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破中新立

第三百一十七章 破中新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一十七章  破中新立

    “老爷。小  说  ap.整理不好了。政府军的部队现在已经打到街口卜下人一路小跑一边口中呼喊着让内屋里让人变色的消息。

    “怎么会这样,这么几千人连点这么小事都办不好。戴先生,这可如何是好啊?”听到下人喊叫的内容,屋子里的那个人先慌张起来。他想不到,自己连同其它一些的下势力的力量,凑成上海有史以来最为团结,最为庞大的实力力量,就连当年日本鬼子都要避让三分的力量居然在段国学的部队阻挡下成为了一个笑话。而且现在人家不仅阻止住了骚乱,甚至已经开始反击,这部队都已经出现在自己家门口不远了。这能不让他慌张吗。

    “别急,你手上不是还有点自己的护卫队吗?我身边也还有些武装特工人员,现在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利用这一带的地形阻拦住军队的进攻。”戴先生虽然也有些慌张,但是这种楼张瞬息而去,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冷酷又重新回到他那永远阴沉的脸上。

    “就这么简单?”问话的人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的单。

    “就是这么简单,你现在立刻带领你的护卫队进行狙击,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我还有一个让段国学吃惊的杀手钢正在执行当中,现在已经是背水一战没有退路,要想活命就要横下心来和段国学死抗住。抗住了我们还有一丝希望,而且复国功臣还是一样跑不掉是你的!”戴先生说道最后有些阴狠,这种阴狠让对方感到一丝的底气出了屋,这人立即来到了不远的一间房屋内,在这里,何远岚的两个哥哥正和一些老少等待着他的到来。

    “你可总算走出现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看到核心人物的出现,房屋内的一千人等全围上来了,最先问话的是何远庸,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以往的从容,和他的弟弟何远碌一样神情紧张的询问着。

    “戴先生说了,要我们各自带领手下剩余的人在这一带顶住,戴先生好准备最后的杀手钢。”

    “戴先生还有杀手钢吗?那赶快用出来啊,别等了,再等人家的大炮就要轰过来了!!”何远碌比他哥哥更心急多了,一把将前面挡着自己的一个老头给推在地上挤到中间来嚷嚷着。

    “这戴先生从行动一开始就没有露面,怕不是他拿我们当枪使,现在见状不妙先跑路了吧”一个质疑的声音让原本就已经有些慌乱的众人有些回过神来,纷纷询问着戴先生的去处和下落。

    “就是,我手里的人全派出去了,到现在下人告诉我都已经折了一半的人手了,这戴先生到现在还没有拿出压箱底的东西,这太说不过去了,“是啊,让戴先生出来,要不然我就去政府揭他”

    “都别吵了,现在我们已经走到这个地步,当初各个都总以为官是这么好拿的吗?这是干大事,不是以前你们在桌子上吵架争地盘的时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三心二意的。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做了就要把事情做到底!赶紧的,把你们身边带来的人都归拢归拢,全部派到街上阻击。不要以为现在下船那姓段的就会饶过你,你们自己看看。你们这里的人那些屁股是干净的,全部都有被清算打靶的罪在身上。不管戴先生现在还有什么杀手铜没有用,但是最重要的就是现在谁都不能推谭搪塞,全部都给我拿出自己最后的家底出来,和姓段的对抗到底!只有这样,我们才有一条活路,不管这次行动最终能不能成功。但是至少我们也要让姓段的知道,这上海的一亩三分地,他就必须要底着头让我们三分!!”

    被老者既是喝骂又是鼓劲的话语劈头盖脸的砸了一通,房间里的人终于老实下来,不管是不是真心的联手对抗,但是至少在老者以往的淫威下,这些地下联合势力最终还是将自己身边的最亲密卫队给派了出去。分散到这条街上阻击着近卫师部队的进攻。

    “连长,前面出现小股敌人。他们利用街道的复杂地形,正试图阻拦我们的前进。”通讯员放下耳机向地面攻击先头连连长李四桂报告着。

    “装甲车能进去吗?”李四桂想依靠着装甲车上的重火力掩护,一路轰平一切可疑目标后直杀敌方老巢。

    “有些困难,道路上的障碍物太多了,而附近的房屋地形也很复杂。不好突破进去。”

    “干你娘的,命令步兵下车。妈的,别以为我们近卫师的兵下了车就是软柿子李四桂的命令很快便让乘坐着装甲车的步兵开始以城市攻击战术队形向前搜索突进,近卫师的士兵由于作战经验丰富,同时又都是老兵,相互之间的配合也比其它普通部队要长久和熟练许多。

    只见战士们成进攻小队队形。每个人的枪口都指向自己负责警戒防御的方向,掩护着其它战友前进,这样做的前进度要比普通部队那种交替前进的度快很多,但是能做到这样的效果却是要经受更为残酷严格的练才能换来的。每一个试图攻击小队士兵的敌人在网刚从躲避的地方暴露准备射击时都会遭到负责这个方向警戒战士那快而又精准的射杀,即便是头两子弹没有击中目标也能让这些暴徒感受到子弹擦身而过的慌张,一旦慌张他的枪法准头就会受到影响,而如果要继续保持向小队士兵射击的敌人往往就是成为被校准后的第二次短点射所射杀的靶子。

    “安全!”在一个战友用手、腿、肩快形成的人梯的帮助下,另一名战士迅的翻上了一个窗户,在用手枪击毙两名突然现对方从意想不到的地方进入的两名敌人后。他的声音让另一名战士也翻入屋内。两人长短武器相配合,开始对房屋内的其它房间开始进行搜索,整个过程是快准狠,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

    “清场!”

    在击毙整栋房间内的另外两名敌人后,两人毫无喜悦的表情,而是面无表情的重新回到自己的小队中间,重新开始搜索下一栋房屋。

    “别开枪,我们是好人!”在另外的一间大房子里,在战术手电筒的照射下,几个抱在一起缩在房间角落的人出现“你是什么人?不要哭!”搜索的战士将持着手电的左手放在右手手枪枪柄下,让枪口和手电照射的方向保持一致,如果一旦对方有什么异动他将毫不犹豫的开枪射杀,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完全可以有把握一枪一个的将他们爆头。近卫师的士兵不象一同前来的商统局直属安全人员,商统局的安全人员更多的时候是希望能抓捕而不是击毙好获的更多更为有效的情报资料,但是近卫师的士兵是正统的士兵,在遇见敌人时所第一考虑的是击毙对方保护自己而不是抓捕。

    “我是这间房屋的主人,旁边的是我的妻儿老小,长官,我们真的是好人啊!”以往威风凛凛的老爷还能鼓起勇气用着带颤抖的声音说着话,而其它的人特别是那些女人,早就已经嘤嘤的哭了起来,若不是老爷在刚才时强烈的制止住哭声,相信这几个妻妾的哭声在街口就已经能听到了。

    “下面的那两个拿枪的人是什么人?”战士询问着另外一个关键问题。而与此同时,一同按索房屋的另外两名战士已经完成了对其它房间的搜索。

    “不知道啊,长官,他们就是这么破门而入的,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怎么敢拦着他们。”家主急忙将下面的两个暴徒和自己撇干净,他只能祈求这些杀气腾腾的杀神不要杀他们并且尽快离开这里,或者是自己离开这里,他虽自诩见过不少上海名利场上被吹嘘的杀神,但是那些只会拿片刀斧头的杀神和这些人相比就是一垃圾,这些兵光杀气都能让人感到屎尿失禁,家主已经闻到了靠着自己最近的那第六房小妾下面传来的臭味。

    “慢慢的,一个个到下面的院子里去。”

    小兵的话让一干老小战战兢蕊磕磕碰碰的来到房屋的下面,在原本富丽堂皇的厅堂里,借助着亮光他们看到两具被爆头的尸体。这两具尸体的头部被子弹打的是粉碎,其中的一具尸体可能是子弹射入角度的问题是从前面的鼻粱部位打进去的。子弹炸掉了他头部的上半截,只留下了一个下巴,张开的嘴和消失的上半截的惨象让所有人呕吐起来。

    造成这样惨状的原因是近卫师士兵的手枪多使用的是国际禁用的达姆弹,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狠这句话是近卫师士兵的座右铭,因此本着只有死去的敌人是最好的敌人这一条,那些什么狗屁公然根本对近卫师的士兵无效。况且,这些世界列强们也在暗地里破坏着他们制定出来的所谓什么狗屁公然。

    “把孩子的眼睛蒙上,别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手持手枪的战士用身体挡住了后面即将转出楼梯的剩余人等。

    谢谢,谢谢长官。”家主急忙向这名战士感谢着,对方能为着下一代的心理健康着想,网网还在考虑怎么避开眼前的景象不让孩子看见的他一下子便对这几个士兵起了好感,要知道以前他所见过的军人都是只会吃喝拿抢玩女人的兵,什么时候见过这样还会为别人考虑的士兵。

    “少罗嗦,你们就在院子外面待着,不要到处乱跑,等会会有人来招呼你们,至于你是不是好人会有人对你们进行询问和检查,如果你真是好人没有参与暴动,网才吓到你和你家人的事我向你道歉。但是如果你参与了这次的暴动,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不会不会,我真的是好人。敢问长官,你们还需要什么帮助吗?”虽然不敢保证自己和家人已经完全脱离危险,但是人老成精的他现在突然有个想法,自己在这样强大的武力面前,以前没有能最快最好的排好队伍,那现在是否能借助着这个机会重新表现一下呢”

    “你?你能帮我们升么?”

    “我能、我能、这一条街上住的非富即贵,平日里我也经常前往这些人家里拜访走动套些人情好给自己的生意疏通道路,这一来二去的也熟络这些地方,人也认的清,更重要的是,老总,我也听说过一些事情。我大概知道这条街上哪些人家参与了这次的行动。”

    “哦?你居然知道这件事,那你为什么不向政府报告?”听到这士兵有些来火了,作为性情直爽简单的士兵,他自然不会去考虑那些复杂的人际思想。

    “老总,您是不知道,对于我们这些普通商人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着说了,老小儿我在这之前真不知道政府有着这样强悍的实力,如果我知道的话我肯定向政府报告了。”老人急忙向士兵解释着苦衷和实情。苦衷是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虽说生意做的不错但是却没有其它人那样的黑道力量;而实情则是由于真不知道段国学的新政府的实力如何,自己曾经还认为这上海依旧会是这些地下势力和老牌家族势力的夭下。

    “那好,如果你不怕死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帮我们指个路认个人什么的。再有,不要叫我老总或者是长官了,我只是一个士官,我姓欧,叫欧火金,你叫我小欧就行了。”欧火金看着外面已经到达的商统局人员,示意着老人准备出。

    “老爷!”老人身边的那些小妾和太太见老人要随着这些兵一起走。纷纷出声阻止着老人的行动。

    “都别哭,老爷我只是去帮这些长官们做事的,不是去送死,全管家。这里麻烦你照顾一下,小全跟我一起去。”老人立即喝止住了即将变成孟姜女哭长城的场面,急忙让自己的管家帮助收拾局面,而管家也叮嘱着自己的儿子在路上要伺候好老爷。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涉及到利益上的分配或者是重新的洗牌的乱局,原本铁板一块的阵营也会很容易出现裂缝。而作为指挥官,要趁着这个机会寻找到迷茫、彷徨、甚至是一些意图借助我们走向权利或者是财富大道的人,只要利用好他们。我们所要面对的困境将会便少很多!”走在街道上,看着身后跟随着的老人,欧火金突然在心中冒出了这句话,但是欧火金一下子想不起来这句话是谁在思想战略战术课上说的来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