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黑色行动

第三百二十二章 黑色行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二十二章  黑色行动

    唉米特开着福特公司新款的轿车行驶在回家的道路上,由”人经济大萧条的阴影中走出来不久,街道上的车流并不是很多,国民们还是宁可多选择公共交通来出行以节省自己车辆的燃油。(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文学网)要知道,虽然现在可是在战时状态下,汽油这种重要的物资已经优先供给军队和那些重点企业使用,虽然在加油站里你仍然可以加到油料,可是每加仑的油料需要交纳一笔额外的税金,这使的很多家庭将自己的汽车重新放回到了车库里,没有必要的话就尽量的减少着使用的次数。

    不过对于埃米特来说他可以不用太计较这些,今年五十;岁的他原本是美国一所大学里的材料力学教授,凭借着自己多年的专研和在学术上的建树,他在大萧条中保住了自己的饭碗,虽然收入下降了一半以上,但是至少是熬过了最为艰难的时期。而且在今年的夏天,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找到了自己,很快的他便从原先的工作岗个上调到了这斤。

    实验室,在这里他主要负责带领一些同样是材料力学专家一同对一些特殊的材料进行研究。

    在这个里,埃米特终于找到了最理想的工作场所,自他打小起,他就喜欢研究任何的东西,这使得他从小的时候便培养出了一名优秀科学家的最重要品质对任何事物都保持着好奇心和探索的态度。不过在很多的时候,埃米特很郁闷身边的研究条件和研究资金以及设备的不足。别看在大学里他是一名这个领域中最专精的科学家,但是美国的很多大学仍旧是需要赚钱展的半商业化机构,大学的收入一是靠学生缴纳的学费,还有就是各个企业对学校的捐赠,当然,也有着学校将研究出的成果进行转让或者是合作所产生的经济效益。虽然埃米特在材料力学上的造诣非常的高,但是他的研究方向有些冷门,这冷门的后果就是使得他的实验室缺乏着足够的资金和设备的更新,这让他一直无法能展开拳脚进行自己最渴望的研究。不过在这个神秘的实验室,埃米特可以调集他以前所梦霜以求的研究设备,研究资金更是不用考虑,而且他凭借着自己在这斤,实验室的身份打听到,罗斯福总统对这个实验室所要求的一切是采取着最为支持的太多。命令各单位以最优先考虑的态度满足这个实验室所提出的各项要求。

    当研究设备和研究资金都不再是自己对未知事物探索的制约之后,埃米特很快的便拿出了实验室所交给他的研究任务。能有这么快的研究成果一个是埃米特的功劳,还有一个就是埃米特身边的研究人员都是在材料力学上有着非常高深造诣的科学家。在这个实验室里,综合了工业、冶金业、电子业各种生产行业的精英,当这些精英整合在一起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时,很多原本非常困难的研究项目在这些科技精英的共同努力下快的被解决。

    不过虽然埃米特和这些科技精英们能在这个实验室无所顾忌的进行着自己的研究项目时,这些科技精英们却现自己的人身自由受到了限制,只是很快这些科学精英们便自动无视了这些限制,毕竟能在各种学科中有着不菲的声誉和实力,没有着忘我的专研劲头是无法能做到常人所不能完成的东西。

    埃米特离开家已经有这么几个月了。在这几个月里,埃米特只是通过书信和电报和家庭联系着。大儿子在两个月前喜抱一对龙凤胎,这让当上爷爷的埃米特兴奋不已,如果不是实验室里的安全条例限制这些科技精英的外出,埃米特早就回家去看看自己孙子孙女了。

    回头看了一眼放在轿车后座上堆积的各种礼物,埃米特的右脚踩下油门踏板的脚更用力了一点,得到更多燃油的动机出一阵声响后便将时表的指针向右旋转的一些,,埃米特的思家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在一个不为人知的一个神秘实验室中工作了这么久,拿出众多的研究成果的代价就是失去了陪伴家人的时间,再回头看了一眼大包小包的礼物,埃米特希望给自己的孙子孙女更多的呵护和照顾。

    不过就当埃米特幻想着自己的孙儿们有些分神时,一辆大型卡车从旁边的一个街口冲了出来。这辆卡车行驶的度是那么的快,快到自己有些措手不及的猛打方向盘以躲避规避着这辆似乎失控的卡车。

    埃米特是幸运的卡车冲出来时他的车身已经有一半通过了路口,而卡车司机在看到埃米特的轿车挡在自己行进的道路上后也同时做出了反应。车头在驾驶员的操控下立即转向埃米特的轿车后部,借助着两车相互避让的度差,终于,埃米特驾驶着汽车堪堪避让开了这辆冲向自己的大型卡车,在停下车辆之后,埃米特对着扬长而去的卡车咒骂了几句。随后在平伏着自己狂跳的心脏后下重新动汽车,继续着他已经几个月没有的回家之旅。

    只是埃米特着不到,这辆突如其来的卡车在自己规避了撞击后。

    驾驶员操起身边的一个通讯话筒。用着有些失望的表情向接收通讯各单位说道:

    “第二十六小分队注意,目标躲过了第一次袭击,执行计刮行动。”透过反光镜,驾驶员有些不甘心的驾驶着卡车离去。

    “才才你完全可以撞到他的,为什么最后一刻打了一手方向盘。”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年青人有些迷惑的看着自己的上司。

    “度差没计算好,这里的树木遮挡住了我的视线,没有把控好时间差,刚才如果我硬要撞上去的话只能撞到他的车尾。干这种事,必须要一击必杀,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性干脆就不要动手,以免击而不死引起对方的怀疑,名单上的人太多了。而且又多是比较敏感的人物,不要把美国的安全机构想象的那么无能。”刚刚流露出遗憾神情的老情报员将自己的情绪给调整过来,重新面无表情的驾驶着卡车转向下一个伏击地点。

    受教的新手听完后没有太多的表情,长期在情报战线上工作,他虽然没有身边的这位老人那样富有的经验,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初哥。

    从刚刚惊心动魄的会车场面中回过神来的埃米圳与波着轿车小心的行驶宗最后的路然心中那种思家情仍旧下意识的促使他的右脚多踩下油门踏板,但是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心情慢慢的将车开回到家中。

    当夜幕降临到这片大地上时。在埃米特家附近开来了一辆货箱式的车。从上面走来下几斤小穿着水电工服装的人,夜色让人有些着不清他们的脸庞,如果能走进他们的面前,你会看到是一个黑人混混外形的人,而其他的人却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东方人。

    “嘿,李。这一次你让我来穿这身衣服不是让我真的做水电工的吧,你要知道我很忙的,我昨天刚认识一个叫特瑞莎的女孩,她空虚寂寞的心理和**还需要我的安慰,这么冷的天她需要我的温暖来渡过漫长黑夜,”黑人对着其中的一个人不断的唠叨着,似乎他真的有多繁忙。

    “闭嘴,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被称呼为李的中年人用着黑人喜欢常用的出口和俚语制止着这位唠叨不停的黑人象唐僧般的嘴,不过看来并不奏效,倒是李身边的一个人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哗啦一下上膛后让黑人闭上了嘴。

    “哦,你是没骗过我,每次你叫我都有着好事情,这次准备捞多少。”黑人这才注意到身边的几个人怀中都鼓鼓的。转头看看周围的环境,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要干什么。什么事情能让他这个小混混感兴趣?当然是钱和女人,,“别废话,跟看来。”李压低着嗓门带着黑人尽量避免着路灯的光亮向着埃米特的家中走去。现在已经夜深了,街道上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就没有其他人影出现不过更重要的是,周围的人家都已经休息。长长的街道上没有几扇窗户能透出灯火。

    小心的来到埃米特的家中,网刊开过一场晚宴欢庆埃米特回家过节的大家庭已经恢复到了应有的宁静。来到房屋的外面,几个人寻找了一下是否有着遗忘没有关上的窗户,只是似乎埃米特家人的记性很好,锁闭的窗户只好让一个人从工具包中翻出了一根撬棍。

    “妈的,如果不是要带着这个为了行动而作为掩护的黑炭头,我可以用技术手段从大门进去!”撬窗户的人用着中文抱怨着。

    “别废话了,我们需要掩护行动的目的,等会都做漂亮点,碍手后注意将现场弄成入室抢劫盗窃杀人的场面,尽可能的用刀而不用枪。”李同样用着中文告诉着身边的同僚这次行动的目的性,至于那个黑炭头,进屋后他的目标自然会是那些金钱和奢侈品。

    很快,这些经受过各种情报人员技能练的人既熟练又隐蔽的撬开了窗户,从犯罪痕迹上来着,即便是最好的警察也无法看出撬窗的痕迹是一斤小老手做的。

    在轻巧的进入到屋内后,几个人迅的分散开始拨索所有的房间,不过那个黑人似乎和李经常做这种事,一开始他并没有动手,而是在李的身边等待着,他知道自己的身手不如这些黄皮肤的人,但是每次行动后他都能分到不菲的一份,这也是他很乐意和他们搭伙的原因。只要管好自己的嘴听从这些人一同行动,对于他来说每次的行动就像是一次到别人家里拿自己的钱那样简单轻松。

    很快,这些黄皮肤的人便撬开了所有的房门,在房间里熟睡的人还没有从睡梦中反应过来前便控制住了他们,只露出眼睛和嘴巴鼻子的黑色头罩让这些人感到惊恐,但是明晃晃的刀子在他们反抗中刺入了他们的身体让他们迅的失去了生命。

    “嘿嘿!!这个妞不错,让我来尝尝鲜!我还没尝过白皮肤小妞的滋味呢,”在二楼的一间房间里。黑人现一今年级十六、七岁,穿着睡衣的年青白人女子后立即出声制止着,淫荡的表情让那个女孩更加惊恐,只是被捂住嘴的她无法呼叫救助,只能睁大双眼看着面色淫荡的黑人伸向自己的魔爪。

    “赌上她的嘴,捆上她的手脚,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投错了胎站到了我们的对立面。”李在略微思考了一下后便同意了黑人那龌龊的想法,用着中文让同伴协助黑人更好的完成这次的掩护暗杀任务。

    听着旁边不断传来女孩受辱时那屈辱却无法顺畅出的闷声,听着女孩不断挣扎和黑人所****的喘息声。旁边屋子里的几个情报人员表情有些难受,虽然对于他们来说杀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对于强*奸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是非常痛恨以及厌恶的。如果可能的话,他们现在就会过去将那个黑鬼给从那女孩的身体上拉开制止着这样良心的拷问。

    “怎么了,都受不了了?。李从一个柜子中翻找出几根雪茄分给回答他的是沉默的确认。

    “都来一根吧,我们这是入室盗窃杀人,伪装的象一点更能掩护我们的行动目的。”李先帮着几位同僚点上后才将自己的雪茄给点上。

    “我也很难受,但是这是必须的。几个强盗在进入目标房后用刀杀死了房内的所有人后洗劫了房屋内的大量钱财,其中的一个更是强*奸了房屋主人最小的女儿,从犯罪行为角度上看,这伙强盗中既有着老手,也有着新手搭伙,这样的情况才更加符合常理。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就怪她投错了胎,不恰巧的出现在了这里,”

    李的解释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人出声赞同,只是若隐若现的雪茄火光映射着黑暗的房间,照射出他们身边的几个大包。

    终于当那个黑人完成了自己的淫欲之后,李自己亲自进去了解了这名无辜少女的生命。从伤口喷涌而出的鲜血迅的将洁白的床单染红,少女空洞的眼睛让李一阵难受,轻轻的将女孩的眼帘给合上。

    当几个人回到车上时黑人好像也知道自己网才做的事有些触及这些黄皮肤人心,他难得的没有鼓噪那张永不停止的废话,而是跟随着车子消失在黑夜之中,而留下的是埃米特和他家人的尸体。

    而这样的事,在美国这片大的上。既有着巧合,也有着刻意而为的生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