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三十章 马革裹尸

第三百三十章 马革裹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三十章  马革裹尸

    个小兵当然作用很小,但是将泣此小兵汇集起来用丁※二特殊的宣传战场上使用,却是可以得到非常大的用处。免费提供()

    对于这个很合作的日本俘虏,虽然黄毛不知道它更大的政治宣传意义,但是陈立新可是很清楚的,石继平跑去向总部汇报,而作为几个老兄弟中最后才来却年级最大的他,用着带有政治眼光的角度向屋内还有不理解的人解释了这名俘虏政治宣传的重要性。

    “特别是这名俘虏还是从日本的底层走出来的,这样的鬼子兵在它们中间还有很多,一旦宣传做的好,虽然不太指望那些鬼子会投降,但是在心理战上却可以起到奇效。四面楚歌不仅仅是唱着家乡的歌曲让对方想家,更是要消除对面心中的战意。

    陈立新最后的这几句话算是给大家好好的上了一课。

    总部在得知收到这么一个宝贝俘虏后很快的便调派了第二集团军为数不多的两架直升机前去拉俘虏,当然携带过去的还有吊在直升机下的一门轻型火炮和若干弹药,算是顺道的补给吧,不过对于这些士兵来说,最好的精神补给是直升机带来了国内寄送过来的书信和十来箱香烟虽然这年头的交通出行条件已经比古时候要好上千万倍,但是国内的交通道路体系还比较落后,能作为民用分流运载能力的客车还不是很多,向后世二十一世纪初那样完善的各项交通设施也没有建立起来,因此书信便成为了家人亲友恋人相离之后的主要通信手段。特别是这些当兵的,千里迢迢离家从戎当兵,家中亲人和朋友肯定要挂念,特别是现在的战争时期。作为远在家中的亲人更是恨不能每天都能收到军旅中孩儿的消息,吃的如何,睡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练累不累”,而按内务条例可以结婚娶妻生子的专业士官长们更是期盼思念着自己远方的恋人,每一封远方带着少女香气的书信更是能让这些士官长们象宝贝一样揣在怀里。

    只是由于现在是战时,很多部队都会临时开拔到未知的地区作战,这分拣的任务便落到了军队中专有的分拣员肩头上。这些分拣员和普通邮政的分拣员有所不同,他们分工是地区性明确的,邮寄到原驻扎地的邮件会经由他们分拣到部队大概的开拔地,再有开拔地区的分拣员进行临时分拣。只是这样做一来二去的肯定会浪费很多的时间,但是这也是在保密状态下和战时特殊情况下的笨办法,总不能每个邮政分拣员都能随时知道每一支部队的详细开拔地址吧,,因此就会出现几封、甚至是数十封的邮件在经历过延时后一同送递到收件人的手中。

    “吴与兴!这呢连长!接着,你的信!”黄毛捧着一堆子的书信在阵地前放着,网网又打退一次敌军进攻的阵地上还寥寥的冒着爆炸燃烧后的烟气,日本鬼子的尸体还躺在阵地外不远的地上,但是对于阵地上这些经历过那么多次战阵的老兵来说根本不会引起他们太多的不良反应,自己该干嘛干嘛。

    而在军队里,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军队中就有了这一个不成文的条例和惯例。长官通常是最后一个邮递员,他们将亲自将书信放到每一个战士的手上。这个惯例也许是从段国学那时起便养成的吧,当长官将书信放到士兵的手中时,作为一个好长官,你应该从书信的多少,士兵对书信的需求有多热烈,每一个士兵接到信件后的喜悦、哀伤都需要有一定的了解。高兴的你要和他一同分享,难受的你要和帮他一同化解忧伤。条令式的军队中,不仅需要着严格的纪律,还需要人性化的关怀和管理。

    “连长,有我的吗?”从坑道的令一头传来一个声音。

    “连长,大周谈了一个对象,现在猴急的不得了,我建议你先别给他,等会鬼子再上来时你把信件往鬼子堆里一扔,我保证大周一个人挺着枪冲出去就可以把鬼子全收拾咯临时排长安戈那椰愉的笑话让阵地上的士兵全都笑了起来。

    “就大周你小子心急,等着我网才看了一眼,好像有你的,在这呢,七八封,接着!”一摞信件捆扎在一起扔向旁边的防御战壕中,整个过程阵地上只听见声音和看到最后那一摞信件被准确的给扔到了旁边的那条战壕沟去,除了暗藏的观察哨,没有一个人露头,黄毛那精准的投掷也体现出他从新兵弄始练就出来的一身本事。

    “叶顺有!叶顺有呢?。黄毛举着一摞信件询问着“连长,顺子网才阵亡了,一炮弹落到了他那里,就打在他身旁,躲都没地躲从旁边传来一个有些伤感的声音告知着信件的主人现在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信件已经无法再投递到他的手中。

    “妈的,又折我一个兵。”黄毛恨恨的将叶顺有的信给塞进带来的包里,这个办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明的,只是当长官手头上的信件放完后,只有背负着包裹的长官才知道有多少信件没有送到收件人的手中,这样做虽然对于这些一同牛活一同作战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战友们之间使用有些掩耳盗铃的味道在里面,但是对于任何人来说,看着长官手头上一摞无法投递的书信也是会让人鼻头酸的。

    这就是战争,英雄的光环背后,是一长串不为人知的英烈尸骨,对于这些英烈,很多人仅仅只知道一串的数字,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身后的故事。

    “尊敬的叶先生,6夫人,在这里,我以最为沉痛的心情通知您,您的儿子:叶顺有同志,于公元一九四二年十二月十日在一场中国复兴的伟大战斗中阵亡。叶顺有同志进入部队以来,在练上、学习上都一直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战斗中勇敢无畏,他无愧于一名优秀中国战士的光荣称号,作为他的领导,我代表国家代表军队非常感谢二老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孩子;正走向他这样英勇无畏的优秀青年挑负起了中国崛起的重担。对于死亡,有些人死得轻如鸿毛,而他却死的重如泰山。在这里,请接受我们对叶顺有同志阵亡带去的哀悼和慰问”

    躲在临时修筑的一线指挥所里,黄毛亲笔题写着几封将随同烈士尸骨一同返回祖国的书信,虽然当上指挥官是一件很风光的事,但是象这样的事情,没有哪一位指挥官愿意多做。因为同样有着不成文的习惯,每一位战士阵亡后,要由他的第二、第三级长官填写阵亡通知书,如果像黄毛这样的连长阵亡,那么书写阵亡通知书的就会是营长石继平或者是团长。这样做只是为了让烈士的家人感到自己家人死亡后军队对烈士的敬重,而不会草草的下达一份让人痛心难受的通知书。

    将书信写好后黄毛来到了停放尸体的地方,这里离前线有些远,而不远处的直升机正开始暖机,它们将运送部分重伤员和烈士尸体返回后方。黑色厚实的塑料装尸袋包裹着这些烈士的尸体。在战场上,尸体的模样可以说是奇形怪状的,有些烈士死的较为完整,而向叶顺有这样被近距离炮弹炸死的烈士,破碎的肢体以一种奇怪的状态充斥着装尸袋。

    每个装尸袋上都有着临时填写上的烈士信息,上面书写着烈士的姓名、军队番号和士兵编号,这样做以便于在火化时清楚烈士的遗骨能准确的安葬于烈士墓中。

    看着一袋袋曾经生活战斗在自己眼前的战士,看着原本活蹦乱跳在自己面前炫耀自己的技战术又提高的战士变成为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饶是已经经历过多次这样场面的黄毛也还是有些鼻酸。

    “营长身边的小战士的声音让黄毛回过头来,石继平也从营部的指挥所赶了过来。而不远的后面,黄毛看到那行,日军俘虏也正躺在担架上向这边运送过来。

    “石头,你也过来了。”

    “是啊过来最后看看这些战友们一眼,送送他们”石继平也淡淡的说着,眼前黑色的装尸袋虽然在色彩上并不扎眼,但是对于这些战士们来说却比任何一种颜色刺目扎眼。

    “通知书写好了吗?”

    “在这呢,网想和这些信件一同反寄回去。”黄毛拍怕绿色的邮政包,里面那些无法交到收件人手中的信将连同阵亡通知书一同邮寄回去,只是这些特殊的邮件不会简单的送递到收件人的手中,它们会经过特殊的分拣先交送到每个地区的军烈属安置抚恤机构中去,由这些人在处理好抚恤金、安置事宜后再由经验丰富的人员送递。

    “马革裹尸,虽然名称上好听,但是再着么好听也无法让这些战友回到我们的身边。”黄毛看着逐渐远去的直升机,有些感慨的说着。

    “走吧,当我们选择当兵的那一天时,我们就已经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了,我相信不仅是我们,在这里的每一个士兵都是做好这样准备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