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兵者诡道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兵者诡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兵者诡道

    亩二军的二十六师高的突讲度让日本鬼子措寺不工,:一鬼子郁闷是二十六师单刀直入的战术更是让有心准备打巷战的日军杵在藏兵洞里无所事事。(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文.学网)在明自己**队想以最快的度拿下渡口后又重新跳出来试图阻止中**队,但是仓促之间又怎么可能组织起像样的攻势呢。

    “注意废墟丰的隐藏敌军,二五炮,往那边的断墙打!”步兵排长大声的提醒着不远处的装甲车,网才在那边断墙处打过来几冷枪。

    “稍等!”装甲车的二五炮迅的掉转炮口,双联机炮一阵射轰鸣之后,大口径弹丸轻而易举的穿透了薄薄的墙壁,虽然没有看到鬼子确切的死亡数字,但是弹丸穿透**产生的血花碎肉喷溅出炫目的红色血雾证明着命中目标。

    “榴弹枪,七十米距离,大角度抛射!”排长的命令让两名老兵迅的将自己的自动步枪枪口上扬,弹匣前部枪口下方的单榴卑射器遥指着那面断墙。

    两榴弹枪准确的命中断墙的后部,爆炸所产生的威力并不大,但是却足以确保断墙后残存鬼子的死亡。而且即使没有死亡,这么近距离的爆炸也足以震得个半死。

    “一班上,二班注意掩护,三班交替进攻。”在战友的掩护下。

    冲锋的士兵将自己的后背放心的交给掩护的战友,借助着地形柳俊墟向渡口做着最后的进攻。

    仗打到这个份上,新山的鬼子也明白了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打巷战的愿望是多么的可笑,在明白这个情况之后,山下奉文立即调整了在新止。

    的防御部署,在渡口附近原先的一个旅团的防御兵力基础上再增加了一个联队的兵力,同时命令在新山的剩余守军立即赶往渡口,以增强防御力量。

    不仅在兵力上山下奉文做了一定的调整,在火力配备上也做出了一些增援,十多门各口径的火炮被紧急运送到了新山和渡口附近,严阵以待等待着中国士兵的到来。

    下午四点二十分,二十六师先头营突进到距离渡口三千米的个置,在这个位置上日军爆出临死般的疯狂,大批的鬼子抱着炸药包从这片区域的任何一个角落里冲出,在拼死的攻击下炸毁数辆装甲车和坦克后二十六师的进攻势头受阻。

    不过很快,十分钟后二十六师便对这片满是鬼子防御阵地的地区动了一次大规模炮击,各种口径的火炮、火箭炮向这里倾泻着大量的弹药,炮击足足进行了十分钟,十分钟之后,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日军仓促之间构建的防御工事体系受到了严重破坏,而破损的建筑也向中国士兵展现着内部的构造和情况,6战队士兵开始对这些废墟进行清剿。

    在一间废墟中,一门山炮正猥琐的调整着炮口,瞄准了几名中国士兵,这些中国士兵正在通过废墟作为掩体射击试图夺回阵地的鬼子,轰的一炮过去,炮弹准确的命中目标,但是让射手失望的是炮击并没有带来多大的效果,中国士兵的个置比较分散,炮击只造成了一名士兵的阵亡和两人轻伤。

    “十点钟方向现隐藏七十五山炮!干掉它!”受到炮击的6战队士兵立即显示出优良的练素质,重机枪立即向山炮的躲藏点射击,只是由于这门山炮的掩体较厚,子弹还无法穿透掩体物,不过持续的射击不仅干扰着对方的再次炮击,同时子弹所产生的尘雾也在指引着坦克炮手目标的位置。

    “连长,这鬼子玩命了,打到这比之前耍吃力不少!”一名士兵扑倒在连长的身边,丝毫不害怕地面上的石子络在身上的痛楚,对于这些士兵来说,经常在遍布碎石的地面上摸爬滚打,这身体早就在多年的练中练就出了一幅钢筋铁骨。

    “玩命?它们再不玩命就没命玩咯!”连长透过掩体上面的枪眼向对面观察着,现在这个位墨离渡其不利再年半,只是这两千米的距离上遍布着鬼子的士兵和掩体。

    “真弄不清楚,为什么不多来几次象网才那样的炮击呢?我看只要再来两次网才那样的覆盖炮击,别说鬼子了,就连鬼影都会炸没了!”战士摘下钢盔挠挠剃的光光的脑袋有些不满的说到。

    “哪那么多废话,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把钢盔带上去!”连长轻斥着这名三等兵。

    “连长,攻击受阻,攻击小队被从后面涌出来的鬼子活生生的给挡了回来。”从废墟边上,另一名战士轻巧快的翻越过障碍来到连长的身边。

    “有多少鬼子?”连长没有责怪战士进攻不利,而是询问着详细的情况。

    “很多,估计能过一百,而且鬼子还有一些重火力躲过了网才的炮击。”战士有些不甘心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已经被烟火和尘土熏脏的脸混合着原先的迷彩,整个脸部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大花脸。

    “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鬼子吗?”连长继续追问着士兵。

    “具体情况不是非常清楚,只看到是从两侧冒出来的多,估计是赶过来增援的鬼子,如果不是兵力不够,我们肯定能守住那里。”

    “伤亡怎么样?”

    “被一门隐藏的山炮轰了一下,折了一斤小,还有两个重伤!”

    “都撤回来了?”

    “撤母来了。”

    在了解情况后连长立即端起通讯步话机接通了营长:“营长,我们攻击受阻,前方攻击区域太大,我们兵力不足控制不了这么大的范围,请求增派兵力支援!”

    “没有增援,其他连队也在和鬼子作战,你们继续和前方日军纠缠,不过我要告诉你,现在是下午的五时二十一分,九分钟后会再有一次炮击,希望你们做好准备。”营长的话让申请支援的连长有些失望的放下了步话机。

    “团长,你说师长是打的什么主意呢?如果全师全部投入进去,鬼子这点防御兵力早就被收拾的一干二净,根本用不着这样和鬼子打拉锯战。”挂上电话,网网还满脸网毅的营长带着满腔的疑问询问着身边的团长。

    “身为团长,戏驯确知道一此情况,但是身为指挥官,我暂时不能告六团长面色狡黠向着营长说着。

    “团长,透露点小道消息吧”看到有门,营长立即哀求着。

    “恩,,我不能告诉你一些细则,有的时候,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兵者,诡道也!”

    夜幕降临,黑夜吞噬着这片大地上,给双方都披上了伪装的外衣,对于日军来说,黑夜使得它们更加难于判断中国人的进攻,阻击效果明晏了再的且中再军队在每一次具草暴起反丰姑都今进行一次炮着,这样的炮击不仅更加彻底的对这些废墟进行一次次的再摧毁,同时也在大量的杀伤着日军的有生力量。这些网网冲上来的日军士兵呼喊着“半载”的口号打退了中国士兵的进攻,还没有等它们享受到长时间胜利的喜悦便要经受住大量炮弹的报复,而且这片废墟现在已经不能再提供更多的掩护,破损的砖瓦石块在炮弹内的塑化炸药释放出的动能驱动下成为最好的破片,四下飞溅的碎石比预置破片还要密集,日军官兵在这样密集的炮击下伤亡惨重。

    但是对于日军来说,不管死多少,只要能阻止中**队夺下渡口就是胜利,为了这个目标,日军向那片废墟派出了大量的部队,死一批就再顶上一批,而每支部队的长官现在都拿着一个纸条,纸条上的数字就是代表着它们是第几批冲上去填补缺口的批次。网网最后一次带队填补上去日军指挥官手中的数字已经写到了第三十三,而在指挥部中,剩余的日军指挥官有些面如死灰般的惨淡x有些面色赤红的激动,不管怎么样,现在新山的这个渡口前的阻击阵地已经成为了日本往里面不断投入新鲜血肉的绞肉机。一批批次的日军士兵被投入到这个永远填不满的绞肉机中,在中国人的炮火、弹雨下成为碎肉尸体。虽然中国士兵的攻击很猛烈,但是日本的反击更加猛烈,双方都在卯着劲争夺着这片阵地。

    不过就在日军享受着片剪的胜利不断的往这个绞肉机中充填着血肉时,在离渡口十四公里的地方,这里并不是比较理想的登6点,茂密杂乱的地形并不适合登6,而且松软的土地也不利于卡车的通过,为此日军仅留下的是稀少的哨兵,而这些哨兵如果你能走进观察的话你会现,这些哨兵已经死透,它们的身体早就已经冷却,造成它们死亡的原因有很多,有被弩箭所射杀,有被拧断脖子,有被从后面割断喉咙或者是刺穿心脏,但不管是怎么样的死法无外乎都是在它们意想不到的情况下被偷袭死去。

    “安全。”

    声低低的呼喝声,从黑夜中闪出十来名黑影出来。

    “全部都解决了吗?”一个黑影向身边的人确认着。

    “全部解决。”

    在收到确切的回答之后,黑影拿出比部队使用的步话机要小一半以上的步话机开始呼叫。

    “夜莺呼叫鸟巢,夜莺呼叫鸟巢,任务已完成,任务已完成。”

    “鸟巢收到。”

    步话机中简单的回答着收到的消息便没有下文,不过代号夜莺的大汉根本没有一点不满的样子,关闭步话机后,他冷冷的向其他黑夜说到:“警戒!”

    而在对岸,如果现在有哪位大神能突然揭开黑色夜幕的话,那么所有的人都将惊愕的现在这里,已经汇聚了大量的轻型坦克和装甲车,还有着数量众多的舟桥工程车辆正在整装待。

    “报告师长,夜莺分队来任务完成报告,连同猫头鹰、水鸟等其他小分队的报告,侦查连已经将周边五公里范围内的所有鬼子清除干净,我们可以登6了!”通讯员用着有些兴奋的声音向身旁的高二军汇报着。

    “行动!”高二军脸上只是瞬间的露出一点喜色便恢复到了往日的冷酷中去。

    早已经等候多时的轻型坦克和装甲车们分批次的动引擎以减少动机的轰鸣声,在低转高扭矩的柴油机的带动下,轻型坦克和装甲车开始使向海峡水面,只是它们在进入水中后并没有沉于水下而是浮在水面上,赋予它们动力的是履带后面的那两具螺旋桨。装甲车能渡水并不稀奇,轻巧的车重本身就有可能浮于水面,但是那些坦克能浮在水面上就令人称奇了,沉重的坦克居然能浮在水面上?当然可以,不仅是中国,其实早在三十年代苏联就已经装备了小部分的水6两栖坦克,英国人和法国人还有美国人都做过这方面的实验,但是不同于这些现在能浮在水面上坦克那轻薄的体重和身躯,中国6战队所装备的两栖坦克不仅体型上要比它们大,在抗击性上也由于高强度钢的使用也好得多。

    而那些舟桥部队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在海峡中架设浮桥,而是将几个大浮桥拼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大浮台,在每一浮台的上面,是那些目前在世界上轰动而又有名的,一努式主战坦克。

    海峡的水流有些急,但是并没有急到冲翻水上坦克和装甲车的强度,而且由于渡水的队形不是横跨海峡,海流所引起的冲击更多的被有些角度的车体给抵消掉。不过要值得注意的是,在横渡海峡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一辆车辆打开车灯,也没有一名士兵打开手电照明工作,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黑暗中完成的。这不仅需要着对自己车辆最为熟悉的本能,还需要着和战友之间长时间的磨练和练出的默契性。

    很快,当第一批装甲车和水上坦克登6成功后,那些沉重的下经式坦克也跟随在它们身后登6成功,而第二批次登6的坦克和装甲车以及重炮、履带式工程车、后勤保障车也开始渡过海峡。

    乘坐在指挥车上,师长高二军看着又一轮对新山渡口所开始的炮击,看着那些化学能量所产生的红光,听着爆炸时所产生的巨响,高二军有些轻蔑的说到:

    “兵者,诡道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