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底层资料

第三百二十九章 底层资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二十九章  底层资料

    川上平,是,名十八岁日本第,百七十三步兵旅团的,二丁,。小  说  ap.整理参军网网不到一年,住在北海道乡下的它大小身体孱弱,北方恶劣的气候多次让它在死亡线上徘徊,不过最终它还是挺住活了下来。十七岁网满不久后它应日本军政府的征兵令参了军,原本在学校中被老师鼓动帝国伟业的它在新兵营的经历让它对军队美好的形象给活生生的打了斤,粉碎。在新兵营中,等级深严的封建习俗让它这个出身卑微体制又差的家伙吃进了苦头,而且在一同入伍的新兵中还有东京等地出来的黑龙会等黑社会成员,它们凭借着自己在外面养成的等级差异,居然让已经当上军曹长官的原小弟打洗脚水,而军曹长官的日子都这么难过,更何况它这个一无是处的新兵蛋子呢,,很快,山上平一就成为了所有新兵中其他鬼子泄不满的出气筒,你说处于这样的一个身份,它的日子能好过吗?终于好不容易新兵营的苦日子过去了,可分配到了新的部队才知道,这兵真不是好当的!

    先是乘坐轮船从日本本土一路颠簸摇晃的来到东南亚,为了增加运力,所有运兵船里像沙丁鱼那样塞的满满的,由于船舶的晃动很多士兵都晕船呕吐,空气又不流通,而船舱由于拥挤厕所早已经温了,实在忍不住了就在船舱理解决,弄得整个船舱里都弥漫着浓重的臭味;等好不容易结束了这趟身体和噢觉极度难受的航程之后,所有人连休息都没有休息便立即穿越重重的密林向未知的深处迈去。

    几次和英法军队小规模的接触后,山上平一以为战争也不过如此,那些高头大个挑鼻梁绿眼珠子的洋鬼子也不过如此。不过就当山上感到日子就这么过也不错时它突然现自己又错了,而是错的不能再错。

    日自己跟着中队来到一个村子,在驱赶村子里的村民出来后军曹要自己挑选几个村民绑到村旁的树上,虽然山上平一并不理解这个命令但是它还是如实的执行了命令。但是事后生的一幕让它彻底的崩溃,军曹和中队长命令所有的新兵用刺刀刺杀这些村民!

    山上平一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草曹的耳光,不知道自己屁股挨了多严脚,可是每当它端起刺刀走向那个村民时他都能看到对方眼中那哀求的目光,那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最后山上都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完成的,只知道当刺刀刺入那孩子的身体时,顺着血槽喷溅出来的血迷了它一脸,经历过此事的山上对军队失望透顶,而看到身边的士兵更是探讨着那天表现最为优异的新兵在长官的允许下将村子里几个年轻的女子拖到草棚内施暴后更加厌恶这样的同伴,而同伴也讨厌着自己,它们讨厌自己在杀人时表现出来的懦弱和犹豫。就这样,山上再次沦为最不受欢迎的角色,什么苦活重活它全都有份,而什么好事都轮不到它”

    山上现在每天晚上都会深深的思念在日本的母亲,从小没有母亲那偏爱的呵护,自己孱弱的体质早就死在了大自然的淘汰中去。

    而今天,在经过一个晚上的强行军后,在一个山脚下让大家停止行军,休息一个小时后便让大家做好战斗准备,虽然山上在屠杀百姓时表现的懦弱,但是其实在战场上还是表现不错的,每次进攻都能做到令行禁止勇敢向前,这也是军曹没有枪毙它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山上原本以为这次的战斗会和以前那些英法军队那样轻松获胜,但是当冲出山脚后山上便觉这次的进攻有些不对劲,虽然远远的看到两千米外那片简易的防御阵地,但是对面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对它们动炮击。换到以前那些英法军队早就已经开始炮击,这也是山上一开始便冲在前面的最主要原因一炮击的炮弹总会落在身后兵多的地方,千米,对方还是没有炮击,甚至阵地上只有着聊聊的身影探出头来观察。

    八百米,进入步枪射程,但是对方还是没有射击。

    五百米,体质不如其他士兵的山上已经落到了第二排,身后的士兵正在逐渐的过自己。

    三百米,身后的小口径迫击炮已经开始开火提供火力掩护,只是对面的阵地仍旧没有什么反应。

    两百米,还是没动静。在这个距离上,很多士兵都看到对面的阵地上没有让大家心悸的重机枪,对付象自己这样的冲锋,机枪是最好的压制性武器。

    百米,山上已经可以看到对面的阵地上几乎看不到人影。

    五十米,正当很多士兵认为即将赢得一场轻松的胜利。

    三十米,在这斤,距离上突然从对面的阵地上飞出了一大堆黑乎乎的东西,而与此同时从阵地中冒出了大量的士兵,当山上以为对面的枪只能单射击后自己仍旧可以绞在一起刺杀时,很多鬼子这才第一次知道,原来步枪也是可以连的,,山上在第一轮打击时被天空中掉落下来的手榴弹给炸伤,它有些幸运,手榴弹上的预置破片大部分打上了前面的那行,同伴身上,而自己只是在腿部和肋部挨了几枚破片,而且大部分是打在腿上。

    倒在地上的山上幸运的躲过了扫向冲锋士兵的弹雨,山上平一第一知道,原来在这样密集的弹雨遮盖下,以前在英法联军面前战无不胜的冲锋根本就是一个渣。透过压在自己身上的同伴的缝隙,山上惊讶的看到对面阵地上的士兵并不是它所想象那样是洋鬼子,而是同样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亚州人,而这时他们阵地上升起了一面旗帜,山上在学校时见过,那是中国的国旗。

    接下来的几分钟对于山上来说是惊心动魄的时刻,由于距离近,它可以清晰的看见对面的中国士兵端着射的步枪保持着频率不紧不慢的对冲锋日军进行射杀,而更让山上平一感到惊骇的是对面的那种机枪。这种机枪喷吐子弹的声音不是那种突突声x而是呲呲连续的撕裂声,在这样的声音下。冲锋的士兵不断的倒下,而在身后负责火力支援的迫击炮已经失去了声音,虽然不能回头观看,但是对面阵地后方不时响起单的巨响,而这种巨响声后,往往就代表着在自己身后的机枪的哑火。

    在第一轮投掷手榴弹后,现在对面已经基本上不投掷手榴弹了,甩为山上可以感觉得到在五十米的距离上,已经感受不到有人跑动时的声己一了喊,存留下来的。只有着尸体和象自只众样的伤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对面阵地上的枪声逐渐淡下去后,山上也感觉到身后往日的同伴已经远远退去,而这时中国人的炮这才开火炮击退兵,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山上感觉到中国人炮弹的威力要比自己旅团装备的大炮威力大多了,远远的都能感受到地面上传来的震动。

    很快,对面阵地上变冲出来一批士兵进行战场打扫,不时的往躺在地上的日本伤兵头部开火,只是当一个中国士兵用脚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尸体后,指向自己那黑洞洞的枪口让山上感到了绝望。但是那个士兵旁边的长官没有让他开枪,因为似乎他听懂了自己正在呼喊着“救命!”在控制住自己的双手后对自己身上的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处理,虽然对方的手法非常的粗暴弄得伤口剧痛,但是在一些药粉撒在伤口上后山上感到伤口似乎没有那么痛了,而且伴随着还有一丝的清凉。

    接下来的事就比较简单了,山上被抬到一个临时的指挥点,在这里那名长官用日语询问着它问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山上没有做宁死不屈的英雄,而是很快的便说出了很多自己部队的事情。而对方看来对自己也很感兴趣,在自己叙说时还给自己倒了水喝,甚至还点了两根香烟和拿出了几颗糖果给自己吃,而自己在交代完军队里的事情之后开始叙说离开日本本土前自己的故事虽然在日本的畜生大本营商讨出如何应对东南亚的局面,但是对于扎在泰国大城城外防御线上的石继平和他的老兄弟们来说,这即便日本鬼子真的要拱手让出这里也不会是现在的事,现在对于石继平他们来说,他们现在要面对的是一波又一波前来攻击的日本鬼子。

    “又打退一次喔。”阵地上,黄毛的声音透着自豪和挑战向身后的陈立新示威着。

    “不就是一次攻击吗,这样的战斗强度还比不上之前在国内的程度。”陈立新没好气的回应着黄毛的示威。

    “就是,现在的鬼子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从网才的战斗来看,鬼子的兵源素质在下降,有经验的老兵比例也在减少,如果放在以前,根本不会有这么轻松。”石继平有些开心的说着,对方的实力下降就意味着我们的士兵面临的危险和压力要小很多。这彭老总所下达的钉死在这里的任务就可以轻松的完成,这能不让已经准备打恶仗硬仗的他开心吗。作为一个指挥官,不仅要考虑如何尽可能的杀敌,同时也要考虑如何保存自己手下那宝贵的士兵。虽说当兵的都是把脑袋揣在裤腰上玩命的人,可是谁都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任何的一个人都是爹娘亲人一把屎一手尿的养大的,而且现在的士兵都不是以前那样抗上枪就是兵的时代了,每一个士兵都要经受大量的练堪堪是一名合格的士兵,谁都不希望让这些士兵白白的去送死。

    “是啊,象当年在湖南我们和第六师团打,那仗叫一个惨烈,不说拼刺刀了,那些鬼子枪法一个比一个打的准,这主力师团就是主力师团,素质和眼前的这些临时招募的乙种部队完全要高上几个档次。”

    陈开聪回想着当年在湖南时的景象,现在已经是营中屈一指的射手,而且在整个军中都小有名气,阴枪陈的绰号在第六军中代表着一种实力。

    “鬼子就这么几个甲种师团,在湖南一战我们就干掉它两斤小,不是打残,而是活生生的歼夹,连权杖都被它们自杀烧毁,想重建都不可能。”黄毛坪自豪的回忆着自己亲身经历过的那段时光。即便是今后离开军队,但是老后自己还可以对着自己的孙儿们自豪的说起:你爷爷我当年往谷寿夫身上扔炸弹!

    “那是,不过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更好的完成这次的任务吧,网才在阵地上抓到了一受伤的鬼子,这些鬼子没有以前的那样硬强了,很容易便问出来不少的东西,从审出来的东西来看,现在前来攻击我们的鬼子还只是开胃菜,等后续的鬼子到了估计就没那么轻松。”

    “那俘虏说了鬼子有什么重火力吗?”陈立新很重视这一点,以前他在老部队时就怕鬼子的重火力,虽说威力不大,但总这么干挨炸不能还手的境地很容易对士气造成不小的影响,再着说了,挨炸挨多了这伤亡总不会少。

    “不多,它们是步兵旅团的,重火力很少,而且即使有弹药也非常的缺乏,从的供词来看,目前它所见到的日军部队都缺乏着重火力装备。”

    “这小鬼子这么老实?我有些不信!”陈立新和日本鬼子交道打的比较久,他所接触过的鬼子都是死硬份子,只要还有一口气便往死里整,这也是在战争初期为什么很难抓到日本俘虏的原因。

    “我问过,这名鬼子士兵身份低微,在军中倍受排挤和欺负,而且从它说的情况和我们手头上掌握的情况来看,它说的东西基本上是属实的。”负责翻论审讯的士官长回答着自己的判断,士官长在入伍前学的是日语,虽然在日本入侵中国后便不再学习日语,但是自己的老长官得知自己的经过后鼓励自己学好日语,以便在今后的战斗中能用上。

    受到鼓励的士官长便在军队中一边练一边重新学习,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

    “朱铭志,这样,你今天再受点累,尽快的多套出点有用的东西出来。”

    “什么内容?”

    “什么都要,从日本国内的民生、经济、它们日常的生活状况,还有它在军队里的经历,能收集的全部收集。”

    “是!得证完成任务!”

    “通讯员,立即请求直升机过来将这名俘虏的士兵向后送去,以前也抓过俘虏,但是像这样肯合作的俘虏还真没遇到过,难得的情报来源叭,”石继平有些兴奋,在朱铭志离开后立即让通讯员向总部汇报这个情况。

    “石头,一个小兵俘虏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黄毛有些不解。

    “我当然清楚,一个小兵能知道些什么高级情报,但是一个从底层走出来的小兵却知道很多高层所不知道的真实境况,而一些底层不为人知的东西却也能提供出最真实客观的广域情报资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