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各方谋动

第三百一十三章 各方谋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就在何兴禄决定将家业交予小儿子何远岚打理时。收到七…“向的两个大儿子也立即汇集在一起,商讨着如何应对。

    “大哥,父亲突然跑到小三那里去,情况对我们有些不妙啊!”

    老二何远碌一坐下便急火燎身的表明目前不利的处境。

    “慌啥,父亲只走过去坐坐。说不定等会还要过来我们这边坐坐呢。”老大何远庸品着香茶,不慌不忙的慢悠悠说到。

    “大哥你是说这只是父亲的例行毛举。”

    “现在家族里闹成这样,该拉拢的也拉拢了,家族中的那些叔辈长辈还有小字辈的该选择阵营的也都基本上选择完了,父亲是时候要出来做最后的决断了。父亲这么做就向那个美国总统最后的辩论那样,给我们这些候选人进行一次最后的审查。”

    何远庸的话让何远碌放心了不少。在三斤小兄弟中他的心机最弱,因此他也一直依附着自己的兄长,做着何远庸身边最亲信的小弟。

    “那大哥,你说父亲最终会将家业交给谁呢?”

    “交给谁?那当然是交给我!”

    何远庸双目一睁,即自信又有些怨恨的说着。

    “如果没有那个女人,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在父亲中年时怀上了那行小小崽子,这片家业根本就不用考虑的交给我。可是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小崽子,老来得子的父亲别着对他板着个脸,但是心里别提有多宠着他!

    在这个家里,有谁的能力比我强?有谁的资历比我丰富?别着川、三现在弄了点钱折腾什么工企业,我这随便派些人天天过去给他找麻烦就可以让他们破产关门!”

    说到这何远庸心中有些不爽,将茶碗扔到桌面上,溅出的茶水泼洒在告净的桌面上。

    “大产爷!大少爷!”

    个下人急匆匆的从院子的外面一路小跑的冲了进来。

    “慌什么!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何远庸有些不快的呵耸着这个冒失的下人。

    “大少爷,不好了,网才从三少荐那里安排的人那得到最新的消息,老爷已经决定将家业交给三少爷那了。”

    “什么!!!!”何远庸七斯便急了,一拍桌子便站了起来。

    “消息是老爷亲口说出来的,他当时就离房门不远,听的真真的。”

    “那老爷呢?没向我这边过来?”何远耸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询问着。

    “没有过来,一出三少爷的院子就回房去了。”

    “妈的!!”何远庸气得将茶碗狠狠的往地下砸去泄愤,破碎的茶碗就和他的愿望一样粉碎在地上。

    “大哥,你看现在怎么办?”老二何远碌也急了,急忙询问下一步的计划。

    “怎么办毕,既然父亲不给我机会,那也别怪我不给他和那个小崽子机会!!”

    何远庸阴冷的表情让人感到害怕。而阴森的语调也让人感到有如进入冰库中浑身感到刺寒。

    “老二,你和青帮的人说一下,让他们卑我们断了老三工厂的原料产品进出,就是断不了也要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你再去找些人,让他们给我好好的招呼一下他那工厂的工人,我要让他的工厂无人上班,无料可产、路可出!如果不是电厂这些要害单位已经被政府硬性接收掌控,我直接断他的电!”

    “好的,我这就去办!”

    看着老二何远碌离去的背影。何远庸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来。

    “备车,我要去和蒋先生派来的人面谈要事!”

    正当何远庸派遣自己的弟弟前往给何远岚的工厂找麻烦时,就在他的纱织厂不远处,这里正汇聚着一群才刚下班的工人们,他们正在聆听着中心的那个人的演说,虽然他演说的声音不大,但是所有的听众屏息静气的聆听着他的演讲,每一张认真的脸上随着演说人的内容而共同流露出不满、怨恨、仇视、愤怒等各种情绪。

    “工人兄弟们,你们看看你们辛辛苦苦一天,挂又脏又差的工厂里工作过十二个小时,能得到的收入却只有不到两毛钱,而且这些万恶的资本家还随意的克扣工资,有些人干了一玉甚耸连一分钱都拿不到!

    不仅如此,资本家还雇佣童工,而给这些童工的报酣甚至就是拿毫不值钱的生锈铁棒来充数当工钱给。工作环境恶劣。工厂厂房内不透气,安全设备简陋,如果在工作中生事故造成*人员伤亡这些资本家根本不会给一分钱的赔偿,直接将人打出工厂!这是什么社会?这是个肮脏又吃人的社会!”

    “工人兄弟们,那些资本家凭什么这样录削。凭什么这样对待我们?我们不能就这样婆冉待毙,我孵”这样让他们任由欺负宰割,我们要伞起手中的武器,让他们知道我们工人阶级的力量!读)我们要改变这样的现状。未来在我们自己的手丰,用我们自己的力量去争取、去创造!”

    演讲着就是那个瓒志同,他正动着工人中的积极分子,扩大着自己的力量,建立自弓的工人武装队伍。相比二十多年前,他的演讲已经不再是那样的空洞和缺乏事实根据,而是引经据典又举证实例,他的演讲让这些工人们悔频点头,不时的轻声爆出卑同的喝彩和轻轻的掌声。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有这么多向着社民党的人。”在商统局设立在上海的秘密办事处,黄培录眼光扫过交上来的资料,黄培录有些惊讶于报告资料中支持社民党的人员数量出声问到。

    “局长,社民党在此地还能拥有这么多的支持者也是有着一些特殊的原因。”商统局上海分局主任周帮业急忙解释着这个有些惊人的数字的来由。

    “说说看。”

    “总指挥有一句话说的好:“哪里有压迫哪里便有反抗”这些工人、无业者、低收入者能这么英持社民党正是因为原有势力与家族企业干扰我们新政的后果。虽然新政的《劳动保障法》中已经明确的规定了工作时间、工作环境、工作薪酬等各种条款,可是上海的这些老牌资本家以为上海是一个我们攻不破的经济堡垒,对我们新政的法律是置若罔闻,甚至连聋子的耳朵当摆设都当不成。而且不仅他们不去落实这些法律规定的条款,而且也不允许其它企业去落实些条贱 有着这样的压迫,社民党自然会很容易在这里生存并且展下去,毕竟社民党的分配理想让这些人支持和迫切的盼望。我向其它省份的兄弟单位询问过,其它省份就没有这样的悄况生,即便是有他们也闹不出什么名掌出来。有水就有鱼,失去水的鱼自然生存不下去,而这些老牌家族企业在干扰我们新政改革进程的同时。也帮着把往这个养鱼的潭子里不断的添水。”

    “是这样“这些老牌家族企业,仗着自己以前的卓份和地下势力,不断的盘录压榨着工人的剩余价值,那些手段令人指。而且在出现工伤人命后一个子都不赔偿,受伤或者死亡的工人家局找到我们政府,我们的工件人员上门去协调他们甚至用打手把我们的工作人员给打出来,有些打手甚至叫嚣着他们就是这里的法律,气焰十分的嚣张。”

    “动手打人的混蛋抓到了吗?”

    “没有,动用了几次警力抓人但是都是无功而返,那些打子围堵着政府派去的警员,煽动群众说我们乱抓人,警员不好对这些人动用武力。而且上海的警力不足,只要抽调一部分的警力去抓人这些打手就会趁机在无警察巡逻的地方利造事端。不是放火就是伤人抢劫,情况非常的恶劣。局长,什么时候动手。这次的行动我申请我们商统局的直属安全武装人员一凤出动,看多了这些人渣的行径,我非要让他们知道。商统局一千零八十种审讯手段能让他们后悔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和我们作对!”

    “过了啊!周帮业,我们是情报安全机构,不是警察。我们耍对付的是那些间谍和危害国家安全的特殊敌人,向这些打手如果不是属于这类的只能交给警察来处理。虽然他们现在做的事的确危害了上海地区的安定团结,不过他们还只是小鱼小虾,真正的巨鳄才是我们的目标和对象。”黄培着适时的提醒着周帮业工作的重点,虽然他也对这些人的行径感到愤怒,可是他同时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使命。

    “国外间谍这一块有什么动静没有?”

    “有,但是不后 这洋鬼子的外型就已经限制了他们活动的范围,日本鬼子的情报机构目前已经摧毁的七零八落无法形成有效的情报网络。”周帮业自豪的汇报着自己的工作成绩。

    “恩,做的很不错,不过不能掉以轻心,能活到现在没有被挖出来的间谍肯定是最为隐秘和最为危险的间谍,对于这些间谍,一旦给他们机会就会给我们带来难以想象的破坏。”黄培录语重心长的告试着周帮业不可掉以轻心,情报战线这个看不见的战场虽然不惨烈但是绝对激烈,任何的麻痹大意都会留下血的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