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伟大基础

第三百二十四章 伟大基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二十四章  伟大基础

    忧下来的四天里。(本书转载文学网  .)在杜小毛的带领下。段国学和一行知片参观了东北工业区的改造和目前的生产能力,在经过这几年的改造和产能升级,目前东北工业区的现状就像杜小毛所讲述的那样,已经逐渐形成了以重钢和机械加工为主要产业,化工、木材、皮革等行业为产业支柱的生产以及产品的深加工能力。在工业区内,大量的工厂按产品生产流程尽可能的优化建设在一起以加快加强生产效率。

    而重新建立起来的新工厂也正在加紧时间装配调测着,整一个工业区显露出一种欣欣向荣的态势,每一个工人和生产技师以及工程师都在认真的完成着手中的工作,每一个人的脚步都下意思的在加快着前进的度。这种态势不仅感染着这里的每一个人,也深深传染着前来参观的每一位观众。

    东北老工业区的改造和更新建设让段国学这么牵挂的一斤。原因是东北工业区的展建设会直接影响到中国在这次世界大战中能否捞取更多属于中国利益;在段国学的计划中,重新构筑起东北工业区会使得中**队的武装再上一个新台阶。原先在西南的两斤,工业基地已经无法再能扩张新的军队,军工生产能力也已近饱和,可以说中**队现代化整编的最大制约者现在已经变成了日益接近饱和生产能力不足的各个工厂。

    出现这个局面并不是段国学和他的幕僚们没有考虑周全,而是中**队展扩建的度和国内生产能力扩张的度相比出了很多。

    在现有的工业生产能力下,在完成前六斤,主力集团军的扩编和装备生产以及消耗之后,原有的两个工业区还需要承担起国内其他行业生产建设所需要的各种支援性生产,现在产能已经无法再支撑起更多的军队扩编。

    可以这么说吧,在攀枝花工业区目前第一期工程竣工后年产钢、产铁量分别可以到达三百万吨、五百多万吨,表面上看这样的产量很多,但是放眼整个国家的需要却是非常的少,我们不可能将这些钢材全部投入到军队建设当中去,不可能将他们全部简单的全部拿去生产坦克装甲车飞机和大炮,还有消耗钢材最大户的海军,光一艘军舰消耗的钢铁就达到几千吨上万吨,还不要说那些边角废料的废料,更还要算上各种零件从毛胚到成品还需要消耗掉一定的损耗,这么一算下来,这几百万吨的产量根本就不算什么。更何况还要将其中的一部分份额用于国内的经济建设中去,真正能用来生产军工产品的数量已经是很少了。如果不是平果工业区和其他省份和地区中还有着一些小型炼钢厂在支援着这样的建设生产,那么段国学绝对不敢在今年年头时对苏联人动手。现在这个时代的战争,已经逐渐演变成比拼向对方投掷更多的钢铁,哪一方扔的多扔的快,那么战争的天平就会向哪一方倾斜。

    而如果东北工业区的改造扩能计划不能按期的完工,那么势必会影响中国在这次世界大战中的获利大小,有时候段国学真恨不得凭空再拥有着这么几个大型工业区,这样他至少可以装备过十斤。象第一集团军那样的重型机械化集团军和世界列强交手,可以装备至少五斤,拥有两艘以上大型航母和八艘以上导弹舰的航母群,但是他没有,每一个大型工业区的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不仅每个工业区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就是那些基础设施建设也是需要时间的;交通道路是要一公里一公里的铺设的,供水供电设施也是要一步步建设的,什么都需要一步步的去扎扎实实的去完成,可以用着一些全民建设手段进行加,但是罗马也不是一天、一年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他现在只有着这么为数不多的工业产能,他就必须要利用好这为数不多的产能去扩大最大的战果。

    不是段国学不能等,如果可以的话,段国学更期望再过几年后再参与到这场世界大战中去,但是原子弹出现的时间不能再让段国学这样逍遥的等待着自己最理想的状态去打这场战争,他只能加自己准备最后决战的脚步。这个原子弹的出现不是等待中国的原子弹,而是美国的原子弹出现前就必须要结束战争,段国学利用着后世原子弹出现的时间以及目前手头上和犹太人复国组织交换获得到的情报资料判断,美国人的曼哈顿计虽然起步时间变晚,而且一部分科学家象爱因斯坦博士没有为美国效力以及自己刺杀了一部分科学家会使得这个时间会推迟一点,但是段国学不敢保证自己的推断就是完全正确的。在他的预计下,美国人完成第一枚原子弹的时间将会延迟至四六年中左右,虽然有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缓冲,但是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当然,段国学并不是仅仅只盯着这几个大型工业区的建设,对于一些中小型工业区的建设也是非常注重的,象西北工业区,江南工业区圈汪显薪童节就洗涧书口四中女网凹以以凹3卜田晒,工业区、山东业区。不过不管任何,个业区,一前这些中小型工业区能给中国所带来的拖动效应还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段国学手中的牌虽然已经很强大了,但是在他的心目中,现在的力量,还不够强。

    这次在东北所参观的不仅仅只是工业建设的成果,在段国学的临时要求下,参观队伍还突击检查了教育体系的建设成果,令人满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感触碰国家未来希望建设资金以及物资的这根高压线。在段国学的行政体系中,并不是没有贪污和**现象生,虽然金额和数量还很小,但是对于专项教育资金以及物资的挪用和贪污绝对是一根永远不能触碰的高压线,在这一点上,从补贴给学生们每日的膳食补贴以及教育系统建设资金只能专款专用,任何想打这些款项和物资进入自己口袋的混账东西都被这条高压线烧的是身黑灰灭……当段国学在随意抽取一所较为偏远的学校进行抽查时,段国学有些注意到当地的教育机构领导脸色有些不太自然,现倪端的段国学立即加大了对当地的基础教育体系的抽查数量,当段国学在当地教育机关领导的带领下在丛林小路徒步走了两个卜时后来到这所用简陋的木材和土胚所建立起来的小学时,当地教育机关领导这才勇敢的向着段国学吐出自己的苦水:

    “总指挥,如果我们能再多一点资金,我们的学生就不会在这种没有玻璃的阴暗教室里上课,我们的老师也不会为没有更多的课本和教材所苦恼;在这个简易的学校里,四今年级的学生挤在一个教室里一同的上课,这个教室夏天比蒸笼还热冬天比冰窖还冷,但是这些都不是学生和老师们最迫切期盼的东西,在他们眼中,能有着更多的教材和书本来充实着他们的视野才是最迫切期盼的东西。

    段国学没有责骂这位负责教育的领导,他当然知道,由于国家经济建设还有军队建设以及扩张所带来的消耗,教育资金已经被挤占到了一个自己所能接受的边缘警戒线,到底是忍着几千万学生未来几个年的希望来成就未来几年的大战,还是是用忍隐不的低调来成就三十年后的再崛起,手头上的资金和人力物力还有物资就这么多,段国学真的很矛盾…坐在阴暗而又冰冷的教室里,段国学感受着东北冬天所带来的严寒,学生们用课余时间所收集柴禾烧出来的火盆虽然让教室里的学生趋之若骜,但是段国学将自己的大衣披给身边的孩童们一同保温也无法阻挡着西伯利亚寒流所带来的颤抖。

    “各个同学,今天我们上的课是我的梦想是什么?”站在用着几根木头和几块木板所拼构起来的讲台后面,这所学校唯一的一名校长兼班主任还有任课老师的工作人员向着他的学生们询问着。

    “老师,我想当一名建筑工程师,如果我当上了建筑工程师,我一定会让这里在冬天里变得暖烘烘的!”一名十个手指都生上冻疮,每根手指红的就像是红萝卜一样的学生第一个向着老师所回答着自己的梦想,只不过他不知道,他身边的这位老人用着羞愧的眼光看着他。

    “老师,我想当官;我要当大官,我当官后要和他一起将这所学校修建成这里最好的学校,冬天我们可以在温暖的教室里学习,夏天我们可以在凉爽的教室里看书学习。”

    “老师,我想当一名马戏团的小丑。”最后的一名学生有些扭捏的说出自己的梦想,他的梦想让所有人哄笑起来,感到不好意思的他将自己的头缩的更低了,但是简陋的课桌无法将他瘦小的身体遮掩住。

    “各位同学,王伟鹏同学的梦想虽然和大家的相比并不算什么,但是大家还记得夏天电影放映队来我们学校放的电影吗?”老师并没有斥责王伟鹏这样渺小的梦想,反而问起另外一斤。问题。

    “记得,是那个带礼帽、穿大裤子、鼻子下有个小胡子,走路象企鹅一样的演员表演的电影!”老师的话让学生们纷纷回忆起那个给他们带来一个晚上欢声笑语的电影。

    “你们说他是小丑吗?”

    “是!”

    “不是!”

    学生们很快便争执起电影大师卓别林的角色定位,同意是小丑的学生认为他的表演就是小丑,而不同意的则是认为他是电影演员,争执很激烈,但是却很有次序礼貌。

    “停一停,其实不管卓别林大师是不是在表演一个小丑,但是他却实实在在的给我们带来了欢笑,同学们,我很高兴你们有着这么伟大的梦想和愿望,但是我们也不能嘲笑那些只有很小梦想的同学,因为不管他梦想和志愿是做什么,只要为人类服务,为人类做出贡献那他就是伟大的。在这里,我祝愿王伟鹏同学的梦想早日达成,愿你将欢笑带给整个世界!”

    听到这里,王伟鹏原本此同时,掌声回荡在简陋透风的教室里。而一同鼓掌不仅有教室里的学生,还有着段国学以及随同而来的官员。

    下课后,学生们纷纷前往食堂就餐,其实食堂也就是用石头、土胚修建起来的简易灶台,学生们在领取了米面后会在年龄较大的学生带领下煮饭,搬柴的生火的煮饭的切菜的,每一个学生都在干活。从进入学校的第一天起,这些学生就被老学生灌输一切不能等、靠、拿,只要自己力所能及的,就一定要和大家一起劳动,平等、共荣、集体的观念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开始灌输的。

    在检查了国家补贴的膳食标准没有被克扣后段国学这才满意。由于各地的条件标准不一样,各地的膳食补贴有一些地方是下资金进行自行购买,有一些地方则选择县、市一级教育单位统一采购后进行配送。在这里,每个星期都会从县里运送一批粮油米面,由于条件所限。肉类只能到冬天这样不易腐烂的季节才能配送,而其他季节则选择咸鱼、鸡蛋、鲜活鸡鸭等这类肉禽来补充学生们的蛋白质。

    不管是在哪里,对于学生的膳食补贴,这一条让多少家庭将自己的孩子送入学校中就学,而正是有了这么多接受过基础教育的学生,这才能让在十多年后段国学有着这么多可以选用上的人才。一个国家的未来希望是体现在这些孩子们身上的。

    “你的课上的不错,特别是对那些学生,你非常懂得调动学生的自主学习积极性。”段国学来到网才的那位老师身边。

    “谢谢,总指挥,这是从我的老师那里学来的。对于学生的梦想,不能简单的指出学生一些不切实际的愿望和理想,要学会引导他们如何判断哪些事情是对是错有些苍老的老师在见到段国学后并没有激动的失态,而是很淡定的与段国学交谈着,就像是两位老朋友那样轻松自如的交谈。

    “哪毕业的?。

    “原高等技术学校,二六年毕业,毕业后我没有进入工厂,因为我学的偏文,当时我也没选择进入政府机构任职,而是选择了当一名老师“二六年毕业的,如果是这个时间毕业的可都是一批老同志了,按年限你也应该是一个校长级别的了。”段国学有些惊奇,因为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人居然是第一批系统培刮出来的学生,这批学生到现在不是这个市的市长就是哪个工厂单位的管理层,很少能有着像他这样还默默无闻的。

    “难道我现在不是校长吗?。

    他的反问让段国学哑口无言,的确,他现在也是一名校长,带领着这么接近一百多名学生的校长。而在段国学的心中,这样的老同志应该在条件更好的学校中就职,而不是在这样简陋的学校中忍受着生活上的不便利。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按规矩,前往支援条件不好的地区当教师可以做到三年一轮换,只是每次我选择时我都选择了继续前往条件不好的地区进行支援教育,一眨眼就过了这么快十八年,我去了六个地方支援教育,贵州、云南、四川、甘弃、陕西,再到这里的东北,每一斤。

    地方都留下了我的学生,每一个地方我都留下自己青春。”说完,老师没有再和段国学多说,而是带着年龄较大的学生开始搬运一些较小的新校舍施工材料,准备修建起新的校舍。

    他的话让段国学肃然起敬,三年的支教生活虽然艰苦,但是经历过支教的老师会在今后的工作岗位评级时得到优先考虑,这使得很多师范学校毕业的学生都会选择一次前往条件艰苦的地方进行支教工作。不过段国学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六次支教老师。就走到目前为止,最高的记录还只是八次支教。

    面对这样无私奉献的人,段国学千言万语不知道如何说起,正是有着象眼前这样无私的人,中国的未来才有希望,而中国的普及教育才能更加深入到中国的每一寸角落,才能让更多的学生接受到教育。就和段国学所说的那样,科技金字塔的顶峰虽然高不可及,但是铸就顶峰的是地下庞大而又坚实的基础,基础打的越牢固,顶峰就能修建的越高。

    这所学校今后也许并不会出现一个国家科学院士,但是它会在今后的岁月中培养出成百上千数万名接受过小学基础教育的学生,也会培养出少量考上大学的学生。正是这样成千上万所这样的基础教育学校,将成为中国未来科技体系的坚固基石,也通过这些学校,逐步改善中国人口的文化教育普及,从一点一滴的做起,一个个的学生从小培养起。这些学校不仅改变着这些学生未来的命运,也在改变着国家的未来的命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