的关键。”

    “说了这么多大理论,父亲我再给你看些实际的东西。”

    何远岚挥挥手,跟随在他身边做跟班的两个人搬上来两样东西,何兴禄一看就知道这风”刹的影像放映设备。众此设备是西南的米学器材制造厂儿,儿来的。相比国外的产品体积即小巧而且也安全可靠,何兴禄府中也有一台。

    当投影机放映出来的影像映射在洁白的幕布上时,何兴禄立即被这些冉容所吸引而又震惊,这些内容是段国学麾下的军队三军捧彰已录片。

    由于在有心人的有心保密下。就是经常看到军队的国人也不清楚目前段国学手中的军队实力有妾强,虽然知道段国学在这么多年的争战中一直以胜利者的结果展现着自己的实力。但是段国学到底有多强,几乎没有多少件人知道。而现在这个解密纪录片则就是对段国学的军事实力进行一个盘点和局部解析。配合着银幕上的画面,何远岚向自己的父亲解说着影像中的内幕和影像中隐晦传递的信息。

    “柳州重型拖拉机厂弄 生产力可达一万五千辆大型拖拉机,战时可转产,一召型主战坦克,月产量可达到六百辆。具前仍旧主力生产普通民用拖拉机支援国家经济建设,军事产能仅开动三成“贵阳毛机制造厂,年生产螺旋桨式战斗机、攻击机可达到五千架,目前仅生产量仅达到四成。

    “四川重庆汽车制造厂,生产重型载重卡车。冉及军用越野负重卡车,年产量可达十万量,目前生产量仅达到六成“攀枝花重型工业区,自巴九三零年开工建设,一九三七年第一期工程竣工投产以来,年产钢量已从二十万吨增至一真六十万吨。而在工业区内的各种机械制造厂更是多如牛毛,这些机械制造厂将钮铁厂生产出来的各种原胚加工成各种精细零件,再分运到各个总装工厂中组装成为最终的工业产品。”

    “夫庆油田、胜利油田已经完成一期建技耸产油两千万吨,现在正在加紧建设二期工程,力图在两年之内将年产油量增至四车万吨。”

    “中国目前拥有十一乍野战主力集团军,每一个集团军人数在五万至今二万人之间,其中第一、二、三集团军是所有集团军中的重中王牌主力,所治下士兵均具有小学以上文化。基层士兵中二十二岁具有三年以上兵龄的老兵数量占总人数的七成,而且这些老兵都是经历过至少五次战役以上的老兵。作战经验丰富。再加上目前配备的先的武器,可以说现在是世界上最精良的部队。没有那个之一。”

    “父亲,实不相瞒,我回上海投资时一个单位找到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是商统局秘密情报人员之一。我的任务就是用这份略微解密的东西吉诉一些还在犹豫不定的人,和段县学的新政府作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你可以抗议,也可以选择不合作,作为言论自由段总指挥不会太过于计较,但是请不要选择做他的伴脚石,任何阻碍他前进脚步的绊脚石都会被他彻底的粉碎,他有这个实力。”

    “现在您看刹的只是解密纪录片中的一小部分,更多更详细的集西您还没有权限看到,就连我也没有看过。但是父亲,就是这么一小部分。我想您现在的心中已经翻起了诣天巨浪,段国学所能拥有的尖力已经强大到一个让人无法琢磨料断的地步和境界。而且我知道,现在段总指挥已经初步完成了自己预期的军事建设,别看现在和苏联在北方僵持着,但是我相信,等明年一开春,他将有着大动作进行让人膛目结舌的举动。”

    就和何远炭所说的那样,何兴禄现在的内心是翻起了滴天巨与良,他无法相信和想象得出段国学已经具备了如此庞大的实力,看看那些工厂。熟练的工人在自动机械器具的帮助下快的组装生产着一辆辆坦克汽车,毛大的工厂那高效而又快捷的生产效率让自己引以为傲的工厂羞愧,万分。

    何兴禄他现在可以判断的出。现在段国学没有直接让这些投资商进入上海江淅等地是在给自己这些人一个机会,是让自己选择阵营的一斤,机会,要知道,现在士海还没有任何原西南的经济产业进入,何兴禄现在不相信是段国学惧怕自己这些老牌家族,为的就是不要用太极端的手段来收缴自己的家业。其实也不用收缴,只要允许西南现在的一些经济巨头进入到上海江折带,他们高效而又充沛的资金,还有那熟练的高级技工一旦开工生产,等待自己这些老牌家族企业在他们的挤压下只有破产。

    “远岚,看过你所给我展现的东西我才知道自己就是一只井底之蛙。在上海这个小地方太久了,我已经看不到外面的天地有多土阔,总以为上海就是中国,而忘记了上海只是中国的一小部分。我老了,家族中的事还是交给你这样的年青人去打点吧,这是时代的选择,也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选择,而我的选择就是不要成为阻碍社会展的障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