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能打赢吗

第三百四十一章 能打赢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四十一章  能打赢吗

    式战斗机的出煮表现通讨丹线电鼓舞了野猪式攻由公员的战斗意志,虽然盯xx的外形和设计理念来源于那着名的旧攻击机,两者之间从外形到生产都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但是两者有所不同的是盯xx野猪式攻击机在设计之初就确定了是双人攻击机。(本書轉載   由于野猪式生产简单,维修保养也由于出色的设计而简化不少,可是相比后世中那八点八吨的载弹量野猪式缩减为六点五吨,缩减下来的载弹量并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就是动机技术还未能满足达到更大的推重比推力有些下降,这外挂载荷才缩水下降。只是在设计初期仍旧保持了作战半径过一千公里,可以在起飞机场四百公里外的攻击区域滞空长达两小时的优异性能;同时双座两名飞行员的设计也使得飞行员在战斗过程中可以得到一定的相互休息降低长时间飞行所带来的疲倦,也可以提高攻击精度。而中国南方人的身材普遍较小的特点也使得增加一名飞行员的野猪并没有增肥多少,驾驶舱下那象浴缸一样包裹保护飞行员的特种合金防弹钢板保护着驾驶乘员不被地面防空火力所射杀。

    段国学之所以选择这两款喷气式战斗机作为这个时空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的原因就是加其国内的航空工业展的一个大项目。由于有着后世的展过程的演化和手头上的科技技术。而野猪攻击机虽然电子化程度较低,火力控制系统简单,但是优秀的设计理念,简单实用的攻击性能,还有出色的防护以及模块化的简便生产以及当前这个时空世界科技展的度都会使它成为一款能使用过三十年以上的优秀攻击机。

    航空炸弹由于体型、个头都比一六零重炮炮弹要大的多,因此航空炸弹的体积和威力都要比重炮炮弹要大的多,欧美通常使用英制磅重来制作炸弹,而中国由于使用公制,2俏五十公斤的重磅炸弹可以让三百零二毫米的破甲炮的炮弹都站一边去,而且面对集群目标时,攻击机上还装载着群体杀伤的最好武器  集束炸弹。

    同时由于野猪攻击机外挂点多,机翼下八斤”机腹下三个,十一斤,外挂点可以多点配备各种武器,除了可以配置各型炸弹,还可以携带各种口径的空地火箭弹、燃烧弹等,而且攻击机已经预留出来来电子作战的部分电子战设备,以便在未来时能携带更先进的空地导弹和制导炸弹。

    而今天,第一次在实战中亮相的野猪便以惊人的战绩向世人展示着和它丑陋的外表带来的外号所相称的可怕威公野猪是什么,在森林中,野猪是比老虎、黑熊还要凶残的一类凶兽,别说其它动物在遇见野猪时都要避让三分,就连最为有经验的老猎人也不敢轻易猎杀野猪。因为先野猪皮糙肉厚抗打击力强,一般的攻击对野猪很难造成足够的伤害,而受伤的野猪更加具有杀伤性。第二个攻击效果简单而又实用,四条腿跑动加冲击配上它们的体重就和重型坦克冲击一样,虽然野猪的爪子并不锋利,但是只要它的獠牙足够锋利就已经让它的对手足以胆寒三十六架攻击机的数量并不多,但是如果你算算三十六乘以五等于多少,等于一百八十吨炸弹的总重量,,而这一百八十吨的炸弹砸到鬼子的头上是什么感觉?

    嘿嘿,这得要问问小鬼子们。

    “一秒钟也不愿在阵地上待下去!如果说中国炮兵是收割生命的恶魔,那么中国人那种低空掠过,出低沉轰鸣的飞机就象是地狱中的不断熬炼生命的油锅,它让你在极度的痛苦和挣扎与绝望中死去。”

    这是一篇战后从一篇日军士兵的日记和还未来得及邮寄出去的书信中所翻找出来的,上面描写了它在防守新加坡最后几日的过程。

    “妈妈,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到日本,这几天我们被长官象驱赶鸭子一样赶到各个地方,有同乡曾经前去试图询问长官我们这是去哪,但是不管是长官还是军曹脸色都极为难看,它们的表情就像是我们欠了他们三辈子债一样难看。不过我听另一个同乡说,支那人打过来了,我们要同支那人作战。妈妈,我真想不通,在国内,天皇和广播中还有学校里不是总是说支那人软弱无能吗,他们的军队**不堪,在日清战争中,支那人甚至用女人的裹脚布和月经带来做所谓的驱邪避祸,为什么现在到了战场上时,那些军官们却象见到死神一样面如死灰。昭和十七年十二月十六日。

    “昭和十七年十二月十八日,骗子!大骗子!我终于知道前几日为什么军官们的脸色如此难看了,国内的那些对支那人的宣传全是假的,它们欺骗了我们!支那人根本不像它们所说的那样软弱无能,他们的军队根本不像它们宣传的那样即**又不堪一击,在他们面前,不堪一击的是我们!是宣传中战无不胜的大日本皇军!!妈妈,你能想象得到吗,在新山的那片小小的阵地上,支那人向那里倾泻了多少吨的炮弹,每次一的炮击所产生的震动和气浪让在很远的地方待命的孩儿都感到无比的强烈,我看到一批批的部队在双眼赤红的军官声嘶力竭的呼喝下赶鸭子一样赶过去,只是没过多久那里就会遭到另一次的炮击,在炮弹爆炸绽放出褐红色的焰火和巨响震动下,又一批士兵呼喊着口号充填上去,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绞肉机,一个永远填塞不满的绞肉机,,孩儿是幸运的,听长官说当第二天早上我们接到紧急撤到新加坡城市内增援命令时,下一批去填这个绞肉机的就是我们。当我离开前我看了一眼新山那片土地,在一个晚上的猛烈炮击下,这片土地上已经看不到一栋完整的建筑物,而特别是在渡口前的那片阻击阵地上,你更是寻找不到直径过一尺见方大小的物体;建筑碎块、尸体残骸、枪支、泥土砖块,没有一个东西能保留着它完整的原貌,在支那人那密集的炮火肆虐下,在这果的一切全部变成了碎片,,妈妈,我第一次怀疑这场战争我们能否打赢,面对着支那人这样猛烈的炮火和战斗力,我甚至怀疑我能否活着回去“昭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妈妈,我不知道这封信是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给您写的最后一封信,昨天孩儿所在的部队第一次和支那人的军队作战,当支那人那密集的弹雨向孩儿的掩体打过来时,孩儿当时只想回到妈妈您的怀抱里去,密集的弹雨打的在前面掩体上出撞击的声响让孩儿害怕,而支那人的战车碾压过来产生的轰鸣和震动让孩儿恐惧。妈妈。您见过如此庞大恐怖的战车吗?它们的战车不仅枪弹不入,我们在阵一山匹至试图用一百毫米的火炮在八十米的距离内直接射一撼动它们前进的脚步。当炮弹打在它的身上时我曾经想欢呼,但是在下一刻我便看见那辆坦克穿过爆炸的硝烟又出现在我们的眼中,炮弹只是让它的表皮产生了一片黑色的印记,却无法将其破坏。在国内。报纸上还有学长们总是宣扬着国内生产的坦克让支那人害怕的尿裤子,但是我现在想狠狠的往它们的脸上吐口水,然后揪着它们的脑袋死死的按在地上让它们感受感受支那人的战车开动时所产生的震动,然后再把它们扔进我们国内生产的那些可笑的战车里去充当最好的靶子。”

    “我们手中的三八式步枪根本不能与支那人手中的射步枪相对抗,我曾经看到过,两名支那士兵冲锋时凭借着经验在军曹命令排枪射击时的那一霎那以不可置信的度卧倒躲避,然后用着最快的度象被压紧的弹簧般的弹跳而起,端着射的步枪在五米开外顺着战壕跑动,一边跑一边对着战壕里扫射,红色的鲜血和惨叫声丝毫不能影响他们射击的度和准头,而在他们的脸上,孩儿看见了他们画成大花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眼睛中甚至闪露出报复的快感。是的,妈妈,当他们手中射步枪的子弹打完后他们甚至连手枪都不拔出来,直接端着比我们三八式步枪短上一大截的步枪就和几个冲上去的士兵拼刺刀。虽然我们是五对二,虽然我们的步枪要比他们的长很多,但是妈妈,你不能想象他们两人没有丝毫的害怕,居然背靠背的挡住了那五名士兵的突刺后进行了反突刺,直到我们最后一名士兵被刺刀准确的刺中心脏在他们旋转枪身时的那种剧痛中死去时,我一直都看到他们脸上流露出的那种报复的快感和笑容。妈妈,我们这是和疯子打仗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有着如此强烈的作战意志和那样的笑容,国内的天皇、相、大臣们、还有我的老师、学长们、还有您不是告诉我我们是在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吗?我们是前往亚洲各国帮助他们修建铁路公路,帮助他们的社会更加文明和更加富裕吗?妈妈,请告诉我,我们这么做有错吗?。

    “昭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一,这也许是我最后写的东西,虽然昨天写的开头我就已经写了最后两个字,但是不知道我是幸运还是怎么的,昨夭在新加坡城外被支那军队给打散后,支那人没有继续向纵深挺进,我们这些被打散的散兵一路溃退到新加坡城内,当天夜里,我们被重新编组进新的队伍中去。这些新的队伍基本上都是被打残的散兵所组织起来的,里面还有很多是网网征召起来的暴民,它们连枪都不怎么懂打。半夜里我被我的士兵推醒,它告诉我要吃饭了。

    因为我经受过半年以上的练和半年时间的作战,现在军队中严重缺乏基层军官,我也被紧急提升为这些暴民和散兵临时组成的部队的军曹长官。”

    “在军需处领取了一个饭团半碗热水后我躲到一旁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这个饭团的每一颗饭粒,虽然饭团里有很多沙子和很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黑色的东西,但是没有谁会挑剔这样的食物。现在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不仅作战时的弹药越来越少,食品的配给也是越来越少,还好我临时被提升为了军曹,要不然我也必须和那些普通士兵一样只能获得一半甚至更少的饭团充饥。而且很多暴民转编过来的士兵连这点食物都没有,能得到一勺热水都已经算好的了,很多来的晚的暴民连热水都没有。这些没有得到食物的暴民只有拿着它们的武器到新加坡民居内,去翻找、抢掠着一切可吃的任何东西,抢掠伴随着尖叫、杀人、强*奸、放火等一系列的伴生品,我没有去阻止这样的事情,因为我现在没有力气去管这样的事情生,我要存留着宝贵的体力好在下一次战斗中努力的活下去,而且这些暴民中,甚至有几个将抢夺回来的食物分给了我一些,虽然不是很多,而且我也不太想要上面还沾着新鲜血液的食物。但是我还是接受了,因为饥饿的我需耍更多的食物来换取更多的体力。现在在新加坡城内,食品和出逃的船票是最贵的两样东西,在黑市上,每一斤的食品可以换取一小条的黄金,而出逃的船票更是昂贵,而且我还听说,这两样东西基本上是有价无市。

    “吃过这么稀少的晚饭后,我们被派往前去反攻城外的支那人。

    联队长命令我们必须要夺回傍晚失守的阵地。夺回?笑话。我们用什么去夺回?我们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什么都没有,三成以上的士兵连子弹都没有,更多的暴民连武器都没有,有些暴民连把刺刀都没有,就这样的部队被命令去夺回支那人占领的阵地?而且在和支那人的炮战中我们失去了绝大部分的火炮,什么火力支援都没有,我们用什么去夺回支那人用密集的弹雨和大炮防守的阵地,用着这些暴民和我们的生命吗?”

    “幸运再一次的降临到我的头上,我所在的部队没有最先投入到攻击中去,因为新加坡最高指挥官山下奉文长官投入了最为精锐的部队,也就是第十八师团的部队,它要利用夜晚和支那人立足未稳的时候进行一次决死反击。”

    “我不是高级指挥官,我无法判别山下指挥官这样用兵是否正确,但是当十八师团第一批部队和另外的几支临时组建的联队冲上去时,猛烈的攻击似乎的确产生了良好的效应,支那人虽然做出了夜防的准备却没有想到攻击势头如此之猛烈,前三道防线很快的便重新夺回到我们的手中。但是在攻击第四道防线也就是最后一道时,支那人反击抵御的势头一下子变得强硬起来,十八师团连续攻击了两次都以失败告终,而正当组织攻击第三次时,支那人的炮火开始无差别的覆盖到前三条防御阵线的土地上“最先攻击的联队在支那人的炮击下全倒在了他们防御的阵地前,支那人的照明弹将阵地前照耀的雪亮雪亮的,支那人的炮弹威力很大,就和我在新山时所见到过的场景一样,我甚至能看见攻击部队中的士兵被炮弹炸上天的断肢残躯,还是那种飞的老高老高的,,还有那种带着呼啸声劈头盖脸而来的那种火箭弹,这种火箭弹是我所见过最为恐怖的武器之一,每一次当它们打过来的时候都不会是一或者是几的打过来,而是成百上千的打过来,在这样密集的覆盖打击下,卧倒在地上都很难逃过死亡一劫“清晨,十八师团攻击受阻,而协同攻击的两个临时联队也已基本伤亡殆尽,我的好运似乎用完了,我所在的临时联队被派往协同攻击。

    不过经过一个晚上还有前两天。昨晚上到最后命令下达时的那次炮击,支那人的火炮乎已经下降很多,也许,我还能活着吧,”

    “只是当我带领我手下十几名士兵冲上前去时,我看到天空中有一种奇怪的飞机在天空中飞舞,飞机的样子很奇怪,肥粗的机身,横亘的翅膀,在飞机的尾都有着两个短粗的圆筒子,更奇怪的是那种飞机没有螺旋桨,正当我们还奇怪这种飞机是如何飞上天时,这种飞机向我们展示了它恐怖的一面。”

    “先冲下来的飞机带着低沉的轰鸣声向地面上冲在最前面的战车群旁投掷下了两枚巨大的炸弹,爆炸的威力让几百米外的我都能感受得到那种巨大的罡风,那两辆国产轻薄的铁皮战车在这么巨大的爆炸威力下还原成了零件状态。另外的两架飞机没有之前的那架飞的低,它在几百米高度上投掷下了几枚粗大的炸弹,炸弹很快的便在空中解体。是的,解体!解体成让人数不清楚的碎片。当这些碎片落到进攻的部队阵型时,我这才知道,原来解体的炸弹更加可怕。小型炸弹的威力并不大,只要躲的好基本上没有事,这是我的经验,但是当成百上千个小炸弹在你身边爆炸时你该怎么办?躲都没有地方躲,只有加紧度离开这片地狱才是最好的办法。”

    “幸运又一次降临到我的头上,由于我的士兵很多都没有吃饱饭,它们跑动的度不快而落在了攻击队伍的后面,而正是在这后面我们躲过了前面的那场小型炸弹所造成的惨烈地狱。这些小型炸弹里面装着大量的金属弹丸,四下飞溅的金属弹丸让爆炸区内没有遮蔽物的所有生物全部暴露在这样无差别的飞溅区内,而离我最近的那枚炸弹所喷溅出来的弹丸甚至打在了我前面的那个到霉鬼身上。”

    “攻击受阻,即便是网才还呼喊着天皇万岁,头上绑扎着必胜头绷赤膊上身的十八师团的士兵也被这样惨烈的景象所惊呆,将近一个联队的士兵,就在这样密集的轰炸下成为了地面上的一片尸体。这样的爆炸不像支那人的炮击和火箭弹那样尸骨无存,现在我才知道有的时候看不见也是一种幸福。可是现在当上千具尸体以各种姿态展现在你的面前时你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震撼!每一具尸体还尽可能的保持着完整,只是每一具尸体身上那众多的伤口让每一具尸体都呈红黑色,上千具尸体以这种姿态、这种色彩展现在大家的面前时,没有谁不被这种异样的惨烈景象给停滞住脚步,就连对面支那士兵也被这样的场面所震惊而停止住了射击。双方都在静静的注视着这一片用尸体、血肉所组成惨烈景象“许久之后,对面支那阵地上爆出一阵惊天的欢呼声,声音透过饱含硝烟和血腥味的空气深深的刺痛着我们的耳膜,也深深的刺痛着十八师团士兵的心。”

    “当我们身后的军官驱赶着我们再一次冲上前去时,我的双脚似乎已经不听它的指挥,其实我的大脑也一直也在挣扎着,跑回去!跑回去!离开这里,离开这片地狱!”

    “正当我的大脑中做着激烈的挣扎时,天空中网网创造那一片地狱的支那飞机又一次飞了回来,这一次它飞的很低,它向我们攻击部队中投掷出另外的一种炸弹,这种炸弹撞击在地面上时破裂开来,里面的东西迅的燃起大火,只是如果这些大火就这么原地燃烧就好了。现在我是知道了,不管是炮弹还是火箭弹甚至是航空炸弹,只要支那人的东西一旦在散开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火焰燃烧剂借助着飞机的度匀的撒开,形成一道宽二十多米宽,一百米长度左右的巨大火焰隔离带,如果你是在这火焰的外面算是幸运的,而如果你正好在这片区内的话,那么我眼前不断跑动、痛苦的嘶喊、挣扎的身躯就是你所要承受的痛苦。”

    “我还是幸运的,最后的燃烧剂撒在了离我不到两米的距离,即便如此我还是被灼热气浪给轻微的烫伤,而身旁的一个暴民却没有这么好运了,他的下半身被燃烧剂给撒中,它嘶喊着拼命的在地上打滚,只是粘稠的凝固汽油弹又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熄灭呢。

    当我们帮着它往身上拼命的扑撒泥土终于帮着灭火后它整个身体已经被烧成了黑色,浑身漆黑分不出哪是皮肤那是衣服,燃烧余了的白色烟气就象它现在的生命状态  半死不活。当我抓着它的双腿试图拉它到旁边去时,已经和它腿部皮肤连在一起的裤子突然破裂,焦炭般的裤子已经没有了韧劲,我双手就像退掉烤熟的红薯皮一样撕拉一下将它双腿外面那层黑色的东西给撕脱下来,露出红白色的肉芯出来。”

    “剧烈的疼痛让它用最大的声音嘶吼了一声,这时候我们才能分辨出哪里是嘴巴哪里是鼻子。我看着它双腿显露出来的皮下组织,看着双手上厚厚的黑红物体,我狠狠的将胃里的所有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妈妈,我再也不想在这里待上一秒钟,这里就是地狱,这里是支那人用钢铁和化学品所制造出来的地狱。为什么?!为什么国内从天皇到身边的学长都告诉我,支那人是那么的脆弱不堪,大日本皇军可以轻易的击败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我们曾经击败过清国,击败过俄国,一年前就连十几万米英鬼畜们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做了我们的俘虏。

    我们来到这片土地上是帮助这些国家建立一个完美的大东亚共荣圈,是帮助他们修建铁路和公路,让这里的人民生活的更加美好和繁荣;可是现在我所看到的,我所经历过的一切都在告诉我这是一个谎言,一个级大的谎言!”

    “我们在这片土地上只是在抢掠,杀光、烧光、抢光!所到之处没有任何的建设,有的只是不断的抢掠和破坏;而在我们吹嘘的无敌皇军面前,是我们口中所和描叙完全不同的支那士兵,他们比疯子还要疯狂的和我们作战,他们的作战技能充满经验,他们每一个士兵就象一斤。

    完美的杀人机器般一样高效而又快捷着屠杀着我们,我们不仅要面对这样的士兵,还要面对他们手中和他们身后、天空上那无所不在的火力支援,他们的炮弹打的比暴雨还要密集,天空中的炸弹扔在地面上造成一阵又一阵的死亡狂潮,我们没有坦克、没有大炮、没有飞机、没有粮食、甚至连子弹我们都没有,面对这样的军队,我们能打赢吗?”

    防:本身这章只打算写四千字左右的,没想到一写顺下去就这么止不住了,几个小时下来就写了七千多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